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4日 星期四

人間異語:以前憨憨不懂 現在越知越怕

人間異語:以前憨憨不懂 現在越知越怕
2011年 07月29日

source: http://tw.nextmedia.com/applenews/article/art_id/33560772/IssueID/20110729

Q:為什麼說,做為金山人,很悲哀?
A:金山距離核一廠2.5公里,核二廠2公里,30年來,核電廠在這發電,生出來的核廢料也放在這,等於吃嘛這間、住嘛這間、放屎嘛這間,放射加污染,阮北海岸居民像難民。
像放低放射性核廢料的倉庫蓋三座了,已經4、5萬桶了。現在濕的滿了(指燃料池,用過燃料棒需放在燃料池冷卻數年),要蓋乾的貯存廠,金山人心裡很清楚,這就是高放射核廢料的最終處置廠了。那些半衰期都萬年以上,有破損就可能出事。
Q:原能會網頁說,用過燃料棒還能再生,我們沒有高階核廢料?
A:一廠已累積7千多束,另一廠5千多束,台電跟原能會從來不曾講這些燃料棒要何去何從。我想問他們:核一廠建到現在33年了,你們一支燃料棒都無法再生,還敢說自己是專業?現在蓋乾式貯存廠,也只是把燃料棒從水裡撈起來放陸上,環評19次嘸過,也是要建,這是什麼政府?
不想讓電廠延役

根據台電資料,以每1年半大修退出180支燃料棒算,燃料池還能放到105年電廠除役時,現在建乾式貯存廠,只是為了讓電廠延期使用,所以我們反對。
我們有代表曾去參觀美國乾式貯存廠,車駛一兩個鐘頭,嘸看到一間厝;參觀出來,輻射警報嗶嗶叫,被叫進去清除輻射再出來,又嗶嗶叫,一連三次。他得出三個感想:乾式儲存廠輻射很厲害、美國技術比我們好太多了、不信任台電的安全措施。
Q:為什麼這麼不信任我們的電力公司?
A:阮11歲就跟阮老爸出海捕魚,原本只懂捕魚,37歲那年船被軍艦撞壞,只好回來。那時是威權時代,蔣經國十大建設說要蓋核一廠,阮金山人不是住在山裡,就是住在海邊,資訊不足,也不懂,就給他蓋了。後來發現核電廠危險,也來不及了。
9年前,我選上鄉代,那時台電在蓋第三座倉庫放低階核廢料,我覺得奇怪,你之前放蘭嶼,蘭嶼說會死人,抗爭要他搬走,那放我們這就不會死人?後來鄉長成立核電監督委員會,叫我做理事長,我心想不能只佔個名,要認真做,每場核電的會都到,不會就學,可是跟這些專家開會,真正會氣死。
像福島事件後,5月演習,我也去了。經濟部、原能會官員坐著聽簡報「監控室裡有人監看反應爐,萬一燃料池沒水,有備用水;沒電,有備用電。」我問「海嘯來了,監控室淹水,人不跑嗎?還有更高的備用監控室嗎?」警察就把我拉走了。
以前不懂不知道驚,現在越懂越驚。每次看到台電員工坐著大遊覽車來電廠上班,下班又坐返去台北市內,就很鬱卒,如果核電跟核廢料像他們說的這麼安全,電廠內空間很大,為何他們不住裡面?記者陳玉梅採訪整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