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10日 星期二

中南海厚黑學-中共不能說的秘密-我讀我見(9)

作者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楊緒東醫師

(photo source:《中南海厚黑學-中共不能說的秘密》一書,中南海最高權力演變圖,第五代(2012-)(預定))

*粗體字為楊緒東醫師撰寫之書評


台灣this man-Ma經民主選戰,選前說一套,選後說一套,現在急於「一中」又是一大套,學中共反台獨,kiss中共的ass;違反民意硬要台灣接受ECFA的框架,台灣人前途堪慮。

中南海將民主台灣、流亡藏人、新疆反政府組織、法輪功和中國民運,合稱為「五獨」,故意貶稱「五獨俱全」(暗諭「五毒俱全」)。然而,五獨不如一獨,那就是「共獨」(共產黨獨裁)。對中國而言,五獨不是問題,共獨才是問題。中南海最怕這「五獨合流」,合力對付共獨,因而竭盡挑撥、分化之能事。
陳破空,2010,“第八章 分化台灣,軟硬兩手",《中南海厚黑學-中共不能說的秘密》,允晨文化,台北市,pp.237-238。

台灣政要爭相登陸,儼然時髦。中共動輒送禮、讓利、圈地,忽而大熊貓,忽而金絲猴,忽而零關稅;中南海是黃鼠狼給雞拜年,沒安好心。台灣某些人卻是,雞給黃鼠狼拜年,自投羅網。

台灣縱然有強勁鞏固的國防和訓練有素的軍隊,然而,堡壘最容易從內部攻破,中南海厚黑集團,深諳此道。它看準的就是:台灣有些人,僅僅因為眼前利益,大處不算小處算,揀了芝麻,丟了西瓜。甚或與虎謀皮,開門揖盜,引狼入室。
陳破空,2010,“第八章 分化台灣,軟硬兩手",《中南海厚黑學-中共不能說的秘密》,允晨文化,台北市,pp.239-240。

台灣,處在大國的夾縫中,處境維艱。不管誰主政台灣,都需明白:台灣,絶非一片島嶼所能定義。台灣處在一個大格局中,內有統獨之爭,外有中美對壘。專制的中共,仍然是民主台灣的最大威脅。

馬英九政府上臺後,為提振台灣經濟,寄望於拓展兩岸經貿,讓「台獨」話題降溫,但竟然讓「民主」話題也降溫。兩岸關係緩和,兩岸敵意降低。但兩岸急劇走近,卻引起美國警覺。

原來,對待海峽兩岸,美國有兩條底線:不希望台灣走得太遠(比如台獨),以免兩岸戰爭;不希望台灣走得太近(與中共),以免對共產中國的戰略圍堵出現缺口,而導致紅禍泛濫。兩條底的組合,才是美國完整的兩岸政策:「維持現狀」。
陳破空,2010,“第八章 分化台灣,軟硬兩手",《中南海厚黑學-中共不能說的秘密》,允晨文化,台北市,p.251。

最先率領KMT,60萬大軍投共的傅作義,其精銳部隊被中共派到南北韓戰場做砲灰,幾乎全軍覆沒。

在這裏,毛澤東和共產黨的厚黑手段,乃是黑社會謀財害命的手段:先矇騙受害人,用「好言好語」,將他們騙到手,然後再食言殘殺。

「鎮反」前,毛澤東對公安部長羅瑞卿說:「在此之前,為什麼不能大量地鎮壓反革命?是因為時機不成熟,我們的財經問題還沒有解決,同資產階級的關係還比較 緊張。如果我們在那個時候提出大量鎮壓反革命,是不合適的。現在情況不同了,財經問題基本解決了,抗美援朝戰爭也打起來了,因此,你們不要浪費了這個時 機。」

毛親發密令:按人口比例殺人,「決定按人口千分之一的比例,先殺此數的一半,看情形再作決定。」1951年初,毛批評湖南等地殺人不夠,親自指示:「上海 是一個六百萬人的大城市,按照上海已捕二萬餘人僅殺二百餘人的情況,我認為1951年內至少應當殺掉三千人左右。南京是一個五十萬人口的大城市,國民黨的 首都,南京殺人太少,應在南京多殺。」又電告華南分局廣東方面:「你們已殺了三千七百多,這很好,再殺三四千人,今年可以殺八九千人為目標。」

在毛「指示」的鼓動下,各地放手殺人,仿如比賽一般。實際殺人比例遠遠超過千分之一。1954年,毛澤東宣稱:「鎮壓反革命,共殺、關、管二百至三百萬 人。」但早在1952年底,中共公安部就公佈,共消滅「反革命分子」二百四十餘萬人;而中共內部傳:實際遇害的原國民政府軍公教人員,最少高達五百萬人以 上。
陳破空,2010,“第八章 分化台灣,軟硬兩手",《中南海厚黑學-中共不能說的秘密》,允晨文化,台北市,p.260。

台灣早在2002年便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但因中共阻擾,許多國家不敢與台灣簽署FTA。北京揚言:「堅決反對台灣和外國簽署任何官方協定」。中共擺明的,就是一副惡霸嘴臉。如今,這個惡霸,卻要「讓利」?這就好比,強盜要霸佔民女,硬的行不通,也來點軟的,利誘與威脅並重:你要是從了我,我給你一些小恩小惠;你要是跟別人來往,老子要你的命!

兩岸簽署ECFA,舉行儀式,選在中國重慶,具有明顯的政治象徵涵義。65年前,國共兩黨首腦蔣介石與毛澤東,在重慶談判,簽訂(雙十協定)。當面高呼「蔣委員長萬歲」的毛澤東,一邊談判,一邊暗中部署對國民黨開戰。就在毛蔣43天的談判中,共軍搶奪國軍城池達兩百多座。談判結束,送別毛澤東之後的當晚,老蔣在日記中寫道:「共黨不僅無信義,且無人格,誠禽獸之不若矣!」
陳破空,2010,“第八章 分化台灣,軟硬兩手",《中南海厚黑學-中共不能說的秘密》,允晨文化,台北市,p.272。

西藏(圖博Tibet)的下場,可以做為Taiwan的借鏡,於集國際厚黑大成的中共集團壓力之下,台灣人須認清中共本質,捍衛主權。

1959年以前,西藏人組成,大致劃分為:農民,牧民,手工業者,比丘,比丘尼。除了居住寺院的比丘和比丘尼,普通藏人中,農民佔60%,牧民佔30%,手工業者佔10%。當時,西藏的土地,分別屬於西藏政府、寺院和私人所有。沒有土地的農牧民,僅佔當時西藏農牧民竹旳11%,他們租耕土地,以為生計。不論把西藏土地擁有者稱為領主還是地主,其中的佃租關係,與同時期其他國家情形,並無不同。

事實上,生活在20世紀中葉的 西藏農牧民,與同期中國農牧民處境相比,地位相似,但西藏農牧民享受的自由程度和生活條件,卻更好一些。原因是,當時中國處於戰亂,中國農民負擔極重,生 計朝不夕保;西藏境內,卻和平而安寧(西藏政府奉行中立政策,未捲入世界大戰或周邊戰爭,如國共戰爭),民眾安居樂業,一派田園牧歌景象。租耕土地的西藏農牧民,上繳給土地擁有者的部分,包括稅賦,僅佔每年收成中的2%至4%,逢天災,還可免交。

1959年之前,西藏從未發生過饑荒,更沒有餓死人的紀錄。中共統治西藏後,把血腥土改、公社化、大躍進、文革等一套,也強施於西藏,並將西藏糧食大量運往內地,嚴重時期連種子都不剩。5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期,西藏發生大饑荒,這是西藏歷史上的首次。
陳破空,2010,“第九章 西藏政策:堅拒達賴喇嘛",《中南海厚黑學-中共不能說的秘密》,允晨文化,台北市,pp.290-291。

中共軍隊鎮壓國內異己,做為鬥爭工具甚為「強悍」,相對的面向國外的軍事行為,就有些「力不從心」,其原因何在?請大家思量。

話說中國貨輪「德新海」號及25名船員,被索馬利亞海盜劫持整整70天,終於在12月28日獲釋。索馬利亞海盜果然是在收到中方交付的400萬美元贖金之後,才釋放人質的,這一情節,得到眾多國際媒體及海盜本身的證實。

但中共官方發佈消息,竟隻字不提400萬美元贖金,只用「經多方努力,25名中國船員和『德新海』輪安全獲救」的字句,予以搪塞,繼續蒙蔽國內民眾。
陳破空,2010,“第十章 中南海城牆雖厚,卻外實內虛",《中南海厚黑學-中共不能說的秘密》,允晨文化,台北市,p.321。

武裝到牙齒而空前強硬的中共集團,竟在索馬利亞海盜面前服軟,令外界傻眼。中南海以巨額贖金換取人質之際,溫家寶才剛剛撂出一句大話:「中國不會屈服於任何外部壓力」。難道,索馬利亞海盜,就不是外部勢力?來自索馬利亞海盜的壓力,就不是外部壓力?

結論是,中共厚黑集團,不會屈服於講理的外部壓力(諸如美國),只會屈服於不講理的外部壓力(諸如索馬利亞海盜);將這一行為模式,推理於內部,依然成立。溫和、講理如劉曉波和〈零八憲章〉,從中南海那裏得到的回應,是重刑加害;或許,只有激進、乃至暴力抗爭,才能讓中南海正眼相看。
陳破空,2010,“第十章 中南海城牆雖厚,卻外實內虛",《中南海厚黑學-中共不能說的秘密》,允晨文化,台北市,pp.322-323。

後言:
中共政要,一旦當家作主,初期唯唯諾諾,中期有試探性的作為,末期或有放手一博的驚人之舉,是好是壞,就看中共新生代,受過民主國家洗鍊出來的「年輕新秀」,會不會有所作為。

(全文完,撰於2011/01/24)

相關閱讀:
中國無法偉大的50個理由-我讀我見
中國即將崩潰-我讀我見
動物農莊—我讀我評
中國人的本性-瞭解中國人、瞭解中國黨
周恩來—老二哲學探討.評周恩來的管理藝術

延伸閱讀:
中南海厚黑學-中共不能說的秘密-我讀我見(8)
中南海厚黑學-中共不能說的秘密-我讀我見(7)
中南海厚黑學-中共不能說的秘密-我讀我見(6)
中南海厚黑學-中共不能說的秘密-我讀我見(5)
中南海厚黑學-中共不能說的秘密-我讀我見(4)
中南海厚黑學-中共不能說的秘密-我讀我見(3)
中南海厚黑學-中共不能說的秘密-我讀我見(2)
中南海厚黑學-中共不能說的秘密-我讀我見(1)
楊緒東專欄
Hsutung's BLOG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