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6日 星期四

1.86坪的總統府-我讀我見(3)

作者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楊緒東醫師

(photo source: 蓬萊島雜誌.net

*粗體字為楊緒東醫師撰寫之書評


KMT所執政的縣市,能夠放心實施其「犯罪共生」的執政成果,就是因為合乎「政商和諧」、共同A錢的傳統慣例。只要合乎法定程序,就不怕檢調來查案,凡是動搖領導核心的案件,皆必須能夠達到大化小、小化無的境界。

ROC在台灣的司法檢調系統,加上「藍色媒體」的論述,會美化KMT的犯罪事實,把妖怪變成俊男、美女,阿扁就沒有這種「好康」。


所謂的「319槍擊案」事實上是「319暗殺事件」,我是最主要的受害者,而我也比誰都想知道事實的真相。2004年3月23日,我在總統府與五院院長茶 敘,首度提議由超然獨立的監察院錢復院長組成「真相調查小組」,進行公平、公正、公開的調查,結果被藍營否決。後來藍營另組「真調會」其實應該稱為「藍調 會」結果又如何。事隔六年,我不禁要問陳義雄的涉案背後到底有沒有人指使?中國國民黨甚至地方黑道是否扮演任何的角色?這也是大家心中長期存在的疑問。
陳水扁,2010,"319暗殺事件該給個交代了吧!",《1.86坪的總統府》,凱達格蘭基金會,台北,pp.166-167。

從特偵組到一審,包括2006年查黑中心起訴後的11月5日記者會,我一再答辯說明,國務機要費申領出來用於因公支出包括機密外交在內大於收入,沒有剩 餘,甚至透支,何來不法所得被A掉?但特偵組完全不予理會,地院蔡守訓合議庭亦拒不調查,就是要故入我於罪。我當時一再堅稱之所以會有他人發票及不實犒賞 清冊用以申領非機密費,是因為2002年年初總統的私房錢國安密帳奉天專案繳庫,及非機密費不得撥充流用到機密費,不得不的便宜措施,連同取得之機密費都 用在機密外交等因公支出。由於部分事涉敏感,儘可能不說出來,而被懷疑說謊。其中為了解釋很多機密外交工作是從李前總統時代就延續下來,並提出奉天專案的 密件供參,然該密件被鎖在保險箱,我在一審再三提及,蔡守訓就是置若罔聞,我變成啞巴吃黃蓮,有口難開。感謝高院合議庭終於打開該封存密件,並向國安局查 證國安密帳繳回情形,及該專案未編年度預算送立法院審議,也不必送審計部辦理決算,但總統一年平均有1億元可以支配使用,但我繳庫了。最重要的是高院合議 庭開了幾次不公開的秘密庭,傳訊相關證人及秘密證人証實我確實有為機密外交工作的重大因公支出,並為高院判決所採認。這是我特別要感謝高院合議庭的地方,至少我喊冤四年的真相終於可以大白。這不是統媒所說的「大逆轉」,而是遲來的正義。
陳水扁,2010,"守得雲開見月明的扁案判決",《1.86坪的總統府》,凱達格蘭基金會,台北,pp.243-244。

為台灣這個國家出生入死,認清時代的任務,建立完整美麗的民主國,匹夫有責。

基於八年總統的經驗,我認為台灣的國家目標是:台灣是一個主權國家,不是中國的一部分,更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省或特區。二千三百萬台灣人民應爭取依據 聯合國憲章所揭櫫的住民自決原則,使台灣成為一個新而獨立的國家。而現階段則以捍衛台灣的主權、自由、民主與和平的現狀不被改變為目標。蔡主席應在表述與 中國不預設政治前提的情況下,跟中國進行直接、實質的對話強調台灣的國家目標,並在「十年政綱」中清楚定位「台灣前途決議文」作為兩岸關係發展最高指導綱 領,以獲得台灣人民的接受與認同,才是台灣面對馬騜過度親中政策的堅強基礎與盾牌,也是民進黨再拿回執政的政治法寶。
陳水扁,2010,"蔡主席無可迴避的使命與重擔",《1.86坪的總統府》,凱達格蘭基金會,台北,p.250。

關不住薪火相傳,千千萬萬的火鳥重生,阿扁是領航者,大家心知肚明。

在獄中600個日子裡,有很多台灣本土派的社團負責人來關心我,也有來自海外,特別是美國的台派團體代表來看我。我當然知道不分海內外,大家團結一致全力 支持民進黨投入的各項大小選舉,目的只有一個,無非透過民主選舉讓民進黨可以在2012年重回執政,將「一個中國、終極統一」的親中、降中路線,拉回到 「台灣中國、一邊一國」台灣主體意識路線。民進黨為了取得政權,以選舉掛帥,認為選舉勝選才是民進黨的一切,都無可厚非。但長期抱持台獨建國理想的台灣本土社團與海外台派團體除了力挺民進黨外,更要補民進黨的不足,而不是跟民進黨一樣只為了選舉。當 國民黨「共產黨化」時,民進黨不應「國民黨化」,本土社團及海外團體更不應「民進黨化」。過去台灣的民主化是海內外的獨派團體大家共同努力的結果,尤其是 海外台派團體的民主香火,建國種籽指引本土社團、仁人志士前仆後繼,為守護台灣而鞠躬盡瘁。如今尤須本土社團與海外團體給民進黨更多的指導和引領。
陳水扁,2010,"美國:台灣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1.86坪的總統府》,凱達格蘭基金會,台北,pp.268-269。

調查局所以為人詬病在於它的「黨化」,沒有完全「國家化」。特偵組所以受到批評,是成立的前三年只辦「扁案」一案,又首長特別費案只辦綠不辦藍。如果不能讓肅貪專責機構有它的超然獨立性,成立再多的廉政署也枉然。1952年新加坡成立貪污調查局直屬最高行政首長,1974年香港成立廉政公署直屬總督或現在的特首,目的都在減少不必要的行政干擾。廉政署隸屬法務部,連預算都要受法務部、行政院的干預及立法委員的刪減審查,預算不獨立,人事不獨立,肅貪辦案又如何獨立?
陳水扁,2010,"山寨版的廉政署是注定要失敗的",《1.86坪的總統府》,凱達格蘭基金會,台北,pp.279-280。

(未完待續,撰於2010/11/05)

相關閱讀:
1.86坪的總統府代序-只有蔣介石才會逃亡,我不會
【影片】1.86坪的總統府-永遠打不倒的台灣之子陳水扁

延伸閱讀:
1.86坪的總統府-我讀我見(2)
1.86坪的總統府-我讀我見(1)
楊緒東專欄
Hsutung's BLOG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