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14日 星期五

1.86坪的總統府-我讀我見(4)

作者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楊緒東醫師

(photo source: 台灣民兵團

*粗體字為楊緒東醫師撰寫之書評


要求台灣司法獨立,秉持公正、廉明,只有消滅KMT在台灣的餘孽一途,台灣人千萬不可不吭聲,2300萬人有其生存權,現在不出來作為,未來會後悔。

所謂「社會觀感」、「人民期待」都是特定媒體「輿論審判」的托詞,甚至同義詞,都是對司法獨立審判的干涉。憲法第80條規定「法官須超出黨派之外,依據法律獨立審判,不受任何干涉。」因此法官如有黨派成見,將因政治信仰、意識型態的不同而影響審判。法官獨立審判是依據法律,不是依據「社會觀感」、「人民期待」或「輿論審判」。依據法律獨立審判,自應遵循「無罪推定」、「罪刑法定」、「證據裁判」、「罪疑唯輕」的不變法則。不能眾人皆曰可殺,就人云亦云,不必有足夠的犯罪證據;更不可以擔心縱放一人,而錯殺一百,現代的人權思潮是「與其殺無辜、寧失不經」。

司法獨立審判不受任何干涉,包括政黨的介入、金錢的收買、行政的干預,更包括輿論的影響都不可以。特別是有不同政治立場的媒體主持人、名嘴,為特定政黨服 務效勞,甚至淪為政黨惡鬥的打手,製造不實輿論,形成媒體審判。部分法官邊看電視、報紙邊辦案,不是自甘被指揮,就是甘受利用;看到媒體輿論的批判、恐 嚇;法官心生畏懼,在強力的輿論審判壓力下,很難做到獨立審判,不受任何干涉。
陳水扁,2010,"輿論審判何時了?獨立審判路遙遙!",《1.86坪的總統府》,凱達格蘭基金會,台北,pp.307-308。

民主運動先行者,吃夠KMT的迫害,到現階段還想爭名奪權,甘心為KMT所利用,真是「功虧一簣」不甚了了。

我相信以施明德的政治輩份,又擔任過民進黨主席,與呂、蘇、謝、游等人的親信會有一定的聯繫,並不覺得奇怪,但呂、蘇、謝、游等人是否認同施的想法與作為,是另外一回事。

施明德喜歡說大話,記得當時他就說過紅衫軍反貪倒扁行動是得到美方的支持,中間並曾與AIT 的楊甦棣處長見面。但楊甦棣在2006 年9 月當面告訴我,他沒有跟施明德接觸過,對紅衫軍,他只有一個「三和」政策,「和平、合法、合憲」,「這是楊甦棣的三和」。

擔任總統八年能夠貫徹軍隊的國家化,在政爭時維持國軍的政治中立是國家安全最主要的基石。我說過,不怕國會亂、不怕媒體亂,只要軍隊不亂,社會就不會亂。 2004 年320 之後的選舉紛爭以及2006 年紅衫軍之亂,軍隊的中立是最重要的關鍵。我的掌握讓我放心在9 月初出訪帛琉參加「台灣與太平洋友邦元首峰會」,回國之後,所有的公務行程不受任何影響,儘管到處有紅衫軍的嗆聲,面對倒扁手勢,我就豎起大拇指回應。我只有一個基本立場,面對抗爭,充分保障言論自由、新聞自由及集會結社自由,但都要在憲政秩序及法律規定的軌道上來進行。不能鎮壓、不能抓人。包容異己,柔性以對。民主時代沒有英雄,施明德要做悲劇英雄,門都沒有。
陳水扁,2010,"《附錄一》馬英九的子彈已經上膛會讓我死得很難看 2009.9.30 玉山周報專訪",《1.86坪的總統府》,凱達格蘭基金會,台北,pp.320-321。

施明德一心一意想當立法院長,台北市長時為了張晉城立委那一票,我人在外邊,還親自致電張立委請他務必投施明德選院長一票,結果投廢票,我也很生氣。選上 總統,施明德要我支持他選立法院長,我不是黨主席,他要我出面,可是黨團有意見,為此我分兩梯次宴請黨團成員,親自拜託,只有周伯倫、林忠正立委兩位支持 他。他怪我未出力,我也沒辦法。我對他必恭必敬並關心他的生活。但內閣制的推動非我能力所及,至於他要海基會董事長職務,我實在有點不放心。
陳水扁,2010,"《附錄一》馬英九的子彈已經上膛會讓我死得很難看 2009.9.30 玉山周報專訪",《1.86坪的總統府》,凱達格蘭基金會,台北,p.329。

選舉換不到「主權」,選舉亦不會「建國」,選舉只是中間手段,權宜運作。

馬英九主張「一中各表」的「九二共識」不但「虛無不存在」,更是史上最大的「騙局」,不可能凝聚台灣國內的共識。但是想以1996 年3 月23 日台灣人民第一次用選票選出中華民國總統,台灣中華民國在事實及法理上已成為主權獨立國家,以「九六共識」代替「九二共識」又如何?國家構成要素主權、領 土、人民、政府,並不包括總統。有總統的地方未必是國家,可以選總統亦不等於選國家領導人,有了民選總統亦不當然為主權獨立國家。
陳水扁,2010,"《附錄二》九二共識是史上最大的騙局 2009.1.23 玉山周報專訪",《1.86坪的總統府》,凱達格蘭基金會,台北,p.336。

後言:
人的世界,內斂者,習於安逸而易於被「統治」;有企圖心者,會加入各種「民主與非民主」的戰鬥,容易迷失於「權利(力)」。

政治於民主與非民主的激烈鬥爭過程中,能逐漸建立人民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的信心,乃根本課題。

(全文完,撰於2010/11/05)

相關閱讀:
1.86坪的總統府代序-只有蔣介石才會逃亡,我不會
【影片】1.86坪的總統府-永遠打不倒的台灣之子陳水扁

延伸閱讀:
1.86坪的總統府-我讀我見(3)
1.86坪的總統府-我讀我見(2)
1.86坪的總統府-我讀我見(1)
楊緒東專欄
Hsutung's BLOG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