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28日 星期五

陸委會與NCC 互相掌嘴





自由時報專訪:台大新研所教授張錦華︰早就超過媒體集中度的標準了/旺中併購案 NCC應駁回 立即停審【2011-10-24】

http://iservice.libertytimes.com.tw/2011/specials/interview/news.php?no=533873

台大新聞研究所教授張錦華。(記者王藝菘攝)

記者鄒景雯/專訪

旺旺中時集團旗下的旺中寬頻媒體公司併購中嘉網路公司案,NCC今將召開公聽會,台大新研所教授張錦華受訪指出,這項併購案,不論從集中度 的數量,或對言論多元化可能造成的影響而言,都已經遠遠超過一個自由多元市場中所可以容忍的極限。並且,就先前NCC審查通過的案例中不容許系統業者經營 新聞頻道的前例來看,NCC應該駁回本案,立即停審。

中國置入 破壞新聞的獨立性

問:在這次連署反對旺中併購中嘉的運動中,我們看到妳特別對「中國置入」中國時報問題表示關切,原因為何?

張錦華:去年十一月,監察院吳豐山委員有個調查,已經確認「中國大陸新聞置入」違反現行法規,並糾正了主管機關陸委會。依據兩岸人民關係條 例第三十四條,以及大陸地區物品勞務服務在台灣地區從事廣告活動管理辦法第六條,台灣媒體要刊登中國大陸廣告,除非已經許可,都列為禁制的項目。監察院還 同時發現,中國時報不但自己出賣新聞,還是中間商,幫中國官方向聯合報買新聞版面,也就是說不僅旺旺中時本身專業失守,還連帶影響其他媒體,破壞新聞的獨 立性,這是非常嚴重的事情。

新聞必須是獨立客觀,才能獲取社會信任,民主社會的廣大讀者基本上相信新聞是報導真實,新聞不是廣告,這是專業的界線,也是自由媒體無形的社會契約。這個信任關係一旦破壞,將是媒體形象的墮落,更是民主社會監督功能的瓦解。

中國官方在台灣購買新聞,引發另一個更嚴重的問題。台灣政府也有購買新聞的不良紀錄,今年初在中時記者黃哲斌出走抗議帶動下,引發公民抗 爭,立法院終於在今年一月通過預算法修正案,明文規定禁止政府做新聞置入,因為這是用納稅人的錢,以隱藏式宣傳的方式,欺騙納稅人。但是中國政府卻也在台 灣置入新聞,這個狀況就很詭異了。兩岸雖然交流,但是仍有國家安全的問題,我們看到最近爆發的共諜案即是一例。中國是個一黨專政的獨裁體制,沒有監督體 制,沒有獨立的司法,媒體的角色都是喉舌,嚴控新聞和言論自由。因此中國官方來台灣購買新聞,就是把台灣媒體也當作傳聲筒,宣傳官方意識形態,操控台灣的 新聞報導。對於讀者而言,如何能得到完整而真實的資訊?這是傷害讀者知的權利。

公共利益 併購審查重要關鍵

我們看到中時這些置入的版面,提供的都是中國「發展大好」的新聞,基本上是以招商、招攬觀光旅遊為目的,實際上就是廣告,引用的新聞來源都 是它們的書記、省市首長等黨政官員,沒有其他任何的平衡報導。中國內部各種迫害人權、貪污腐敗、環境污染、宗教抗爭等問題,都被刻意排除或消音,這當然對 台灣的讀者極為不利。

吳豐山的調查就指出,這種新聞置入,背後的政商利益是不透明的。就是說,如果新聞都賣掉了,我們不知道它還賣掉了什麼?這種政商不明的利益,在兩岸關係上,是很令人擔心的。

旺旺中時報導的傾向,可以連接到中國對台灣宣傳的基本原則來看,例如入島、入戶、入心(或者入腦),以及所謂的以經圍政。中國來台的採購 團,它們的官員參訪各地時,中時大量的宣傳這些官員如何與台灣血脈相連、兄弟之情、如何愛台灣,完全正面報導,明顯是要爭取台灣人民的認同。但中時對於這 些數以百計的來台採購團,在正面報導外,卻完全沒有任何監督式的新聞和評論,對於這些來台官員在台灣各地遭遇的抗議,也完全不予報導,顯然未能盡到平衡報 導的媒體功能,而成了一言堂式的傳聲筒。

旺中併購案中,有諸多疑慮,在資金透明度上,蔡衍明以外國人身分,經過層層轉投資,其企業誠信度就必須受到質疑。

我們之所以要關心這些,是因為任何併購案的審查,最關鍵的問題便是其是否符合「公共利益」?集團本身是否值得信賴,能否維持媒體的獨立性?媒體集中程度是否影響言論多元?都是必須被審慎評估的。

如果我們看到旺中集團在併購三中之後,其新聞已經喪失了獨立性,那麼它再併購其他媒體,甚至系統平台,財團影響力更大,新聞獨立性豈不受到更大的威脅?

政商影響 台灣媒體嚴峻挑戰

問:針對集中度,國外範例如何?現有國內法規可否有效規範?

張:有關集中度的問題,國外審查的規範中,一個是程序,大型的媒體集中案影響將十分深遠,資料的蒐集需要相當的時間,包括如何蒐集資料?如 何讓資料透明化?不斷接受民眾對資訊的提供與監督,這通常需要一年以上,我們就要問:NCC有舉行公聽會,但除了找些學者來報告,有沒有主動去蒐集和調查 分析一些必要的資料?比方說,旺中集團與中國的關係為何?為何其大陸中心主任可能同時是北京分公司的業務,又如何影響其媒體的獨立?台灣的系統平台對頻道 內容的影響值為何?主管機關必須擔負調查的職責,提出可靠的數據和證據。而不是僅開一兩次公聽會或聽證會而已。

以美國為例,雖然近年來出現「去管制」的訴求,但是對併購案仍是非常嚴格的審查,例如,在一個市場中,原本規定一家媒體不允許同時擁有報紙 與電視,即使現在稍微放鬆,仍規定如果一家報紙要併購一家電視,這家電視不可以是市場佔有率的前四名,而且同個市場中必須同時存在其他八家媒體管道等等。 像美國這麼發達的國家,其個人主義、政治制衡、媒體專業如此成熟,它們對言論多元化的保護都這麼嚴格,以此標準看旺中集團,它在併購前已是全台灣最大的跨 媒體集團,已擁有中時報紙集團、雜誌、中天集團、網路,還有王令麟所擁有部份股權的東森集團等等。在美國可能早就超過媒體集中度的審查標準了,更不要說它 現在還要去併購十一家有線電視系統。

業者會說我是去併購有線電視平台,不是頻道本身,不會影響頻道內容,這個說法絕對是似是而非,我們訪問了一些有線電視的業者,他們私下都會 說他們不願意去評論這個案子,以免對他們的上架利益有所影響,他們的言論獨立性已經受到影響,開始自我限縮,這就可以看出系統平台有沒有影響力。

香港的例子或許也可以讓我們有些反省,媒體做過很多調查,發現香港回歸中國後,在中國政商利益影響下,大概七十%記者都同意他們會做自我審 查。這幾年來,香港的媒體自由度在許多國際評比中,已經淪落到中度自由地區,不再是昔日完全自由的地區了。根據報導,蔡衍明個人的經濟利益九十%以上在中 國,他的媒體集團會與中國的利益如何連結?是否還能維護台灣媒體的獨立性?NCC要如何向台灣民眾說明,這種政商利益的關聯性?都是目前嚴峻的挑戰。

NCC歷經數項重大併購案爭議,但至今仍尚未建立審查的標準和法規,但是從幾個案子,包括中視中天案、到大富案,在審查過程中也參考了國際 的規範與趨勢,建立了一些准駁的前例,如大富案中, NCC要求蔡明忠承諾:要公平上下架,不能對個別台有差異;不能購買財經台,不會申設新聞台,而且現有三個購物台不會再擴充等。由這個標準看,旺中併購案 根本不符資格,它已經有好幾個台了,所以根本不該審查,應該立刻駁回停審,因為它已經違反了前述原則,本案應該撤銷。NCC為什麼要繼續審?這不是在浪費 公資源嗎?

選前審查 時機敏感更需監督

問:如妳所言,既然已有成例在前,卻又繼續審,表示是一破例,在選前這個時間點,盛傳有政治力介入,如果為真,妳怎麼看?

張:這麼大的媒體併購,它一定動用各種不同的勢力去支持它,這是可以想像的,也是自由社會常態。選舉前這個時間點確實也很敏感,不過自由社 會有個好處,旺中可以去動員支持它的勢力,甚至包括支持它的政黨,但是反對黨發現不公平競爭,就必然會加以監督。即使執政黨,也可能還是有關心廣大民眾利 益,而非僅是財團利益的立委,因此,對於本案,我們就要檢視:國民黨還有委員監督嗎?民進黨會不會強力監督?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