2015年3月24日 星期二

「行政院血腥鎮壓」一週年



「歷數百年來,台灣出現許許多多的民族英雄,為保台、護台、建國而受到外來政權的打壓、殺害,皆以土匪、叛徒、暴民視之」《228台灣神太上真經/源起》)。

2014年3月23日晚上到3月24日早上,部分參與太陽花學運的學生攻佔行政院,原本可以和平抬人清場,不知道是馬(英九)、金(溥聰)、江(宜樺)、王(卓鈞)誰下的指令,要行政院在早上之前淨空,全台灣氣氛繃到最高點,大家守著電視,史明老師在結束於大地12小時馬拉松課程後,急忙又趕回台北,希望了解學生的狀況,接下來大致上大家都知道了,「行政院血腥鎮壓」!

今天是「行政院血腥鎮壓」一週年,網路上陸續出現許多323、324行政院當晚的回顧,於下方轉貼,而我就我所記憶的也大概簡單列出:

學生陸續攻佔行政院、媒體開始極度醜化在行政院的學生、警方準備強行驅離、晚上12點左右開始進行強勢驅離、第一個頭部流血的學生出場、陸續有學生受傷流血、網路開始流傳暴警打人的畫面但一直被檢舉下架、警方以安全為由叫媒體離開行政院、鎮暴水車出場、噴水、不滿的民眾開始攻擊水車(蚊子叮牛角)、水車抓狂數波攻擊、天色漸漸亮警方變得收斂、人潮逐漸被水車沖散、白天馬路上零星衝突。




有一段影片,是行政院變成地獄前的鏡頭,學生大喊「媒體留下!」,後來到底發生多慘忍的事,可能只有少數加害者與被害者知道。



媒體沒拍到的部份,可想而知,警方一定更殘暴。公視PNN最近幾天陸續有「結痂324」行政院武力驅離現場還原的系列紀實,其中有一篇更證明了定名為「行政院血腥鎮壓」一點都不為過。摘錄如下:

公視PNN/【結痂324】行政院武力驅離現場還原/林同學

"十二點五分,北平東路的警察開始強勢驅離。首先,拿圓盾與持警棍的警員,衝入人群中,見民眾就開始亂打。北部某大學的孫姓助教,也就是網路上流傳甚多的「員警揮棍圖」中的被毆打者,只是在人行道上準備驅離時,就遭受警方主動攻擊。而持圓盾員警進入人群中追打後,許多民眾驚慌的往北平東路西側退去。

但員警列隊前進後,第一排的員警並未持盾,而是將民眾拉入第二排的盾牌隊伍中。此時,持盾員警會把盾牌讓出一空隙,讓被第一排員警向後拋入的民眾進入「盾牌陣」中。然後,第二、三、四…排的員警,則開始以警棍、拳腳、盾牌攻擊倒在地上的民眾。這時候的攻擊,造成許多絕無必要的傷害。後續報導中將談到的政大學生廖科驊,在民眾與新聞紀錄中,都是在地上靜坐,並高喊「和平」等口號的自發糾察。警方不但惡意把廖科驊丟入警盾後毆打,當廖科驊受傷爬出警盾後,員警又把他拖回毆打第二次。廖科驊當時已受傷,爬出到路邊休息時,員警又衝向前,攻擊意識已模糊的廖科驊。

這樣的情況,並非特例。受友人之託,前往現場勸說友人之子回家的黃姓民眾,根本未參加北平東路的靜坐,就被員警拖入警盾中毆打,頭部有腦震盪、腫脹與外傷等狀態,之後一段時間深受情緒困擾。政大李姓學生,在靜坐過程中,被員警拖入其中打斷手掌骨。而希望保護他的謝姓同學,則被警方攻擊頭部,造成輕微腦震盪。

更爭議的一點,則是發生於北平、天津街口的「台北國際藝術村」事件。當時,持圓盾的警方一路追打民眾。幾名年輕男女,恐懼警察攻擊。而當時在藝術村內的加拿大籍藝術家Carrie,趕緊打開門,讓十餘名民眾進入村內躲避。但是,警察仍持續拿警棍敲打玻璃門,要Carrie等藝術家把門打開。據當時在藝術村內的抗爭民眾表示,當時在玻璃門內看到馬路上有被警察打到抽搐的民眾,躺在地上掙扎,而警方卻只顧繼續毆打藝術村內的和平抗爭民眾。

在一年來的訪談中,北平東路可說是當日的重災區。此處有眾多民眾因警方暴力鎮壓,造成腦震盪、骨折、撕裂傷、或各呈不同程度的肉體傷害與情緒困擾。"


延伸新聞:金髮藝術家 324勇抗鎮暴警救10人/壹電視20140329

更多文章可參考【結痂324】系列。

曾經看過這樣的報導「納粹戰犯死不安寧 竟無葬身之地」,也就是沒有人願意提供墓地讓納粹兇手下葬。台灣日後的轉型正義是否也會如此,不得而知,但德國對於責任追究,是相當值得台灣學習的,請參閱「東德轉型正義系列報導」

「318台灣青年節」是個很好的想法,社會上也愈來愈多人支持。而如同228當時,有的人主張走議會路線,有的人起身抗暴,雖然都失敗了,但是他們當時願意挺身而出的「無畏施」精神,是我們台灣人應該紀念與追隨的。我想,當台灣人開始崇敬自己的先賢先烈,開始制定自己的紀念日,就是台灣建國的序曲了。精神上獨立,肉體必然也會跟著一起獨立。


史明老師說過「國民黨的獨裁比不上中共的一根腳毛」,324這一天大家真的要好好想一下這句話的意涵。台灣人還要讓中國人來管?真的,不要讓台灣人的"血肉布施"都白費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