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22日 星期五

為義捐命-拯救台灣の日本影武者-根本博~我讀我評 (4)

作者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楊緒東醫師


(photo source:東アジア黙示録;說明:《為義捐命-拯救台灣の日本影武者-根本博》一書,檔案中幾乎找不到蔣介石與根本博(左)的合照,這是最珍貴的一張。中央者為日本駐華特命全權大使井口貞夫。)

*粗體字為楊緒東醫師撰寫之書評


根本博到台灣,歷經生死交關,老蔣並不知有如此大將軍要「以義保台」。

「鈕先銘和彭孟緝聽到傳聞,說根本博已經被關在監獄一段時間。當時天色已暗,還是決定馬上坐車去基隆。」吉村是二之子吉村勝行回憶道:「當他們真的看到根本先生等人時,真是非常驚訝。」

吉村勝行表示:「那些逮捕家父一行人者,聽到警備司令與副司令要來探視,都嚇了一大跳,還匆忙地張羅他們洗澡、吃飯。父親和根本博先生發覺待遇突然變好,以為就要被處死,對滿腔熱情前來效力一事感到心灰意冷。」

彭、紐兩人終於在半夜時分趕到基隆監獄,看到已經完全絶望的根本博與吉村等人。紐先銘一看見根本博,馬上就認出他確實是日本華北方面軍司令官,是來幫助台灣的。因而忍不住叫出出:

「根本先生!」同時趨前激動地握住他的手不放。此時根本博才知道他「又撿回一條命」
門田隆將,2011,“第4章 終於抵達台灣",《為義捐命-拯救台灣の日本影武者-根本博》,元神館出版社,台北市,p.127。

湯恩伯畢業於日本明治大學和陸軍士校,其部屬也大多留學日本,所以現場作陪者幾乎都能說流利日語,溝通完全沒有問題。雖然湯恩伯之前沒有見過根本博,但對 其名聲與實力早有耳聞,因此態度一直相當客氣,宴會的氣氛也很融洽,大家就像是多年知交般閒聊。與會者一聽說在座的日本人都是冒著生命危險渡海前來幫助 時,都非常感動;因為國際上非常現實,在大局已定時,任誰都不會站在失敗者這一邊,沒想到這些日本人「見義勇為」,為了報恩而專程飄洋過海。這種義氣讓大家肅然起敬,言談間只有尊重,完全忘記幾年前曾經兵戎相見的事實。

根本博本來就抱著「同生共死」的信念來台灣,之前偷渡時雖然歷經波折,如今受到高規格接待,內心非常欣慰,這些辛勞都是值得的。他不禁想起日本戰敗時,蔣 介石以德報怨,讓華北方面軍司令官得以順利遣送數十萬日本軍民安全返鄉;也由於蔣的寛大胸懷,根本博才能有尊嚴地活下來,不必在戰敗後自殺。尤其是在短短 的一年多裡,中日兩國就做好交涉、完成所有的遣返事宜,不能不說是奇蹟;與蘇聯史達林將日本人拉去西伯利亞做苦工相比,簡直是天壤之別。多數的日本人都沒 有忘記這個恩情,而且亟思有以回報,才會冒著生命危險前來台灣。
門田隆將,2011,“第5章 面見蔣介石",《為義捐命-拯救台灣の日本影武者-根本博》,元神館出版社,台北市,p.129。

老蔣想保住廈門,然根本博看出其中的敗相。

當地居民聽說國民政府軍隊打算放棄廈門時,民怨開始沸騰,但根本博不為所動,他關心的還是部隊的士氣。他的構想是:

「對來犯的共軍還以顏色之後,就自動撤出廈門,但要做得漂亮,不要讓部隊感覺好像已經『敗退』。」

他深知士氣為戰爭勝敗的關鍵,士氣低落者必敗。尤其是在尚未做好戰術規劃前就貿然撤退,必定兵敗如山倒。當時根本博比較信賴曹福林部,因為當時從大陸各地撤退很多部隊,曹部是少數還有高昂鬥志者之一。其中的一個師還曾經成功擊退共軍的鼓浪嶼夜襲,俘虜了8百多人,大大提振了軍隊的士氣。

相反的,防守廈門的劉汝明就讓他很不放心。劉汝明原係大軍閥馮玉祥舊部,曾經參加過徐蚌會戰,可以說已經過大風大浪。但他一向以自己能否存活作為優先考 量,不一定服從上級命令。過去就發生過不理福建省主席兼綏靖主席朱紹良命令,自行退出福州的不良紀錄;如今雖擔任廈門、鼓浪嶼等地守軍司令官,卻對直屬長 官湯恩伯愛理不理。這種情況在重視紀律的日軍中簡直不可思議。根本博認為:「這個人在緊要關頭不可靠」,因此安排他在廈門,不讓他守金門。
門田隆將,2011,“第6章 金門情勢緊繃",《為義捐命-拯救台灣の日本影武者-根本博》,元神館出版社,台北市,p.156。

為了保住台灣,根本博謀定而動。

這時的共軍氣燄正盛,驕傲地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已經在10月1日建立,只要登陸金門就可以消滅「萬惡的蔣介石部隊」。負責指揮作戰的第三野戰軍第十兵團司 令葉飛,以及第28軍軍長朱紹清、第29軍軍長胡炳雲等人,都把心思放在徵調鄰近漁村的船隻上面,即使知道大張旗鼓會引起注意,讓對方提高警覺,他們也一 點都不在乎,認為百戰百勝的解放軍可以很快消滅掉國民黨部隊,完全沒有想到會輸掉金門之戰。尤其共軍將領憑藉過去的經驗,認為國民黨軍隊已經輸到怕、完全 沒有反抗餘力,因此憑藉武力就可以攻下金門島。

他們完全沒有料到,二次大戰時的日本華北方面軍司令官根本博,此時正在駐節金門,擔任國民政府軍的軍事顧問。
門田隆將,2011,“第7章 古寧頭戰役爆發",《為義捐命-拯救台灣の日本影武者-根本博》,元神館出版社,台北市,pp.169-170。

中國人打中國人是歷史傳統,政治力量的角逐,犧牲的是一般軍民。

「防空洞有兩個入口,記得戰鬥正激烈時,有個國軍的阿兵哥匆匆忙忙躲來;不久另外一個入口也躲進一個兵,一看是共產黨。我們正在擔心會發生什麼事,結果雙 方一碰面,其中一個問『你打從哪來?』回答『山東』;然後反問『你老家呢?』這方立刻說是『湖南』。就這樣在防空洞裡聊起來,兩個人都躲在同一個防空洞 裡,還找們一起躲了很久才離開。」李榮勵笑著說。

防空洞裡雖然相安無事,外面可是慘不忍睹,兩軍的屍體橫七豎八,堆得像小山一樣。
門田隆將,2011,“第7章 古寧頭戰役爆發",《為義捐命-拯救台灣の日本影武者-根本博》,元神館出版社,台北市,pp.184-185。

現在居住於台北縣萬里鄉北基村(已改為新北市萬里區)的楊先生,老家在江蘇省鹽城縣北龍港鎮,18歲那年因為家中貧困,就去從軍,在國民黨軍隊裡從二等兵 幹起;「古寧頭戰役」發生時,他是湯恩伯的衛兵。他說,國共內戰在大陸打得如火如荼,後來國民黨軍隊被打敗,逃到台灣來;沒來得及逃的就被共產黨俘擄,變 成共軍。

「後來這些人又被派來參加古寜頭戰役或韓戰,這些人到底算是國民黨軍隊或共軍,恐怕連他們自己也搞不清楚。」楊金章說:「在古寧頭戰役中受到重傷的共軍中,就有很多這種雙重身分的人,他們以前也曾經是國軍將士,但現在是敵人;所以重傷後一再跟我們求救,我們雖然有心,卻不能幫忙,也不敢幫。那時候有些士兵自己也負了傷,卻拼命哀求我們救他重傷的同袍,那種景象看了真叫人難過。」

這種我軍成為共軍俘虜,來打我軍又被打敗、成為我軍俘虜的人,應該要大嘆命運太差,也實在太過殘酷了吧!
門田隆將,2011,“第7章 古寧頭戰役爆發",《為義捐命-拯救台灣の日本影武者-根本博》,元神館出版社,台北市,pp.185-186。

(未完待續,撰於2011/06/04)


相關閱讀:
梅樹上的櫻花-太原五百完人與日本仮面部隊真相
聽FM89.3發哥開講,談根本博護台灣!
為台灣守住金門的「倭寇」-根本博(管仁健/著)
【古寧頭戰役,不能說的秘密】-日本將領【根本博】搓穿了國民黨的古寧頭謊言
白團 國民黨軍隱形部隊
馬先生應該知道的「白團」

延伸閱讀:
為義捐命-拯救台灣の日本影武者-根本博(3)
為義捐命-拯救台灣の日本影武者-根本博(2)
為義捐命-拯救台灣の日本影武者-根本博(1)
楊緒東專欄
Hsutung's BLOG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