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10日 星期一

「周星馳」與「馬英九」

作者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執行長 光唐

(photo source: 自由時報

港星周星馳,走紅於90年代,香港回歸前,由於港人在中英談判中沒有一席之地,社會中 瀰漫著一股迷惘、無奈的氣氛,周星馳用最無厘頭的演繹方式,嘲弄權威與成規,包括社會規範、文化傳統,甚至是戲劇邏輯。反映著當時港人選擇遊戲人間,瘋癲 渡日,不追求深度與意義的消極心態。

台灣人普遍相信宿命,認為生命中,存在著某種令人無法抗拒的魔力,使人只能伏首、認命,然而,人真的是因為命運的跋扈而認命?或者只是因為自己的怯懦而默 認?1993年,杜琪峰導演的─「濟公」,是周星馳令人難忘的勵志之作,在嘻笑怒罵之餘,嚴肅的探討這個問題,足以發人省思。

「濟公」劇情敘述,降龍羅漢(濟公),某次與掌管凡間際遇的─「命運之神」發生爭執,認為他玩弄權力,罔顧人間之疾苦,眾神則認為,人的命運有其一定的因 果,因此,既然已經命定,便很難改變,而且凡人一向愚昧,只相信眼前的幻象,所以根本無法掙脫命運的鎖鏈;然而,降龍羅漢則不以為然,他認為人生沒有命定,一切來自心造,只要真心悔過,生命是可以脫離既定的軌道,只要用心去看,人世的幻象是可以穿透的,從而掙脫命運的擺佈。

於是眾仙與降龍羅漢打賭,若能在一個時限內,渡化「9世乞丐─朱大常」、「9世妓女─小玉」、「9世惡人─黃霸天」等3名凡人,改變命運的窠臼,跳脫輪迴的苦難,便是得勝。在降龍羅漢歷經多次的挫敗後,終於點化了3人,也打敗了魔王─黑羅刹,將他們救出苦海。

朱大常,因為缺乏自信和勇氣,而飽受凌虐與欺侮,最終被黃霸天打死,但臨死前勇敢的說出─「叫我朱大常」,重拾自尊,不再怯懦與自卑。小玉則重新尋獲生命 存在的價值,不再作賤自己。而黃霸天最後終於發現,原來黑羅刹給他的─「不死之心」只是一塊石頭,他才醒悟,自己只是一個行屍走肉的傀儡。所以臨死前發了 毒誓─「願下輩子不再做人」。寧願轉世為豬,脫離魔掌,重回自己生命的主動權。

馬英九─「傾中賣台」,如同出賣靈魂予黑羅刹的黃霸天,將「ECFA」視為鞏固政權的仙丹妙藥,殊不知,已步入中共預謀的囹圄之中,更將陷台灣人於萬劫不復的痛苦深淵。趨炎附勢的統派權貴,則有如迷戀於金錢,惑於權勢的小玉,對中共充滿著幻想,中毒至深,如濟公再世,亦恐難以點醒導化。而台灣人就像朱大常,在國民黨奴化教育的迷惑下,忘情的歡慶早已亡國的─「中華冥國」百年冥誕,不敢勇敢的說出,我們的母親是「台灣」而不是「中國」。我們無法寄望於濟公來點化眾生,讓台灣免於2012年大劫難,我們唯有堅定─「台灣信念」,勇敢的走出來,才能轉化命運,粉碎馬英九─「聯共制台」、「終極統一」的滅台陰謀。

(撰於2011/01/06)


延伸閱讀:
光唐專欄
光唐的 Facebook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