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13日 星期二

中國人的真面目-我讀我見(2)

轉載source: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中國人的真面目-我讀我見(2)

作者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楊緒東醫師


(photo source:《中國人的真面目》一書,逐漸漢化的少數民族)

*粗體字為楊緒東醫師撰寫之書評


中國歷代朝政以「華文」來同化他族,卻有許多現代名詞來自日本人的開創。

文字本身即有創造性,為了解放人們的思考,為了釋出自由的思考,將文字所具有的創造性引出來,是相當重要的。

例如,我們且看「自由」這個字眼,它是由Freedom翻譯過來的,將它翻譯成自由的並不是中國人,而是日本人。創設慶應大學的福澤諭吉,於幾經思慮之後,決定將之譯為「自由」。

「哲學」一辭亦是日本人所創造的,此外還有很多用語都是,譬如「歷史」亦是。也許有人會覺得意外,何以歷史之國的中國,竟沒有「歷史」這個用詞。原來中國語中只有「史」這個字,「史」於書寫時還好,一旦說出時,同音異字過多,非常不便。

中國語算是書寫用的文字,可能適用於文字上的學問,但使用在口頭交談和傳播學問時,會有許多不方便之處。將之「軟體化」,做成易懂的口語的是日本人,日本學者將兩個漢字做成一組,創造了新含意的片語,表現了高超的漢字造語能力。

連根藤,1993,”中國的病根-中華思想”,《中國人的真面目》,前衛,台北,pp.30-31。

清朝運用中國人來管理中國人,是高招。

清朝與蒙古人的元朝時代不同,並未對漢民族進行清算,反而不忘善加利用中國人的士大夫(知識分子)。中國的知識分子認為,若自己能有官做,誰當統治者都一樣,因此相當願意接受懷柔,另一方面,士大夫的政策亦獲得清廷採用。

因為要統治中國人,當然亦非利用中國人不可,這亦是清朝了不起之處。譬如,攏絡漢民族的知識分子整理中國文化這項龐大工程-辭典之大成的《康熙字典》,及中國最大的叢書《四庫全書》等的編撰,可謂從事一項偉大的文化事業。就因如此,士大夫忙於事業,無暇去反政府,一流的文人已被整理工作纏身,同時蒙古和西藏也與清朝聯手。

在這一點上,日本未能學得其真昧,或者說日本未學通清國統治中國的技倆,才會遭到失敗。當時,日本對清國的歷史恐怕並未加以深入研究。
連根藤,1993,”中國的病根-中華思想”,《中國人的真面目》,前衛,台北,p.35。

中國人自大心態越演越烈,各國普遍「反感」。

一九八八年九月,朝日電視台的新聞節目中,主持人久米宏報導了在印度的西藏難民的獨立運動,但翌日竟於同一節目中,做了一百八十度的「更正」與「道歉」, 指出「中國固有的領土」,以及因達賴喇嘛的流亡引起的一九五九年西藏「叛亂」,是一種封建領主的「叛亂」。上述的更正,朝日電視台並未提出任何的根據、任 何的評述。不用說,中國北京政府決不允許日本大眾傳播媒體做這樣的報導,若有任何違逆其意之處,即會無所不用其極向對方施加壓力。

西藏是中國固有領土的說法,是中國絕不讓步的大前提,電視台竟不察,好意介紹高唱獨立的西藏流亡人士動向,這引起中國方面的震怒,久米宏不得不聽從指示。或許,久米宏該向朝日電視台辭職表示抗議,但結果他忍從息事,而這些內幕在日本的新聞界並未多加報導。

日本新聞不敢刊載真相,是因為日本新聞媒體在中國有不少的特派員,無論如何不能招惹中國,一旦惹毛了中國,立刻會遭到壓力,屆時連特派員的駐在都成問題,而且將是血本無歸,也因此日本人一再對中國低聲下氣。結果,在日本這件事情有所報導的,也僅止於周刊雜誌而已。
連根藤,1993,”中國的病根-中華思想”,《中國人的真面目》,前衛,台北,pp.37-38。

中國內戰、混亂之際會有難民,而難民,才是中華英雄。

流民即難民,在中國的歷史中每於王朝末期發生大混亂,隨之產生龐大的難民。這些難民不斷向「天下」擴散,不斷的開疆拓土。其中也出現了取得天下的事蹟,也就是難民打天下。中國正規軍雖然可怕,但是比中國軍隊更可怕的是殘兵敗將與難民。當中國軍隊打過來時,因裝備差、士氣低,並沒有什麼可怕。但是當一群飢餓的人民如喪家之犬的敗兵敗卒,一下子攻進來時,土地就被佔去了。

古時所謂的中國,是指現在的河南省、山西省、陝西省,一般稱該地區為中原,這種不知不覺地擴大,無止盡的膨脹開來的現象,即是流民天下,亦即中華世界的疆土開拓方式。

在電視中所見到的終戰後遺留在中國的日本孤兒,百分之百遭到同化,為了在殘酷的中國社會中生活,他們學會了隨著環境變習性,帶有保護色適應求生。久而久之,完全失去日裔的族性。

像這樣流民取天下的中華擴張原則,算是獨創性的思想。

就是這種擴張原則,才得以令居於中原的小中國(華),不斷的壯大開來。所以,相反的,每於大亂發生時,中國反而得到好處,因此沒有人認為這個方法有何不好,反而認為這個方法是妙方。
連根藤,1993,”中國的病根-中華思想”,《中國人的真面目》,前衛,台北,pp.40-42。

中國人打中國人是常態,外國人打中國人是突變,打打殺殺皆是「好事」?


中國的膨脹主義是具有殺傷力的典型。十年前,中國與越南發生戰爭,懲戒不聽話的越南,在古時稱之為王朝的戰爭。只要大王朝不斷的派兵攻打,越南一國無論如 何抵擋不住的,萬一這又引起中國內部的大亂,被迫向外逃離的難民,也可讓十個越南撐不住,就像雪崩般湧入國境的人數,令軍隊不知如何是好,戰車也只得陷於 停擺。

一九四九年,在中國內戰中完全失敗的國民黨政權,帶著殘敗兵力及其眷屬一五○萬,攜著槍劍闖入台灣,將曾是「夷」的台灣,併吞為中國的疆土,這即是中華膨脹主義活生生的例子。台灣不幸再度捲入「華」的世界中。
連根藤,1993,”中國的病根-中華思想”,《中國人的真面目》,前衛,台北,pp.44-45。

血緣大於一切,華僑成為中華大統的尖兵。

一九七二年,田中首相前往大陸與中國建立國交;在這之前,日本與台灣曾有外交關係。這些日本華僑皆持有台灣的護照。不料日本與中國一建交,他們一下子就轉 拿中國國籍向中國一面倒。無論誰取得中國的政權,即使是共產黨,只要取得中原即是主人翁,因此很快地即認同自己是那裡的人民。當時領取蔣介石的護照是不得 已的,現在正統的政府是中國,當然要換成中國的護照。

在雪梨車站前的不動產約有十%被香港資本賣去。中國的政策才一改變,澳洲的不動產即大量被買去,這種收買的情形,其實也是另一種形式的中國膨脹主義。

其實,問題是出在中國人拒絕認同新的鄉土,中國人移往他處時,往往不願同化。對中國人而言,移民最重要的結果是,有如取得了一個新領土。華僑對於自己的文化具有強烈的自信,即使不會說中國話,但對於自己是華裔之事卻非常在意,但若是日本人,到第二代已經是該國的人了。

中國人有一種特性,在國內吃苦後,到國外一有成就想光宗耀祖,衣錦還鄉。這幾乎是所有華僑的心情。在中國過著苦日子,到國外好不容易富有了。任誰都會想,就是因為當年在故鄉吃苦,才有今日的成功。華僑與其說想要中國改革,不如說想去維護古老的中國來滿足自己的鄉愁;因此,中國無庸做什麼,就可獲得華僑的一片忠誠。

這對移民對象國的人民帶來不安,引起一種威脅。也就是因為如此,東南亞諸國對中國的警戒心不減。

中國移民的出身多半是不能餬口的農民,或不識字的人民,但是他們卻是中華思想的傳播者。換句話說,華僑才是傳播中華思想膨脹主義的可怕的先鋒。
連根藤,1993,”中國的病根-中華思想”,《中國人的真面目》,前衛,台北,pp.47-50。

(未完待續,撰於2011/11/18)


相關閱讀:
揭穿中華民國百年真相──我讀我見
台灣人應該認識的蔣介石-我讀我見
為義捐命-拯救台灣の日本影武者-根本博~我讀我評
中國人的本性-瞭解中國人、瞭解中國黨
動物農莊—我讀我評
中國即將崩潰-我讀我見
中國無法偉大的50個理由-我讀我見
中南海厚黑學-中共不能說的秘密-我讀我見
認識中國系列之二:周邊國家的去中國化

延伸閱讀:
中國人的真面目-我讀我見(1)
楊緒東專欄
Hsutung's BLOG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