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8日 星期一

フロクスの花-從長春花的音樂創作,追憶高一生

轉載source: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フロクスの花-從長春花的音樂創作,追憶高一生

新聞報導 -
作者 Aries | 贊修   
2013-04-03
 

日日春又名長春花,台灣普遍可以看到的花卉,近年來桃園農改場為單瓣花型的長春花,培育出重瓣系列的特殊花型。看似普通的單瓣長春花,卻有一首柔軟人心的代表歌曲。

フロクスの花
詞、曲:高一生

(source)
(日文歌詞)

窗邊にさいた
フロクスの花
麗しい姿 微風に揺れる

あ  麗しい
フロクスの花よ
君に捧げる 山山を越えて


(日文歌詞注音)
まどべにさいた
フロクスのはなよ
うるわしいすながた そよかぜにゆれる

あ~~~  うるわしい
フロクスのはなよ
きみにささげる やまやまをこえて

(歌詞漢譯)

窗邊開著高麗的花
美麗的身影
在微風中輕搖
啊  美麗的花
讓人捧著越過一座座山崖

根據同為鄒族人的巴蘇亞.博伊哲努(浦忠成)在《政治與文藝交纏的生命:高山自治先覺者高一生傳記》的記載,〈長春花〉「這首歌據說是高一生剛得到第一架鋼琴時,有一天有感於屋外美麗的福祿考花在風中搖曳的姿態,隨手彈出的曲子。他平時常與春子一彈一唱是孩子永遠難忘的記憶。」

另一首相當深情的歌曲,〈春之佐保姬(春之女神)〉,是高一生被捕繫獄於青島東路看守所時,思念與鼓勵妻子所寫。歌詞中的「佐保姬」是日本的春天女神,而高一生也以此女神譬喻妻子湯春芳。

事實上,傳統鄒族的歌曲較為單調,高一生運用所學得的音樂素養,帶入現代的譜寫方式,將傳統歌謠改變得更加豐富與生動,以鄒族為素材的歌謠還包括鼓勵族人耕作的〈耕作之歌〉等,傳唱至今。

矢多一生 (source: 台湾氫年)
高一生,鄒族名為Uyongu.Yatauyungana(吾雍.雅達烏猶卡那),日文名矢多一生,是日治時期養成的鄒族菁英,消逝於國民政府。起因於在1947年的228大屠殺之中,原住民鄒族是唯一參與戰事抗爭的,而高一生是領頭的指標性人物之一。國民黨對於有抵抗能力的原住民族,多少有些忌諱,直到1952年才在精心佈置的陷阱之中收網,羅織高一生「叛亂貪污」罪名後,除去鄒族的領袖菁英,遭國民黨整肅的脈絡清晰可見。

高一生致力於追尋族人的福祉,以音樂創作渲染族人熱愛鄉土的情懷,用盡巧思提昇教育與經濟來建設故鄉,為族人爭取土地的首開還我土地運動方式等作為,是高山自治的先知先覺者。他秉持人道精神的正義感,不分族群捍衛公理,雖然面臨生命威脅的228戰事,義無反顧無私無悔為土地謀福、為人民奉獻心力的精神,是台灣神的典範。


參考資料:
巴蘇亞.博伊哲努(浦忠成),《政治與文藝交纏的生命 : 高山自治先覺者高一生傳記》(台北市:文建會,2006)。
張炎憲等採訪記錄,《嘉義北回二二八》(台北市:自立晚報,1994)。
張炎憲等採訪記錄,《諸羅山城二二八》(台北市:吳三連基金會,1995)。
聶甫斯基著;白嗣宏、李福清、浦忠成譯,《台灣鄒族語典》(台北市:臺原,1993)。
吳叡人,〈「臺灣高山族殺人事件」──高一生、湯守仁、林瑞昌事件之政治史的初步重建-吳叡人〉,收於許雪姬主編,《二二八事件60週年紀念論文集》(台北市:北市文化局、台北二二八紀念館,2008),頁325-363。
陳素貞,〈杜鵑山變奏曲〉,《台灣文藝》2期(1994年4月),頁38-40。
為原住民自治一生懸命-Uyongu Yatauyanguna(高一生)
護國台灣神:高一生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