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31日 星期四

動物農莊—我讀我評(4)

source: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動物農莊—我讀我評(4)

作者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楊緒東醫師

(photo source: 《動物農莊》一書繪圖)

*粗體字為楊緒東醫師撰寫之書評


台灣人民要能覺醒到阿九對阿扁的政治迫害,台灣民主進展正受到阿九親中政權的破壞,絕非所謂柔性司法人權如此而已,這是DPP走ROC路線,不得不然的說法,未來阿九得逞,會是一連串台灣建國志士受到司法壓迫。

喧囂立即平靜下來。那四頭小豬渾身發抖地等待發落。有的動物還記得,他們正是曾公開抗議拿破崙廢除星期天大會的那四頭小豬。接著,拿破崙喝令他們坦白罪 行。他們沒頭沒尾地交代說,自己從雪球被驅逐以後一直和他保持著秘密連絡,在搗毀風車的罪行中也有他們的份,並且還和雪球達成一項協定,打算把動物農莊拱 手讓給弗雷德裡克先生。他們還補充說雪球曾在私下裡對他們透露過,他過去幾年來一直都是瓊斯的特務。話剛說完,他們的喉嚨就被狗的厲齒咬穿了。
喬治・歐威爾著;李立瑋譯,2007,"第七章",動物農莊,晨星,台中市,pp.82-83。

行刑完畢,拿破崙聲色俱厲地質問還有誰要坦白什麼.在這種恐怖氣氛的壓迫下,那三隻曾經在雞蛋事件中領頭鬧事的雞戰戰兢兢地走了上去,說雪球曾託夢給她 們,煽動她們違抗拿破崙的命令。坦白完畢,她們也沒逃過被殺掉的命運。接著上來的是一隻鵝,說他曾在去年的收穫季節私藏了六穗穀子,並在當天晚上吃掉了。 一隻羊也坦白說她曾在飲水池裡撒尿,但這是雪球慫恿他這麼幹的。另外兩隻羊交待道,他們曾經謀殺了一隻老公羊,那是一隻十分忠實的拿破崙信徒,他們在他咳 嗽時,追著他圍著火堆轉來轉去。這些動物都被當場處以死刑。拿破崙的腳前已經屍體成堆,空氣中彌漫著濃重的血腥味,聞所未聞的事情就這樣開始了
喬治・歐威爾著;李立瑋譯,2007,"第七章",動物農莊,晨星,台中市,p.84。

但革命已經成功,今天下午對叛徒的處決就是整個革命的最後行動。另外,敵人已經全部被打垮了。我們在『英格蘭的野獸』中所表達的是在當時對未來美好社會的渴望,但這個社會現在已經建立起來。這首歌已明顯不再有任何意義了。

大家感到一種莫名的恐懼,正要有些抗議的時候,羊群大聲地咩咩叫起那套老調子來:「四條腿是好漢,兩條腿是壞蛋。」一直叫嚷了好幾分鐘,也就淹沒了這場爭議。
喬治・歐威爾著;李立瑋譯,2007,"第七章",動物農莊,晨星,台中市,p.87。

阿九有極大的野心,要以大中國主義,加上反分裂法,實施其一人獨霸、一黨獨大、連結紅潮、出賣台灣、行大統一的美夢,正如所述,司法成為阿九正當迫害台灣人民的工具。

現在,所有的命令都是通過史奎爾或是另一頭豬發佈,拿破崙自己兩星期也難得露一次面。一旦他要出現在公開場合,那就不僅有狗侍衛的前呼後擁,而且還有一隻黑色的小公雞鳴鑼開道:在拿破崙講話之前,小公雞要先響亮地啼叫一下。 據說,即使在莊主的屋子裡,拿破崙也是和別的豬分開住的,用餐要由兩條狗伺候,食具用的是上好的陶瓷製品。另外,每逢拿破崙的生日也要鳴槍致敬了,就像其 他兩個紀念日一樣。稱呼上也有了改變,直呼其名是大不敬的,而要稱呼:「偉大的領袖拿破崙同志」,而那些豬還喜歡錦上添花地給他冠上各式各樣的頭銜,如 「動物之父」、「人類剋星」、「羊的保護神」、「鴨子的朋友」等等。史奎爾每次演講時,總要淚流滿面地大談一番拿破崙的無上智慧和慈悲心腸,說他對普天下 的動物,尤其是對那些還不幸地生活在其他農莊裡的受歧視和受奴役的動物,滿懷著深摯的愛。在農莊裡,大家已習慣於把遇到的每一件幸運和取得的每一項榮譽都歸功於偉大的拿破崙
喬治・歐威爾著;李立瑋譯,2007,"第八章",動物農莊,晨星,台中市,p.90。

仲夏時節,大家又驚訝地聽說,另外有三隻雞也坦白交待了罪行,說他們曾受雪球的煽動,參與過刺殺拿破崙的陰謀。那三隻雞被立即處決了,而有鑒於此,為了拿 破崙的安全,戒備措施更加完善:夜間,每個床腳都有一條狗守衛,枕戈待旦;一頭名叫平克埃的豬在拿破崙吃飯之前嚐遍他的所有食物,以防有人下毒。
喬治・歐威爾著;李立瑋譯,2007,"第八章",動物農莊,晨星,台中市,p.93。

動物農莊,再度發生戰爭,起因於偉大領袖的一連串錯失,為了讓動物們能夠服膺偉大的領導,他內神通外鬼,犧牲百姓的生命在所不惜,假勝利、真鬥爭的結果,拿破崙,終於成功的掩蓋真相。

但當動物們看到那面綠旗在飄揚,聽到再次鳴槍──共響了七下,聽到拿破崙的演講,聽到他對他們的行動表示讚許時,他們似乎覺得,歸根到底,他們的確是取得 了巨大的勝利。大家為死於戰鬥的動物們舉行隆重的葬禮。拳師和克羅薇拉著靈車,拿破崙親自走在佇列的前頭。整整用了兩天時間舉行各種慶祝活動:有唱歌,有 演講,還少不了鳴槍,每一個動物都得到一個作為特殊獎賞的蘋果,每隻家禽還得到二盎司穀子,每條狗有三塊餅乾。有通知說,這場戰鬥將被命名為「風車之 役」,拿破崙還為此設立了一個新的「綠旗勳章」,並授予他自己。在這一片歡天喜地之中,那個不幸的鈔票事件也就被忘掉了
喬治・歐威爾著;李立瑋譯,2007,"第九章",動物農莊,晨星,台中市,p.104。

領導中心,已經越來越鞏固,而異議動物,不斷被司法迫害,而死刑前的刑求、認罪,成為具有正當行刑的依據。

阿扁無罪先收押,創下世界紀錄,阿九為了取得其迫害之正當性,發動統媒、檢調、司法系統,恐嚇證人作不實指控,不具證據、創作證據、壓榨阿扁親人,以分離骨肉作為逼供阿扁認罪的手段,其慘忍之處,比老毛有過之而無不及。

阿九的女兒成為美國人,阿九心在美國、身在台灣,志於中華一統,真正是血濃於水,阿扁是水,阿九是血,血脈相連到中國,中國龍種,真強。


吃飯的嘴巴更多了。這天,四頭母豬差不多同時都生下小豬崽,共有三十一頭之多,全都帶著黑白條斑。誰是他們的父親呢?這並不難猜,因為拿破崙是農莊裡唯一 的種豬。有消息說,過些時候,等買好了磚頭和木材,就要在院子的花園裡為這些小豬崽蓋一間學堂。目前則是由拿破崙在廚房裡親自為孩子們充任教師。這些小豬 平常都在花園裡活動,而且不能和其他動物的幼崽一起玩耍。大約與此同時,上面又頒佈了一項規定,說是當其他動物在路上遇到豬時,必須馬上讓到路邊;另外,所有的豬,不論地位高低,均享有星期天在尾巴上戴絲帶的特權
喬治・歐威爾著;李立瑋譯,2007,"第九章",動物農莊,晨星,台中市,p.109。

四月份,動物農莊宣告成立「動物共和國」。這就意味著要選舉一位總統。可候選人只有一個:拿破崙,他在大家的一致推舉下就任總統。同一天,又公佈了有關雪 球和瓊斯串通勾結的新證據,其中涉及到很多具體事例。從這些事例中不難看出,雪球不僅詭計多端地破壞過「牛棚之役」,而且是公開地為瓊斯作幫兇。他在參加 混戰之前,還高喊過「人類萬歲!」有些動物仍記得雪球背上帶了槍傷,但那實際上是拿破崙親自咬傷的。
喬治・歐威爾著;李立瑋譯,2007,"第九章",動物農莊,晨星,台中市,pp.111-112。

高級的外省,已經確立其等在台灣的地位,為高級領導服務的奴才──台灣人,一生護主,死亦不過如蟻螻而已。

農莊裡大約有一半動物衝了出去,趕到建風車的小山丘上。拳師就躺在那裡。他在車轅中間伸著脖子,連頭也抬不起來,眼睛眨巴著,兩肋的毛被汗水粘得一團一團的,嘴裡流出一股稀稀的鮮血。看到這般情景,克羅薇一下子跪倒在他的身邊。

「拳師!」她喊道,「你怎麼啦?」

「我的肺,」拳師聲音微弱,「沒關係,我想沒有我你們也能建成風車,備用的石頭已經攢夠了。我充其量也只有一個月可活了。不瞞你說,我一直盼望著退休。眼看著本傑明也老了,說不定他們會讓他也同時退休,和我作個伴。」
喬治・歐威爾著;李立瑋譯,2007,"第九章",動物農莊,晨星,台中市,pp.113-114。

此後兩天,拳師就待在他的馬廏裡。豬送來了一大瓶紅色的藥,那是他們在藥櫃裡發現的,由克羅薇在飯後給拳師服用,每天兩次。

一天中午,來了一輛車拉走了拳師。當時,大家正在一頭豬的監視下忙著在蘿蔔地裡除草,忽然,他們驚訝地看著本傑明從農莊窩棚那邊飛奔而來,一邊還扯著嗓子大叫著。這是他們第一次見本傑明如此激動,也是第一次看到他沒命地奔跑。
喬治・歐威爾著;李立瑋譯,2007,"第九章",動物農莊,晨星,台中市,p.115。

可本傑明卻把她推到了一邊,他自己就在死一般的寂靜中念道:
「『威靈頓,艾夫列.西蒙茲,屠馬商兼煮膠商,皮革商兼供應狗食的骨粉商。』你們不明白這是什麼意思嘛?他們要把拳師拉到宰馬場去!」

聽到這些,所有的動物都迸發出一陣恐懼的哭嚎。
喬治・歐威爾著;李立瑋譯,2007,"第九章",動物農莊,晨星,台中市,p.116。

三天之後,據說拳師已死在威靈頓的醫院裡。但是,作為一匹馬,他已經得到無微不至的照顧。這個消息是由史奎爾當眾宣佈的,他說,在拳師生前的最後幾個小時裡,他一直守候在場。

「那是我見過的最感人的場面!」他說著,抬起蹄子抹去了一滴淚水,「在最後一刻我守在他的床邊。臨終前,他幾乎衰弱得說不出話來,他湊在我的耳邊,說他唯 一遺憾的是沒有看到風車建成。他最後還低聲地嘟嚷著:『同志們,前進!以革命的名義前進,動物農莊萬歲!拿破崙同志萬歲!拿破崙永遠正確。』同志們,這些 就是他的臨終遺言。」

有的動物注意到,拉走拳師的馬車上有「屠馬 場」的標記,就信口開河地說拳師被送到宰馬場了。幾乎難以置信竟有這麼傻的動物!他擺著尾巴左蹦右跳,憤憤地責問:從這一點來看、你們真的很暸解敬愛的領 袖拿破崙同志嗎?其實,答案十分簡單,那輛車以前曾歸一個屠馬商所有,但獸醫院已經買下了它,不過他們還沒有來得及把舊名字塗掉。正是因為這一點,才引起 了大家的誤會。
喬治・歐威爾著;李立瑋譯,2007,"第九章",動物農莊,晨星,台中市,pp.118-119。

(未完待續,撰於2009/10/12)

延伸閱讀:
動物農莊—我讀我評(3)
動物農莊—我讀我評(2)
動物農莊—我讀我評(1)
讀書心得:動物農莊 Animal Farm
Hsutung's BLOG
楊緒東專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