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6日 星期四

以同理心傾聽要輕生的阿扁總統

轉載source: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以同理心傾聽要輕生的阿扁總統


在我的網頁,我不喜歡談政治,因為那不是我的專業。寫這篇文章,不得不引述,因為昨天 去探望阿扁,他很喜歡談政治,特別過去已經公開的政治。昨天我的神經學診察包被擋不准帶入,我的一個小時「探監」,就作神經行為學觀察,特別語言、認知與 情感表達。加上我除了神內專科醫師,也有精神科專科執照,應用會談技巧,引導情緒的宣洩。

阿扁總統夾雜着斷續的結巴,數說他的心情,以政治的語言表現對台灣的擔心,以及過去他的政黨的高度的期望與失落感,我可以同理心行將步入老年人的落寞,即使不在獄中,都會很難過。那對台灣的愛與他政治夥伴的高度期待,令我動容。

台灣主權獨立建國之路坎坷,從蔣氏父子的「中華民國」,李登輝總統改稱呼為「中華民國在台灣」。陳水扁總統上台三部曲,首先主張「台灣就是中華民國」;而後詮釋「台灣不是中國」,到中國與美國都不爽的「台灣中國一邊一國」。

更重要的是兩件事是「廢除國統綱領」,以及「以台灣名義加入世界衛生組織與聯合國」,還訴諸于公投。這更形激怒美國、中國與深藍族群,種下他被政治迫害的源頭。

他認為台灣要主權獨立建國,非常困難與坎坷。如果成功需要十分,也許他任內八年完成三、四分,為了台灣,後續的人應該繼續去完成。讓他傷心的是後續無力,整個黨甚至於候選人,已選擇區隔不再談論這議題。深陷牢獄遙遙無期,對台灣與自己覺得無望無助,難怪悲從中來。

一再蒙受冤屈的總統,要我們瞭解他在重鬱狀態下,輕生的動機。我有幸聽到,我應該讓台灣人瞭解與覺醒,所以我寫這篇文章。昨天尤美女立委、陳隆志教授、黃 先生、中監的人都在場,還有他們的錄音,一位想輕生的台灣人總統,其言也善,應該感動作做得大家,也疏解不少他得鬱悶,希望兩天不睡的他,昨晚睡得好些。

談起台灣政治與前途,他結巴中滔滔不絕,激動處嚴重口吃與劇烈的右手抖動。為了提醒其他人不要忘了他生病了,應用會談技巧把話題轉到他的食慾與吃東西的胃 口,他說支持者送進來的飯全都吃了。我請他告訴我們中午吃什麼菜?他回答,這種生活上的記憶我都丟了。我心中泛起一陣心酸,陳總統您自己這樣了,為何還用 自己的意志力,心掛著台灣與我認為很不值得的入黨!雖然我會支持他,那是尊重他的自主權,醫療上治療他的一部分!
source: 陳順勝醫師facebook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