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22日 星期一

台灣人應該認識的蔣介石-我讀我見(2)

作者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楊緒東醫師


(photo source:《台灣人應該認識的蔣介石》一書,在日本讀軍校時期的蔣介石,也穿起和服)

*粗體字為楊緒東醫師撰寫之書評


到現在的KMT+ROC,還是離不開赤裸裸的財色黑金文化。

迷信赤裸權力的結果,終於應驗了艾克頓爵士的一句政治學原理--「權力使人腐化,絕對的權力使人絕對腐化」。他主導的政權,果然趨於腐敗。1927年以後,蔣介石主導下的國民黨,與「江浙財閥」建立更密切的關係,成就了蔣、宋、孔、陳「四大家族」的興起。蔣並結交上海的青幫頭子杜月笙,不僅如前所述,利用其旗下流氓來暗殺政治異己,也利用他們來掌控金融機構。所以,國民黨的黑金歷史,怎麼會是像蔡正元者流所說的,是到了李登輝時代才開始,簡直無知又無恥!
李筱峰,2004,”掀起「偉人」的蓋頭來”,《台灣人應該認識的蔣介石》,玉山社,台北,pp.42-43。

標題「蔣女士‧105‧中國領導人的寡婦死亡」的報導中,整篇文章從開始到結尾都不斷強調一件事,就是蔣宋美齡A了美國的錢,報導中也呈現了蔣政權在大陸時代的腐敗。
李筱峰,2004,”掀起「偉人」的蓋頭來”,《台灣人應該認識的蔣介石》,玉山社,台北,p.43。

「他們是賊,他們每一個人都是賊。」

「他們從我們送給蔣政府的上10億美金裡,偷取了將近7億5千萬美金。他們偷了這筆錢,而且將這筆錢投資在巴西的聖保羅,以及就在這裡,紐約的房地產。」


1949年8月5日美國國務院發表的對華白皮書,把蔣政權的貪污腐敗,淋漓呈現。白皮書的序言中,說:「腐敗是國民黨政權崩潰的致命因素。」
李筱峰,2004,”掀起「偉人」的蓋頭來”,《台灣人應該認識的蔣介石》,玉山社,台北,p.44。

KMT阿石接管台灣之前,就已經有許多台灣人到中國朝貢阿石,冀求中國人治理台灣,會比日治時代更好,可是……。

除了在台灣建立起讓台灣人大失所望的「行政長官公署」制之外,蔣介石選派駐台部隊之草率,亦有相當可議之處。蔣介石既然知道「日人治台多年,成績甚佳」, 理應派素質最好的部隊(如青年軍)來台,以免有礙觀瞻於充滿期待的台灣人民,更可避免在熱烈迎接祖國的台灣民眾因受騷擾而致心碎。然則,蔣介石未能聽進滯留中國的台籍半山人士的意見,結果派遣一支軍紀敗壞的70軍來台,造成台民極度的反感。

70軍的軍紀如何敗壞?且看當時的擔任憲兵第四團團長的高維民,對70軍的一段回憶:

25日接收以前,我變裝到台北各地走過,發現這個地方秩序井然,現象真好,並從新職人士中得知「夜不閉戶,路不拾遺」。商店定價後不作興討價還價,店東可說是童叟無欺,對每個人都很和藹、誠實。風氣太好了,我非常感動。但 是70軍的部隊實在太糟,該軍在基隆未下船前,雖有零星上岸,披著毯子,拖著草鞋,隨便在船邊大小便者,而因範圍小,影響不大,正式下船時,雖然整隊而 行,其服裝破爛,不堪入目,於夾道歡迎的人群中,頓使台省同胞失望,……70軍是先我一週來台的。這些兵於十月25日開始接收之日放出來以後,問題多 了。……[中略]當時台胞普遍都騎腳踏車,譬如到郵局辦事,都把車停在郵局前面的車架裡,那些兵一看沒鎖,也沒人看,騎了就走。[中略]那時候沒鐵門,也 沒圍牆,只是用幾塊石頭,圍成院子種些花草,也有少數是兵一看屋裡沒人,跑進去拿東西,這在過去從來沒有的。還有,不守秩序,他們習慣的坐車不買票。搭火 車不走正門,從柵欄就跳進去;上車也不走車門,從車窗就跳進跳出。當時只有一家大陸口味的大菜館蓬萊閣,該軍一少校參謀吃飯時,對女招待動手動腳,惹起反感,乃開槍示威

隨70軍來台的軍人作家張拓蕪也說,台灣民間稱70軍為「賊仔兵」。且聽張拓蕪對這群所謂「賊仔兵」的一段敘述:

台灣在日本統治之下其最大的成就就是夜不閉戶的良好治安,以飼養的家禽來說,居民都是一籠籠,一籠籠放在自家門外,和腳踏車一樣從來不加鎖的,也從來沒有遺失過。然而自從這個中央軍進駐以後,雞籠、鴉籠以及腳踏車什麼的便時常無故失蹤。……
李筱峰,2004,”蔣介石與二二八事件”,《台灣人應該認識的蔣介石》,玉山社,台北,pp.60-63。

228大屠殺之前,台籍菁英對阿石有非常大的期待;日治時期,台灣人民有民主制度與法制的教育,然而……。

但據當時台灣警總參謀長柯遠芬稱,三月二日陳儀言已電請主席派整編21師加一個加強團至台。

又據一位當年在陳儀身邊負責收發信件的人員舒桃(本名舒元孝)指出,1947年3月1日早上,台灣警備總部參謀長柯遠芬來面見陳儀,要求指示處理群眾聚集的方式,陳儀表示要等候蔣介石命令,隨後事態愈形嚴重,柯遠芬要求動武,陳儀只得發電報向蔣介石請示,晚上即傳來回電,舒桃經手該報,親眼看見該電文中寫明「格殺勿論」、「可錯殺一百,不可錯放一人」等字。

在目前可查到的史料中,雖無上述舒桃所言之資料。不過,蔣介石這種「格殺勿論」的處斷方式,並非無前例可循,試看1936年西安事變前,中國的愛國學生在西安市示威請願時,張學良替學生向蔣介石請命,蔣介石卻怒斥道「對於那些青年,除了用槍打,是沒有辦法的。」揆諸蔣介石過去這種迷信赤裸暴力的性格,他在面對「新征服區」台灣的群眾抗議事件,可能採取「格殺勿論」態度,似乎也就見怪不怪了。
李筱峰,2004,”蔣介石與二二八事件”,《台灣人應該認識的蔣介石》,玉山社,台北,pp.72-73。


(photo source:《台灣人應該認識的蔣介石》一書,為了追求宋美齡,蔣介石改信基督教。傳統基督教主張聖靈、聖父、聖子「三位一體」,蔣介石卻主張黨、政、 軍、警、特「五位一體」。(這張照片收錄在Horce Brstol, "Formosa-A Report in Pictures"))

綏靖鎮壓為藉口,21師對沒有反抗的民眾,進行大屠殺。

住在基隆的許曹德,當年約十來歲,軍隊登陸當天,他躲在門縫後,窺見殺戮的場景。以下是他的片段回憶:

我不知道什麼時候軍隊登陸,但聽到風聲,家裡準備緊閉店門、防止意外的下午,便聽到南榮市區方向傳來可怖的槍聲、人群奔逃嘶叫聲、軍隊對行人吆喝站立聲、不斷的雙方向射擊聲。從店門的縫隙看出去,看到軍隊舉槍對任何起疑的人物,無論大人小孩一律射殺的恐怖鏡頭。我 軟躺在門邊,趕快爬進後面臥房,一聲不響地掩臥在被褥中,母親、大哥也躲到後面天井的醬菜倉庫。直到黃昏,我們仍然不停地聽到外面恐怖的槍聲、機關槍聲、 抓人的命令聲、喊冤枉的呼救聲,子彈甚至都打到店門,樓房外牆柱子也感到軍隊槍托的碰撞聲。直到深夜,整個市區戒嚴,平常晚上必然聽到的盲人按摩的幽怨吹 笛聲、行人聲、馬路卡車聲,一下子嘎然而止,化為死城。第二天,恐怖加劇,街上任何人物移動、任何抗拒,當場射殺。我們聽到一批批青年在槍尖下押向市區,看到一輛輛軍用卡車載著面露恐懼的青年駛向市區。我們看到馬路邊從昨天躺臥到現在,今天又增多的一具具屍體。我看到比戰爭時期被轟炸、被飛機射殺的場面,更驚怖百倍的鏡頭:射殺一個人就像踩死一隻螞蟻一樣。我們整天都活在極度的恐懼中,不知道這些野蠻軍隊,會不會衝進我們店裡搜捕。我看到媽媽從未如此害怕過,只看她不斷唸大悲咒、唸阿彌佗佛。我們最怕大哥發生意外,他是鎮壓軍隊懷疑的對象。此時,任何20歲的台灣人,只要踏出門口,休想活著回來。
李筱峰,2004,”蔣介石與二二八事件”,《台灣人應該認識的蔣介石》,玉山社,台北,pp.87-89。

KMT+ROC的阿石發現台灣民主菁英太多,難以統治,就……。

這些不勝枚舉的台灣各地社會精英,幾乎在3月9日以後的一個月中被捕遇害。他們絕大部分都未涉及暴動,但卻無故遇害,部隊既是前來「平亂」的,為何卻連沒有「亂」的人也要「平」?顯然這些人不是被誤殺的,因為不可能在幾乎相同的時間裡,有那麼多社會精英會如此「巧合」地被誤殺,足見那是一場有計畫的謀殺。問題是,誰有那麼大的權利和膽量敢決定這種大規模的政治謀殺與整肅?是行政長官陳儀?警總參謀長柯遠芬?還是憲兵第4團團長張慕陶?亦或是軍統局台灣站站長林頂立?以他們的職權,誰能承擔這個有計畫的大規模政治謀殺與整肅行動的後果?1992年柯遠芬在美國接受學者賴澤涵的訪問時表示,當時一切措施係依照蔣介石的指示。他說:「當時的局勢雖然有點亂,但只要依照先總統蔣公的指示辦理,執行起來就沒什麼困難。」柯遠芬是在推諉責任呢?亦或他真在吐露真情?

非常諷刺的是,蔣介石在派兵赴台時,曾給陳儀一通「嚴禁報復」的電文:

台灣陳長官○ 請兄負責嚴禁軍政人員施行報復否則以抗令論罪
中正31

然而3月9日以後對全島各地社會精英的大捕殺,正是一場藉機報復的大整肅。
李筱峰,2004,”蔣介石與二二八事件”,《台灣人應該認識的蔣介石》,玉山社,台北,pp.93-96。

(未完待續,撰於2011/06/25)


相關閱讀:
蔣女士,中國領導人的寡婦,105歲死亡
【影片】中華民國百年系列三-誰的『國父』?
【影片】二二八大屠殺與國民黨統治暴力座談會
【影片】張炎憲說明蔣介石在台灣實行的假自治
拜讀「228事件責任歸屬」-我見
Do you know 228-原凶是蔣介石.我見
為義捐命-拯救台灣の日本影武者-根本博~我讀我評

延伸閱讀:
台灣人應該認識的蔣介石-我讀我見(1)
楊緒東專欄
Hsutung's BLOG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