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19日 星期六

我忘了告訴你,我會說謊~


(screengrab: Tales From The Crypt. Demon Knight

無意中看到Cinemax頻道在演一出恐怖片,故事大概就是演一群人被困在一間旅館,外面包圍好幾隻殭屍,殭屍的頭頭是一個惡魔,主角「布萊克」是一個被選中代代相傳的正義使者,身上帶有一個裝有耶穌聖血的鑰匙容器,只要在門邊或窗邊塗上耶穌聖血,就會形成一道屏障,使殭屍或惡魔無法入侵,幾個在旅館的人就在旅館內思考要如何逃出生天。

而惡魔與殭屍包圍旅館的目的就是要拿到那個鑰匙容器,造成整個世界的黑暗,所以惡魔與殭屍用盡各種恐嚇或是誘惑,要迷惑旅館裡的人,主動開門,讓惡魔與殭屍進到旅館搶奪鑰匙容器。在整個過程,殭屍是扮演恐嚇者的角色,惡魔則是扮演誘惑的角色,例如使用甜言蜜語讓女子迷惑而開門,利用美色誘惑男子,利用吃喝玩樂誘惑寂寞的人..等等手段,在故事中有的人受到了惡魔的誘惑,將靈魂出賣給惡魔,讓自己的軀體供惡魔使用,然而最後還是被旅館內的人找到方法解決掉。

正當大家共商對策想逃出旅館的時候,一名叫做「羅區」的男子,假裝跟正義使者布萊克道歉,說錯怪他了,但其實在擁抱致歉的時候,羅區把布萊克的鑰匙容器偷走,然後跑去跟惡魔說要做交易,只要惡魔讓他(羅區)離開旅館,他就可以把容器鑰匙給惡魔,然後惡魔想進去旅館殺幾個人,他(羅區)都覺得無所謂,於是惡魔從嘴巴吐出一塊菜瓜布,要羅區把塗在樓梯間的耶穌聖血擦掉,惡魔跟羅區達成所謂的協議了,羅區把聖血擦掉,並把容器鑰匙給了惡魔,而當羅區走下樓梯,想要離開旅館的時候,惡魔轉頭跟羅區說了一句話:「我忘了告訴你,我會說謊」,於是命令殭屍把羅區吃掉…..,故事到最後靠著旅館內眾人的抵抗,與一位婦人身上綁手榴彈跟殭屍同歸於盡,還有跟一位黑人女性「潔若」成功抵擋惡魔的誘惑,終於打敗了惡魔,布萊克壯烈犧牲,而成功抵抗惡魔誘惑的傑若也繼承了正義使者的使命。

看完故事,感覺這跟台灣的現況也很類似,中國對台灣的統戰一直使用威脅與誘惑,想要搶走台灣最珍貴的寶物,民主、自由、人權,但統戰一定需要一些台灣的內應,把台灣的民主結界消除,所以用盡更種所謂「讓利」的誘惑方式,讓台灣人沈淪,而偷走台灣民主聖鑰的一群人,正想跟中國達成所謂的協議……

或許對於一般有道德良知的人來說,說謊是很不好的行為,但是如果對於沒有道德良知的人或是被私心蒙蔽的人而言,說謊只不過是他們達到目的的一個”方法”而已,只要惡魔說一句「我忘了告訴你,我會說謊」,哈哈哈,之前所談的協議當然也都不算啦,你還真的當真咧!惡魔達成目的了,想抵抗的人也失去對抗惡魔的寶物了,我就是說謊,不然你能把我怎麼樣?!

中國中央政府在1951年用威脅與誘惑的方式跟西藏中央政府的走狗阿沛阿旺晉美簽訂了「十七條和平協議」,結果造成數十年來西藏人(圖博人)數百萬人的死亡,與2011年的多起自焚抗議事件,對於中共來說,說謊又怎樣,反正我已經佔領西藏了,國際上能耐我何??

台灣人目前就是像是被困在旅館的那一群人,有人能抵擋惡魔的讓利誘惑,有人能自我犧牲保護大家,也有的是甘於出賣靈魂給惡魔,而最重要的東西就是是台灣的聖物 ──民主、自由、人權,但聖物正岌岌可危。在這樣關鍵的時刻,唯有台灣人放下私心團結起來,抵抗一時的誘惑,共同守護台灣的民主屏障,當一個拒絕誘惑的正義使者,唾棄那些常與中共附和愛說謊的政客,台灣才能常保青天,惡魔與惡魔的內應,也就永遠不可能有機會跟台灣人說:「我忘了告訴你,我會說謊」這句話,否則,台灣人連後悔的機會都沒有,將永遠墜入黑暗的深淵,失去台灣的民主與主權,就好像中共不可能再給西藏(圖博)任何民主的機會一樣,達賴喇嘛尊者也只能繼續在印度流亡!

延伸閱讀: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我的土地,我的人民-我讀我見
讀《西方學者分析中國人如何被洗腦》有感
贊若的BLOG-台灣奶神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