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20日 星期二

被掩蓋的228導火線

Nathan Comment: 果然先將林江邁抹黑之後,就可以將公賣局人員的暴力行為合理化,順道將台灣人的228起義污名化,國民黨的手法都一樣,台灣人要看清楚阿。將「南科高鐵減振工程」抹黑成「南科高鐵減振案」,將「宇昌生技發展」抹黑成「宇昌案」,都是同樣的惡劣手法。

轉載source: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被掩蓋的228導火線

作者 Aries | 贊修


(photo source: 《尋回失落的記憶》一書) 點圖可放大觀看

228屠殺事件(The 228 Massacre),是終戰後台灣歷史上最重大的屠殺事件,也影響最深遠。不能輕易被忽略的是發生的背景和原因,包括政治、經濟、社會、文化等面向的錯綜 複雜。屠殺事件的決策階層、軍政層面、相關人員的責任,都藉由官方檔案史料的解密,一一呈現在世人面前。

但所謂「事件的導火線」,和小時候所習得輕描淡寫一句“由查緝私煙所引起的省籍情結”,似乎背後又隱藏了不可說的祕密,熟識中國人性格者,應該瞭解其欲蓋彌彰的特性。好奇的心理,引發更深入的探討。

屠殺事件的導火線,發生在1947年2月27日傍晚的緝煙事件所點燃,公賣局查緝員在台北市太平町的天馬茶房查緝私煙,煙販林江邁女士因走避不及被查獲所賣的私煙,林江邁希望查緝員不要把東西全帶走,歸還一部份現金和專賣局製造的合法香煙, 後來圍觀民眾漸多,查緝員葉得根在一陣拉扯之後,用槍托敲打林江邁的頭部,鮮血直流。查緝員被氣憤的民眾追捕之下,開槍誤擊在自宅觀看的民眾陳文溪(送醫不治身亡),加上派出所、警察總局、憲兵隊包庇肇事的查緝員,更引起民眾的激憤。

一向被定調為「查緝私煙」而引發的228,是煙販林江邁有錯在先,事實上,林江邁的長子林匏螺在1992年接受阮美姝的口述歷史訪問時,指出:「母親白天在後車站賣煙,傍晚以後就到孔雀樓下賣煙。我們是有牌的,不是沒有牌照的煙販,要提煙時,也都到後車站那裡提。」 所謂的查緝私煙,指的是查緝賣洋煙,而為何煙販會鋌而走險的賣洋煙,主要是公賣局在中國國民黨接收後,所製作的香煙品質低劣而且價格高,相對來說,進口的洋煙品質好、價格低就成了民眾的第一選擇(日治時期香煙品質好),而為了顧及生計,煙販只好兼賣洋煙。

而政府在取締走私問題時,除了沒有檢討因品質差價格貴不受民眾青睞的源頭問 題以外,也沒有從走私的源頭開始查緝走私來台的貨物,查緝員寬以默許有勾結的商人走私,嚴以查緝市井小販並假公濟私的沒收私煙以外的合法香煙和現款, 威權政府的所作所為,已讓民眾不滿的情緒點點滴滴累積起來。

2 月28日,民眾集結遊行仍得不到處理緝煙原兇的結果,行經專賣局時把局內的煙酒、火柴、桌椅、汽車、腳踏車等物品燒毀,但唯獨沒有動到現金。欲前往長官公 署請願時,遭到公署衛兵舉槍掃射的武力鎮壓,透過中山公園的台灣廣播電台(日治時期台北放送局、今台北228和平紀念公園),向全台廣播「台灣自戰後政治 黑暗、貪污舞弊、米糧外運、民不聊生,並呼籲民眾起來反抗,驅逐各地的貪官污吏以求生存」,消息傳到全台,抗議活動的蔓延到全台灣。

之後各地衝突擴大,地方人士與民意代表出面提出改革要求,3月1日成立「台北市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這期間陳儀大玩兩手策略,一邊安撫台灣民眾,一邊 致電蔣介石派兵來台鎮壓。 接著以國家軍隊鎮壓人民的國家暴力,展開無差別的射殺人民,軍民的武裝衝突,以及有計畫、有名單的捕殺社會菁英。

各地以武力鎮壓抗爭的「綏靖」,和清查戶口、搜捕可疑份子的「清鄉」,在全台恐怖的展開,3月8日北宜基地區,3月9日桃竹苗地區,3月13日中彰投地 區,3月14日雲嘉南地區,3月7日高屏地區,3月18日花東地區,3月20日澎湖地區,根據1992《「二二八事件」研究報告》以人口學的推算,推算台 澎在鎮壓和整肅的死亡人數約在18,000至28,000人之間, 確實數目迄今仍無法掌握。

其背後代表的不只表面看到的18,000至 28,000的數字,失去孩子的父母悲痛不已,失去先生的妻子頓失依靠、其他親友斷絕來往,失去父親的孩子活在被警務人員不定時騷擾的世界,也失去國家選 擇權的台灣人。這些要求一個廉能的政府,對公平正義有期待、對自由民主有嚮往、對人權尊嚴有堅持的犧牲者 ,被專制的政府打成是異端、叛徒、暴民。228變成固若金湯的「禁忌」,變成一段消失的集體記憶。

從此人民對政治噤聲,長輩常告誡小孩「有耳無嘴、不要參與政治」,影響台灣的政治生態,造成政治菁英斷層,劣幣驅逐良幣,黑道流氓、地方政客進入地方政 壇,更方便中國國民黨的統治,以利「整碗捧去」。228屠殺事件,是終戰後台灣歷史上最重大的屠殺事件,也影響最深遠,現在台灣社會的許多怪異現象,也都 源自於此。

回顧228的導火線,政府不但沒有檢討228屠殺事件的起因,也在之後放出與事實不符的消息,林江邁的頭部傷勢被槍柄打傷, 送往洪外科就醫,但國史館記載林江邁在事後被送往林外科就醫,院長林清安做證蓋章的答辨書上,說不知道林江邁之傷為何傷。

顯而易見,228 的導火線是中國國民黨執政的政府有錯在先,事發後又企圖加工要掩蓋事實,等到事實像滾雪球般大時,就用欺騙加以安撫,假意要滿足人民提出改革的要求,其實 背地裡在尋求救兵,最後用血腥鎮壓的手段使人民噤聲,並持續恐嚇人民不得干政,以利取得永久的統治權。這就是威權政府的手段。

2012年總統大選,假如蔡英文落選,這些與政府立場相對的異端,即使做了對台灣有貢獻的事(發展生技產業南科高鐵減振工程), 都將被構陷成污名化為貪污、弊案的犯罪者,像阿扁總統一樣被起訴求刑。如果馬英九連任成功,和中國國民黨立場一致的人護黨有功,即使以國家暴力對待國家人 民,仍會被升官加祿,例如228屠殺事件時對人民採取最強烈手段的彭孟緝被升官,2008年中國陳雲林來台而打壓黨旗事件的王卓均升為內政部警政署長。打 擊異己,維護既得利益,是中國人血液裡傳統的基因。

英國著名的政治諷刺評論家喬治‧歐威爾在《1984》寫到:「假定一個人要統治,要維持其統治,他必須顛倒事實。因為統治的秘密是用學習過去的錯誤的力量來相信自己的萬全。」從被掩蓋的228導火線,到2012總統大選,真相,就在台灣人的選擇。


Reference:
杜正勝,《走過關鍵十年(1990-2000)上:政治憂思》(台北市: 麥田,2000)。
阮美姝,《幽暗角落的泣聲 : 尋訪二二八散落的遺族》(台北市: 前衛,2000)。
張炎憲等執筆,《二二八事件責任歸屬研究報告》(台北市:二二八基金會,2006)。
喬治.歐威爾著、邱素慧譯,《一九八四》,(台北市:桂冠,1994)。
嘉義市二二八紀念文教基金會,《尋回失落的記憶》(嘉義市: 嘉義市二二八紀念文教基金會,2005),
鍾逸人,《辛酸六十年(上)》(台北市:前衛,1993)。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http://www.taiwantt.org.tw


相關閱讀:
查某人的228-我讀我見
二二八事件官方檔案VS.民間資料整理輯錄(嘉義地區)— 我讀我見
拜讀「228事件責任歸屬」-我見
Do You Know 228?
Do you know 228-原凶是蔣介石.我見
二二八口述歷史系列出版品

延伸閱讀:
天命之228(B)
歐威爾與《1984》書評-我讀我見
動物農莊—我讀我評
【影片】二二八紀念館重啟 歷史遭竄改
【耳空內的蟲聲】激發自尊,感謝228
贊修的BLOG-Taiwan Aries 閃亮的小螺絲釘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