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8日 星期日

[轉貼]山與水----我的雙親 蘇東啟和蘇洪月嬌【三】

轉載source:http://mychannel.pchome.com.tw/channel/class/class_paper_open.htm?d=2013-02-06&e=pk1694&t=.htm&j=187&f=main&v=1(此link已被檢舉封鎖,僅能用IE觀看)

山與水-我的雙親 蘇東啟和蘇洪月嬌【三】
他-----是山
她-----是水
他 堅毅勇敢 永不妥協
她 柔韌聰慧 芬芳長在
在我心中 巍峨如一座山
輕柔如一縷水
為臺灣 他們 無怨無悔
為雲林 他們 盡心盡力
對於台灣這美麗的島嶼 他們就像 山與水
二、壓不扁的玫瑰(六)—台灣民主的創見

媽媽常用兩種精神,來表達她當省議員過程的寫照,一是:「自由民主是人民的基本權利」,二是「要認同台灣,共同打拼台灣才有前途,台灣人才有希望」!而我觀察媽媽當省議員時期的工作可分為二,一是有求必應的「媽祖婆」,二是實踐民主政治。

在戒嚴時期,很多案件都非常敏感。當老百姓有問題,會先去找國民黨籍議員,當國民黨籍議員不敢碰觸或沒有辦法解決後,他們走投無路求助無門時,才會來找媽媽,所以媽媽接手的案件都非常的棘手。媽媽處理案件時,一定在第一時間馬上拿起電話,打給有關方面局處首長,並且寫信貼上郵票交給陳情者寄出去,後續回函,會再回復給陳情者,所以,媽媽是以感同身受的態度,非常迅速的去解決鄉親的困難,所以,雲林鄉親都稱媽媽是有求必應的「媽祖婆」。

鄉親對媽媽的回報,在選舉時會讓你感動,有一次我到一家自助餐\店拜票,餐\廳老闆娘問我是不是蘇洪月嬌的女兒,然後拉著我的手說:他媽媽已經過世了,但在過世前再三的說,只要是蘇洪月嬌家的人出來參選,絕對要無條件支持,因為他們家在走投無路時,唯一幫忙的就只有蘇洪月嬌而已。類似的情形,我遇過的就有無數次。
:「民主的光輝,大家的勝利」

第六屆省議員選舉公報上,標榜為:「寧鳴而死,不默而生」!第八屆省議員選舉公報,標榜為:「民主的光輝,大家的勝利」!縣長選舉看板,標榜為:「變」。因當時雲林縣長都是國民黨籍,從來沒有黨外人士做過,媽媽提出雲林需要改變、改革,台灣需要改變、改革,現在美國、日本選舉標語「change」,實際上媽媽早在十幾年前縣長選舉時就提出了。

媽媽擔任省議員時,率先提出減免田賦、水租、水錶租金、農民健康保險等建言,為農民爭取福利,這樣的創見,若非懷抱民胞物與的關懷,如何提得出此等建言。

「一斤稻米換不到一包煙」,媽媽當年屢屢在省議會提出疾呼,台灣重商輕農,結果,富了商窮了農,農業政策無法落實輔導種植,保証收購,先知卓見未被採納,現今台灣更演變為「滅農」政策,令人不禁要為農者掬淚\。

媽媽擔任省議員時,非常注意台灣地位問題,台灣漁船被他國扣押,提出台灣主權問題要如何解決?包括當時參加國際奧運時,會籍要如何維持?

因為沉沙堆積,使台灣多出一塊外傘頂洲土地,政府應該落實固沙,使外傘頂洲不再漂移或消失,以製造國土,創造經濟海域。

台灣國土疆界,國民黨政府只依靠日據時代資料 (甚至,至今仍將中國蒙古國自認為疆域),但因各種因素,如地震、颱風等天災,使地形地貌改變,造成眾多糾紛。媽媽要求國土應該重新測量、重新規劃使用,如台灣那些地方是屬於地震危險地帶、地區地質特性、農業優良地區…等,以確保國家領土與妥善使用。日本人對台灣建設的紮根程度,國民黨為什麼不能?反觀今日,台灣環保團體急切呼籲的尊重自然、尊重土地主張,媽媽當時即已提出建言。

另外,針對水資源不足、地層下陷、海水倒灌,要求國民黨正視並防範惡化,政府應該要提出一個良善規劃,幫助農民面對問題,不能置之不理,不斷的再三提醒與建議,結果是「狗吠火車」,國民黨視若無睹,任令問題日趨嚴重至今。

以上略舉數例媽媽在省議會建言,若國民黨真能政清愛民,應作即作,能改就改,可速勿慢,腳踏實地的深耕台灣,何愁民心向背,何憂政權不穩,何須暴政以控,國民黨在台灣的政治歷史定位當能更上一層樓。
二‧清廉世家

我畢業出社會的第一份薪水,三分之一要幫忙付房屋貸款,三分之一要給弟弟生活費,最後三分之一才是我自己的。當時媽媽已是省議員,但家裡還是那麼窮!

我結婚一年多,有一次我先生把我拉到冰箱前,又拉到貯藏室,問我:在幹什麼?因為冰箱堆滿食物,貯藏室擺\滿米、罐頭、泡麵、沙拉油、衛生紙等日常用品,有如小型超商,這麼多東西,兩、三年都用不完,這情形直到我四十歲時,有一天,當我打開冰箱,竟然發現冰箱是空的,當時我就跌坐在地上,邊哭邊笑,那是第一次,我發現冰箱是空的,而我不但沒有預警到,並且不會害怕。我知道我已經走出過去生活中的陰影,走出那種對未來不確定感的陰霾,我不再感到永遠吃不飽。
媽媽過世後所

媽媽過世後所留下來的錢,只有幾仟元,我們六個小孩分做手尾錢,珍惜的收藏,她一輩子努力,只留下幾仟元給我們;現在二姊當縣長,而她每年所申報的財產也是負債。

爸爸開始從政時,家裡是大富貴之家,到爸媽過世,口袋空空如洗,連我出嫁,爸爸也沒有給我嫁妝,有時回想起來,會感概說:這樣子努力的為台灣打拼,到底是在拼什麼?

也許\就像爸爸說的,只是留一個名聲而已!

現在,如果你問我這個問題,我會回答說:名聲很重要。但是,有些人就會覺得那個沒有什麼。
山與水---我的雙親

媽媽的一生不斷在創造台灣的民主歷史,但她過得真是太辛苦了!

媽媽曾說:「絕對不允許\再有任何一個人,遭遇到像她一樣的生命過程」!你就知道她的那種痛,是無與倫比的痛,是那種痛入心扉的痛!

延伸閱讀:
山與水----我的雙親 蘇東啟和蘇洪月嬌(壹)
山與水----我的雙親 蘇東啟和蘇洪月嬌(貳)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