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28日 星期一

動物農莊—我讀我評(2)

source: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動物農莊—我讀我評(2)

作者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楊緒東醫師

(photo source: 《動物農莊》一書繪圖)

*粗體字為楊緒東醫師撰寫之書評


動物的大團結,透過思想同步,一齊唱歌,以激勵士氣,革命的誘因,由此開始。

歌聲使所有動物激動不已,他們漸漸地跟著梅傑哼唱。最笨的動物也明瞭了大意,而聰明者如豬和狗早已心領神會。終於,農莊裡爆發了輝煌的合唱:牛在哞哞地吼,狗在汪汪地吠,羊在咩咩地叫,馬在希律律地嘶鳴。看他們這般極度亢奮的樣子,怕是要唱上整個通宵了。

不幸的是,這聲響驚動了瓊斯先生。他確信是溜進了狐狸,於是匆忙下床抓槍,朝黑夜連射六槍,子彈射進了穀倉的牆裡。動物們的聚會便匆匆散場了,大家都飛也似的逃回各自的棲所,農莊在一瞬間恢復了往日的寧靜。
喬治・歐威爾著;李立瑋譯,2007,"第一章",動物農莊,晨星,台中市,p.16。

三天後,大豬梅傑在睡夢中平靜的死去,遺體被埋在花園的一角。

豬群當中,有兩隻公豬最出類拔萃,一隻叫雪球,另一隻名叫拿破崙,都是瓊斯先生準備養大之後要賣掉的。拿破崙是農莊唯一的一隻波克夏豬,體型碩大,面目略微有些猙獰,話不多,卻很有主見。雪球的個性比較開朗,講話快,富於創造性的活力,但總嫌不夠沉穩。農莊裡的其他公豬都是些食用豬,最有名的一隻叫做史奎爾,臉頰滾圓,愛眨眼,動作敏捷,嗓音尖銳。他是個高明的演說家,當爭論到某個問題的癥結時,他總是踱來踱去,頗有說服力地不時揮動著尾巴。在其他動物的心目中,史奎爾確實有著顛倒黑白的口才。

這三個傢伙把梅傑的言論發展成一套精密的思想體系,並為之冠名為「動物主義」。
喬治・歐威爾著;李立瑋譯,2007,"第二章",動物農莊,晨星,台中市,pp.17~18。

動物主義名稱確定,有如獨立宣言,隨時伺機宣戰,不久,農場主人瓊斯自我喪志,對於農莊的動物不再細心照顧,有一餐沒一餐,爆發動物革命行動。

瓊斯先生呢?一回來就躺進了臥室的沙發,胡亂抓了份《世界新聞報》遮在臉上就一頭睡到晚上,而動物們一直都沒有進食。終於,大家實在無法忍受了。先是一頭牛破門而出,接著,所有的動物都衝出了圍欄。瓊斯先生這時才醒了過來,連忙和四名雇工一起朝四面八方胡亂地揮著鞭子。動物們忍無可忍,雖然事先並沒有反叛的念頭,此刻卻一齊朝著瓊斯先生一夥人猛撲過去。當瓊斯先生一夥驚恐地發現已遭到來自四面八方的踢打與衝撞中時,局面已經不是他們所能控制了。他們從未見過動物們有過這樣的舉動,所以實在無法明白這些向來逆來順受的卑微生靈撒起野來竟是如此的凶猛
喬治・歐威爾著;李立瑋譯,2007,"第二章",動物農莊,晨星,台中市,p.20。

瓊斯夫人從臥室的窗戶看到了這一切,便匆忙地捲了些細軟,從另一條路跑了。摩西尾隨在後,呱呱大叫著。同一時間,凱旋的動物們關上了農莊的大門。在他們還沒有真正地意識到革命勝利之前,革命已經成功地結束了:瓊斯一夥被逐出境外,農莊已經屬於動物們了
喬治・歐威爾著;李立瑋譯,2007,"第二章",動物農莊,晨星,台中市,p.22。

發起革命的豬,定下公平的法則,確立農莊的精神指標。

豬在這時透露了在過去三個月裡,他們已從一冊被瓊斯家的小孩扔進垃圾堆的識字課本裡學會了讀書寫字。拿破崙派人弄來一桶油漆,雪球(因為他的書法最好)抓起一把刷子,把大門上的「曼諾農莊」幾個字一把抹掉,隨後大力寫上了四個大字:動物農莊!農莊今後就叫這個名字了。
喬治・歐威爾著;李立瑋譯,2007,"第二章",動物農莊,晨星,台中市,pp.24~25。

他們把動物主義歸納成「動物七誡」,這七誡要刻在牆上供大家隨時誦讀。在動物農莊裡生活的動物都要遵守這七誡。雪球費力地爬上梯子(對於一頭豬,在梯子上 保持平衡可真不是件容易的事)開始落筆,史奎爾他們則在下面為他舉著油漆桶。「七誡」是用巨大的白字寫成的,在三十碼外都能看到。它的內容是這樣的:

動物七誡
1. 凡是有兩條腿的都是敵人
2. 凡是有四條腿或是有翅膀的都是朋友
3. 不准穿衣
4. 不准睡在床上
5. 不准喝酒
6. 不准殺害同類
7. 所有動物一律平等

喬治・歐威爾著;李立瑋譯,2007,"第二章",動物農莊,晨星,台中市,p.25。

有頭腦的豬,不參與工作,成為領導發號司令。

有時候,工作是很辛苦的:各種人類設計的工具並不適合動物們使用。但三隻豬充分發揮了他們的聰明才智,克服了一切困難。對於馬來說,他們熟悉這裡的每一英寸的土地,比瓊斯他們的耕耘做得更好。三隻豬並不真正參與勞動,只是在一旁指導和監督。由於他們有著超卓的頭腦,他們理所當然地獲取了領袖的地位
喬治・歐威爾著;李立瑋譯,2007,"第三章",動物農莊,晨星,台中市,p.29。

每一隻動物都能夠盡其所能。在這裡,沒有誰偷竊,沒有誰抱怨他們沒有得到足夠的食物配給;在瓊斯時代屢見不鮮的爭吵、撕咬、嫉妒幾乎都已經絕跡。
喬治・歐威爾著;李立瑋譯,2007,"第三章",動物農莊,晨星,台中市,p.30。

特權階級,享有特別的優待,緊握詮釋權的豬,有話好說、話中有話,開始作反攻大陸、強調匪諜就在身邊的恐怖連結。

牛奶的神秘失蹤事件終於水落石出了。它每天都被混雜在豬食當中。
喬治・歐威爾著;李立瑋譯,2007,"第三章",動物農莊,晨星,台中市,p.36。

「同志們!」他喊道,「我希望你們不要以為我們這樣做是出於自私和特權。事實上,我們大多並不喜歡牛奶和蘋果。我們這樣做的唯一目的就是保持健康。而牛奶 和蘋果(同志們,這是經過被科學證實的)含有一些對豬的健康有益的物質。我們是腦力工作者,整個農莊的組織與管理工作都要由我們來做,我們日日夜夜地關注 大家的福利。我們喝牛奶、吃蘋果實際都是為了你們好。你們難道不知道如果我們失職將會意味著什麼?瓊斯會回來的!是的,瓊斯會回來的!是的,同志們!」史 奎爾喊道,幾乎是用懇請的語調,一邊踱來踱去,不停搖晃著尾巴,「你們當中肯定沒有人願意看到瓊斯回來!」

現在,大家終於可以肯定一件事,那就是他們絕不希望瓊斯回來。他們無話可說了。看來,保護豬的健康實在是相當重要的事。決議就這樣達成,牛奶和蘋果今後都是豬的禁臠,確切無疑。

喬治・歐威爾著;李立瑋譯,2007,"第三章",動物農莊,晨星,台中市,pp.37~38。

人類瓊斯要奪回農莊,不幸失敗,農莊的動物士氣大振,而促成更為緊密的領導核心,戰爭的歷史,成為團結力量的來源。

關於這場戰役的名稱則起了一些爭論。最後還是決定了,叫做「牛棚之役」,因為至關重要的那場伏擊就是在牛棚開始的。瓊斯先生的槍也在泥塘裡找到了,被動物 們像大炮一樣掛在旗杆上,並且決定一年當中要鳴槍兩次:一次是在十月十二日,作為「牛棚之役」的週年紀念;一次是在夏至日,那天正是革命的開始。
喬治・歐威爾著;李立瑋譯,2007,"第四章",動物農莊,晨星,台中市,pp.45-46。

莫莉害怕受到領導的批鬥,投奔敵營,甘為人類效命,成為國恥。


冬天近了,莫莉變得越來越討人嫌。她總要在每天早晨幹活的時候遲到,卻還是振振有辭地說是不小心睡過了頭。

「莫莉,」她說,「有件事讓我很吃驚。今天早上,在動物農莊和狐木農莊交界的地方,我看見妳和一個皮爾金頓先生的夥計在一起。儘管離得遠,但我敢肯定他是在對妳說話,更過火的是,你還讓他摸妳的鼻子。告訴我,莫莉,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什麼怎麼回事?他沒摸,我更沒讓他摸,根本是妳胡編亂造!」莫莉大聲嚷著,蹄子跺著地。
喬治・歐威爾著;李立瑋譯,2007,"第五章",動物農莊,晨星,台中市,p.47。

三天後,莫莉不見了,接連幾個星期下落不明。後來還是鴿子傳來了消息,說是在威靈頓那兒見到她。那時,他正給一輛馬車駕轅,那是一輛很時髦的車,漆得光鮮 亮,正停在一所客棧的門口。一個紅臉的胖子穿著方格子馬褲和高筒靴,像是客棧的老闆,一邊撫摩莫莉的鼻子一邊餵糖給她。她的棕毛修剪得煥然一新,額頭還帶 著一條鮮紅的絲帶,一副志得意滿的樣子。

消息看來是可靠的,從此以後,再沒有任何動物會提起莫莉了。
喬治・歐威爾著;李立瑋譯,2007,"第五章",動物農莊,晨星,台中市,p.48。

(未完待續,撰於2009/10/12)

延伸閱讀:
動物農莊—我讀我評(1)
讀書心得:動物農莊 Animal Farm
Hsutung's BLOG
楊緒東專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