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30日 星期一

陳水扁 四不一沒有

扁:四不一沒有 早就不存在
http://www.epochtimes.com/b5/3/12/23/n434946.htm


【大紀元12月23日訊】〔自由時報記者鄒景雯╱台北報導〕陳水扁總統昨日表示,他在二千年就職演說保証的「四不一沒有」具有「中國不對台動武」的前提,但是什麼叫做有意動武﹖中國繼續擴充軍備、提高國防經費、飛彈部署,這就是意圖動武的憑証,「所以早就沒有四不一沒有的存在」。不過總統強調,台灣目前沒有放棄四不一沒有的承諾,仍希望繼續追求台海和平。

陳總統指出,這幾年來台灣從未放棄追求台海和平,可是近年中國仍不放棄對台動武、繼續部署對台的戰術導彈,可是台灣並未因此就放棄四不一沒有的承諾,就說四不一沒有的保証不存在,「這是我的讓步、妥協」。

陳總統進一步說,可是對岸卻沒有讓步、妥協,因此我們不能再沒有原則的妥協下去,因為再謙卑也換不來對手的重視與回應。所以如再發生九六年針對性對台試射飛彈的情況,「我必須公開說清楚,四不一沒有當然就真的不存在了」。

〔記者黃忠榮╱台北報導〕陳水扁總統昨天表示,中國一直沒有放棄武力犯台,四不一沒有本來就不存在,對此,陸委會昨晚表示,陳總統在就職演說即強調,四不一沒有存在的前提是中國無意對台灣使用武力,總統現在的講話與過去沒有什麼不同,只是在強調大陸對台灣的武力威脅。

陸委會表示,中國從來沒有放棄對台灣使用武力,而且數百枚的飛彈對準台灣,這都是對台用武的意圖,而陳總統就職演說強調的是中國不對台使用武力,才有四不一沒有的存在,總統的說法過去和現在都很一致。

陸委會指出,總統在與記者吃湯圓時對四不一沒有說法的闡述,就是進一步強調大陸對台灣的武力威脅,希望大家正視的應是中國武力威脅的問題,如果沒有中國武力威脅台灣之虞,也才有四不一沒有的存在,其間具有因果的關係。(http://www.dajiyuan.com)

12/23/2003 2:15:14 AM

2012年4月27日 星期五

陳水扁獄中受不人道對待 美國會議員呼籲調查(英、漢對照)

轉載 source: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陳水扁獄中受不人道對待 美國會議員呼籲調查

新聞報導 - 自由論壇
作者 台灣e新聞 & 新頭殼 & 郭建國   
2012/04/27, Friday
陳水扁獄中受不人道對待 美國會議員呼籲調查

陳水扁今年3月間戒護就醫檢查時,署立桃園醫院檢查發現扁的攝護腺有1顆腫瘤,當時署立醫院醫療小組先用藥物控制,並建議門診檢查,經過台北監獄和署立桃園醫院開會,今天清晨約6時餘,陳水扁三度至署桃戒護就醫檢查。

署立桃園醫院醫療小組指出,阿扁這次回診主要是進行心電圖、胸部x光、抽血、肺功能及泌尿道的檢查,檢查約2個小時左右結束。最後,陳水扁坐著輪椅,在獄警戒護下,上午8時餘結束回診,坐上北監的警備車,返回北監。

陳致中及江志銘轉述,陳水扁攝護腺腫瘤原本1顆,現變成2顆,不但沒消失,又變大,要安排切片檢查,現服用藥物,要停藥10天,才能進行手術,一切要等停藥情況,再進一步安排。

陳致中說,這次回診追蹤檢查,醫院認為父親的心肺功能仍有問題,一時還沒辦法找出確切原因,另陳水扁喘得很厲害,醫師也認為異常。

陳致中及陳幸妤一早就到醫院,要陪同阿扁檢查,不過,北監以這次檢查不是侵入性治療,未讓他們2人全程陪同。陳致中說,來陪父親就是為確保過程順利,不可能干擾檢查,實在沒理由不讓他們陪同;陳幸妤則沒有正面回應。

扁辦今日也發表新聞稿特別指出國際對扁案之重視,新聞稿提到,今年3月29日俄亥俄州共和黨夏波眾議員(Steve Chabot, R-OH)在美國國會公開呼籲馬政府儘速終結這一場悲劇,繼之加州共和黨朗格倫眾議員(Dan Lungren, R-CA)於4月18日致函美國眾議院「湯姆‧蘭托斯人權委員會」共同主席—維吉尼亞州共和黨沃爾夫議員(Frank Wolf)與麻薩諸塞州民主黨麥高文議員(Jim McGovern)— 強烈呼籲調查台灣前總統陳水扁的監禁案。朗格倫於信函中籲請共同主席再次關注「過去幾週,關於台灣前總統陳水扁先生逐漸惡化的健康情形,令人擔憂的發 展」。並要求委員會須「強力敦促台灣政府允准陳前總統保外就醫,以獲得適當醫療照護。」

對此,扁辦也表達感謝之意,感謝國際社會基於人權保障、人道關懷提出疾呼,並籲請馬英九政府應當嚴肅看待陳前總統健康惡化之事實,台灣自詡為世界上文明國家,則應儘速終結對於陳前總統之殘酷及不人道對待。

2012-04-23
敬請分享以下以下兩個連結,並協助大量轉寄。



U. S. Representative Dan Lungren (R-CA) has called for Congressional investigation of the treatment of former Republic of China in-exile President Chen Shui-bian who has been serving a lengthy sentence for alleged corruption since soon after he left office nearly four years ago.

Representative Lungren asked the Lantos Commission, a 79-member caucus of members of Congress, to investigate “disturbing reports” about Chen’s imprisonment that have appeared in the Taiwanese news media.

Dan Lungren’s written request cited the human rights clause of the Taiwan Relations Act as the jurisdictional basis for a Congressional inquiry: “The preservation and enhancement of the human rights of all the people on Taiwan are hereby reaffirmed as objectives of the United States.”

Mark Kao, head of the Formosan Association for Public Affairs, hailed Lungren’s request in a formal statement: “The people and the government of Taiwan look to the United States as the standard bearer for democracy and human rights around the world, and it is encouraging to see that the recent alarming developments in president Chen’s situation have not gone unnoticed.”

Chen Shui-bian, convicted after a controversial trial, has been suffering from heart, respiratory, and prostate problems while in prison and been denied medical leave to receive treatment other than that offered by prison doctors. A recent emergency trip to a hospital for Chen’s heart condition led to the disclosure that the former ROC president had been secretly drugged for 14 months with lorazepan, a psychiatric medication, by prison doctors.

John Hsieh, of the Taiwan Civil Rights Litigation Organization, has called the drugging of Chen “evil” and suggested it was a prosecutable violation of the Torture Victims Protection Act.

The Formosan Association for Human Rights has called Chen’s treatment “inhuman” and has been critical of the cramped jail conditions of Chen, forced to remain long periods in a tiny cell with no bed, table, or chair.

Lungren’s appeal to the Lantos Commission noted that Chen’s “corruption charges are widely believed by international observers and legal scholars to be politically motivated.” The Tom Lantos Human Rights Commission’s formal mission is to “promote, defend and advocate internationally recognized human rights.”

Chen Shui-bian’s treatment in prison recently emerged in the U.S. House Foreign Affairs Committee in a hearing on China. Representative Steve Chabot (R-OH) used a question and answer session to criticize Ma Ying-jeou’s Kuomintang administration: “I think for an administration to come in and essentially jail the previous administration is a tragedy.”

Sadly, the United States has a long history ignoring human rights abuses by the Republic of China in-exile. Under the San Francisco Peace Treaty that ended World War II with Japan, the United States is the principle occupying power of Taiwan, as the island of Formosa is commonly known. However, American presidents have turned a blind eye to decades of harsh treatment of the island people by the Chinese Nationalist regime imposed by U.S. military forces in October 1945.

Cold War politics have kept Taiwan locked in a time warp of “strategic ambiguity” and under continuing occupation by the ROC government that retreated to the island in 1949 after losing the Chinese civil war to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In 2009, the District of Columbia U.S. Court of Appeals called on President Barack Obama to determine the sovereignty of the island calling Taiwan’s plight “political purgatory.”

Chen Shui-bian is now experiencing his own purgatory in a ROC jail cell while growing criticism of America’s proxy government over the former Japanese territory is heard in Washington, D.C.

Taiwan’s unresolved status has kept the densely populated island of 23 million people out of the United Nations and barred from membership in 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2012-04-24

http://www.examiner.com/article/congressman-calls-for-use-of-tra-human-rights-protection-chen-case
翻譯郭建國
美國眾議員呼籲: 對[扁案]應引用[台灣關係法]中人權保護條款

美國加州共和黨眾議員~丹良琯呼籲: 為四年前剛卸任的中華民國流亡政府前 總統陳水扁, 因涉貪瀆案件被判處長期監禁所受到的不公平非人道待遇, 應該展開[國會調查].

丹議員要求[蘭托斯委員會]: 一個由[79名國會議員組成的人權小組]應該對台灣新聞媒體所報導有關陳水扁不當監禁的一些“令人不安的情況” 展開調查。

丹議員的書面請求提及“台灣關係法”中的人權條款:“在此重申: 保護和增進全體台灣人民的人權被視為美國的目標”做為 [國會調查]的管轄權依據!

[FAPA~台灣人公共事務會]會長高龍榮在一份正式聲明中呼應丹議員:“台灣人及政府期待執民主和人權世界標準牛耳的美國有所作為, 最近美國議員對令人震驚的陳總統情況之發展所表示之關注,是令人欣慰的。“

陳水扁,經過極為爭議的審訊後被定罪,坐監三年多已患有心臟/呼吸系統疾病和前列腺腫瘤(最新消息是精囊腫瘤),除了北監醫生提供的簡易治療外,[保外就 醫]被拒絕。最近一次到署桃急診時發現陳水扁的心臟狀況極差,已患有[冠心症]!更驚人的發現是,這位前中華民國的總統在北監駐醫故意隱瞞情況下竟然被暗 中下藥!被迫服用了為期14個月之久的[精神科藥物ATIVAN (lorazepan)]!

[台灣民權訴訟組織]謝先生稱: 為陳下藥是種[邪惡之罪]!這是一宗明顯違反”酷刑受害者保護法“可提起公訴的案件。

[台灣人權協會]聲稱: 對陳水扁的待遇是“不人道”的!因為他長期被迫監禁在一個1.38坪既狹小且沒床, 沒桌椅的牢房內。該擁擠監舍的惡劣條件是非常嚴重的!

丹議員向[蘭托斯委員會]陳情指出,陳水扁的“貪污罪名廣泛的被國際觀察家和法律學者都認為是出於[政治動機的司法迫害]![湯姆·蘭托斯人權委員會]的正式使命是“促進,捍衛和提倡國際公認的人權。”

陳水扁在獄中的待遇,最近在美國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的一場對中國的聽證會中被凸顯出來。俄亥俄州共產黨眾議員史蒂夫夏波在詢答議程中批評馬英九的國民黨政府說:“我認為本屆政府監禁上屆政府的官員是一個悲劇!”

可悲的是,美國長久以來就漠視流亡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對人權的侵犯。根據結束二戰與日本簽訂的[舊金山和平條約],美國應該是台灣的主要佔領者。然而, 美國軍隊在1945年10月將台灣委託給中國國民黨政權佔領後, 國民黨對島民實施的苛刻待遇, 美國總統幾十年竟然視若無睹。

[冷戰政治]把台灣陷入“戰略模糊”的時空扭曲中! 台灣繼續由1949年自中國內戰失利逃亡來台灣島上的中華民國政府佔領, 直到今日。

2009年美國哥倫比亞特區上訴法院呼籲奧巴馬總統確定台灣的主權來解決台灣 “政治煉獄”般的困境。

陳水扁正在中華民國流亡政府的牢房裡親身經歷自己的煉獄,然而在華盛頓特區聽到越來越多對於[在前日本領土上的美國代理統治者]的批評!懸而未決的台灣主權狀態一直使這個具有2,300百萬稠密人口的島嶼,竟然被排斥在聯合國大門之外!也進不了[世界衛生組織]。
2012-04-24

Chen, Hundred Names and the Rough Waters of Human Rights

Jack Healey, the Founder of the Human Rights Action Center

In the world of human rights, there is always a tension between those in power and the common folk. There needn't be. In Chinese, the term Lao Mingzi means Old Hundred Names. It is an idiom that denotes the mass of society, encompassing the traditional surnames of Chinese culture. Typically, those in power have the prerogative of respecting or denying the rights of the common people. Still, there are times when power reverses and the former holders of power find themselves down among the common people in terms of tenuous agency with regards to human rights.

Such is the case with former President Chen of Taiwan. Imprisoned, he is currently tossed by the rough waters of a calculated denial of medical treatment and subsequent human rights abuses. No wonder President Assad of Syria is fighting like there is no tomorrow. He might have read the details of President Chen Shui Bian's treatment by Taiwan's current government, even though Chen was president from 2000 to 2008.

Chen is in jail for corruption charges, some of which might are real and some are not, according to international observers and legal observers. Chen is serving a 19-year sentence for corruption charges (all charges are for nonviolent offenses). He has served over 1240 days in a cell of sixty square feet (5x12) and with a continual stream of other prisoners as fellow cellmates. Water is on for only ten minutes each day. There is no sunlight. There is no shower. There is no bed, table, or even permitted speaking with other cellmates. He is permitted 30 minutes of exercise each day. The only regular "amenity" is a squat toilet.

After complaining of not feeling well for months, he finally got a medical review on March 6, 2012, because of pressure from 13 members of his opposition party. The result of the medical review found out why he was not feeling well. It was the result of having prostate cancer and an acute coronary syndrome causing reduced blood flows. He discovered from the review that he'd been put on a benzodiazepine (a class of drugs that includes Valium and involves a high risk of dependence, as well as a host of other negative side effects). Chen rejected these drugs and, after undergoing a cardiac catheterization procedure, he was returned to the same conditions in prison within a days.

Why I am writing about President Chen is that he is at risk of dying in prison due to the Taiwanese government engaging in willful medical neglect. He is about to die imprisoned by a government he ran for years because that government will not grant him the basic human right or reasonable care. I hope the Tom Lantos Human Rights commission, which has done some fine human rights work, might be persuaded to intervene with public statements and to use their strength to help this abused prisoner, even if he is guilty of the corruption charges.

California Representative Dan Lungren has asked this committee to help. What is hard to understand is why our government as a whole is not upset about another democratic government mistreating and maybe killing its former president. Is this not a human right violation by an an enormously important trade partner and a leading light of contemporary change in the Chinese-speaking world? Why is this not covered in the press? The illness of the Ukrainian president was brought to our American attention when it was in the interest of our strategic plans for that region. Why no coverage for an important trade partner's former leader who is affiliated with a party currently in opposition? We should stand for no less than basic human rights for all people. Nobody suggests that former political officials in the United States be denied medical treatments due to their political defeat or ending up in custody. I can only hope that we would stand up for the treatment of anyone else for the same principle of equitable treatment in custody.

These are the latest facts. And I'd like to be clear in asking you to call your congressional representatives as soon as you read this. Chen has failed lung function tests three times since his March 6 health exam. A lesion was spotted in one lung. He coughs continually. He is short of breath with a constant feeling of chest pressure. These details were leaked, not publicly released. The family, contrary to Taiwanese law, has not been given his medical records. On April 23, 2012, Chen was diagnosed with a second tumor in his prostate. On this trip to the hospital, he was allowed only a two-hour visit with his family. Taiwan's laws require better treatment. Chen is not getting this treatment. Though all his assets are frozen, he nevertheless has to arrange for payment for his medical procedures.

All I am asking for is good medical treatment of this prisoner. That is it. Taiwan may not like this former president; they may even hate him. It does not matter. Taiwan's people and hearts don't need to be with this man simply because he ran the nation. People should know, and believe, that any prisoner will be treated like a human being with all the attendant human rights that entails, including access to medical care. Using a prison system to kill an opponent is savage and ruthless. The present government of Taiwan must not maim and kill using the slow and painful death by neglect.

What I am asking you for a letter to the Tom Lantos Committee for Human Rights, to the White House and to your congressional representatives. If human rights are to mean anything, if leaders of any government of any kind are to be encouraged to respect the basic rights of reasonable care, it is imperative to not have people subjected to imprisonment and the withholding of care as a tactic of political revenge or grudge-settling.

Taiwan has come a long way to tolerate and respect human rights from its uglier past of dictatorship. It has, until recently, shown itself to be a beacon of freedom and human rights in the generally retrograde political world of Chinese politics with regard to human rights. This does not give it, nor should it give anyone, the ability to simply opt-out in the treatment of a prisoner's basic human rights for reasonable medical care.

An email is good. A phone call is better. A follow-up with a physical letter is best. Please do what you can to safeguard the rights of prisoners of all walks of life. Nobody should die in prison for lack of access to a medical care system that can help them live. Human rights should be rights for all humans and not some humans.

You can find and contact your political representatives in the United States by looking here: www.contactingthecongress.org. You should NOT wait to do this. A human life hangs in the balance. The treatment of those who have been politically defeated must adhere to minimal standards to make it clear to despots around the world that loss of power will not lead to death by neglect. The treatment of humans should adhere to the standards of universal human rights.

Please. Take a moment to make the call and write the letters and emails. A life hangs in the balance.

2012-04-24

The Huffington Post / Jack Healey
http://search.huffingtonpost.com/search?q=jack+healey&s_it=header_form_v1
翻譯郭建國
扁案,[成王敗寇]面臨人權的考驗

傑克·希利 是[人權行動中心]的創始人

在人權的領域,在當權者和老百姓之間始終存在[緊張]關係。其實大可避免。在中國,[老百姓]意指[傳統的百家姓]。這是一個成語,表示社會大眾,包括中 國文化中傳統的姓氏。通常情況下,當權者擁有尊重或剝奪老百姓權利的特權。然而,往往在改朝換代後,前朝的當權者往往成為[階下囚],人權的待遇比之普通 老百姓還不如,也就是所謂[成王敗寇]的寫照。

台灣前總統陳水扁目前所遭遇的情況就是這樣。他不僅被監禁,且因身患重病要求[保外就醫]卻被刻意否決!加上被連續的非人道待遇所折磨。難怪敘利亞總統阿 薩德拼死也不願意認罪成為階下囚。他可能知悉台灣前總統陳水扁被現在政府折磨的下場,雖然陳擔任2000年至2008年的總統。

陳因多項貪瀆罪名坐監,根據國際觀察員和法律學者說[其中一些可能是真,有些則假]。陳被判19年徒刑且正在服刑中(均為非暴力罪名)。他同時與另一囚犯 被關在一個僅有60平方英尺(5.51平方公尺=1.6坪)大的狹窄牢房內。水龍頭每天只供水十分鐘。看不到陽光。沒有淋浴設備。沒有床,桌子,甚至不允 許與其他獄友說話。他每天僅有30分鐘的放封時間可稍微運動一下。唯一普通的“設備”是一個[蹲式馬桶]。

經過幾個月抱怨不舒服後,民進黨及台聯13名立委施壓,法務部終於2012年3月6日准許陳[戒護就醫]。署桃檢查結果發現不舒服的原因是前列腺癌(最新 消息是精囊腫瘤)和急性冠動脈綜合症狀,導致血流量減少的結果。同時意外驚人的發現,他14個月來在不知情的情況下一直被強迫餵食北監醫師的處方 藥~ATIVAN(一種精神安定藥物,會產生藥劑依賴性的高風險,以及其他負面影響)。陳立即停服該藥,並接受心導管檢查,一週後他被送返原監獄。

為什麼我要寫陳總統的事?因為他極有可能被台灣政府的[蓄意醫療疏忽]害死於監獄之中。他可能死於他執政過八年的政府毒手之中,因為,這個政府不給他基本 人權或合理的醫療照顧。我希望在人權工作上卓友成就的[蘭托斯人權委員會]被我說服進行干預,發表公開聲明和發揮自己的實力來幫助這個受虐待的囚犯,即使 他犯了貪污之罪也不能漠視其基本醫療權。

加州眾議員丹良琯已要求該委員會出面幫忙。很難理解的是,作為一個整體政府為什麼對另一個民主政府虐待,甚至於可能殺害其前總統的惡劣行為不生氣?在一個 極其重要的貿易夥伴和對華語世界自由民主化極具影響力的模範生家裡發生這種事,難道不是一個嚴重的反人權醜聞嗎?為什麼新聞界無所報導?烏克蘭總統的病情 被我們美國人關注,是因為涉及該地區戰略計劃的利益。為什麼沒有人鳥一個重要貿易夥伴的前領導人,因為他曾隸屬的黨目前在野嗎?我們應該挺所有人民的基本 人權。在美國沒有人會拒絕給予因選舉失敗下台或因案羈押的前朝官員的醫療照顧。我只希望,我們能站起來捍衛其他任何人,在被羈押情況下能享有相同的公平待 遇及合理的處理原則。

這是最新的事證。我清楚告訴你們,當唸完此信就立即打電話給你們的國會議員。在3月6日三次健康檢查中陳的肺功能測試都不及格,因為有病灶被發現在一個肺 葉中。他咳嗽不斷。他的胸部悶痛不停氣喘。這些細節被醫生私下洩露,卻不能公開發佈。扁家屬並沒有得到他的醫療記錄這是違反台灣法律的! 2012年04月23日,陳被確診在他的前列腺中發現第二顆腫瘤(正確應是[精囊腫瘤])。在此兩小醫療過程中,他被允許與他的家人只有短暫的會面。台灣 的法律規定較好的待遇。但是陳卻沒有得到這種待遇。然而他所有的資產都被特偵組沒入或法院凍結,但他還得費心張羅其龐大的醫療費用。

我要求的是給予這個囚犯良好的醫療照顧!這是這樣而已!台灣人可能不喜歡這位前總統,甚至恨他。沒關係!台灣人民和心不要因為他曾經是總統而與他糾纏不 清。人們應該知道並且相信,任何囚犯都應人道對待並享有應有之人權,包括醫療保健。利用監獄系統殺害一個對手是極為野蠻及殘酷的行為。目前台灣政府不能以 [漠視的態度]將 陳總統緩慢殘害,痛苦的折磨至死。

我要求你寫信給[蘭托斯人權委員會],給白宮和你的國會議員。如果人權意味著什麼,如果要鼓勵任何形式的政府領導人尊重合理照顧的基本權利,當務之急是就是避免任何人因政治報復或是個人恩怨;鬥氣式的藉口而受到監禁/牢獄之災和蓄意延誤醫療照顧的不當待遇!

台灣經歷過去長期醜陋的獨裁統治學習容忍和尊重人權。直到最近,它已證明自己在人權方面普遍倒退的華語政體中是一個自由和人權的燈塔。輕易選擇囚犯受到合理醫療照顧基本人權的待遇不是任何人恩賜的,也不是隨便任何人可以剝奪的!

電子郵件也好。打電話,更佳。再接著一封跟催信最好。請以任何可能保障所有囚犯權利的方法去救人。沒有任何人因為沒有獲得完善的醫療救濟而可以在獄中死去。人權應該為所有的人享有,而不是部分人的特權。

你可以從國會網站找到並聯絡你選區的議員:www.contactingthecongress.org。你不應再等待。一個人的生命正懸在緊要關頭。那 些失去政治權力的人的待遇必須維持最起碼的標準,要清楚向世界各地的獨裁暴君說明白~失去權力者不應當權者之疏忽而被置於死地。人類的待遇,要符合普世的 人權標準價值。

拜託!請花些時間來打電話寫信和發電子郵件。一個生命正懸在半空中!

2012-04-24
source: 台灣e新聞

阿扁醫療照顧 引國際人權團體關注

新頭殼newtalk 2012.04.25 林金玉/編譯報導

因貪瀆案入獄服刑的前總統陳水扁,週一(23日)清晨3度戒護就醫,讓阿扁在獄中是否受到合理醫療照顧的問題再度受國際人權團體注目。

曾擔任國際特赦組織董事13年的人權工作者傑克•希利(Jack Healey),星期二(24日)特地在美國《赫芬頓郵報》的部落格上撰文評論,指出由於台灣政府蓄意忽略阿扁的基本人權或提供合理的醫療照顧,讓阿扁面臨病死獄中的風險。

希利在文中開宗明義指出,在人權世界中,當權者和老百姓之間始終存在緊張。一般而言,當權者掌握著尊重還是剝奪老百姓人權的特權。儘管如此,當權力轉向時,原先位高權重的人將發現自己也落入平凡百姓的處境,沒有能力捍衛自己的人權,而前總統阿扁的狀況正是如此。

希利認為,台灣政府刻意拒絕提供阿扁醫療照顧,已引發繼之而來的人權虐待問題。

阿扁因被控貪瀆坐監服刑,不過根據國際與法律觀察員的看法,其中部分指控很可能是真實的,有些則不是。但希利撰文的目的在強調台灣政府蓄意忽略的結果,阿 扁可能落得死在獄中的下場。希利呼籲美眾議院的藍托斯人權委員會(Lantos Human Rights commission)予以干預,發表公開聲明並運用他們的力量協助這名被虐待的囚犯,即使他犯下貪瀆罪名。

希利說,他很難理解何以美國政府對另一個民主國家虐待並且可能殺害前總統的行徑不會感到生氣?他指出,台灣是美國非常重要的貿易夥伴,也是華語世界展開當代轉型的領先標竿,美國應該替全體人類的基本人權挺身站出。

他說,沒有人會同意拒絕提供美國前朝官員醫療照顧,只因為他們在政治上的失敗或淪為階下囚。希利希望美國能站在任何被羈押囚犯理當被公平對待的原則上,同樣處理阿扁個案。

希利呼籲提供阿扁良好的醫療照顧。他說,台灣可能不喜歡這位前總統,甚至恨他。但台灣人應該知道並且相信,任何囚犯都應獲得作為人類應有的對待,享有人權,包括取得接受醫療的管道。

他寫道,利用監獄系統殺死一個對手是野蠻而殘酷的。倘若人權有其重要性,應鼓勵任何形式政府的領導人尊重合理醫療的基本人權,特別是,勿以監禁異己和延遲提供醫療的手段遂行政治報復或解決恩怨的目的。

美國共和黨眾議員龍格倫(Dan Lungren)上週致函藍托斯人權委員會共同主席與其他國會議員,呼籲調查台灣前總統陳水扁的監禁案,並要求委員會須強力敦促台灣政府准許陳前總統保外就醫,以獲得適當的醫療照護。

希利自己創立的「人權行動中心」(Human Rights Action Center)組織,自1999年起即參與協助當時仍遭軟禁的緬甸民運領袖翁山蘇姬,記錄並對外發表翁山蘇姬的言論。
source: 新頭殼

2012年4月26日 星期四

【影片】笨湖 NEWS:百萬護扁連署?一邊一國組黨?

轉載 source: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影片】笨湖 NEWS:百萬護扁連署?一邊一國組黨?


(共13段,播放清單網址

陳前總統認為個人事小,台灣尊嚴事大,若一邊一國連署超過一百萬即有組黨的條件,成立一邊一國政黨主要是要防止台灣主權流失全面傾中香港化。

版權:番薯電視台 20120425

感謝
u204g49w6 錄製

文字整理:
大地

※您現在也可以在台灣228網路電台收聽到笨湖news,播出時間週一~週五,每天上午11點到下午1點。

線上收聽228網路電台


重點大綱:
1.汪笨湖與鄭新助探視陳前總統,驚訝陳前總統已經變成黑黑小小病厭厭的老頭,講話似乎在交代遺言

2.陳前總統可能不只攝護腺有問題,可能連精囊腺都有病變

3.陳前總統必須轉往台大醫院才能獲得較完整的檢查,不過藍綠還是都有人認為陳前總統病不嚴重

4.鄭文龍以韓國「光州事件」為例來說明陳前總統事件,事件一開始多數人都噤聲或不明白,後來事情真相逐漸明朗,大家紛紛出來聲援

5.鄭文龍律師分析台灣三代政治鬥爭:第一代/228/無審判直接殺,第二代/美麗島/指控為暴力犯,第三代/各國意見領袖/貪汙

6.前幾年大家還看不清楚陳前總統的案件真相,現在大家慢慢看清楚了,所以一些台灣的法官與美國議員也開始聲援陳前總統了

7.call-in民眾熱烈贊成一邊一國組黨

8.選前一邊一國,選後不見蛋的候選人,要篩掉

9.518.519.520準備上街頭

10.中國共產黨在台灣的地下黨員通關密語?可以關心中國人權,但不可談法輪功與圖博;可以談台獨,但不可談阿扁,不可要求釋放阿扁?!


延伸閱讀:

【連署】特赦陳前總統 & 加入一邊一國連線
【影片】笨湖專訪陳幸妤
【影片】鄭文龍律師13分鐘讓你了解陳前總統如何被政治迫害
政治迫害的扁案、何時雲開見明月?
阿扁總統高喊建國的影片受到台美關注
陳水扁獄中受不人道對待 美國會議員呼籲調查
請台灣國鄉親踴躍推廣【番薯電視台】

陳水扁獄中受不人道對待 美國會議員呼籲調查

轉載 source: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陳水扁獄中受不人道對待 美國會議員呼籲調查

新聞報導 - 自由論壇
作者 台灣e新聞 & 新頭殼
2012/04/25, Wednesday

陳水扁獄中受不人道對待 美國會議員呼籲調查

陳水扁今年3月間戒護就醫檢查時,署立桃園醫院檢查發現扁的攝護腺有1顆腫瘤,當時署立醫院醫療小組先用藥物控制,並建議門診檢查,經過台北監獄和署立桃園醫院開會,今天清晨約6時餘,陳水扁三度至署桃戒護就醫檢查。

署立桃園醫院醫療小組指出,阿扁這次回診主要是進行心電圖、胸部x光、抽血、肺功能及泌尿道的檢查,檢查約2個小時左右結束。最後,陳水扁坐著輪椅,在獄警戒護下,上午8時餘結束回診,坐上北監的警備車,返回北監。

陳致中及江志銘轉述,陳水扁攝護腺腫瘤原本1顆,現變成2顆,不但沒消失,又變大,要安排切片檢查,現服用藥物,要停藥10天,才能進行手術,一切要等停藥情況,再進一步安排。

陳致中說,這次回診追蹤檢查,醫院認為父親的心肺功能仍有問題,一時還沒辦法找出確切原因,另陳水扁喘得很厲害,醫師也認為異常。

陳致中及陳幸妤一早就到醫院,要陪同阿扁檢查,不過,北監以這次檢查不是侵入性治療,未讓他們2人全程陪同。陳致中說,來陪父親就是為確保過程順利,不可能干擾檢查,實在沒理由不讓他們陪同;陳幸妤則沒有正面回應。

扁辦今日也發表新聞稿特別指出國際對扁案之重視,新聞稿提到,今年3月29日俄亥俄州共和黨夏波眾議員(Steve Chabot, R-OH)在美國國會公開呼籲馬政府儘速終結這一場悲劇,繼之加州共和黨朗格倫眾議員(Dan Lungren, R-CA)於4月18日致函美國眾議院「湯姆‧蘭托斯人權委員會」共同主席—維吉尼亞州共和黨沃爾夫議員(Frank Wolf)與麻薩諸塞州民主黨麥高文議員(Jim McGovern)— 強烈呼籲調查台灣前總統陳水扁的監禁案。朗格倫於信函中籲請共同主席再次關注「過去幾週,關於台灣前總統陳水扁先生逐漸惡化的健康情形,令人擔憂的發 展」。並要求委員會須「強力敦促台灣政府允准陳前總統保外就醫,以獲得適當醫療照護。」

對此,扁辦也表達感謝之意,感謝國際社會基於人權保障、人道關懷提出疾呼,並籲請馬英九政府應當嚴肅看待陳前總統健康惡化之事實,台灣自詡為世界上文明國家,則應儘速終結對於陳前總統之殘酷及不人道對待。

2012-04-23

敬請分享以下以下兩個連結,並協助大量轉寄。


Congressman calls for use of TRA human rights protection in Chen case

Michael Richardson, Taiwan Policy Examiner



U. S. Representative Dan Lungren (R-CA) has called for Congressional investigation of the treatment of former Republic of China in-exile President Chen Shui-bian who has been serving a lengthy sentence for alleged corruption since soon after he left office nearly four years ago.

Representative Lungren asked the Lantos Commission, a 79-member caucus of members of Congress, to investigate “disturbing reports” about Chen’s imprisonment that have appeared in the Taiwanese news media.

Dan Lungren’s written request cited the human rights clause of the Taiwan Relations Act as the jurisdictional basis for a Congressional inquiry: “The preservation and enhancement of the human rights of all the people on Taiwan are hereby reaffirmed as objectives of the United States.”

Mark Kao, head of the Formosan Association for Public Affairs, hailed Lungren’s request in a formal statement: “The people and the government of Taiwan look to the United States as the standard bearer for democracy and human rights around the world, and it is encouraging to see that the recent alarming developments in president Chen’s situation have not gone unnoticed.”

Chen Shui-bian, convicted after a controversial trial, has been suffering from heart, respiratory, and prostate problems while in prison and been denied medical leave to receive treatment other than that offered by prison doctors. A recent emergency trip to a hospital for Chen’s heart condition led to the disclosure that the former ROC president had been secretly drugged for 14 months with lorazepan, a psychiatric medication, by prison doctors.

John Hsieh, of the Taiwan Civil Rights Litigation Organization, has called the drugging of Chen “evil” and suggested it was a prosecutable violation of the Torture Victims Protection Act.

The Formosan Association for Human Rights has called Chen’s treatment “inhuman” and has been critical of the cramped jail conditions of Chen, forced to remain long periods in a tiny cell with no bed, table, or chair.

Lungren’s appeal to the Lantos Commission noted that Chen’s “corruption charges are widely believed by international observers and legal scholars to be politically motivated.” The Tom Lantos Human Rights Commission’s formal mission is to “promote, defend and advocate internationally recognized human rights.”

Chen Shui-bian’s treatment in prison recently emerged in the U.S. House Foreign Affairs Committee in a hearing on China. Representative Steve Chabot (R-OH) used a question and answer session to criticize Ma Ying-jeou’s Kuomintang administration: “I think for an administration to come in and essentially jail the previous administration is a tragedy.”

Sadly, the United States has a long history ignoring human rights abuses by the Republic of China in-exile. Under the San Francisco Peace Treaty that ended World War II with Japan, the United States is the principle occupying power of Taiwan, as the island of Formosa is commonly known. However, American presidents have turned a blind eye to decades of harsh treatment of the island people by the Chinese Nationalist regime imposed by U.S. military forces in October 1945.

Cold War politics have kept Taiwan locked in a time warp of “strategic ambiguity” and under continuing occupation by the ROC government that retreated to the island in 1949 after losing the Chinese civil war to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In 2009, the District of Columbia U.S. Court of Appeals called on President Barack Obama to determine the sovereignty of the island calling Taiwan’s plight “political purgatory.”

Chen Shui-bian is now experiencing his own purgatory in a ROC jail cell while growing criticism of America’s proxy government over the former Japanese territory is heard in Washington, D.C.

Taiwan’s unresolved status has kept the densely populated island of 23 million people out of the United Nations and barred from membership in 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2012-04-24

http://www.examiner.com/article/congressman-calls-for-use-of-tra-human-rights-protection-chen-case


Chen, Hundred Names and the Rough Waters of Human Rights

Jack Healey, the Founder of the Human Rights Action Center

In the world of human rights, there is always a tension between those in power and the common folk. There needn't be. In Chinese, the term Lao Mingzi means Old Hundred Names. It is an idiom that denotes the mass of society, encompassing the traditional surnames of Chinese culture. Typically, those in power have the prerogative of respecting or denying the rights of the common people. Still, there are times when power reverses and the former holders of power find themselves down among the common people in terms of tenuous agency with regards to human rights.

Such is the case with former President Chen of Taiwan. Imprisoned, he is currently tossed by the rough waters of a calculated denial of medical treatment and subsequent human rights abuses. No wonder President Assad of Syria is fighting like there is no tomorrow. He might have read the details of President Chen Shui Bian's treatment by Taiwan's current government, even though Chen was president from 2000 to 2008.

Chen is in jail for corruption charges, some of which might are real and some are not, according to international observers and legal observers. Chen is serving a 19-year sentence for corruption charges (all charges are for nonviolent offenses). He has served over 1240 days in a cell of sixty square feet (5x12) and with a continual stream of other prisoners as fellow cellmates. Water is on for only ten minutes each day. There is no sunlight. There is no shower. There is no bed, table, or even permitted speaking with other cellmates. He is permitted 30 minutes of exercise each day. The only regular "amenity" is a squat toilet.

After complaining of not feeling well for months, he finally got a medical review on March 6, 2012, because of pressure from 13 members of his opposition party. The result of the medical review found out why he was not feeling well. It was the result of having prostate cancer and an acute coronary syndrome causing reduced blood flows. He discovered from the review that he'd been put on a benzodiazepine (a class of drugs that includes Valium and involves a high risk of dependence, as well as a host of other negative side effects). Chen rejected these drugs and, after undergoing a cardiac catheterization procedure, he was returned to the same conditions in prison within a days.

Why I am writing about President Chen is that he is at risk of dying in prison due to the Taiwanese government engaging in willful medical neglect. He is about to die imprisoned by a government he ran for years because that government will not grant him the basic human right or reasonable care. I hope the Tom Lantos Human Rights commission, which has done some fine human rights work, might be persuaded to intervene with public statements and to use their strength to help this abused prisoner, even if he is guilty of the corruption charges.

California Representative Dan Lungren has asked this committee to help. What is hard to understand is why our government as a whole is not upset about another democratic government mistreating and maybe killing its former president. Is this not a human right violation by an an enormously important trade partner and a leading light of contemporary change in the Chinese-speaking world? Why is this not covered in the press? The illness of the Ukrainian president was brought to our American attention when it was in the interest of our strategic plans for that region. Why no coverage for an important trade partner's former leader who is affiliated with a party currently in opposition? We should stand for no less than basic human rights for all people. Nobody suggests that former political officials in the United States be denied medical treatments due to their political defeat or ending up in custody. I can only hope that we would stand up for the treatment of anyone else for the same principle of equitable treatment in custody.

These are the latest facts. And I'd like to be clear in asking you to call your congressional representatives as soon as you read this. Chen has failed lung function tests three times since his March 6 health exam. A lesion was spotted in one lung. He coughs continually. He is short of breath with a constant feeling of chest pressure. These details were leaked, not publicly released. The family, contrary to Taiwanese law, has not been given his medical records. On April 23, 2012, Chen was diagnosed with a second tumor in his prostate. On this trip to the hospital, he was allowed only a two-hour visit with his family. Taiwan's laws require better treatment. Chen is not getting this treatment. Though all his assets are frozen, he nevertheless has to arrange for payment for his medical procedures.

All I am asking for is good medical treatment of this prisoner. That is it. Taiwan may not like this former president; they may even hate him. It does not matter. Taiwan's people and hearts don't need to be with this man simply because he ran the nation. People should know, and believe, that any prisoner will be treated like a human being with all the attendant human rights that entails, including access to medical care. Using a prison system to kill an opponent is savage and ruthless. The present government of Taiwan must not maim and kill using the slow and painful death by neglect.

What I am asking you for a letter to the Tom Lantos Committee for Human Rights, to the White House and to your congressional representatives. If human rights are to mean anything, if leaders of any government of any kind are to be encouraged to respect the basic rights of reasonable care, it is imperative to not have people subjected to imprisonment and the withholding of care as a tactic of political revenge or grudge-settling.

Taiwan has come a long way to tolerate and respect human rights from its uglier past of dictatorship. It has, until recently, shown itself to be a beacon of freedom and human rights in the generally retrograde political world of Chinese politics with regard to human rights. This does not give it, nor should it give anyone, the ability to simply opt-out in the treatment of a prisoner's basic human rights for reasonable medical care.

An email is good. A phone call is better. A follow-up with a physical letter is best. Please do what you can to safeguard the rights of prisoners of all walks of life. Nobody should die in prison for lack of access to a medical care system that can help them live. Human rights should be rights for all humans and not some humans.

You can find and contact your political representatives in the United States by looking here: www.contactingthecongress.org. You should NOT wait to do this. A human life hangs in the balance. The treatment of those who have been politically defeated must adhere to minimal standards to make it clear to despots around the world that loss of power will not lead to death by neglect. The treatment of humans should adhere to the standards of universal human rights.

Please. Take a moment to make the call and write the letters and emails. A life hangs in the balance.

2012-04-24

The Huffington Post / Jack Healey
http://search.huffingtonpost.com/search?q=jack+healey&s_it=header_form_v1

source: 台灣e新聞


阿扁醫療照顧 引國際人權團體關注

新頭殼newtalk 2012.04.25 林金玉/編譯報導

因貪瀆案入獄服刑的前總統陳水扁,週一(23日)清晨3度戒護就醫,讓阿扁在獄中是否受到合理醫療照顧的問題再度受國際人權團體注目。

曾擔任國際特赦組織董事13年的人權工作者傑克•希利(Jack Healey),星期二(24日)特地在美國《赫芬頓郵報》的部落格上撰文評論,指出由於台灣政府蓄意忽略阿扁的基本人權或提供合理的醫療照顧,讓阿扁面臨病死獄中的風險。

希利在文中開宗明義指出,在人權世界中,當權者和老百姓之間始終存在緊張。一般而言,當權者掌握著尊重還是剝奪老百姓人權的特權。儘管如此,當權力轉向時,原先位高權重的人將發現自己也落入平凡百姓的處境,沒有能力捍衛自己的人權,而前總統阿扁的狀況正是如此。

希利認為,台灣政府刻意拒絕提供阿扁醫療照顧,已引發繼之而來的人權虐待問題。

阿扁因被控貪瀆坐監服刑,不過根據國際與法律觀察員的看法,其中部分指控很可能是真實的,有些則不是。但希利撰文的目的在強調台灣政府蓄意忽略的結果,阿 扁可能落得死在獄中的下場。希利呼籲美眾議院的藍托斯人權委員會(Lantos Human Rights commission)予以干預,發表公開聲明並運用他們的力量協助這名被虐待的囚犯,即使他犯下貪瀆罪名。

希利說,他很難理解何以美國政府對另一個民主國家虐待並且可能殺害前總統的行徑不會感到生氣?他指出,台灣是美國非常重要的貿易夥伴,也是華語世界展開當代轉型的領先標竿,美國應該替全體人類的基本人權挺身站出。

他說,沒有人會同意拒絕提供美國前朝官員醫療照顧,只因為他們在政治上的失敗或淪為階下囚。希利希望美國能站在任何被羈押囚犯理當被公平對待的原則上,同樣處理阿扁個案。

希利呼籲提供阿扁良好的醫療照顧。他說,台灣可能不喜歡這位前總統,甚至恨他。但台灣人應該知道並且相信,任何囚犯都應獲得作為人類應有的對待,享有人權,包括取得接受醫療的管道。

他寫道,利用監獄系統殺死一個對手是野蠻而殘酷的。倘若人權有其重要性,應鼓勵任何形式政府的領導人尊重合理醫療的基本人權,特別是,勿以監禁異己和延遲提供醫療的手段遂行政治報復或解決恩怨的目的。

美國共和黨眾議員龍格倫(Dan Lungren)上週致函藍托斯人權委員會共同主席與其他國會議員,呼籲調查台灣前總統陳水扁的監禁案,並要求委員會須強力敦促台灣政府准許陳前總統保外就醫,以獲得適當的醫療照護。

希利自己創立的「人權行動中心」(Human Rights Action Center)組織,自1999年起即參與協助當時仍遭軟禁的緬甸民運領袖翁山蘇姬,記錄並對外發表翁山蘇姬的言論。

source: 新頭殼

2012年4月25日 星期三

台灣神代表人物簡介-盧鈵欽(1912-1947)

source: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二二八消失的台灣菁英》
盧鈵欽(1912-1947)


"228事件後,出面擔任處理委員收拾殘局,欲解救正被扣押的幾位和平代表團的議會同儕,最後卻讓自己成為被國民政府扣押的藉口,因為早在議會中專打擊政府不法弊案的他,早已被國民政府視為「眼中釘、肉中刺」。 他的大姊原本已為他準備逃亡的行李叫他快逃不要被抓,但他選擇不逃亡,也自認無錯,堅持留下對抗惡政。只因:「自己身為參議員,不出面解決不行。」 3/25在嘉義驛前成為他人生最後旅程、也成為暴政槍口下的冤魂。 (by Jade)"

嘉義市人,早年渡大陸,在廣東求學,1926年底,盧鈵欽與張深切、張月澄(秀哲)、郭德金等20多位在廣州留學的台籍學生發起成立 「廣東台灣學生聯合會」。當時中山大學校長戴季陶、黃埔軍校政治部主任孫鈵文及國民黨的省、市部主委都應邀參加成立大會,翌年,這個組織更進一步籌組成立 「廣東台灣革命青年團」,成為島外留學生團體中一個重要的抗日(反日)團體,獲得當時國民黨內部部分要人的支持。但一個月之後(1927年4月)蔣介石開 始清黨,「廣東台灣革命青年團」被視為左傾團體,於同年6月遭廣州當局命令解散。而台灣的日政當局也密切注意這個反日學生團體,於是同年8月6日起,趁著 學生暑假返台省親之便,開始逮捕與革命青年團有關的人,被捕者達30多名,盧鈵欽也是其中之一。1928年2月21日偵察結束,盧鈵欽等人已觸犯「治安維 持法」被起訴,被判處1年徒刑,緩刑4年。經過這次革命青年團事件後,轉赴日本,進入東京齒科專門學校,畢業返台後,在嘉義開設「民生齒科」。

終戰後,他除了開設齒科醫院外,更積極投入政治。包括參加了「三民主義青年團」,擔任該團嘉義分團的書記。1946年2、3月間,當選 區民代表,旋後在嘉義市東門區競選市參議員,以第三高票當選(前兩名是潘木枝、許世賢)。該區選出的4名市參議員中,有兩名(盧鈵欽、潘木枝)在228事 件中被槍斃。

228事件波及嘉義市,整個嘉義市呈現無政府狀態,駐守嘉義中學山腳的國府軍,得到紅毛埤羅營長率領的援軍,搬出迫擊砲向市區砲擊,造 成不少傷亡,局勢更加紛亂。當時由嘉義中學教員陳顯富率領的學生隊伍裝備簡陋,作戰經驗又少,不足以應付局面,盧鈵欽痛感市民安全嚴重受到威脅,於是打電 話到阿里山上的達邦,給鄉長高一生,商請選派高山部隊下山救援。因此,有湯川一丸(高一生的小舅子)率領高山隊民兵下山增援,造成國府軍被圍困在水上機場 要塞。

盧鈵欽後來被推選為前往水上機場與國府軍協商的「和平使」之一,結果一去不返。盧鈵欽與其他和平使陳復志、潘木枝、陳澄波、柯麟等8人一同被綁押起來,於3月12日在嘉義市火車站前遭槍決示眾。

根據一位嘉義劉姓女市民回憶當時的刑場說:「他們(按:指軍隊)將火車站、公路局前廣場當作刑場,所有槍決的屍體都堆積在那裡,並強迫 市民去看,我跟媽媽一起,也排隊去看現場。那裡屍體很多,散發著一陣陣的惡臭,蒼蠅飛來飛去,乾掉的血跡一灘一灘地黏在地上,好怕人!」(摘錄自李筱 峰,1990,《二二八消失的台灣菁英》)




延伸閱讀:
228護國台灣神專區
死在歷史上-盧鈵欽

2012年4月20日 星期五

《二次大戰啟示錄(Apocalypse:The Second World War)》心得筆記

【紀錄片】二次大戰啟示錄(全六集)

1.第二次世界大戰主要就是因為希特勒變態的心理所造成
2.法國維琪政權臣服於德國,所以要諾曼第登陸法國
3.戰爭真的是比軍力還有時運,以及心狠手辣
4.羅斯福,邱吉爾並不是什麼偉大的人物,只是時勢造英雄
5.戰時與戰後大國間利益交換,秘密協商,通常都是小國犧牲
6.史達林一樣是個混蛋
7.戰爭除了比人數,還要比武器製造的速度
8.原來開戰前,要先宣戰,不然就是侵襲了
9.希特勒死得太輕鬆了:拿槍自殺
10.日本勢力曾經抵達南半球接近澳洲
11.二戰中很多人是被活活餓死的,瘦到皮包骨
12.希特勒看不起史達林
13.史達林後來得到英美的協助,共同對抗德國
14.勝者為英雄,留名千古,敗者變狗熊
15.戰爭中最無辜的就是平民老百姓
16.在美國沒有消失之前,世界上沒什麼永遠的超級強國@@

結語:馬英九會把台灣變成臣服於中國的維琪政權嗎?

2012年4月19日 星期四

核安 吳揆:用自己生命 保障每座都安全

2011-03-22 中國時報 【中廣新聞/蕭經瑋】
http://news.chinatimes.com/focus/50108364/132011032201072.html
(原網頁已遭移除)

在日本發生核能災變後,台灣核電廠的安全也同樣引起關注,行政院長吳敦義今天在立院答覆立委質詢時表示,他在本週還會去屏東核三廠巡視,不久後也會去核四廠,吳揆並強調,每座核電廠他都該用生命來保障安全。

吳揆說,繼巡視過核一、核二廠後,他本週會再去核三廠巡視,而且應該在不久後,也會去核四廠,而吳揆強調,每一座核電廠自己都會「用生命來保障安全」。

另一方面,郭素春也質疑,花蓮、基隆及台中三個港缺乏門框式的輻射偵測儀器。對此,原能會主委蔡春鴻坦承,這三個港的海關都是使用手提式儀器,因此不能對所有的貨物做檢驗。

蔡春鴻並表示,目前這三個港的檢查方式分為食品及非食品兩個部份,食品的檢查已經開始做,而非食品的部份這兩天也會開始檢查。

2012年4月18日 星期三

台灣神代表人物簡介-王石定(1912-1947)

source: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二二八消失的台灣菁英》
王石定(19121947)


"南台灣漁業鉅子,常樂善好施,為人親切,只要是慈善事業,都樂於贊助,1946年高票當選高雄市參議員。
228事件後為了阻止軍隊任意屠殺市民,參與高雄228事件處理委員會,然卻於開會時,遭闖入之部隊殺害,身上總共有十二個傷口,有彈孔、刺刀傷口等。(by Nathan)"


高雄市人,日本早稻田大學商業部畢業。返台後從事水產業的經營,並任興業信用組合理事。終戰後,王石定擔任高雄市漁會理事長、高雄市第 一漁業合作社理事主席、高雄市漁市場主任,為南台灣漁業鉅子。此外並從事商業及戲院的經營,任建昌股份有限公司理事、協隆興行董事長、以及鼓山戲院、明星 戲院董事長。1946年3月高票當選高雄市參議員。

二二八事件爆發後,事件很快的延燒到高雄,3月3日高雄市呈現一片混亂,部份青年學生及民眾採取抗爭行動,晚上8點鹽埕區一帶集合了 三、四千人,包圍警局,接收武器。許多青年學生以以高雄中學為行動總部。省立高雄女中的女學生,亦至總部為這些男同學作護理、燒飯、做便當等後勤工作。當 時在火車站派有憲兵隊駐守,位於火車站旁的高雄中學反抗總部,便自然以火車站為目標,雙方激烈衝突。

3月4日下午高雄要塞司令彭孟緝下令派出巡邏隊,看到民眾聚會,便開槍射殺,引起市民恐慌。3月5日,高雄市參議員和地方仕紳組成「高 雄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3月6日王石定與其他的市議員及市民代表數十位集會於高雄市政府禮堂討論時局,突然,彭孟緝所屬部隊開到,將市府大門關閉,立 即丟入手榴彈,見人開槍,頓時哀嚎慘叫聲四起,市府內所有人根本無法抵抗,死傷慘重,王石定與其他與會人士市議員許秋粽、黃賜、陳金能等約五、六十人慘 死。

(摘錄行政院《二二八事件研究報告》,1992;李筱峰《二二八消失的台灣菁英》,1990)




延伸閱讀:
228護國台灣神專區
視野宏觀的商業菁英-王石定

鑽轎下 由來

轉載 source: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影片】2012楊醫師靈修班報告(12)


上圖為楊緒東醫師所繪之【畫中有話】




鑽轎下是KMT創造出的愚民行為。

大綱:
1.2012靈修救台灣
2.台灣神信仰愈大,台灣愈能確保
3.靈修愈好,祈禱力量愈強,無形應化有形力量也愈強
4.蔡英文可帶領學者論政,這是以後台灣最大的監督力量
5.中國若是民主自由的國家,台灣才能與中國一邊一國,正常交往
6.KMT一堆人有美國籍,卻要台灣人當中國人
7.學者論證,透過電視、街頭、演講、國會來做全民教育
8.台灣真正信仰的力量就是228台灣神
9.媽祖信徒若信仰228台灣神,台灣人還會被收買嗎?
10.拜拜與信仰的不同
11.鑽轎下是KMT的愚民行為
12.鑽轎下行為裡的員外、奴才與奴隸
13.馬英九、胡志強、顏清標會去鑽轎下嗎?不會,因為那是奴隸才會做的行為
14.鑽轎下就是用信仰矮化全民
15.鑽轎下是跟屁蟲的行為
16.用鯨魚來比喻鑽轎下拿香跟拜沒判斷能力的台灣人
17.澎湖飛行員靈異故事(上)


延伸閱讀:
【影片】2012楊醫師靈修班報告(11)
【影片】2012楊醫師靈修班報告(10)
【影片】2012楊醫師靈修班報告(9)
【影片】2012楊醫師靈修班報告(8)
【影片】2012楊醫師靈修班報告(7)
【影片】2012楊醫師靈修班報告(6)
【影片】2012楊醫師靈修班報告(5)
【影片】2012楊醫師靈修班報告(4)
【影片】2012楊醫師靈修班報告(3)
【影片】2012楊醫師靈修班報告(2)
【影片】2012楊醫師靈修班報告(1)

2012年4月17日 星期二

雅樂思黑莓餡餅 Arnott's Blackberry Tartlets:確定停產

https://www.facebook.com/#!/ArnottsBiscuits/posts/432137620135712

Arnott's Biscuits Australia

Unfortunately Arnott’s no longer makes Blackberry Tartlets. We're sorry as we know this can be frustrating but hope you're still enjoying other Arnott’s Bikkies!

2012.04.17

2012年4月16日 星期一

核二廠螺栓斷裂異常危險(劉黎兒)

轉載 source: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forum/20120416/34162736

核二廠螺栓斷裂異常危險(劉黎兒)
2012年04月16日

台灣核二廠1號機在上月16日歲修時發生全球核電史無前例大事故,停機時出現0.29G的強震,是能承受範圍0.2G的2倍,檢查發現有7支原本應跟原子爐本體同樣壽命的錨定螺栓斷裂毀損,原因至今不明。

台電匆忙以1億元發包給30年沒造原子爐的GE(美國奇異)換了其中6支,另1支GE不會修,但台電居然打算就這樣強行在本月20日開機運轉,如果屆時或其後不久發生意外,爐心將可能震動,或因水平搖晃等讓控制棒無法插入,會導致比福島核一更嚴重而讓台灣傷亡慘重的核災,大家不能不立即對核二說NO了,台灣人的身家安全不能交在台電少數人手裡了。

台電現在也絕口不提0.29G的事,不探討原因,好像斷裂7支修了6支就可交差;此事從上月16日發生,台電一直隱匿,直到本月5日要被叫到立院前才慌張,在4日晚上臨時公布部分現象,5日還是再三逼問之下才承認有0.29G強震。讓人擔心除此之外,是否還有同級的事故,至今未加公布?台電是國營事業,未將攸關國人生命的重要事故公布,是違法行為。

這次全球空前事故,不管超倍強震或錨定螺栓都涉及原子爐基本構造,即使在福島核災發生前,日本等核電國家在究明原因前不可能開機。核二至今連是先斷後震,或先震後斷都不知道,怎能容許台電強行開機?負責核安的原能會不能再繼續任由台電擺布了,立院更該出面介入此事。

台電不能宣稱GE補修就好 收了1億的GE當然須公開修理過程與結果,並說明為何只能修6支,1支不會修。現在6支少1支,居然還宣稱「符合原設計要求」;這些錨定螺栓本體大部分埋在水泥裡,原本只有廢爐時才會拆下,不是像換輪胎般想更換就能更換的,連比核二老舊的福島核一爐的螺栓都沒換過,為何只有核二壞了,而且核二去年2號機也壞了1支。

台電讓GE匆忙換6支,是典型鋸箭療法,非常恐怖,不是抬出GE來就好。日航在1985年發生的御巢鷹墜機事件,死了520人,至今是最多死亡的空難,原因是事故前6年因故障而全交給波音公司修,但波音並沒按規定修理,其後發生28件小事故,後來檢討認定都是修理沒修好而導致的歪斜,最後釀成大事故。

不應只聽專家的話

核二令人擔心還有:(1)其他有許多現存同類、同等的毛病沒發現或隱匿沒說;台電須公開所有故障資料,螺栓斷裂不過是明顯、直接的證據,0.29G是大核災預言而已,台灣老朽核電是全球最危險核電,早不能用了,這次事故本身是重大的警告。

(2)螺栓斷裂原因至今不明,台電初步研判說斷裂是「長時間成長所致」,這是什麼話,就是老化腐朽,且很可能是核二下面的硫磺導致,這是全球空前壞法,若有7支腐蝕,或2號機也已有斷裂,就像家裡的蟑螂一樣,用常識判斷就知道有時不能只打死眼前的蟑螂就算數,要找到蟑螂窩才行,或許其他也有很多支有問題。

這是關係全台灣人生命問題,不能只聽那些自認專家的人的話,惟專家是聽,是福島核災前的思維模式,核工人對核電懂得很少,這在日本驗證過了。福島核一全黑幾小時後,只要稍有核電常識的各界或國際都認為爐心早已融毀,但東電及御用學者都說不會融毀 本身是核電巨頭又是東大核電學者、原安會主委斑目春樹判斷沒融毀,也不可能有氫爆,還在氫爆前數小時帶首相菅直人飛去福島核一表明不嚴重,結果發生氫爆全日本最吃驚的就是斑目。

核電是生命財產權的問題,福島經驗告訴世人,必須用一般常識來判斷比較正確。讓台電鋸箭完就強行開機是把所有國民身家財產交付在台電幾個人手裡,是很不合理的選擇!

作者為旅日作家

2012年4月13日 星期五

【影片】鄭文龍律師13分鐘讓你了解陳前總統如何被政治迫害

轉載 source: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影片】鄭文龍律師13分鐘讓你了解陳前總統如何被政治迫害



版權:蕃薯電視台 20120411

感謝
http://www.youtube.com/user/u204g49w6 錄製

重點大綱:
1.民進黨若想要重新執政對國政方向要清楚,如:台灣主權。

2.民進黨應對扁案要調查清楚,「扁案」是政治事件,實際是國民黨利用該案做政治鬥爭。

3.原審判陳前總統無罪的法官周占春被任意更換。

4.阿扁因「龍潭案」被關在監牢,乃當時馬英九一得知阿扁「二次金改案」獲判無罪後,立即召見司法院正副院長2人,並明示該判決「不符社會期待」,馬伸手干涉司法審判,而­最高法院就在兩日後,將扁改判有罪確定。

5.一般案件審判程序半年至一年始確立成立否,就算最快也要3個月,而「扁案」如此重大之案件,卻無3個月即定讞。

6.當初的最高法院院長楊仁壽,近日在卸任前說過:「馬英九當時的特別費案件就是採祕密分案進行」。因此,所謂的「祕密分案」與有罪、無罪成不成立有相當決定之關鍵。

7.「扁案」審理過程傳喚十多位證人,一致說明阿扁完全只負責國事從未與金錢有過接觸,其中關係人之一辜仲諒,該案的審理法官其中一人赴美找辜談條件,並 且取得辜的筆錄,­由當時辜所聘任的律師在法庭公開做證,說明當初辜已對法官證明「紅火案」(中信金併購兆豐金引爆弊案)的3億與扁毫無關係,但特偵組硬 是將辜曾提及的2億「政治獻金」與毫­無牽連的「紅火案」3億,要辜做偽證咬緊扁,將兩案併一案的金錢往扁身上牽扯,以做為辜仲諒因通緝在外(2006年 紅火案遭通緝)才能回國的交換條件。

8.一件行為,社會上有一半人說有罪,一半人認為無罪,就不能先認定其有罪;「扁案」已由多位法官判無罪,且站出來伸援並還其清白,就表示有良心與正義感的法官大有人在,­而這些人在律師人的眼中,都是好法官。

9.拿阿扁「國務機要費」與馬英九「特別費」來做比較,扁案更為乾淨的原因:
扁:國務機要費乃元首為推動國事之用,且皆已證明確實使用於公務上。
馬:特別費每月34萬,卻先將一半放自己口袋(戶頭)。馬的選舉補助款,將其設立的2個私人基金會,最後法官竟將該行為也併入馬公務之用的大水庫理論。

10.鄭律師對陳菊說,在過去戒嚴你們從事民運令人尊敬,因為KMT反民主,而你們追求民主;現在已民主化,卻用錢去抹黑醜化對手,而最沒資格談貪污就是最黑、最貪的國民­黨。

11.鄭擔任「扁案」律師4年下來,認為阿扁格局沒那麼小、那麼髒、那麼貪,因為民主社會就是靠選舉,而選舉就是要花「錢」,因此一定會有「政治獻金」的 問題。例如:法國­總統薩克奇選舉向富商募款,並未被影射貪污;英國總理卡麥隆也因選舉募款,邀請富商至家中商談募款;美國總統歐巴馬大選未至即已募得 10億美金,歐美國家亦是如此,由此可­說明,總統不應因選舉募款就叫貪污。

12.同樣是財團的政治獻金,捐給國民黨沒事,而捐給阿扁總統卻叫貪污,而同樣有許多未確實申報政治獻金的國民黨與馬英九,錢又跑到那裡去?


相關閱讀:
〈阿扁答辯書〉陳前總統2010年4月9日於台灣高等法院最後答辯(含重點)
陳前總統法庭外答辯文
又有多少人瞭解「扁案」
【影音】鄭文龍律師演講:從扁案看台灣司法問題
【影片】羈押無理,立即釋放陳前總統─鄭文龍

延伸閱讀:
站在制高點看阿扁總統特赦
天命之扁(Bian)
【影片】蔡有全談陳總統黑牢生活與政治迫迫害
挺阿扁,就是挺自己

2012年4月11日 星期三

台灣神代表人物簡介-蕭朝金(1910-1947)

source: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二二八消失的台灣菁英》
蕭朝金(19101947)



"是一位虔誠基督徒,第二任高雄岡山教會牧師,本著強烈的愛鄉土、愛人的精神來牧會。三青團岡山地區負責人,228事件時,曾勸阻平息反政府行動,但仍被羅織罪名。死前拒絕下跪,堅持只跪拜上帝。鼻、耳、生殖器都被割掉,悲壯慘烈犧牲。
上帝的試煉,證道前的考驗。依靠信念、活出信念。以實踐上帝公義的道,追求自由、民主、人權的普世價值。
(by Stella)"


彰化社頭人,父親蕭明爐是一位鄉間醫生,也是一位虔誠基督徒,蕭朝金幼年家貧,從小就必須打工幫助家計。公學校畢業後沒有升學,後來參 加日據時代通信教育(函授),通過高中資格的檢定考試。擁有高中資格後,得以報考台南神學院,3年後畢業,在台南的南門教會擔任傳道師,接著升任牧師,後 來轉任高雄岡山教會牧師。日據時代他就追隨林獻堂參加「台灣文化協會」,參與文化演講,抗日民族精神很強。

終戰後,「三民主義青年團」在各地紛紛成立。蕭朝金被推為三青團岡山地區的負責人。他還告訴年團的部屬,要為祖國「打拼」(努力),能回歸祖國真是幸福。但不久,這些年輕人發現這個祖國是個不把台灣人當「同胞」的祖國。

228事件爆發後,青年團的黨員和一批青年佔據岡山教會,當作根據地。當時,蕭朝金還勸年輕人不要輕舉妄動。

3月10日左右,要捉拿蕭牧師的風聲已傳出,有人勸他走避。蕭回答說:「我又沒有做什麼事,何必跑?我是個傳道者,即使他們捉錯人,也 是誤會,解釋一下就好。」說話完的半個小時後,士兵來到家中抓走了蕭朝金。4、5天後,他和一位台大學生同時被槍殺在岡山通往大岡山的平交道旁。死後他受 到酷刑,鼻子、耳朵都被割掉。蕭朝金的妻子親眼看到丈夫慘不忍睹的遺容。
(摘錄自李筱峰,1990,《二二八消失的台灣菁英》)




延伸閱讀:
228護國台灣神專區
實踐上帝、耶穌基督公義的道-蕭朝金
被槍斃,也不下跪的台灣神

台灣神 是什麼

轉載 source: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天命之靜觀(H)

新聞報導 - 楊緒東專欄
作者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楊緒東醫師
2012/04/11, Wednesday


(上圖為楊緒東醫師所繪心靈畫作~【什麼是魚的意志-自由而已】

好不容易有些愛睏
似夢非夢
有事發生

鬼王來了
跟隨烏鴉鴉的
無可計數的黑氣

開眼望去
hoo!
黑氣中有黑點

每個黑點不斷擴大
於是真相大白

千千萬萬的求超者
coming

場面越來越熱鬧
有轉輪法王現身其間

鴉鴉的爭執聲
有如菜市場
更像養鴨人家大拜拜

放光紓困
黑氣轉為白光
龍捲風產生光路
求超眾得以解脫

無依無靠的中國鬼
偏偏要靠在台灣
中國遊客來台
滿滿遊覽車,載著不只是人類

他們要子孫落腳台灣
車禍赴死,常有所聞

台灣是靈界福地
偏偏
KMT leaders到中國輸誠

中國茶壺風暴嚴重
軍方對台武嚇
虛相大於實證

台灣人得走自己的路
怕什麼?

中國「民主化」
是中國成為世界大國的指標

KMT leaders for what?
This man-Ma for what?

沒信心
沒骨氣
沒高度

Shit always

以中國人為正宗的KMT黨徒
據台數十年
黨國一體
實施ROC憲法,訂定六法全書
成為合法奴化台灣人民的工具

5000年來
中國人可以依照
封神榜、濟公傳、西遊記、三國演義、搜神記……
各種流行小說
成就許多神,於華人地區受到供奉
為KMT犧牲,戰死的人
亦可進入忠烈祠
成為「神明」受到公祭

獨獨台灣人
歷228事件 、白色恐怖
受害、被殺的英靈
到現在還被稱為「冤魂」


在中國
地方戰士、皇朝烈士、杜撰英雄
皆可稱神

好像為中國而犧牲的人
方有稱神
為公義、公理、民主、自由、人權
而亡的台灣人
不可稱「神」
只能含冤含怨,成為鬼魂


台灣人讀中國書
寫中國文字
迷惑於中國文化
不免「大一統未來」的洗腦

台灣人民的思想
與靈界的代溝,越來越大

人心之無法通於天心
自然有災難

喪失理性判斷的百姓
永遠是中國執政黨的「白老鼠」

內亂、內鬥、民不聊生
是愚民政策的一環

不方便的生活
使順民容易屈服於當權者的暴力
不想反抗
得過且過之心態
合乎「被統治」的條件

皇帝如此
馬騜學之
中共行之有年
KMT開始共產黨化

台灣人民
由「民主」中學到什麼?
KMT-Ma是「主」
我們則是「民」?

大部分的Ma選民
自覺高尚
不相信Ma的冷酷、無情
故一再縱容、順從

另一半的選民
達不到「反制」的核心力量
DPP的表現
尚未合乎有情有義的「民意」
台灣國的「民氣」
在一遍又一遍的街頭運動
被磨損

民間的力量各行其是
容易破局
有力的第三勢力,尚處哺育時期

非常時期非常之舉

DPP要肯犧牲奉獻
護衛台灣人民與主權
怕什麼?

高估中國的力量?
錯估美國的介入?
忽略「台灣基層的力量」?

台灣是華人的Sanctuary
DPP要站在高處
Tibet is a mirror of Taiwan
Double T have the same fate

選舉是合乎民主的game
選舉時的全國教育是天命
「選完」會是不斷「改革」運動的開始

(撰於2012/04/07)


相關閱讀:
天命之靜觀(A)
天命之靜觀(B)
天命之靜觀(C)
天命之靜觀(D)
天命之靜觀(E)
天命之靜觀(F)
天命之靜觀(G)
天命系列文章

延伸閱讀:
【影片】晴耕雨讀系列(Season 2)-楊醫師聖山講古(Episode 1)/信仰的重要性
【影片】晴耕雨讀-楊醫師聖山論政(8)/有無天命的差別
【影片】晴耕雨讀-楊醫師聖山論政(7)/何謂天命?
Hsutung's BLOG
楊緒東專欄

2012年4月8日 星期日

陳水扁 海角七億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2/new/apr/8/today-f2.htm

大選之後,扁案重新成為台灣社會的焦點,不管是主張特赦或要求保外就醫,基調就是搶救陳水扁。

陳水扁被關押了四年,扁案的本質愈來愈清楚:扁案是政治案件不是司法案件,說得再精確一點,是政治誅殺藉司法之手完成的事件。馬英九前智囊成員台大哲學系教授林火旺接受媒體訪問,表示扁「某種程度情有可原」。連深藍人士都如此看待扁案,可見一斑了。

有趣的是,林火旺認為赦扁者提出為社會和諧應赦扁,質疑他們過去動輒扣人賣台帽子或批評主張統一的人,要談論和諧也應拿出誠意云云。主張特赦陳水扁,之所以提出和諧,是因為陳水扁受到司法不公平的審判,還陳前總統自由,是把正義還給台灣人民;否則兩極對立,勢必愈演愈烈。要問的是,為什麼反映在林大教授腦中的是統獨意識?可見陳水扁是為台獨背上十字架,並非出於欲加之罪的貪腐,否則林火旺為什麼會認為情有可原。

再強調一次,陳水扁的所謂海角七億,都是政治獻金,陳前總統並沒有貪政府一毛錢。有人拿陳總統自承「做了法律所不許可的事」一句話,坐實他貪污,但陳總統道歉的是沒有依<政治獻金法>如實申報。這是不是違法?當然。但正如國務機要費/特別費一樣,說是歷史共業也好,說是官場慣例也好,並非貪腐,絕不是十惡不赦。

台灣民間發動特赦,固然是面對馬英九,但承受壓力最大的是民進黨。民進黨的第一個衝擊是,還能不能切割陳水扁?看來已不能了。那麼是不是與主張赦扁的同一步驟?看來民進黨不是跟從正義原則走而是根據民意。三月中下旬民進黨進行了民調,結果支持特赦的三成,且多為綠營支持者;反對的約五成,重要的是,有七成支持讓扁保外就醫,其中政治立場中立的民眾支持保外就醫的逼近八成,連藍營支持者都有五成支持扁保外就醫。難怪民進黨內主張保外就醫的成為主流。

無論是因為竊國者誅還是把扁當選舉提款機,馬英九已連任成功了,把陳水扁關了四年,關到百病俱發,難道還不夠嗎?

陳水扁做了八年總統,被關了四年。夠了罷,馬英九!

(作者為政治評論者 金恆煒)

2012年4月6日 星期五

挺阿扁,就是挺自己

轉載 source: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挺阿扁,就是挺自己

作者 Aries | 贊修


(photo source: 陳致中FB)

支持「特赦陳水扁 連署書」「加入一邊一國連線」,因為挺阿扁,就是挺自己。

在1990年代,蔣經國辭世,李登輝從備位元首變成總統,展開一連串的體制內改革,體制外的野百合學運等種種社會變動,這個台灣關鍵性的年代,讓台灣人對未來充滿希望。

2000年,陳水扁當選首位台灣人的總統,首次打敗國民黨執政的台灣人政權出現。即使現在回頭,看著「2000年陳水扁總統競選」廣告,聽著他略帶沙啞的聲音,那個熟悉的臉龐,以台灣為主體的一切,就像是隔壁親切的鄰居CF,眼眶還是會溼潤……。因為這位台灣之子陳水扁,現在被政治迫害,關在監牢裡。

相信所謂「扁案」的人,說阿扁貪污的人,請用同一個標準來檢視在台灣的政治人物與阿扁家族,當然這必需包括檢視馬英九、連戰以及國民黨從日產接收而來的黨產。不要忘了,歷史是會說話的,爭取100%言論自由的鄭南榕,在自焚消息傳出之際,媒體把鄭南榕抹黑成有精神病的人,完全忽略他自焚的動機。更早之前,鄒族人道主義者Uyongu.Yatauyungana(吾雍‧雅達烏猶卡那,日文名矢多一生,漢文名高一生)為,因主張「高山自治」而遭中國殖民政權構陷貪污而被誘捕、入獄犧牲,他對鄒族的貢獻從此被封印長達40年。

被政治迫害的阿扁家族,現在最基本的要求僅有阿扁的健康、不要再被馬政府抹黑的多判牢獄之災。否則阿扁總統在監牢裡被「預謀殺害」的長期餵食精神科藥物 Ativan,怎麼可能不予追究?如果今天換成是你我的家人,從天上掉下來無妄之災,家裡的一份子持續在受苦,你我怎可能好好的過日子?也就是說,被壓迫 最深重的人,反抗力量反而薄弱,而從歷史也不難發現,很多都不是該事件的受難者出來平反。家屬與平反者,是各有其扮演的角色。

特赦阿扁總統是台灣人的第一選項,站在制高點看政治迫害,才有和馬政府談保外就醫與移監的彈性空間。政治案件本來就該以政治協商處理,而非法律途徑。

德國政治神學家梅茲(Johann Baptist Metz)所提出的「危險記憶」(Dangerous Memory)理論,主張人們之所以會遺忘某些記憶,主要是統治者不希望人們記得,危險記憶有破除統治者魔咒的能量, 因為此記憶可能會危及統治者,並且轉換成促使被壓迫者起身抵抗迫害者的力量,因此對被壓迫者而言,是「提出召喚」的記憶,但對迫害者來說,則是具反抗力量 的「危險記憶」。「耶穌基督的受難、死和復活」的記憶,包含了耶穌和人類受難史的「苦難記憶」(Memoria Passionis),是最危險的記憶,成為「人類對未來自由應許的基礎」。

也就是說,當人們的記憶被抹滅時,就是「被奴役」(Enslavement)的開始,統治者對被統治者的殖民,就是根據這個原則。而當一個人開始認識到自 己被壓迫的事實時,才能得以自由並重建其認同。阿扁總統被政治迫害的受難記憶,會激發對歷史未來的期盼,也會鼓舞受壓迫者去形成具有連結感的抵抗團體。唯 有面對阿扁,才能檢視阿九,如果台灣人或民進黨無法面對過去阿扁的功過,對綠色執政8年沒有自信, 只能一直處於挨打的狀態,如何能反擊阿九的一切?

Michel Foucault提醒,由於記憶是抗爭的重要因素,如果控制了人民的記憶,就控制了他們的動力。同時也控制了他們的經驗、他們對過去抗爭的理解。沒錯,如 同Milan Kundera所言,一個民族毀滅於當他們的記憶喪失時,他們的書籍、學問和歷史被毀掉,接著有人另外寫出不同的書,給出不同樣式的學問和杜撰一種不同的 歷史。所以人民對強權者的抗爭,就是記憶對遺忘的抗爭。今日忘掉阿扁總統,就等於放棄抵抗極權馬政府,放棄最基本的人權,也等同放棄堅持台灣的主權,那你 我的未來在哪裡?

一位長者說,歷史沒有「假使」,但現在回頭看2000年阿扁當選總統,連帶的把原本總是乖乖牌的連戰逼出原形。2000年連戰是總統候選人,本該為敗選負 責,但他卻要時任國民黨黨主席的李登輝下台,而且越快越好,接著連戰選擇另一條路,傾中、親中。假使2000年,勝選的人是連戰,李登輝繼續在國民黨內改 革,把中國國民黨轉型為台灣國民黨,阿扁也不會因為是中國人頭號戰犯,而被政治迫害關進監牢。但,歷史沒有 if.

先知曾經預言過,如果馬英九當選的話,第1年:三通。第2年:開放中勞。第3年:承認學歷。第4年:統一時間表。而如今,知道如何應對中國人那一套的阿扁總統,被政治迫害關在監獄裡,創下全世界首例,卸任元首被政敵鬥爭關入獄。

所以,我挺扁,不只因為他是贊凡同修……


延伸閱讀:
【影片】晴耕雨讀系列(Season 3)-楊醫師聖山講古(Episode 6)
【影片】瞭解228家屬心態(部分) & 傳承者 & 平反者
本土社團:新民進黨魁 要跨越阿扁
把DPP拉回到建國路
台灣之子──我讀我評
走出金枝玉葉─我讀、我評
贊修的BLOG-Taiwan Aries 閃亮的小螺絲釘

2012年4月5日 星期四

手機上網沒有吃到飽,3G上網帳單傷荷包-小心下一個受害者就是你!

長輩T君為遠傳手機舊用戶,手機月租費NT$165,最近入手一支智慧型手機,由於居 家環境有免費WI-FI上網支援,因此沒再另外申請手機上網吃到飽的服務,幾天前接到遠傳客服人員來電,最近手機上網費用已經超過一萬元,因為T君僅做 WI-FI設定,加上客服人員要求身分證字號與相關密碼,因此懷疑是詐騙電話。

經筆者與遠傳客服人員聯繫之後,才發現,原來智慧型手機除了可使用WI-FI上網之外,一旦免費WI-FI斷線,手機會自動轉換為3G上網,這是申請手機門號時,自動就會開啟的功能。而3G上網的費率,比月租吃到飽的費率貴上好幾倍,因此當T君智慧型手機從免費WI-FI轉變成付費3G上網時,不諳手機功能的長輩T君,完全不知情,還以為自己還是使用免費的WI-FI上網服務,而上網的速度也變慢許多,3G上網也持續計費,才產生那一萬多元的上網費。

遠傳客服人員答覆,WI-FI轉3G的功能,在辦手機門號時,就順便開通了,除非自行說要停止3G上網功能,否則當WI-FI斷線時,手機會自動搜尋3G上網訊號, 而一萬多元帳單的解決方式就是"降為"每月上網費上限$3000元,筆者繼續跟遠傳客服人員抱怨,長輩T君從頭到尾都不知道WI-FI轉3G的功能,手機 簽合約也沒被告知這一點,從一萬多元變成$3000元,並不算遠傳公司合理的解決方案。於是遠傳客服人員就提出第二方案,就是最近的上網費,僅收取同包月 制上網吃到飽月租費加手機月租費($165)約九百多元,遠傳客服人員似乎不知筆者所堅持的是手機門號使用者,在未同意的情況下,就被遠傳公司自動開啟 WI-FI轉3G的功能,這彷彿是有人主動把食物塞到你的嘴巴裡,然後事後要跟你收錢。遠傳客服人員則一再強調,除非自己一開始就停用3G上網的服務,否則WI-FI斷線,手機會自動轉變成3G收費上網。

遠傳客服人員,於是將電話轉給客服主管,客服主管說,前幾天有先"傳簡訊"告知長輩T君上網費逾萬的事。我想,大部分的人都知道,長輩通常不知道要看簡 訊,也不知如何使用簡訊功能,之後遠傳客服人員打電話來,也讓人以為是詐騙電話,所以筆者堅持,連那個第二方案都不接受。最後客服主管在拿不出WI-FI 自動轉3G上網合約的情況下,提出最後一個方案,就是「首次爭議,不予計費」,因此筆者幫長輩T君爭取到,這次帳單僅需繳納$165手機基本通話費。

儘管長輩T君萬元手機上網帳單的事解決了,但想到,台灣手機用戶有上千萬,如果有一萬個人出現跟長輩T君一樣的狀況,根據第二方案,3G上網月租費最 高$3000元來講,遠傳公司每個月不就多收$3000萬?因此筆這在此撰文呼籲大家手機上網沒有吃到飽,3G上網帳單傷荷包-小心下一個受害者就是你!

而電信公司也有兩點不合理的地方必須立刻改進:

1.)電信公司不得自動開啟3G上網或其他收費服務,等客戶抱怨才關閉,而是要先關閉3G上網服務,等客戶確定,再開通,否則每個月都會有像長輩T君這種冤大頭出現。

2.)WI-FI轉3G上網,帳單暴增,一但經客戶抱怨,即應以「首次爭議」方案來處理,免予收費,而不是經過用戶鍥而不捨的爭取,才從3G上網收費上限降為同包月制月租,最後降為免收。

上網查詢,發現,原來像長輩T君這種冤大頭的事,已發生許多起爭議,台灣眾多電信公司仍抱持得過且過的心態,僅訂出3G上網收費上限,各家不同,想必這類的爭議只會持續地發生。

最近引起人民憤怒的文林苑強拆事件,就在事情尚未獲得圓滿解決的同時,遠傳公司的老闆徐旭東,今天竟然公開表示這個社會「過度同情弱者」、「我們都被寵壞了」, 讓人覺得是否遠傳公司對於消費者的態度,從上到下就是一種鴨霸的心態?徐旭東真的知道什麼是弱者的心情嗎?遠傳公司不也是靠台灣人民還有政府的支持才獲利 的嗎?到底是誰被寵壞了?當徐旭東先生你在中國吃香喝辣的時候,你的客服人員正在因為公司不良的政策,被客戶砲轟,因此我們在此要回送徐旭東先生一句話, 「遠傳徐旭東先生,你不要得了便宜還賣乖!」


延伸閱讀:
帳單暴增3千元 手機半夜自動上網惹禍
手機上網不搭吃到飽 誤用3G帳單不減反增
「非吃到飽」方案上網傳輸量霧煞煞 電信公司竟無告知、查詢服務!

2012年4月4日 星期三

台灣神代表人物簡介-林界(1910-1947)

source: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二二八消失的台灣菁英》
林界(1910-1947)



"《台灣新生報》印報廠廠長、高雄苓雅區長,生性勤學,公學校畢業後不斷自我進修;本於區長的使命,於高雄壽山要塞司令部巡邏隊無故射擊、濫殺民眾時,前往與要塞司令彭孟緝談判要求停火不成,反遭槍殺,乃228政治界消失的菁英……
其無私奉獻、犧牲生命的「母雞護小雞」行為,乃台灣人應追隨的建國精神。(by Aries)"


林界生於1910年3月14日,公學校畢業後不斷自我進修,曾擔任過糖廠工程主任,自己經營鐵工廠,戰後擔任苓雅區長,並擔任新生報高雄印刷廠廠長。二二八事件時,回到高雄,擔任談判代表到壽山見彭孟緝,卻遇難。

林界英年殞落二二八 廖中山見不到老丈人

文╱莊金國
2000/10/18 新台灣新聞週刊第238期

已逝世一年的廖中山教授,會投入外省人台灣獨立運動,於私,與其夫人林黎彩有密切的關連,於公,在發現二二八事件真相後,誠如高雄市衛生局長陳永興所說,廖中山教授是少數外省人背負著二二八原罪的贖罪者。

林黎彩的父親林界(部分學者誤稱林介),是二二八的無辜罹難者,在高雄要塞司令部被槍殺時,年僅卅七歲,生前擔任苓雅區長。

一九四七年三月六日,林界應高雄市長黃仲圖之邀,陪同黃仲圖、議長彭清靠(彭明敏父親)、涂光明、曾鳳鳴及台灣電力公司高雄辦事處主 任李佛續等人,前往壽山的要塞司令部,會見要塞司令彭孟緝,希望禁止巡邏隊再射擊民眾。一行六或七人,結果只有李佛續、黃仲圖、彭清靠三人獲釋下山,其他 人先後遇害。

依據林黎彩的多方訪查,戶政事務所記載林界於「民國卅六年三月二十三日死亡」,高雄文獻會所載死亡日期相同,另有民前二年三月十四日出生,死因槍殺,地點在高雄要塞司令部。

至於家屬上山尋找屍體的經過,林黎彩曾聽她的母親胡錦華說過,家人聽說要塞前的瓦礫堆中埋了很多人,胡錦華和林界的「大某」、弟媳們 抱著姑且一試的忐忑心情上山尋找,在挖掘中首先挖到大拇指,然後很小心地把土撥開,等到背部清除乾淨後,才看出面朝地下,手腳反綁,整個身體被五花大綁, 槍從背後開。當她們把屍體翻過來,看清楚是林界沒錯,頓時哭成一團,屍首都腐臭了。

林界於日治時期,雖只公學校畢業,但漢文根基不錯,平時喜作漢詩,與友人唱和。年輕時,與其大哥林斗及一位弟弟曾在高雄新和鐵工廠當 技師。一九三九年,林界應聘至台東東台糖廠當工務主任,兩年後返回高雄,兄弟合夥開設黑板組鐵工廠,承包公共工程到一九四四年初,因美國連連轟炸台灣,被 迫停工。其後兄弟拆夥,分別經營不同事業。一九四六年八月六日,林界任職新生印刷廠暨新生報社印報廠廠長,同年十一月膺任苓雅區長,新生報並無記載其離職 日期,惟依常理言,就任區長之前,應會辭去兩廠廠長職務。

許多二二八罹難者家屬都有一個痛上加痛的遭遇,親人冤死已經夠慘了,尋找和收埋屍體,還得飽受當時軍人一再刁難、恐嚇及敲竹槓。林界 的家人即曾付了好幾筆錢,才得以落土安葬。更可悲的是,胡錦華辦完了林界的後事,分到一筆財產學做生意,卻連番不順遂,以至鬱結難解,在林黎彩就讀國小三 年級時服毒自殺,遺下林黎影、林黎彩姊妹,在屢遭家族白眼的環境中孤苦求生存。

林黎彩曾於一九九二年連續向法院控告彭孟緝偽造文書、非法處決林界,且在事後未按法庭程序通知家屬領回遺體,而自行草草埋葬,有草菅 人命,湮滅罪證之嫌。可想而知,國民黨主政時代,她的這一連串控訴都告落空。等到彭孟緝這個「元凶」年屆高齡猶死不認錯地撒手西歸,林界等不計其數的冤情 仍無法真正的水落石出,難怪廖中山得知彭孟緝病故的消息,自覺其所背負的二二八原罪只有加重,無由減輕。

林界先生之女林黎彩,她也是二二八基金會前任董事,林女士當時只有十四個月大,母親辛苦撫養她與姐姐,但在林女士九歲時,因為受不了生活壓力與他人的歧視,服毒自殺,林女士與姐姐由親戚扶養長大。

雖是親戚,畢竟寄人籬下,林女士初中畢業,到幼稚園當老師,結識了來自中國、隨國民黨軍隊來台灣的廖中山,兩人建立了小家庭,卻再次面臨白色恐怖的陰影。




延伸閱讀:
228護國台灣神專區
林界、廖中山與林黎彩
【影片】廖中山教授證道十週年追思紀念會-落地生根、建立台灣國
【影片】廖中山教授逝世十週年追思紀念會
思想起~廖中山,又怎能輕易說氣餒、放棄?
一個新台灣人的生與死──讀書心得
「老中」再見啦!:廖中山的海洋心、台灣情 ──我讀我見
贊修的BLOG-Taiwan Aries 閃亮的小螺絲釘
獨家影片:勇敢台灣恁祖媽 林黎彩 VS. 馬英九談人權?
林黎彩專欄

2012年4月2日 星期一

【紀錄片】二次大戰啟示錄(全六集)



2008年由國家地理頻道(National Geographic Channel)制作一連六集的紀錄片《二次大戰啟示錄(Apocalypse:The Second World War)》,以精彩的影片述說二次世界大戰的故事,這些影片包括業餘者拍攝的片段、最高機密影片,以及當年並未使用的新聞影片。­­這些重新被挖掘出來的影片上了色彩,帶給觀眾在戰爭中身歷其境的感受。本系列最強而有力的特點,在於以新穎的方式述說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故事,以觀眾前所未見的方法呈現非典型的影片,提供了一般平民百姓對戰爭的見解。

播放清單網址:http://www.youtube.com/playlist?list=PLF1FEB6E22D4D79C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