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19日 星期一

中國人的真面目-我讀我見(3)

轉載source: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中國人的真面目-我讀我見(3)

作者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楊緒東醫師


(photo source:《中國人的真面目》一書,逐漸漢化的少數民族)

*粗體字為楊緒東醫師撰寫之書評


中國自稱「禮儀之邦」談談而已,實際則「非」。

在中國住過的日本人,怨言最多的就是中國人不排隊這一點,不論是等公車、買車票、看病,中國人都不排隊,甚至毫不客氣插隊,最後竟竄到最前面去。這個時候,未受「插隊訓練」的日本人都很懊惱吧。

中國人不排隊的習慣,絕對不輸給別人,似乎以搶在他人之前為榮。其實,在學會規規矩矩的排隊之前,中國人是無法對完全不相識的人有某種信任的。假如認為站 在旁邊的人,可能會跑到前面插隊,則不可能慢慢地排隊前進了。前面稍有空隙,就想插進去,且為了不讓別人插隊,就需緊貼在前面的人後面。如果稍稍禮讓,大 約就別想要搭乘公車、買票了。

連根藤,1993,”不信任帶來不負責和無力感”,《中國人的真面目》,前衛,台北,pp.54-55。

為面子可以「殺人」,彼此「勾心鬥角」。

面子這問題包含許多層面,不能一概而論,此時我們談的面子,不是因為不信任對方,或避免壞了大局的爭吵而想顧全對方面子的意思。這裡的面子,是指中國人自己如無法得第一即不能安心的心情,其出發點是不信任感。
連根藤,1993,” 不信任帶來不負責和無力感”,《中國人的真面目》,前衛,台北,p.57。

在中國人的做法中,若一百人中有一個敵人存在,將之全部宰了是最安全的。明朝的開創者朱洪武,於建國之後殺了功臣及其家族共數十萬人,這亦是不信任感而殺 掉可能的對手,確立自己子孫與王朝安泰之計。總之對別人抱著不信,防範未然,先下手為強,皆是中國人由帝王的鬥爭歷史中,所習得的思想。

由流民集團分子所產生的八、九十歲的國會議員,在台灣雖被罵稱為「老賊」,但仍拼命地抱著職位不放,不僅公然表示至死不願放棄職務,還努力主張自己是正 統,絕不輕易下台(編按:老賊終於一九九一年被迫退職)。他們已無法代表民意,卻不願辭去,主要是由於對台灣人的不信任感。萬一由年輕的台灣人取得政權, 則將陷於無法翻身的慘境,因此絕對不肯讓步,始終堅持自己是對的。
連根藤,1993,”不信任帶來不負責和無力感”,《中國人的真面目》,前衛,台北,pp.59-60。

那麼,為何會存在根源性的不信任?那是因為社會體制是專制獨裁之故。專制獨裁者否定人與人之間的水平連繫,斷然切斷橫的關係。換句話說,下層的人若過於團結,即會危及上層的政權,這是統治者精鍊的秘方。
連根藤,1993,”不信任帶來不負責和無力感”,《中國人的真面目》,前衛,台北,p.62。

阿扁的下場,以KMT而言理所當然,小英當選總統,可以帶來「清流」,台灣人必須挺「小英」到「見骨」不可。

在統治人們的技巧上,中國人留下了各種資產。統治人的技術即是鬥爭技術,那不是戰場技術,而是中國人經常說的「官場」技術,也就是手練手管、權謀術數也。 比別人更長於陰謀者,精於謀略者即最高超,在君主身邊通常有許多謀略家,在與敵軍作戰時,可以借助其力,利用謀略撲滅對方。其中的要領,不僅是要求戰勝,還有對戰敗者必殺的殘虐定律。

因此,自己有一種輸了即會被殺害的意識:對方絕不會寬諒自己,自己亦絕不能寬恕對方。在這個意義上,謀略是左右中國歷史的重要技術,是中國的絕招。
連根藤,1993,”不信任帶來不負責和無力感”,《中國人的真面目》,前衛,台北,p.64。

打擊消滅有開創政治、民主格局的人物,是「中國老人專制」的慣例。


自己的祖先太偉大了,自己為保持那光榮只有拼命;而且只能保持舊東西,絕不許創造新東西。為了舊有的東西,中國人非常不注重創造性,視創造為造反,一出現即很快被抹殺。人們明白必定要遵循舊有的做法,因為從前太偉大了,反逆從前做法的人絕對是錯的。
連根藤,1993,”不信任帶來不負責和無力感”,《中國人的真面目》,前衛,台北,p.66。

日本於「全共鬥」運動最興盛的七○年代前後,日本人經常說「潛在的天皇制」,就是表現日本人潛在中暗藏的天皇思想。就某種意義上,中國人也同樣把「潛在的中華思想」深植於心中。
連根藤,1993,”不信任帶來不負責和無力感”,《中國人的真面目》,前衛,台北,p.68。

相對於橫向關係的淡薄,縱的關係卻是非常強 固。縱的關係源自於「忠」與「孝」,這個「忠」與「孝」將直系社會堅豎起來。「忠」是面對朝廷、官方的態度;「孝」是每個家庭裡,對長上表示的敬意,也是 每個家庭皆被要求的倫理。日本人的「忠」是指對集團(共同體)的忠誠,中國人的「忠」完全是對於皇帝,是對於統治者個人而言。另外,日本人的「孝」指養育父母重於親生父母,若親生父母未盡扶養義務時,即不成為「孝」的對象。但中國人的「孝」完全是指對親生父母而言,是一種重視血緣的關係。
連根藤,1993,”不信任帶來不負責和無力感”,《中國人的真面目》,前衛,台北,p.71。

人口太多,生存不易、封建自保,中國人有畸型恐怖思想與行為。

由於生存環境的惡劣,具有被害者意識的中國人,對人一直存疑心,並於事前採取防衛的態度。其中不乏因過度防衛而發展成殺人事件,這即是所謂「先下手為強」。尤其在革命運動中,加以敵軍的特務之名。被殺害者絕大多數是無辜的,但當局並不因此處罰錯殺同一立場的人。在應當做的防衛中,誤殺了己方的人,只算是稍有錯誤之處,總比萬一敵人潛入要好得多。
連根藤,1993,”不信任帶來不負責和無力感”,《中國人的真面目》,前衛,台北,p.73。

瞬間即可由極左變為極右,這對「革命中國」懷有憧憬的日本人而言,是無論如何不能了解的。其實把中國人視為非常狀況主義,根據狀況調整行動來理解即可。任何事都未固定,依狀況才下決定,這也是中國人的思想,這可能是社會沒有橫向約束,大家搖擺不定之故。例如,像在歐洲等地必須遵守的規則(法律),大家都遵照該項法則行動,但中國人不是如此。

不僅在國家與民族的問題上如此,在個人層面上亦是同樣。他們所說的原則,往往是自己的原則,最終還是以自己的原則為出發點,凡事以自己的利害狀況為對應,瞬間即改變自己的意見,自己並未覺得有何不妥。
連根藤,1993,”不信任帶來不負責和無力感”,《中國人的真面目》,前衛,台北,pp.75-76。

日本人不了解中國人的思想,吃虧很大。

或許日本人由於對自己島國民族性尺度不夠大而自卑,對於大中國極為憧憬,只要是中國的事情什麼都很感動,以偏頗的心情對中國發生誤解。

為了國家的發展,或為某種威信而興建的紀念館,中國人可以人海戰術一下子即完成,這種時候,不許任何的反對,僅要的工事一定加緊進行,任何的犧牲皆在所不 惜。這並不是時間的問題,而是感覺上的問題;被動員的人,並不是因為這個事業具有任何意義,而是依上級的號令而定,若是上級不很在意,那就大可偷閒。

在日本等國中,即使募款也可借助民間的力量來做。但中國因為民間的力量未被組織,募款無法採行。也就是,政府必須作所有的工作,政府由上至下,只有縱向的 管道。這個縱向的結合雖然非常有力,但因為水平層面未被組織的關係,上面即使號令傳出,如果沒有人力和物力,也是無能為力的。五人、十人在工作,正表示非 常無力感。但往好的解釋,這表示中國人的時間尺度很大。

但是,正如前面數度所言,這正是中國社會無力感的呈現,意謂著社會力的脆弱。中國水平層面的組織,被數千年王朝統治所摧毀,橫的關係盪然無存。因此,國家或政府沒有命令,社會即無法進行建設。畢竟是數千年來,歷經統治者任意的粉碎的社會,為了重建中國社會,首先必須從灌輸人民的信任著手。而人民在以懷疑眼光監視的中國共產黨底下,是不可能培育這種信賴的。

在沒有信賴之下,不知要聽誰的意見才是。不知聽誰好,又不能依自己的創意行動。如此,無論地域社會或全體社會,若非上級的指示,是不能有任何的興建的。民間的力量完全無法凝聚,上級沒有指示時即無法運作,不能運作正是中國停滯的根本現象。

中國於一九五八年至六一年止,因自然災害而餓死的人,總數在一千數百萬至二千五百萬人之間,死者幾乎都是居住在農村的人。中國一般的都市皆是政治都市,是公家人員居住的地方。
連根藤,1993,”不信任帶來不負責和無力感”,《中國人的真面目》,前衛,台北,pp.78-80。

長期被壓抑的中國人,一旦找到統治者的弱勢,會形成革命行動。

和日本不同的是,秦始皇的兒子並不一定是天生的皇帝,流傳在人們的腦子裡的是,「你只要夠勇敢,把他給宰了就能當皇帝」的極具革命性的思想。這種事情在中 國表面上是不允許的,但在危機四伏的狀態,這種手段還是可以使用的。在一個王朝之下,對於天子的忠誠雖強,但該天子已混惡不可理喻時,中國人稱他為「獨 夫」,那即表示他已不再是天子。一旦被指為「獨夫」,人人皆可起而誅之。這是相當革命性的想法,也是中國形成革命風土的主要動因。

在群雄並起之時,喊出的口號是「代天行道」。革命之時自己是天,對方被貶為「獨夫」,自己因為是天子,可以代天誅討獨夫,這算是堂堂正正的革命藉口。

群雄並起,爭相代天行道、消滅暴君之時,人民實已陷於飢餓狀態。而到了非革命不可的狀態時,大家都靠向革命這一邊。其實,問題的癥結在於人口與生產力的「逆轉」。也就是人口壓力已大大趕過生產力。

根據中國的歷史周期性,一旦陷於飢荒,自然會產生革命。中國是一個革命的風土,人口一多了,生產量相對的不足,野心家遂出現,革命即發生。由 大的角度來看,這是中國的新陳代謝。換句話說,是時候到了,開始分娩,陣痛來了,不久新生的嬰兒即將誕生。我們可以把革命當成像生育般自然。當然,這當中 有一半以上的民眾餓死或遭殺害,導致為數極多的逃亡人口,這些落荒而逃的人包括舊王朝的敗寇,變成流民拓展疆土,消滅少數民族文化,既殘虐又悲慘的事到處 發生。但由巨視的角度來看,這是非常自然的過程。
連根藤,1993,”破壞自然與食人導致的革命風土”,《中國人的真面目》,前衛,台北,pp.84-87。

(未完待續,撰於2011/11/18)


相關閱讀:
揭穿中華民國百年真相──我讀我見
台灣人應該認識的蔣介石-我讀我見
為義捐命-拯救台灣の日本影武者-根本博~我讀我評
中國人的本性-瞭解中國人、瞭解中國黨
動物農莊—我讀我評
中國即將崩潰-我讀我見
中國無法偉大的50個理由-我讀我見
中南海厚黑學-中共不能說的秘密-我讀我見
認識中國系列之二:周邊國家的去中國化

延伸閱讀:
中國人的真面目-我讀我見(2)
中國人的真面目-我讀我見(1)
楊緒東專欄
Hsutung's BLOG

1 則留言:

Michael Fu 提到...

感謝分享
Thanks for sharing

++++++必讀的文章++++++
★★★沉默共業的代價★★★
http://drmichaelfu.blogspo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