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21日 星期五

[轉貼]《灣生回家》感動揭幕

轉載source: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灣生回家》感動揭幕

點擊上圖可看更多照片

灣生回家分享會
時間 ∣ 2014/11/19 (三) 10:00~12:00
地點 ∣ 台中教育大學求真樓K107
主辦 ∣ 台中教育大學國民小學本土語言學習領域教學中心、台灣語文學系

《灣生回家》,如書名所見,是寫灣生的故事。閱讀此書籍時,有一股感動在心頭,作者田中實加(たなか みかTanaka Mika)11月19日在台中教育大學的分享會,聽著聽著,眼淚就是無法只鎖在眼眶。後排的女同學說「怎麼那麼感動啊!!」前排的男同學原本頻頻用手擦臉拭淚,在みか老師分享最後一個故事時,他終於撐不住的拿出衛生紙淚崩。



「灣生」指的是1895-1946年台灣出生的日本人,他們因為戰爭的無奈,被迫在戰後離開台灣。從台灣回到日本的日本人,自1946年2月到1957年共有6次的「引揚」(遺返之意),約有近49萬人,其中復員的軍人近17萬、移民和灣生約有32萬人,不包括因受不了打擊而自殺或失蹤的人數。

當初日本移民者來台灣的條件相當嚴苛,有8個條件,需要經過身家調查、有專業技能者、健檢通過(面貌要姣好)、有足夠的錢,並且需變賣在日本的家產、全家一起移民……等,目的就是讓移民者能夠全心的在台灣開墾新天地。他們將花蓮建設現代化的程度,等同於當時的東京、台北。這也就是為何1946年要將他們引揚回日本時,他們無法接受,「家在哪裡」是他們共同的問號,甚至有人在台灣出生、從未踏上日本的土地過。這些背景構成許多灣生動人的故事。

一篇篇克服困難、努力活下去的生命史,就留給有興趣的人自行閱讀。出版社在該網站有精彩的導讀:《灣生回家》重現台日交錯的年代、一段不該被遺忘的歷史回憶---日本移民村的時代故事。分享會內容錄音檔,也留給想感動的人自行聆聽;當然還是聽現場的分享會,更能體會當下的氣氛,更多分享會的訊息可以留意「灣生回家FB」
11/19「灣生回家」分享會錄音檔(mp3下載):

在此,有三點分享。

一、珍貴的史料:
1.花蓮會下雪
書中有許多重要的鏡頭,みか老師問說「你們相信花蓮會下雪嗎?就在書裡的270頁」。沒錯,圖片為昭和年間下雪的花蓮,照片裡有小小的一行字「臺灣花蓮港風景其五  市街地附近高山の降雪」。老照片,真的會說故事。

2.陳儀的欺騙
二次大戰終戰時,台灣第一個官營移民村-吉野村(1910年建村)的村長等頭人去找時為台灣省行政長官的陳儀,表達吉野村民希望留在台灣不要被遺返的意願,陳儀爽快答應的說「吉野村民開發後山、建村有功,都可留下」,當晚全村不分種族彼此高興的在慶祝。然而,隔天一大早6點,國民政府的軍隊入村來敲門,要村民2個月內全部遺送回日本。

一開始大家還以為只是短暫的離去,因為每人只能帶著簡單的行李被趕出「故鄉」,在台灣的財產全得詳列在財產清冊,國民政府成立「台灣官兵善後聯絡部」發給財產的所有人「領受書」(收據),表示等到以後該持有者回台灣就可憑證領回自己在台灣的財產。不過國民政府處理日本移民在台灣不動產的「台灣日產公司」,在1970年日本人終於可以再次自由進出台灣時,他們拿著「領受書」來找以前在台灣的資產時,得到的回應卻是「日產公司已結束,無法處理」。

兩面手法欺騙、財產被佔有,這種情形也發生在228大屠殺前後。不同族群面對中國人,卻有著相同被欺騙的經驗。

3.回到日本
移民與灣生回到日本,卻被當成「戰敗遺送者」,受到隔離或歧視,然而他們卻不服輸,從艱苦的困境中站起來。其中富永勝先生在全家最困頓時暗自發誓「要蓋一個全村最大的房屋,讓媽媽不再受苦」,當這個願望終於完成,富永勝先生在自己100多坪的住家驕傲的在掛起大布條「我從台灣回來」,這個感動的例子又再度謀殺不少學生的衛生紙。

二、精心安排的分享會流程
這不是只有演說的普通發表會,分享會從原住民獻唱開始,2位衣著融合原住民加日式特色的原住民,緩緩開唱,沉殿人心。接著播放7分鐘《故鄉-灣生的回家故事》紀錄片前導片,引發對灣生的好奇並導入主題。


(資料來源:灣生回家

みか老師分享灣生追尋的溫馨故事,並穿插播放紀錄片片段,心情隨之起伏,現場已經哭到不行。分享會的ending在阿美族的莫言、西拉雅族的Neo獻唱與帶動唱之下,反差的氣氛除了平復內心激動的情緒,更讓與會者對整場分享會印象深刻。

阿美族的莫言 
 

三、みか老師的經驗
みか老師是灣生後裔、台日混血兒,高中之前在台灣受教育,歷史老師常對她發洩仇日情緒;接著在日本受教育時,她又奇怪的發現課程中完全沒有提到台灣。

みか老師追尋灣生的故事時,發現灣生個個像「哈台族」,會講台語,也要求採訪者要講台語、訪問完要陪唱雨夜花、安平追想曲、丟丟銅仔等台灣歌曲;而在台灣訪問80-90歲的老人家時,被要求要講日語、訪問完更被要求陪唱當時的日本軍歌「蛍の光」。

這些獨特經驗,是在怎樣錯綜複雜的時空環境下交織出來的?書上在每個灣生的故事之前,會寫「灣生教會我的一句話」,例如:眼淚是用來感動的、奇蹟在堅持中被看見。其中的感觸,只有みか老師最清楚。

四、後記
分享會結束時,聽到後排的女生小聲的和同學交談:「她真的有亞斯伯格症嗎?」因為みか老師在書籍「最後的話」寫到「這也許是亞斯伯格症為我帶來的另一項禮物-『一顆堅定的心』」。

從書上、Facebook所認識的みか老師,很有氣質,可以為一件事情堅持到底。本人比照片更有靈性的美,只不過,實際接觸會發現她多了一些諧星的成分,卻也因此顯得平易近人,容易和學生群打成一片。
 

當學生排隊簽名結束,人群逐漸散場時,みか老師閒聊到,因為某些原因,原本《灣生回家》的篇幅刪到只剩現在看到的303頁。個人閱讀的感受是,正當著迷、上癮般停不下來,急著想知道下一個故事時,卻有種突然結束的意猶未盡感,是比較可惜的地方。不過就如みか老師所說,「灣生」的故事一直在上演、是進行式,她舉例有「灣生」的後代子孫,看到《灣生回家》書籍、聽到分享會,才知道原來自己的父親也是台日交錯年代的見證者,父親整理好物品要送給老灣生卻來不及送出就過世,透過《灣生回家》更理解這種遺憾是怎麼一回事,而去聯絡みか老師。

這段被遺忘的過去歷史,感謝みか老師以個人的力量,為台灣彌補這段遺失的歷史缺口,也期待還有《灣生回家》的續集,為台灣留下更多歷史證言。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