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1日 星期日

跟原住民青年介紹台灣神

2011年最後一天,贊清(布農族)帶著她的姪子Ibe(阿美族)跟小敏(阿美族),到了聖山,這是Ibe跟小敏第一次到聖山,原本當然是很不熟,後來到紀念碑那邊,贊清請我幫這兩位20出頭歲的青年介紹台灣神

贊清說Ibe看到追思牆上有八田與一的名字很高興,因為Ibe是學建築的,他知道嘉南大圳對今天南部的農業有很大的貢獻,也知道八田外代樹與烏山頭水庫共生死的事,我問Ibe知不知道為什麼追思牆上很多台灣神是在1947年結束生命,Ibe很迅速地回答:「因為228」,真是不錯的年輕人。接著我就開始介紹張七郎,告訴這兩位原住民青年,張七郎當年是如何到花蓮辦教育,開醫院,以及228大屠殺之後,張七郎是如何為了花蓮居民的安全而去跟國民政府兵談判,最後父子三人卻慘遭凌虐處決的故事。另外也談到嘉義市陳澄波潘木枝如何勇敢去水上機場擔任和平使的過程。小敏聽到這些故事覺得很震撼,我跟他們說,這些人都是為了人民而犧牲,他們犧牲之後產生了極大的正面能量,我們要去追思效法他們的精神。

之前讀書會剛好有聽過阿美族的報告,所以剛好可以派上用場,阿美族最有名的就是豐年祭與鮮豔的服裝,小敏說阿美族分布很廣,所以各地的腔調與服裝也略有不同,然而衣服是真的都很鮮豔,而阿美族也是有巫師這個角色。接著Ibe跟我介紹布農族的打耳祭,他說打耳祭類似阿美族的成年禮,也算是一種考試,可見雖然不同族,但是對於他族的文化也是蠻了解的。

接著帶這兩位阿美族的朋友到祈禱室,請他們簽名,簽原住民的名字,Ibe的名字很長,所以簡稱Ibe,小敏則是沒有原住民名字,一問之下才知道,原來他們族裡有沒有原住民名字,是要取決於有沒有祖靈來託夢,有來託夢就會照祖靈的名字這樣取下去,真是有趣又神祕。

最後跟Ibe與小敏介紹了228台灣神太上真經,雖然沒有很深入,但總是一個初步了解,Ibe也談到了他父親在台北的養生館,以及他為了練手指的力量,把握力器握到壞掉的辛苦過程,後來大家就一起去吃廚房組煮的晚餐了。

雖然這一整篇完全是記流水帳的寫法,但在歲末年終的一天,感覺很有意義,台灣的文化真的很多元,彼此互相交流了解,我們都是在台灣的生命共同體,過去黨國扭曲教育下,無法達成的台灣族群和諧,現在靠我們慢慢來重建;我們享有同樣的民主、自由與人權。

P.S. 1.我們忘了拍照。 2.忘了告訴他們台灣神的原住民代表是高一生


延伸閱讀:
228護國台灣神專區
台灣原住民系列報告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