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10日 星期四

你極可能是熟番之後

你極可能是熟番之後
轉載source: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7/new/jan/21/today-o1.htm

█ 沈建德

以前被歸入阿美族的撒奇萊雅(Sakizaya)族,照滿清的分類屬「生番」,今正名獨立為原住民第十三族,這事情可以和另一則新聞對照著看:中國政協主席宣佈將製作「台灣文獻史料」,證明台灣屬於中國,總計二二○冊,一億五千萬字,準備花錢編大謊言。事實上,我們只要了解台灣古今地名,就不會上「台灣屬於中國」的當。

台灣古地名可追溯到一六二四年荷據時代,當時台灣平地就住滿了平埔族二百多社,約三十萬人,照滿清的分類屬「熟番」。這些社名記在荷蘭的大員日記、巴達維亞城日記等。山地「生番」人口約二十萬。當時的「熟番」族名就成了當地的地名,例如雞籠Quimourije(基隆)、打狗 Tancoia(高雄)、竹塹Pocael(新竹)、赤崁Chacam(台南)、斗六Talackbayen、半線Pansoa(彰化)、諸羅 Tilaossen(嘉義)、阿猴Akauw(屏東)等七十七社,可是一七六四年前就漢化背祖,還好留下番地名,為在地住民的血統留下見證。

這些漢化後的番民自稱漢人,瞧不起拒絕漢化的同胞,學外來統治者的口氣,自以為漢,稱同胞為番,稱自己的居住地為庄,稱同胞的為番社、番子厝、番子埔、番子寮、番路、番婆崙、社頭、社皮、大社等等。這種「番」地名的地方,各縣市都有,如今加起來共超過一萬個。所以,只須把這萬多個「番」地名指出今之所在,把熟番正名,則中國謊言不攻自破。

原來,荷據時,漢人在台不多,一六六一年後鄭成功和鄭經帶來約三萬七千人,但六千病故。一六八三年滿清入台,頒「回籍令」,沒死的漢人被趕回中國原籍,至一六八八年僅剩數千人,記在一六八四年施琅「諸羅減租賦疏」及一六八八年「華夷變態」。

「回籍令」頒後,禁過番,禁止中國人來台墾地(當時稱過番)。直到一八七五年才開放,但來者甚少,即使搭船免費還有薪水可領,仍無鼓勵作用(見台東州采訪冊及恆春知縣黃延昭語),因為十去六死,過得了「黑水溝」過不了瘴厲(瘧疾、登革熱)這一關。所以,台灣人是被強迫漢化,真正的中國人是少數;中國還是死了這條心把!

(作者為留美企管博士,前中興大學企管系副教授)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