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25日 星期一

為義捐命-拯救台灣の日本影武者-根本博~我讀我評 (5)

作者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楊緒東醫師


(photo source:《為義捐命-拯救台灣の日本影武者-根本博》一書,遙想當年,湯恩伯(後排左起第二人,以「顧問閣下」稱呼根本博(前排左起第三人),由於他的協助才有古寧頭大捷。)

*粗體字為楊緒東醫師撰寫之書評


根本博之後,老蔣有計畫的邀請日軍將帥,來保護KMT+ROC在台灣的防衛力量-白團。

乃理女士所說的「白團」,指的是在「古寧頭戰役」後才前往台灣,協助中國國民黨軍隊的日本軍事顧問團,比根本博到台灣的時間晚。

1949年11月,前陸軍少將富田直亮奉以前的上司、前中國派遣軍總司令岡村寧次上將的指示,率領80多位前日本軍官到台灣從事國民政府軍人的訓練工作,一待就是20年;由此可知,蔣介石與岡村寧次確實有祕密招募日本義勇軍計畫,只是與根本博赴台一樣,都只能做不能說,等於是一樁「公開的祕密」;當時白團也發揮了一些「不為人知」的「效應」。

吉村是二的長子吉村勝行,在談起「白團」和那段父親不在家的困苦日子時說:

「很久以後我才知道,原來那些先回來的人身上確實帶著我們的生活費,但我們都沒有拿到那筆錢。」

「那時候因為家裡實在太窮,我連高中都沒有畢業,就中途輟學、去參加自衛隊,才勉強能讓弟弟上大學;而自己還曾因為營養不良罹患肺病,現在想起來真是不堪回首。」

「聽說白團的成員是跟台灣訂了契約才去的,所以他們的家人都會領到一筆生活費,但我們這幾個(跟隨根本博)家庭卻一毛錢也沒有拿到。」吉村勝行說:

「聽父親說,蔣總統曾經打算要根本將軍主持白團,但根本將軍考慮到白團那些人跟自己不是同一個派系,不會心悅誠服於他的領導,所以婉拒了。」
門田隆將,2011,“第8章 新聞曝光,聲譽遭貶",《為義捐命-拯救台灣の日本影武者-根本博》,元神館出版社,台北市,pp.199-200。

戰爭的殘酷除了外在的殺戮,其內在鬥爭的痕跡,也非常強烈。

2009年夏天,作者來到位於金門西北部的北山,在公車站下車,大約走了10分鐘就抵達古寧頭戰史館,這是為了紀念古寧頭大捷而在1984年建立的。

在這座城堡狀的灰色石造建築正前方,矗立著一個做突擊姿勢的士兵雕像,其基座有一個大大的金色「忠」字。士兵的腳上打著綁腿、穿草鞋,左手握刺刀,右手直 指前方,嘴巴大張,好似在吶喊一般,神情之逼真,讓觀看的人都不禁感受到大戰時的肅穆與壓迫感,左右兩邊各有一輛M5A1戰車,有如石獅般鎮守在戰史館入 口。當年這種被譽為「金門之熊」的戰車,發揮了無比的威力,讓登陸金門的共軍聞風喪膽,也使得許多村落在瞬間無情地消失;這些雄糾糾的金門之熊凸顯了金門 的戰地風格,我們隱約可以感覺到當年與共軍衝突往來的肅殺氣氛:在戰場上只有殺敵或被殺沒有妥協餘地,這就是戰爭的本質。

我設法擋住刺眼的夏日陽光,進入免費參觀的戰史館。從眾多用來誇耀的展示品的擺設方式,就可以了解當時的執政者想讓參觀的人看到什麼。

展覽區正面掛著蔣介石手拄拐杖,從金門指向大陸的巨大繪畫,兩側展示相關照片以及當時兩軍所使用的武器等。由於地方不大,只有一層樓,所以很快就逛完了。但我注意到入口右邊的牆壁上,掛著一張張大約70公分、寛50公分的軍人的相片,每張似乎都煥發出保家衛國的英雄光環。令我詫異的是,這些相片中竟然沒有古寧頭戰役最高司令官湯恩伯。

這是怎麼回事?

雖然旁邊的指揮系統表最上面,清清楚楚寫著「湯恩伯總司令」6個字,但只能找到其下屬胡璉、李良榮、高魁元等將官的照片,總司令湯恩伯不見了。

詢問導遊,他也很訝異地說:「對啊,湯恩伯不見了,真奇怪!」

他一想之後才說:「這是國民黨的慣技。因為一場勝仗只能計一個人的功績,就這場戰役而言,後來的資料都把焦點放在胡璉身上,猜想是他後來兩次擔任金門防衛 司令官,在823砲戰中立下功勞,所以大家就理所當然地認為古寧頭大捷也是他打的。加上後來老蔣因故不理湯恩伯才會如此。」

聽了這些話之後再仔細一看,才發現在古寧頭戰役中率領青年軍立下汗馬功勞的孫立人,也看不到照片。孫將軍曾在遠征緬甸時讓日本人吃盡苦頭,因此美國人視其為蔣介石麾下的第一員驍將;不料後來因此受到猜忌而打入冷宮,1955年起還遭到軟禁,而且軟禁了33年。

我可以理解戰史館裡不掛孫立人照片的原因,可是這場戰役的主角,時任總司令的湯恩伯無論如何都不應被遺忘。若他的下場也跟孫立人一樣,功績都被人刻意淡化,那麼作為軍事顧問「林保源」的根本博,刻意被人遺忘、消失於歷史的洪流之中,也就不足為怪、理所當然了。
門田隆將,2011,“第11章 歷史真相遭刻意掩蓋",《為義捐命-拯救台灣の日本影武者-根本博》,元神館出版社,台北市,pp.230-232。

李鉎源的命運坎坷,他做了沒人相信的事,卻是保台英雄,完成所託負的「天命」。

問題是:如果不是為了救國民黨,那李鉎源費盡千辛萬苦、幫助根本博偷渡到台灣的目的是什麼?李女士的回答是:

「我想是為了救台灣。家父是土生土長的台灣 本地人,對國民黨的生死存亡沒有興趣,又不想被毛澤東、共產黨統治,加上之前就有在日本受教育的背景,又知道根本博先生的報恩決心,他認為根本先生的智 慧、人格與能力都足以勝任,認為只有他能救台灣。」她還說,根本博來台是「父親的驕傲」。
門田隆將,2011,“第12章 不容青史盡成灰",《為義捐命-拯救台灣の日本影武者-根本博》,元神館出版社,台北市,p.265。

李玉惠女士說,民進黨1986年成立時,反對國民黨的李鉎源立刻加入。她母親當初也曾被人勸說加入國民黨,但她沒有同意,因為他們認為台灣是台灣人的,不是國民黨的。請根本博前去幫忙純粹只想「幫助台灣」。李鉎源曾經說,他把台灣看得比自己的命還要重要,之外沒有比這個更強烈的理由了。

李玉惠還提到她父親火葬時所發生的奇特之事:

「火化後,火葬場的人在家父的骨灰中找到『舍利花』,根據他們的說法,只有做過大善事的人才能有此結果;他們問我:『這個人生前是不是做了很了不起的事情?』」

「當時我也覺得不可思議,因為父親一輩子沒唸過經,信仰也不虔誠,如果真要講的話,大概只有把根本博將軍帶到台灣這件事而已。他生前一直以帶根本博到台灣、守護了台灣與台灣人,為一生最大的光榮,競選時也一直掛在嘴上。我認為只有這件事最了不起。」

她說到這裡,怕我認為迷信、不相信她的話,還很認真地看著我說:

「你懂我的意思嗎?」

我當然懂,李鉎源這一生都在實踐自己「守護台灣與台灣人」的理想,而他也做到了,既然能完成自己的理想,我想他過世時應該了無遺憾才對;李鉎源的一生就是愛台灣、愛台灣人,實在稱得上是波瀾壯濶。
門田隆將,2011,“第12章 不容青史盡成灰",《為義捐命-拯救台灣の日本影武者-根本博》,元神館出版社,台北市,pp.266-267。

後言:
湯恩伯將軍與根本博,有著患難知己的情誼,而老蔣能夠賦予重任,使湯、根兩人,得於完成保台的任務。

1947的228大屠殺,KMT+ROC殺死多少台灣菁英,而緊接下來的白色恐怖,KMT幹掉多少的外省異議人士,皆是老蔣在台最大的惡行。

依當時1947左右的年代,因應現實狀況,根本博的出現,乃是無形應化有形的「天命任務」,反KMT的台灣人,李鉎源搭出一條保台救民的橋樑,此乃危急存亡之秋應化「救急」的不得不然。

2008馬騜執政以來,竟然聯共賣台,凡吾等應元救劫保台之人,皆得以台灣2,300萬蒼生為念,為保台、建國而效命。

(全文完,撰於2011/06/04)


相關閱讀:
梅樹上的櫻花-太原五百完人與日本仮面部隊真相
聽FM89.3發哥開講,談根本博護台灣!
為台灣守住金門的「倭寇」-根本博(管仁健/著)
【古寧頭戰役,不能說的秘密】-日本將領【根本博】搓穿了國民黨的古寧頭謊言
白團 國民黨軍隱形部隊
馬先生應該知道的「白團」

延伸閱讀:
為義捐命-拯救台灣の日本影武者-根本博(4)
為義捐命-拯救台灣の日本影武者-根本博(3)
為義捐命-拯救台灣の日本影武者-根本博(2)
為義捐命-拯救台灣の日本影武者-根本博(1)
楊緒東專欄
Hsutung's BLOG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