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29日 星期四

被馬政府消費的228菁英-陳澄波

Nathan comment: 當初看到國民黨大力在推,就感覺有鬼~

轉載source: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被馬政府消費的228菁英-陳澄波

作者 Aries | 贊修

延續「首位以美術提升台灣人地位的藝術家-陳澄波」的文章,馬政府又是如何消費228菁英?

一個以國家暴力對待人民的中國國民黨政府,開始做一些號稱關懷台灣人文、藝術的事,要推崇過去被同一個專制集團槍殺的人,是否發現還有剩餘利用價值因此把「陳澄波」拿出來消費,在所謂“中華民國建國100年”大肆慶祝之際的2011年,這些舉動,值得再觀察。

1. 「我」劇的誕生
「我是油彩的化身原創音樂劇」(以下簡寫為「我」劇)由嘉義市政府策劃,委託國立台灣師範大學表演藝術研究所執行,由果陀劇場演出,師大說明如下:
本校承辦之「我是油彩的化身-原創音樂劇」,是行政院文建會辦理中華民 國建國一百年重要活動,亦為兩廳院「民國藝百」系列的重要節目之一,由嘉義市政府主辦,委託台灣師範大學執行。音樂劇描述台灣油畫大師陳澄波的生平,融合 藝術、人文關懷、歷史,以及豐富舞蹈音樂的元素,極具教育意義及藝術價值。

龐大公家單位關注以台灣主的歷史、人物,難免讓人受寵若驚,指導單位包括文建會、交通部觀光局、行政院新聞局、外交部都掛名,嘉義市政府、財團法人嘉義市 文化基金會為主辦單位,台北場共同主辦是國立中正文化中心,承辦單位是國立台灣師範大學,贊助單位更羅列台灣中油股份有限公司、台灣電力公司、台灣糖業股 份有限公司、福添福社會福利基金會、台灣菸酒公司、中華郵政、信義房屋、玉山銀行。


(photo source: 「我是油彩的化身-原創音樂劇」官網)

執政黨運用公家機關資源贊助某活動可以理解,但以馬政府執政的例子,2011年建國一百年國慶晚會搖滾音樂劇《夢想家》,由官方帶頭運用公家資源投入超過2.1億演出兩個場次, 以連結中華民國黃花崗烈士與台灣的關係,詮釋沒有中華民國的建國就沒有台灣。馬政府一向以宣揚中國文化主體為考量,因此「我」劇投入大量公家資源,是否在加以詮釋陳澄波與中國之間的關連性,是否運用國家機器把陳澄波變成選戰工具之一,值得後續多觀察。

2. 劇情安排
關於獻情安排,「我」劇官網的「本劇介紹」如此記載著:
臺灣美術巨擘陳澄波(1895-1947),出身窮困,30歲為追求藝術理想遠赴日本學畫,是臺灣史上第一位獲日本「帝國美展」入圍殊榮的畫家。

本劇從一位熱情的畫家作品中,看到他愛鄉愛土的炙熱情感,以及與夫人張捷的牽手之情。編劇王友輝將畫作轉化為優美的歌詞;作曲家陳國華將歌詞化身為旋律,讓這齣音樂劇不僅有豐富的色彩,更充滿了動人的靈魂與溫馨的氛圍。

澄波回臺後積極投入美術發展與教育,更為民喉舌擔任參議員,最後雖不幸受難於二二八事件,但其一生為藝術奉獻的熱情,卻是值得台灣人永遠學習的。

全劇橫跨臺灣、日本東京以及中國上海,舞台上以最新科技投影呈現、深具律動的換景手法,並與國內頂尖指揮家郭聯昌老師率長榮交響樂團共同演出,絕對是今年建國一百年最撼動人心的舞台鉅作。


「我」劇演出的內容是,陳澄波極為浪漫的追求藝術,為此把妻子留在台灣,到日本學習美術,強調他的浪漫與家庭觀。陳澄波在日本學畫時非常努力,畫圖很有名氣。陳澄波在228時,做為和平使者代表,音樂劇結束。

劇情對於陳澄波致力推動台灣美術,並因美術教育而從政並未著重其中的關連 性。何況中國國民黨的罩門-228屠殺事件,也只是輕輕帶過,當國家暴力被避重就輕的轉換成嘉年華會式的舞台效果。在此情形之下,陳澄波迫於無奈在中國教 書的短短四年,與中國有關連的人生一小部份,不會被擴大做某種熱愛中國的解讀嗎?

3. 官方對「我」劇的心態
建國百年活動慶祝網站,在標題為「2011世界管樂年會在嘉義暨陳澄波音樂劇」文章第一段敘述:
建城300年的嘉義市即將以「2011世界管樂年會暨第20屆嘉義市國際管樂節」、「陳澄波音樂劇」做為慶祝建國100年的獻禮,除了提昇嘉義市的城市競爭力,打造一個「人文城市、管樂之都」外,更是為台灣推動文化外交,提昇文化軟實力!


(photo source: 中華民國建國一百年慶祝活動網站)

藉由政府的資源,推廣台灣美術菁英陳澄波的事蹟固然是好事,只是「陳澄波音樂劇」變成是慶祝建國100年的“獻禮”,再怎麼聯想都奇怪。陳澄波因為捍衛自 由、民主、人權的普世價值,擔任和平使者前往水上機場談判,被中國國民黨的軍隊補殺後,還不准家人收拾大體,以達殺雞儆猴之效,並有效恐嚇台灣人民不得參 與政治。

過去他人的死,今日變成建國的“獻禮”,其原因並非殺害一代美術家陳澄波的原兇被定罪而加以紀念或追思,那何來的「獻禮」呢?是否也隱喻著過去他人死於中國國民黨政府的執政是一種活人獻祭,今日在馬政府執政之下才加以慶祝當年的“豐功偉業”?

4. 名人加持
《我》劇2011年10月在台北演出展開全台巡演,首場的台北場次,不乏名人政要加持,從總統馬英九、副總統蕭萬長、立法院長王金平、海基會董事長江丙坤、國民黨榮譽主席吳伯雄等人皆到場全程觀賞,演藝、藝文界眾多人士也到場。


(photo source: Yahoo!奇摩新聞)

名人多,新聞曝光率就跟著提高,其中在228紀念活動時最常以228受難家屬自居的客家大老吳伯雄,卻未對該劇發表何任與228有關的言論,其刻意的低調是否有意淡化《我》劇與228屠殺事件相關連結。

「我」劇的誕生由嘉義市政府規劃,到劇情安排避重就輕帶過228屠殺事件,再看到官方對該劇以“獻禮”定調的心態,以及馬執政團隊政要名人的熱列參與。在馬政府大力支持下,風光開演,被列為是文建會辦理中華民國建國一百年重要活動,也不難聯想到「鱷魚的眼淚」。

5. 結語
中國國民黨長期以中華文化主體為職志 ,但在2000年失去政權後,相關文宣上開始使用本土符號,始終以捍衛該黨黨綱為執政利基的馬政府,也跟著轉化國家認同爭議焦點,逐漸從統獨轉變為歷史記憶與政治符號的運用 ,因此當馬政府開始大力讚揚台灣藝文活動時,其出發點為何,的確需要再多觀察。

誠如前教育部長杜正勝指出:「在現代知識分類中,歷史學應該屬於最可能反映現實社會的一種知識……用歷史的方法來研究古今的各種文化,察別其利弊得失,而其目的是把歷史當做人類教育,以明是非、辨疑似、辨義利、定猶豫、通古今。」

228屠殺事件,受波及的人不止是228家屬,因為影響了台灣政治社會發展至今,除了記取教訓,也表示教訓之外還有歷史。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所提出的42條要求,在2011年的現在看起來,不過是普世價值的官員本土化、政治清廉、基本的人權和自由,1947年卻被政府當成是大逆不道的藉口,而當人民的抗議超過政府的容忍範圍時,就把人民畫上叛變的色彩、視為匪類,加上事件平復後,對人民採取最強烈手段的彭孟緝被升官,也可以反映蔣介石的對228屠殺事件的定位。

以國家軍隊鎮壓國家人民的國家暴力,下令鎮壓的決策、軍政、相關人員責任,沒有追溯期限 。但至今因多重因素仍未對228政府犯罪行為加以訴追 ,導致消逝於中國國民黨軍隊手下的228菁英之一陳澄波,首位入選日本帝展的台灣美術家,在今日卻成為慶祝建國100年的“獻禮”。就如英國著名的政治諷 刺評論家喬治‧歐威爾在《1984》寫的:「假定一個人要統治,要維持其統治,他必須顛倒事實。因為統治的秘密是用學習過去的錯誤的力量來相信自己的萬全。」

從 1947年中國國民黨主政發生的228屠殺事件,到2011年馬政府建國100年把《我》劇的陳澄波當成“獻禮”,看似單純的文化活動,背後卻隱藏了「詮 釋權」的政治因素。喬治‧歐威爾小說《1984》裡一個專門竄改歷史紀錄的政府部門的名言:「誰控制過去。誰就能控制未來;誰控制現在,誰也就能控制過 去。」 一個斷送生命於兇手的台灣菁英之一陳澄波,與被兇手大張旗鼓當為獻禮的陳澄波,馬政府對於228有著道歉、和解但不求真相式的細膩消費手段,並從過去錯誤方法中學習更細緻化的操作。

總統大選歷屆都在3月份舉行,馬政府執政下,2012年是有史以來首次將選舉改為1月份投票,其背後的選舉策略是否也意在切斷「228和平紀念日」與台灣人的感情,用以麻醉台灣人對228的記憶?

台灣面臨中國共產黨要併吞台灣,中國國民黨要出賣台灣,台灣人對中國人真面目的陌生與不瞭解,都是危機四伏的未來,台灣要變成美麗的油彩,怎麼熬過製作過程辛酸的命運,是重點


Reference:
杜正勝,《走過關鍵十年(1990-2000)上:政治憂思》。
杜正勝,《臺灣心 臺灣魂)(高雄市:河畔,1998)。
張炎憲等執筆,《二二八事件責任歸屬研究報告》(台北市:二二八基金會,2006)。
喬治.歐威爾著、邱素慧譯,《一九八四》,(台北市:桂冠,1994)。
彭慧鸞,《蕃薯與泡菜:亞洲雙龍台韓經驗比較)(台北市:賽尚圖文,2008)。
Yahoo!奇摩新聞:
http://tw.news.yahoo.com/各界名人誠摯推薦我是油彩的化身.html
中國國民黨全球資訊網:
http://www.kmt.org.tw/hc.aspx?id=27
中華民國建國一百年慶祝活動網站:
http://taiwanroc100.tw/chinese/Active_detail.aspx?n=22&s=74
台灣師範大學教務處:
http://www.oaa.ntut.edu.tw/files/14-1001-23494,r3-1.php
我是油彩的化身-原創音樂劇,
http://www.chenchengpo.com.tw/about/index.htm
建國一百年國慶晚會搖滾音樂劇《夢想家》,
http://taiwanroc100.tw/chinese/CP.aspx?s=198&n=253


延伸閱讀:
首位以美術提升台灣人地位的藝術家-陳澄波
我是油彩的化身音樂劇-避重就輕,侮辱藝術與陳澄波
被掩蓋的228導火線
贊修的BLOG-Taiwan Aries 閃亮的小螺絲釘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