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22日 星期五

杜正勝:另類醫療史研究20年-史家與醫家對話的台灣經驗

轉載source: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影片】杜正勝:另類醫療史研究20年-史家與醫家對話的台灣經驗


點擊上圖可看更多照片

全程錄音檔mp3下載

簡報檔(source:  杜正勝教授提供)

杜正勝教授9日在「醫家與史家的對話-傳統中醫學術知識的歷代傳承與變革」國際學術研討會之中,發表〈另類醫療史研究20年-史家與醫家對話的台灣經驗〉的主題演講,用台灣另類醫療史的研究經驗,開啟史家與醫家的對話。
 
過去歷史學家極少研究牽涉到身體醫療的專門領域項目,主因是對於醫學或醫學史的專業不能也不敢處理。1992年開始,在一個偶然的機緣之下,一群醫學門外漢以探索「醫療文化」為主,踏入醫學史的領域。不像醫家有能力聚焦在知識與技藝方法,史家是側重在社會現象和文化意義面向。這個研討小組五年(1992-1997)來從未間斷於醫療史的學術傳承,也是在成軍之時所意料不到的。杜正勝教授等研討小組搭起生命醫療史研究的草棚,演變到2001年成立的「亞洲醫學史學會」(Asian Society for The History of Medicine)將總部設於中研院史語所,更是始料未及。
 
在國外,1992年英國倫敦大學大學院的醫學史講師開始編選醫史文獻,強調社會、文化的醫療史研究,並宣示「醫學社會史的時代來臨」("The Social History of Medicine has come of age")。東西方在這方面的歷史演進,不是刻意卻巧合的有雷同的發展之處。
 
杜正勝教授在結論時提出「不論藝術或學術的創作,是可以在相當短暫的時間內,成就一種獨特的風格或令人信服的理論。這就像蛹化為蝴蝶,「化」只是在一刻之間而已。」生命醫療史的研究,可比擬成一種新學術階段的誕生。更重要的是,下一個20年的醫療史該怎麼走,才是整場主題演講所要啟發的後續思考。


大綱:
1,瑞士學者-科斯登出版「歐洲醫學史」即說:「不能讓小小的現在,全擠出歷史之外」

2,醫療脫離不了社會

3,結合古代思想家的理論融入醫學

4,寫歷史……>收集資料非常重要。例如:當時的紙本資料、照片、記錄……

5,醫療史與社會的演變習習相關

6,研究醫學史的學者論文發表,例如:陳寅恪發表過「狐臭與胡臭」,其實是「胡」開始而來…

7,醫療史終究回歸到生命與文化


演說稿(source: 杜正勝教授提供)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