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19日 星期一

蕭萬長對不起潘木枝

Nathan Comment: 蕭萬長不僅當上屠殺台灣人228元兇國民黨的副總統,2008年國民黨重新執政後二二八國家紀念公園經費還縮水,現在還有臉來談他小時候的救命恩人?


二二八國家公園 嘉市開園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1/new/dec/19/today-p13.htm

設在嘉義市劉厝的二二八國家紀念公園,占地六.一公頃,民進黨執政時,由當時的民進黨籍市長陳麗貞向內政部爭取,內政部撥款八億元,購買市有地規畫興建,後因地方與中央均改朝換代,導致興建經費縮水,九十八年興建完成後,因設備太陽春,市府拒絕接管,以致荒廢,經市府與內政部溝通,內政部去年底再提撥四千多萬元補強,於本月完工。

蕭萬長在二二八事件發生時只有八歲,守護他健康的醫師潘木枝,在嘉義火車站被槍決時,他的母親特地點了一炷香,要他到火車站前祭拜救命恩人;蕭萬長昨在開園典禮上訴說這段歷史,忍不住哽咽。

source: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二二八消失的台灣菁英》
- 潘木枝(1902-1947)


"任嘉義市參議員兼副議長,嘉義228事件爆發後,明知去機場很危險仍義無反顧前往談判議和,過程中勇敢直言,平時問政處事富正義感;最後卻命喪於3/25嘉義驛前。
在兒女心中是位疼惜子女、溫柔、偉大的好父親;在病患心中是位侍病如親、敬業、仁慈,甚至被當成神拜的好醫生;在市民心中是位深受市民愛戴、景仰,為民喉舌的好代表;面對暴政強權的脅迫下依然不畏懼、不妥協。
他留給妻子的遺書裡寫著,為市民而亡,身雖死猶榮…… (by Jade)"


嘉義市人,畢業於日本東京醫學專門學校,之後在東京長谷川內科醫院實習,歷時3年。1935年返台,在嘉義市開業,主持「向生醫院」。

終戰後,1946年嘉義市參議會成立,潘木枝當選市參議員,他參加東門區的競選,以最高票當選(次高票是許世閒),競選期間,沒有積極活動,反而在醫院為患者看病,而且還為另一位候選人林文樹助選,結果兩人雙雙當選。

228事件中,代表嘉義市「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與陳復志等共12人,前往嘉義水上機場要塞與被困在該處的國府軍談判,因而被拘捕,於3月25日與其他和平談判代表一同被綁赴嘉義市火車站前(現在台汽客運嘉義站的地方)槍斃示眾。

一位在嘉義市開設電器行的洪老先生,在接受訪問時,談到潘木枝,說:潘木枝做人真好,對貧苦的患者常常義診,他常常說:『患者將生命交 給我,我一定要全心全力為他治療好,不可太重金錢,對貧苦的患者不重視。』他很看重少年人、228事件發生時,有很多嘉中、嘉農的學生要去攻佔機場,他知 道這個消息,就要趕過去阻擋,勸他們不要太莽撞,不然犧牲是沒有價值的,他說:『為了和平,不願看到任何一方使用暴力。』可惜那些學生在途中就被軍隊用機 槍射死在南門噴水池了。他為了這件事,難過了很久」。

曾經在嘉義地區擔任牧師的黃武東,在其回憶錄中,有一段對潘木枝的回憶,引述如下:
「赴機場的代表中,以副議長潘木枝(按:潘不是副議長,副議長是林文樹)說話最多被帶回嘉義監禁時,他還天真的以為會經過法院公判,還說將在公判時討回公 道。直到槍殺的前一天,一名守衛偷偷的在香菸盒上寫字告訴他,明日即將行刑,請他把遺言寫在香菸盒上,他願意轉達其夫人。潘木枝才知道事態嚴重……」。

受過日本近代化法治社會薰陶出來的台灣人如潘木枝,對於不經公開審判竟可槍決人犯的祖國政治,似乎只有在臨死前才看清楚它。從潘木枝身 上,我們看到那個年代的台灣人的悲哀。潘木枝死後,屍體一直暴露在槍決地點。隔了一夜,他腳上所穿的皮鞋竟然不翼而非,被看守現場的士兵偷去了。

受到他照顧的朋友和親戚,知道潘木枝被槍決,都紛紛拈香來祭拜他,當時香非常稀少,祭拜他的人只好一個接著一個,用別人拜過的香來祭 拜,有些人用到香火已盡,還在用香根祭拜……。潘木枝有7個兒子,其中次子潘英哲,事件中躲在阿里山,也被打死。(摘錄自李筱峰,1990,《二二八消失 的台灣菁英》)



book source: 幽暗角落的泣聲 pp.198~199 阮美姝 1992

(228事件後)當時雖有多人被推選為代表,卻藉故拒絕前往。父親以身為民意代表,受民之託,職責所在,明知有危險,仍毅然前往,終於把最尊貴的生命獻給了他所心愛的嘉義市市民,三月十五日被槍殺于嘉義車站前。受刑前一日,託一位陌生的獄警偷偷帶出,寫於一張香菸盒的遺書:「......吾是為市民死,雖死猶榮。」,父親之事跡,足謂「忠烈」矣!

(略)

潘醫師已被拷打得非常慘了,站都站不住,但他被拖出去時,還大聲叫一起行刑的人,手牽手團結在一起,維持最後的尊嚴。


book source: 台灣二二八事件綜合研究 林啟旭(1983)

據聞嘉義名士潘木枝醫師被捕後,遭受指甲刺插鐵針的酷刑,但潘醫師始終拒絕供出任何參與起義的姓名,並挺身承認自己為領導者,承擔起義的一切責任。其大無畏的英雄氣概與捨身救人的精神,值得作為台灣民族的楷模。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