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15日 星期五

記憶 永遠都在?


(截圖自 Kingston 網站

有時候,一個晚上,看似幾件不相干的事,串連起來,又可以是一個Amazing Grace(奇異恩典)。

幾天前看到有人在facebook貼了一個記憶卡製造商拍攝的微電影,看到片長7分多鐘,場景又是在國外,所以就skip過去了這個影片。facebook轉貼的人也不多。

今天晚上看到有同修在facebook轉貼了一則新聞「9190片磁磚MIT手工搭景 超擬真倫敦地鐵廣告催淚到爆」,說這一個真實事件改編微電影的場景與影音都是在台灣完成,我才有耐心地看完這個微電影。

這個微電影的內容大概就是在講某位女士每天都盛裝到月台坐著,但卻都不搭車,原因是因為月台廣播那句「Mind the gap」(小心月台間隙),是她已故丈夫所錄製的聲音,她每天到車站就是為了聽那句「Mind the gap」,懷念丈夫的聲音。直到有一天車站換新系統,「Mind the gap」這句話也換成別人新錄製的聲音,故事結局請自行觀看......

在看到這個微電影的幾分鐘前,在facebook看到同修重新貼上2004年台灣神追思音樂會「啊 !父親」這首歌的演唱片片段。



比我更早期進入台灣神道的志工提到「這場台灣神追思音樂會,聲樂家阮文池演唱的歌曲之中,詮釋「啊!父親」最令人動容,阮美姝的詞、郭芝苑的曲,更重要的是歌曲的背景與228有關。

歌詞原是阮美姝思念父親阮朝日(《台灣新生報》總經理)所寫的短詩,郭芝苑深受感動而進一步譜曲。」

郭芝苑是台灣極具才華的本土前輩音樂家,2013年回到天上報到。

阮美姝女士為了父親阮朝日在228的犧牲,努力蒐集保存史料,後來並拍攝228紀錄片《幽暗角落的泣聲(228事件慘案紀實)》,而身體受傷的阮美姝女士,最近又要在自宅舉辦「一九四七年消失的新聞界菁英」展示會。我想阮女士要做的不僅是對父親的追思記憶,而是要讓台灣人"不遺忘"。

米蘭.昆德拉(Milan Kundera)說過:「人們對威權的抵抗,就是記憶對遺忘的抵抗」。(“The struggle of man against power is the struggle of memory against forgetting”)。

國民黨來台灣之後,最喜歡做的一件事,就是剝奪台灣人的歷史記憶,從摧毀日治時期歷史建築,強迫平埔族人變成漢人,禁講方言,修改教科書......,看完那個記憶卡公司感人的微電影,台灣人是否會想到國民黨就是那個最常奪去台灣人記憶的土匪?

最近,前駐日代表許世楷大使與夫人盧千惠女士出版了一套有聲書叫做《阿媽阿公講予囡仔聽的台灣故事》,我也買了一套,最近晚上都在聽,許大使與盧女士講的古,真的很有阿公阿嬤的味道,所以我也常聽到睡著,之前「蛇郎君」的故事總是沒聽完,今晚總算翻書+聽CD,才了解「蛇郎君」故事隱喻傳承的重要性。

一個晚上,從「蛇郎君」到「啊 !父親」到微電影,讓我再度體會到,記錄保存的重要性,雖然保存記錄的效果往往不能立竿見影,但卻可能是日後骨牌效應中不可或缺的一塊骨牌。

網路與科技時代,大家要善用這些產品與通路,聚沙成塔,當個有記憶的台灣人吧!不要再當無根之民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