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28日 星期一

動物農莊—我讀我評(3)

source: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動物農莊—我讀我評(3)

作者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楊緒東醫師

(photo source: 《動物農莊》一書繪圖)

*粗體字為楊緒東醫師撰寫之書評


科學家與政客的戰爭,政客自古以來皆是贏家,想起謝清志博士的為國效命,遇到政客,就是冤獄作為下場。

雪球曾在瓊斯先生的房間裡找到一些過期的《農莊主和畜牧業者》雜誌,並對此進行了深入的研究,因而腦海中充斥著技術革新與發明的想法。當他談起農田排水、飼料保鮮、鹼性爐渣之類的話題時總是頭頭是道,一副學究氣十足的樣子。他還真的設計出一套複雜的系統,可以把動物們每天在不同地方排泄的糞便直接送到地洞裡,大大節省了繁重的運送工作。拿破崙對這個領域毫無建樹,卻時常拐彎抹角地評誦說雪球搞的這些玩意不過是些雕蟲小技,最後都免不了是一場竹籃打水。
喬治・歐威爾著;李立瑋譯,2007,"第五章",動物農莊,晨星,台中市,p.49。

只有拿破崙自始至終都在迴避著。他從一開始就反對這個專案,然而出乎意料的是,有一天,他也來檢查風車的設計圖了:他一聲不吭地在棚子裡繞來繞去,仔細查 看每一處細節,偶爾還冷哼兩聲,然後也斜著眼睛站在一旁。突然,他擡起腿來,對著設計圖撒了一泡尿,然後一聲不吭,揚長而去。

動物們在風車一事上截然分成兩派。雪球並不否認修建風車要付出超長繁重的勞作,需要採石築牆,需要塑造葉片,另外還需要發電機和電纜(他也沒說這些東西要怎麼弄來)。但他堅持認為,整個工程會在一年之內完成;而且還信誓旦旦地說,風車建成後會節省大量的勞力,動物們的勞動時間每週可以縮短至三天。拿破崙的觀點卻截然不同,他認為當前最重要的是迅速增加糧食生產,如果不明智地在風車上浪費時間,那到時候大家就只有餓死。就這樣,在「擁護雪球的每週三天工作制」和「擁護拿破崙的糧食滿倉制」的不同口號之下,動物們分成了旗幟鮮明的兩派。老驢本傑明是唯一的中立者,對誰的話都不信。他說,不管有沒有風車,生活都會繼續下去。
喬治・歐威爾著;李立瑋譯,2007,"第五章",動物農莊,晨星,台中市,pp.52~53。

雪球的設計圖終於完成了,但是否真的要開工建造則還要等到星期天大會的表決。那一天,面對著穀倉裡集合的全體動物,雪球再一次提出了他之所以熱衷於這個專案的緣由。
喬治・歐威爾著;李立瑋譯,2007,"第五章",動物農莊,晨星,台中市,p.53。

動物們因為各有所好,基本上是一半一半地分成了兩派,但頃刻間就全被雪球極富感染力的這論所折服。
但就在這個關頭,拿破崙突然站了起來,古怪地瞥雪球一眼,打了一聲尖銳的口哨。

口哨的聲音剛響,外面就傳來一陣凶狠的汪汪叫聲,緊接著,九條大狗,戴著鑲有銅釘的項圈,跳進大穀倉裡,直接撲向雪球。
喬治・歐威爾著;李立瑋譯,2007,"第五章",動物農莊,晨星,台中市,p.54。

文攻武嚇的結果,新興勢力產生新領袖,武嚇則是恐怖活動的開始,建立偶像崇拜,就可以麻痺人民的知覺,於是……

一開始,誰都想不出這些凶巴巴的傢伙是從哪 兒鑽出來的,但問題很快就弄明白了:他們正是早先被拿破崙從他們的母親身邊打著教育的名義帶走的那些狗崽子,一直被拿破崙偷偷地養著。他們儘管還沒有完全 長大,但個頭都已經不算小了,看上去簡直兇得像狼。大家也都注意到,他們始終緊挨著拿破崙,對他親近地擺著尾巴。那姿勢,竟和以前別的狗對瓊斯先生的親熱 法一模一樣。

這時,拿破崙在那些忠狗的尾隨下,登上了梅傑當年的演說台,高聲宣佈,星期天的全體會議從此取消,因為那些會議實在是毫無必要,純屬浪費時間。此後,一切有關農莊的議題將由一個由豬組成的特別委員會集體定奪,而這個委員會將由他自己親自統管
喬治・歐威爾著;李立瑋譯,2007,"第五章",動物農莊,晨星,台中市,p.56。

「同志們!」他說,「我希望農莊裡的每一動物都能感謝拿破崙同志為承擔這些額外的勞動所作出的犧牲。同志們,千萬不要以為當領導是一種享受!恰恰相反,它 意味著艱難而繁重的職責。沒有誰比拿破崙同志更堅信所有動物一律平等的了。他也確實很想讓大家自己為自己作主。可是,萬一你們失策了,那麼同志們,那會怎 樣呢?要是你們真的跟從了雪球那荒誕無稽的風車夢,現在的農莊又會是怎樣的一番景象呢?雪球這東西,就我現在所知,不比一個壞蛋強多少。」

「可他在『牛棚之役』中表現得很勇敢。」有隻動物忍不住說了一句。

「單有勇敢是不夠的,」史奎爾說,「忠誠和服從更為重要。就『牛棚之役』而言,我相信我們終有一天會發現雪球的功勞被吹得太大了。紀律,同志們,鐵的紀律!這才是我們今天的口號。一步走錯,我們的仇敵便會來顛覆我們。同志們,你們肯定不想讓瓊斯再回來吧?」

拳師細細琢磨了好一陣子,終於說了句:「如果這是拿破崙同志說的,那就一定沒錯」,以此來表達他的全部感受。並且從此以後,他在他的座右銘「我要更努力工作」的後面又補充了一句,那就是:「拿破崙同志永遠正確。」
喬治・歐威爾著;李立瑋譯,2007,"第五章",動物農莊,晨星,台中市,pp.57-58。

雪球被逐後的第三個星期天,拿破崙竟然宣佈要建造風車。動物們聽到這個消息都很吃驚。而拿破崙也沒有為他的改變主意表示任何理由,只是簡單地告誡動物們,這項額外的風車修建任務是非常艱苦的勞動,可能必須縮減大家的口糧。

為什麼拿破崙一直把風車說得那麼壞?關於這一點,史奎爾顯示了他高超的圓滑。他說,這正是拿破崙同志的老練之處:他裝作反對風車,那只是一個計謀,目的在於驅除雪球這個隱患,這個十惡不赦的壞東西。既然現在雪球已經溜掉了,計劃也就能在沒有雪球妨礙的情況下順利進行了。
喬治・歐威爾著;李立瑋譯,2007,"第五章",動物農莊,晨星,台中市,pp.59~60。

台灣人長久以來,受到外來政權、外來勢力的統治,加上中華帝制文化的侵蝕,有些迷信深植人心,喪失是非對錯的分辨能力,而甘心於浮面美化的虛假生活方式,很能容忍領袖階級的胡說八道。

在現在阿九執政,欺騙人民、出賣台灣、違法亂紀,Ma政府以爭功諉過來生存,活得好好的Ma,就是領袖不會有錯,一切的錯都是前朝阿扁搞的錯。

2009年88大水災死了那麼多人,阿扁真是該死?


十一月到了,刮起猛烈的西北風。一直多雨,沒辦法和水泥了,風車工程只得中斷。一天晚上,忽然間狂風大作,整個農莊都被撼動得發抖,穀倉的頂棚瓦片翻飛。 雞群被突然驚醒,嘎嘎亂叫,彷彿在夢裡聽到了遠處有槍聲響起。好不容易熬到早晨,動物們走出窩棚,發現旗杆已被風吹倒,果園上的一顆榆樹也被連根拔起。突 然,大家一齊驚呼起來,一幅令人絕望的場景呈現在他們面前:風車毀了。
喬治・歐威爾著;李立瑋譯,2007,"第六章",動物農莊,晨星,台中市,p.70。

「同志們,」他的聲調非常平和,「你們知道這是誰做的嗎?你們知道昨天晚上究竟是誰毀了我們的風車?就是雪球!」他突然吼道:「這是雪球幹的!這個叛徒! 這個居心叵測的傢伙!他摸黑爬到這兒,毀了我們近一年的辛勤勞動。是的,他企圖阻撓我們偉大的計劃,他像瘋狗一樣地報復我們!同志們,我宣佈對雪球判處死 刑。並且,無倫是誰,只要能夠抓到雪球,並能依據我的判決對他行刑,就將被授予『二等動物英雄』勳章和整整半蒲式耳的蘋果。」
喬治・歐威爾著;李立瑋譯,2007,"第六章",動物農莊,晨星,台中市,pp.71-72。

88大災難,除了阿扁有錯之外,還不相信台灣人民,阿九自我幻想台灣國的人民會暗殺他,卻不知阿扁受阿九的政治迫害,無罪收押。

阿九以為擴大博愛特區的管制範圍,就可以重兵護衛,安枕無憂。現在阿九受兩邊之壓力,上有中共頭家的玉旨,下有來自台灣百姓的怒吼,爆瘦十幾公斤、眼神慌張、疑神疑鬼,自取滅亡之道。

而阿扁反而樂得在鬼所修煉元神,以待天時。


一月份,開始出現了食物短缺。突然間發現糧 食儲備已經嚴重不足。上面通知說要額外給大家發些土豆,但隨後卻發現由於地窖的遮蓋不夠嚴密,絕大部分的土豆都遭受嚴重的凍傷,只有一小部份還能吃。這段 日子裡,穀糠和蘿蔔成了大家唯一的食品,雖然上面說禍根是一場小型的自然災害,但大家實際面臨的差不多就是饑荒了。
喬治・歐威爾著;李立瑋譯,2007,"第七章",動物農莊,晨星,台中市,p.74。

一旦外出,拿破崙總是頗具威儀,六條狗前呼後擁著,對任何走進的動物報以凶猛的吼叫。即使在星期天的早晨大家也常常見不到他,而總是由史奎爾來發佈他的最新指示。
喬治・歐威爾著;李立瑋譯,2007,"第七章",動物農莊,晨星,台中市,p.75。

大家注意到,每當他似乎要和弗雷德裡克先生達成協定的時候,就有謠傳說雪球正躲在狐木農莊;而當他轉而連絡皮爾金頓時,就又有謠傳說雪球正躲是在平徹菲爾德。
喬治・歐威爾著;李立瑋譯,2007,"第七章",動物農莊,晨星,台中市,p.76。

「同志們!我們發現了一件最可怕的事情,雪球已經向平徹菲爾德農莊的弗雷德裡克賣身投靠。而弗雷德裡克那傢伙正在計劃襲擊我們,妄圖霸佔我們的農莊!雪球將作為他嚮導出賣我們大家。更糟的是,我們一向以為,雪球的反叛僅僅是出於驕傲和野心。可我們錯了,同志們,你們知道什麼才是他真正的動機嗎?雪球打從一開始就和瓊斯是一夥的!他自始至終都是瓊斯的密探。我們剛剛發現了一些他丟下的文件,這才獲悉了這個實在難以令人相信的大秘密!同志們,依我看,很多問題可以在這裡找到答案。在牛棚之役中,雖然幸虧他的陰謀沒有得逞,但他想毀滅我們的企圖難道不是昭然若揭嗎?」

大家都愣住了。比起破壞風車的那樁事來,這項罪名可要嚴重得太多了。但大家實在難以接受這一事實。他們都還記得,在牛棚之役中,雪球英勇的衝鋒陷陣是有目 共睹的,而且,即使在瓊斯的子彈已射進他的脊背,他也毫不退縮。現在,就連拳師也搞不懂了。他臥在地上,前腿彎在身子底下,眼睛緊閉著,絞盡腦汁想把思路 理順。
喬治・歐威爾著;李立瑋譯,2007,"第七章",動物農莊,晨星,台中市,pp.79~80。

(未完待續,撰於2009/10/12)

延伸閱讀:
讀書心得:謝清志的生命振動
動物農莊—我讀我評(2)
動物農莊—我讀我評(1)
讀書心得:動物農莊 Animal Farm
Hsutung's BLOG
楊緒東專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