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14日 星期一

【影片】《台灣神信仰-大愛的修行》新書發表會@台中

轉載source: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影片】《台灣神信仰-大愛的修行》新書發表會@台中

點擊上圖可看更多照片


播放清單網址

用「學術」角度,來研究「台灣神信仰」課題的第一本書籍終於出版,2014年7月5日於台中市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舉行了《台灣神信仰-大愛的修行》全國第一場新書發表會,此書為十年來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推動「台灣人拜台灣神」運動的心血與精華。「台灣神信仰」,其獨特性在於強調公義和台灣主體文化內涵,是台灣社會中相當罕見的特例。台灣神信仰自2004年開始發展,以228做為代表性的抵抗符碼,透過49位台灣神典範所歷經的時代背景、面臨的問題、事蹟與貢獻,做為認識台灣歷史的活教材,以期建立台灣人的自信心與自立的勇氣,並深耕文化基礎。

新書發表會特別邀請民視董事長田再庭先生擔任引言人,田再庭表示228是台灣歷史上重要的轉捩點,因為228大屠殺,台灣人開始清醒,要自己作主,建立自己的國家,而歷經先賢先烈數十年的努力與犧牲,台灣現在的民主成就是華人世界中最高的,而太陽花學運使用手機與網路來號召公民響應,最後平和收場是相當了不起的一場運動。田再庭也提到今年228,民視創辦人蔡同榮先生被列為聖山台灣神,讓人追思,證明了台灣還有有許多眼睛雪亮,懂得知恩報恩的人,田再庭最後強調希望台灣神信仰能教育出台灣人正確的人生觀,為後世開太平。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董事長楊緒東醫師則強調,「台灣神信仰」就是要打破廟堂的框架,「台灣神信仰」是一種新興的信仰不是宗教,追隨的是精神。楊緒東醫師以六祖為例,表示六祖所推動的就是平民信仰,而宗教的原意就是眾生一律平等,但台灣宗教經過國民黨數十年黨國統治的影響,已經帶有相當濃厚的封建色彩,有的宗教甚至專門為國民黨來服務,宗教應該是自由自在,不應該使人失去靈魂。楊緒東醫師表示敢站出來為國家犧牲就是大道,為信念堅持活在當下就是得道,勇於奮鬥的人,其精神力不會消滅,推動台灣神信仰,就是要教育台灣人,效法228精神,人人要當家作主,以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的普世價值來建立台灣國,而肯為大公大義犧牲者乃宇宙第一大菩薩。

本書出版社費邊社文創總編輯葉柏祥則談到了,此書在出版過程中印刷失敗兩次,於是他誠心地向聖山的台灣神祈禱,終於即時印刷完成的波折心境,葉柏祥認為台灣神信仰具有相當大的正面能量,台灣神也給他靈感迅速完成《太陽花學生教我們的事-24堂街頭上的民主課》這本書,而費邊社文創將持續為台灣人提供文創平台。葉柏祥也特別邀請曾經一起到聖山參訪的師大美術系副教授施並錫參與座談,施並錫談到了外來政權擅長以同化(漢民族神祇)、軟化(查稅...等政治壓迫)、分化(分化台灣各族群情感)策略來對付台灣人,他並以美國芭比娃娃、韓國連續劇來說明一個國家建構自己文化的重要性,施並錫認為聖山與台灣神信仰就是在為台灣文化奠基,他也相信這些先賢先烈的精神不滅,台灣的主體性可由台灣神信仰來創造。

本書作者陳孟絹為此書做了三點結論,台灣人要保有其獨特性、爭取生存權,唯有走自己的台灣路;台灣人要有主體性、捍衛國權,即是建立台灣國;台灣人建構以土地為出發點的中心思想,就是拜台灣神(追隨台灣建國精神)。

推動「拜台灣神」運動的過程,第一階段從2004-2010年,推廣地點選在深入人群的夜市、菜市場等民生出入地點,以及街頭運動、選舉造勢等社會運動地點,搭配臨時神座、設香案的型式,用一般祭拜祖先焚香禮拜的習俗。運用社會運動方式宣揚台灣神的事蹟,以做為記憶的召喚。第二階段是2007年底至今,推廣的重心變成建設自己的信仰根據地「台灣聖山-生態教育園區」,透過莊嚴的儀式來強化「228台灣神」的神聖價值觀,並賦予保存記憶的莊嚴性與文化抵抗,硬體的歷史記憶場域扮演中界的功能,透過特定的儀式,延伸教育的軟體功用。

台灣神信仰,是台灣人自我追尋的展現,先賢先烈留下可歌可泣的事蹟,已成為台灣人的典範,時時激勵台灣人不要忘記苦難,唯有從苦難中再出發,才能建立自己的家園、自己的國家。


楊緒東醫師講述《台灣神信仰-大愛的修行》新書:
台灣神的信仰,剛好把寺廟、教堂的框架都打破。因為自從六祖壇經開始平民信仰之後,我們同時看更早之前,耶穌出來的時候是被追著跑、追著打,釋迦佛祖剛出來的時候也是隨便乞討,討到有蟲的、葷的、臭的也是這樣吃,叫做沿門托缽,有寺廟嗎?有一個堂嗎?有要人向他跪嗎?所以,宗教的原意就是平等,許多的宗教經過向皇帝服務這種情形之後,有權有勢,變得很封建,全世界封建主義的宗教在台灣非常嚴重,所以他就分大小階級,分我是大師,是啟蒙師,會幫你灌頂、加光,就是高高在上,封為上什麼下什麼,這些都是完全不正常的發展喔!

得心靈的真自在,是修行重點

原本信仰宗教是自由自在的,今天已經不自由了,就是真想修行也找不到方向了,來到聖山發現我真的自由了,我沒有人管,但是有一個力量在管我,就是我自己。所以,自由的觀念為什麼在台灣不會生根,這就是到現在仍然有很多封建性的宗教組織在幫助國民黨統治台灣,這是殖民方式的宗教毒,像民間最簡單的信仰,一顆石頭還是木頭,他都會組織一個廟,叫流氓去管理,要大家認真拜,就說這個大官拜過,所以這個一定興,所以台灣人跟著拜,這是功利迷信,說要建國,非常困難,所以台灣人建國的啟蒙者,都是外國的留學生比較多,本土養成的很少啦!不然就是像我們這種醫生,不用靠政府,我有獨立的判斷這是什麼病,所以他有獨立判斷能力之後自己覺醒,抗暴死最多,像柯文哲這次如果沒有選上,就是死路一條,我們要保護他。

所以信仰要得道,就是你看到公義公理,不管是多小,像細菌這麼小,但是我堅持他的美,我一生都在追求,你就得到那個道,你在做的過程叫修行,你若要得到大道就為國家為世界公義,為小道就做生活藝術,能發現別人沒有察覺的美,都是已經得道在修行,現在連達賴喇嘛都放棄轉世靈童的繼承,走民主選舉的路,他知道全世界如果這任達賴喇嘛過世,可能全世界會找到一百個,都說是他轉輪的,共匪也要找,台灣也要找,中東也要找,美國也在找,不知道哪一個是真的?活在當下就可以得道,六祖壇經因為他是沒有經過皇帝批准寫出來的,所以六祖壇經是真正在修行,你看後來六祖,他說每個人都注重那個衣缽,一代就傳一個衣缽,為了這個信物,大家都互相殺來殺去,他最後放棄,說你們要就都給你們,此後無「祖」了、此後不用「祖」了,這是六祖壇經的精神,修行不離世間覺,離開生活,無法可修。

共業成妖,妖王亂台

現在台灣被妖怪統治,所以妖就去選妖,選一個妖怪王,說話不正常,台灣人就瘋了,到處去跟拜,那要教育,民視在辦教育,蔡同榮在辦教育,我們田董堅持這種民主教育,這不簡單。堅持,在國民黨統治下的堅持要很小心,動不動說錯一句話就被罰七、八十萬幾百萬,罰到你倒,所以,我們若要做台灣神,要自己去拼,要效法二二八的精神,那些為了公理公義犧牲的烈士,這本書裡就有寫,大愛要救國,小愛要濟民,我們現在的宗教都做濟民的工作,有時濟民還搶奪貧窮人的資源,使貧窮人更無法自主,這樣也不對啊!我們台灣人樂捐是越大間越有人捐,人事開支都很龐大。真正要談救國,還會怕怕,如果你有家庭,在這KMT體制下很危險,像我們這種人真想獨立建國救國的,就會被查稅、加稅,阿九政權會利用公部門暗中搞鬼,讓你很難做事,讓你家庭的人認為你已經很傻了,現在又更傻,馬英九也看到台灣人普遍覺醒這一點,現在縱容能污盡量污,所以他美國籍是絕對不會放棄的,準備逃走。我們這些無權無勢的人逃不了就要建立即地淨土建國的信仰,隨時要有被抓去關的心理準備,其實做這種人的眷屬很辛苦,不說其他的,民進黨也是一個幫派,幫主被抓去關,替國家省七千億,只為了七億的政治獻金被抓去關成半殘之人,他轉監到台中到處問有誰要幫阿扁送扁餐,問到我們這裡,我們無法推托,現在大家在幫他送餐,如果你送一天、兩天的餐有榮譽感、驕傲,你持續送一年看看?都覺得為什麼不趕快保外就醫?久病無孝子,阿珍禮拜六要去看阿扁,很可憐沒人載!拜託林佳龍,林佳龍拜託何文海,何文海拜託什麼人,就是在場的大地志工,他是計程車司機,也是我們大地的人,搞到最後還是又回到我們這裡,所以要了解,這些人做的這些事是不是在修行?是在修行,是不是得道了?得道!因為我們得到道才甘願修這種行,所以我們要追隨白色恐怖、二二八為公義公理犧牲的精神,得他們的大道,照這樣來修行,就不會怕,越不怕則國民黨就無法迫害你,那時候拿槍和國民黨激戰最厲害的有兩個人,一個是鍾逸人,一個是黃金島,這兩個皆活到九十多歲,身體勇健死不了,這真的是台灣神有在保庇,還有一個人他今年九十七歲,他曾經告訴我說,每天都在想不曉得明天還會不會呼吸,卻還死不了,到處演講拼命寫自傳,皆真有台灣神在保庇。他感受無形加持的力量來拜台灣神,就是史明歐吉桑,取了一個道號,叫贊主,主人的主,感覺會和台灣神同在,所以每次應邀講話,他就拿著麥克風一直講,要他停下來,同修怕他這麼老會講到休克,卻不肯放下麥克風,就是要講到再見那一刻,這一位是不是得到道?是不是在修行?我們在修的就是在修這種。

不是宗教,是信仰

我們台灣神信仰不是宗教,不是台灣神教,台灣神教這個教一下去就是一個框框,框死了。我們叫台灣神道,就是你沒有道可得,來這裡就會發現道很大,叫台灣神道,台灣神道有一個歸依的地方,看得到的地方,我們舉辦追思做民主教育。在聖山,我們最近要再舉辦一次比較大場的,九月二十日,因為我們肯定蘇東啟和蘇洪月嬌這兩個政治人物為台灣打拼的精神,這兩位來聖山有其奇妙的經驗,現在正打造一個紀念碑也會有一個儀式。你們要看阿扁的書,都看不到,對不對?阿扁現在沒辦法寫書,其實報紙寫說阿扁書信有什麼人?有多少……,其實最多的是我們這裡,因為有一次我們去找他說你現在被關起來了,要不要走台灣神台灣信仰這條路?阿扁說台灣信仰是什麼?就是像你一樣,為民主、人權、法治、自由犧牲的。他說他接受,馬上皈依,所以他也有一個道號-贊凡,平凡的凡,他現在變平凡了,關了就平凡了,越平凡就越偉大,這樣被凌虐到變殘廢,民進黨算是一個幫,他的幫主被凌虐成這樣,民進黨有認真嗎?沒有,但是我們要選民進黨的人嗎?要,不然要選誰?你又沒有要出來選,所以,選他,至少我們罵他的時候不會把我們抓去關,也不會報仇,所以,我們要選他們,蘋果選一個比較不爛的就好了,蘋果現在最漂亮的在聖山,我們大家趕快來修行,我們會得到祂的力量!不要認為無形沒有力量,一個人為了奮鬥犧牲,他的正氣剛烈大的不得了,這叫做英靈不滅、精神不滅、永生永壽,不信?你從今天開始,不管有什麼台派組織,回去你呼請聖山台灣神給你力量向前走,只要誠心誠意,你會感到不可思議的力量,但是有一個原則,要去聖山看看,不然你怎麼都想不起來在哪裡?那邊有些什麼?那就是一個標的物,你們有去日本靖國神社參觀過嗎?靖國神社的大廳多寬?不到我們這裡的一半,約二十坪,他不是供奉神主牌,是一本名冊,寫說什麼時候怎麼樣……,裡面有三萬個我們的高山義勇軍,沒有神主牌,骨骸骨灰信物各地,有的家裡帶回去自己拜、有的家族墓、有的地方合成一個像神社一樣來拜,但是為什麼最近通過一個要日本人犧牲性命的法,你們知道嗎?自衛隊變成日本國的國軍,日本防衛法,他的槍不可以主動發射,是要別人的飛彈打到國內才可以開始回擊。戰敗後的日本被美國人教導民主、人權,年輕人成為頹廢的一派,不知日本滅亡之將至,所以通過這個法。安倍要通過這個法要有很大的決心,因為安倍知道2016年之前,中共一定透過阿九和中國訂一個軍事和平條約,這和平條約簽下去以後,中國會發表給全世界,說台灣已經跟我們簽和平條約,台灣有什麼事你們外國不可以干涉。我們會變成別人的肉墊,會影響日本的生存,所以日本看了不行,趁現在說周邊有事,影響到日本的安全,我可以派兵參與戰鬥,這仍是美日安保條約的實踐,所以通過這個法,有兩個人天下第一不爽,一個是誰?阿九,第二個是習近平,這兩個是罵到發抖,阿九不知道在罵什麼?他不是在台灣當總統嗎?我們一直要和平,阿九政府就不要和平,主張傾中急統,所以台灣神信仰非常重要,希望大家回去推廣,要跟大家拜託。

認識自己的佛性與神性

你們每個人都是佛祖的化身,只是四百年來給人管習慣了、殖民習慣了、做奴才習慣了,所以認為死去以後,也還可以顧家,顧家的叫地基主,在外面無家可歸的叫好兄弟,好兄弟七月份的時候吃一頓,地基主如果沒人拜,覺得很無奈,後來發現家裡的地基主越來越多,老公媽不讓新公媽擠進去,那種生命輪迴有價值嗎?我們要當大神大佛還是樣當這些孤魂野鬼全在一念之間。全世界有一個最大的定義,你為大公、無私、為國家犧牲、為國家自由、人權、民主犧牲的,這是宇宙第一大的大菩薩,這是和佛祖同格,我現在講的話你們聽完後有所覺悟,以後如果去山上遇到魔神仔,魔神仔會向你拜,我也曾遇過魔神仔,我小時候有通靈體質,初中的時候,我就不要回家,因為回到家要被管,我讀斗六正心,我就去古坑和斗六中間有一座山,叫華山,用走的從早上走到晚上,有一次走到晚上,暗暗的,山上也沒什麼電燈,肚子又餓得要死,口袋裡只有一元零用錢,我這樣一直走,後來沒路了!一個小孩子來跟我說,哥哥啊,我帶你走,(我小時候就不怕鬼,我很怕人)那裏有一個阿嬤賣的肉包子,都用筍丁和香菇下去滷煮,很好吃,我帶你去吃,三個小孩,這麼一尺小,一般小孩沒這麼小,這麼小也不會走,像嬰兒一樣,一直叫哥哥,去到半山腰,那地方根本就沒人住,怎麼會有一個阿婆在賣包子,卻真的看到一個賣包子的阿婆,我說阿婆我帶一元而已,她卻拿兩顆包子給我,那個包子有多大顆,比手掌大,那真好吃,吃完想說再買一些回去宿舍要吃,回頭再找一直找不到,我就靜靜的下山了,感到很奇怪,那就是什麼?你這個人有天命!你們有天命你們不知道,你們現在開始參加天命行列,你們如果聽過這個買過這本書,你們都有天命啦!要為台灣建國奮鬥努力,這和一般的書不一樣,買回去好好研究;我為了宗教,我拜過一貫道、天主教、基督教,只有回教沒有,密宗灌頂已經不知道灌過幾次了,後來發現無聊,都太過結屎(裝腔作勢),我們台灣人奴隸性格很重,他如果看到KMT權貴跪下拿一百萬給大和尚,你會覺得今天只有二十萬而已,從口袋裡拿不出來,一定要拿個一百萬不然沒面子。我不要說哪裡?有人向我女兒募款,說你父母當醫生最少要一百萬,來做榮譽董事?我跟我女兒說,從此你不要去參加。我們聖山連個半董都沒有,拼成那樣,我們要認真走我們這條路,這條路是台灣人唯一需要的修行,所以我們要想活著的時候是台灣的烈士,我們死去的時候是台灣的大神、大菩薩、天使,上帝會與我們同在。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