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9日 星期三

【影片】楊醫師對國際特赦組織台灣分會懇切的呼籲

轉載 source: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影片】楊醫師對國際特赦組織台灣分會懇切的呼籲


一些台派組織慢慢靠向國民黨,因為比較好生存,意志不堅定的人,也開始動搖了,因為傾中效應確有其影響力,心裡不爽且較有行動力的台灣獨立建國派大約還是維持在30%~35%的基本盤層面。

5月5日楊醫師委任大地志工參加國際特赦組織會員大會,整個開會的過程並不是很適當。國際特赦組織在過去是一個人道上的救援單位,採責任分工,各方人士組 成一個能維持處理人道救援行政效率的組織,所以較沒有競選爭執地位再用該地位提高自己聲望的問題,這都是過去少聞,因此大部分都是義務性、較有責任感、較 有道德感的成員,每一個成員有其責任區域,理監事是國際特赦組織內部較重要的成員,但職責不是管會員或做決策,而是要蒐集國內外救援資料,因此產生各地分會,救援資料蒐集後,不論是不是會員提案,或自己親眼所見,或社會上觀察到的,大部分資料都是非會員所提出的申訴, 分會如果做得好,人家自然會找上門申訴,申訴之後理監事就要去調查並蒐集資料,資料蒐集齊全後就可以送到國際特赦組織總會,將資料送到總會的用意是因為總 會跟世界各地民主國家的分會有連線,並運用國際力量來行使它的職權,大部分行使職權的方法就是跟救援地區該國的執政者提出立即行動要求,例如多明尼加警察 濫殺刑求,或是中華民國司法違法亂紀等等,然後發動寫信給該執政當局,希望妥善處理,這都並不是強迫性,而是呼籲性,如果從本國寫信沒效,就請求美國、日 本等國家發動寫信,因為目前是地球村,所以產生於輿論制衡的力量,也並不是要求執政者特赦,執政者就會立即特赦,這種事很少,但是當世界各國參與進來,執 政者才會開始思考,該國並不是只有他自己在講話,其他國家也都在說話了。

國際特赦組織是責任感與道德感很重的人在參與的,但台灣的社團,搞都最後,都是屈服於當局的比較多,或是被摸頭,被講個好聽話,就軟下來,不好意思再多說話,到最後變成台灣司法很清明,警察很愛民,總統很得到民心擁戴,這樣的組織會讓台灣丟臉,那 天大地志工所參與的AI會員大會裡,聽說有一個當過中國時報記者的會員要阻擋我們對於救援陳前總統的提案,陳前總統明顯受到「司法人權」、「醫療人權」的 迫害,電視、報紙也都有報導,竟然還有人說要提出證據,非會員不能提案,這完全是國民黨式的官僚化,這是非常丟臉的事,這樣不就乾脆直接向國際特赦組織總 會申訴就好了?

國際特赦組織總會其實早就知道陳前總統的訊息,我們也都有寫信給總部,曾經擔任過國際特赦組織董事的 Jack Healey 發現陳前總統的資料裡可看出政治迫害的影子,所以他主動展開調查,試問國際特赦組織台灣分會的理監事,是否要再更認真?你們是否要比國際特赦組織資深董事 Jack Healey 更了解事情?美國有三個國會議員 Steve Chabot, R-OH、Dan Lungren, R-CA(致函給美國眾議院「湯姆.藍托斯人權委員會」共同席 Frank Wolf 議員與 Jim McGovern 議員)、Edward Royce, R-CA,都已經對陳前總統的司法案件提出質疑,而台灣本國的法官黃瑞華、洪英花也一樣提出質疑,陳前總統病況愈來愈糟,北監受到馬總統的壓力也不敢放 人,其中是否受到北京的影響,不得而知,而且陳前總統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連續開出14個月的 Ativan 鎮定劑,陳前總統心肺功能失調也已經證實,前列腺腫瘤一顆變兩顆也無法獲得醫治,反倒是國民黨一堆通緝犯偷逃到中國,馬英九跟北京的關係聽說又特別好,為 何無法將那些國民黨的通緝犯引渡回台?這樣台灣的政治有清明嗎?人權有獲得保障嗎?答案就是沒有!楊醫師十幾二十年前就已經有在跟各國國際特赦組織聯繫, 寫信過去,對方立刻有反應,哪有像台灣分會這樣杯葛的,尤其號稱台派的AI台灣分會理事長 Freddy,難道你不了解台灣的政治?令人非常失望!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