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3日 星期五

國共「滅台菁英」3步曲

作者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執行長 光唐

(photo source: 鄭南榕基金會

1947年3月8日,動亂後的台北城,仍迷漫著肅殺氣息,陳儀為了緩和民怨,特地派遣 憲兵第4團團長張慕陶赴「228事件處理委員會」安撫,並宣稱─「我以生命賭注中央政府絕對不會對台灣採取軍事行動,絕對保證大家的安全」,然而,當天下 午2時,蔣介石派遣的精銳部隊─第21師及憲兵第4兵團2個大隊,已悄悄在基隆、高雄登陸,隔天,即開始有計畫的逮補行動,地方上具有聲望的教授、律師、 醫生、作家、民意代表、名流仕紳等,紛紛被補,慘遭槍決示眾或下落不明,台灣知識菁英幾乎被消滅殆盡。台灣史學者林橫道先生在1991年接受陳三井、許雪姬─「228事變的回憶」口述歷史訪談中,曾引述一位友人對228事件的評語─「那是已經文化進步的人們,被文化落後的人們統治所產生的悲劇」。

1979年12月10日,上午,蔣經國在「國民黨第11屆4中全會」致開幕詞中,一再遣責台獨,認為「台獨運動違反良知…而這種觀念必須消滅」,晚上,在 高雄的美麗島「人權之夜」,即在情治單位的安排策劃下,引爆嚴重警民衝突,隔天媒體並配合國民黨導演的劇情,將事件無限制渲染,把美麗島人士抹黑為襲警、 破壞社會的「暴徒」。12月13日起,憲警便對黨外菁英展開大規模逮捕,審判期間,曾一度以叛亂罪問死,最後在各界壓力及美國關切下,始以徒刑論處。

1988年,李登輝主政後,台灣政治逐漸改革開放,本土意識興起,國民黨統派勢力,不能再如威權時代,肆無忌憚的剷除異己,遂化明為暗,將以往對抗中共的政治作戰6大戰法,轉化為「滅台菁英」3步曲─先「誣衊抹黑」,再「擴大渲染」,最後「栽贓羅罪」,予以滅絕。

1997年,認識台灣教科書事件,是杜正勝被統媒污名化的起點,2004年,接任教育部長後,以李氏兄妹為主的「滅絕集團」,便藉著碩士論文註解、故宮改 建工程及招標採購弊案、同心圓史觀、橫式台灣地圖…等議題,極力誣衊抹黑,並由統派傳媒擴大渲染,2008年卸任後,檢調即以特別費案涉貪為由起訴。

2000年,阿扁當選首位非國民黨籍台灣總統,即被國共列為頭號戰犯,首先由具深藍背景的電視節目製作人,藉由模仿秀醜化扁家每位成員,以置入性行銷方 式,灌輸台灣民眾對扁家不良印象,再由藍營立委於政論性節目,以不實言論,予以抹黑渲染,營造羅罪扁家之正當性。陳雲林來台─蔡英文被抹黑為「暴力小 英」,919風災─陳菊被誣為瀆職,大台中選情告急─蘇嘉全碩士論文被炒作抄襲,舉凡綠營代表性人物,無時無刻,皆是國共撻伐的目標,顯見有程序、步驟、 要領的「滅台菁英」計畫,早已全面啟動。

2012年,是攸關台灣生死存亡關鍵之1年,誠如,中共高層所言─「此刻是解決台灣問題,百年難逢的好機會」,屆時中共勢必會傾全力助馬,營造兩岸短暫共榮假相,以蒙騙台灣人,求得勝選,然而,糖衣毒藥的背後,將為台灣人帶來萬劫不復的悲慘歲月,在統媒強力掩蓋馬區長「賣台求統」企圖及誣衊抹黑綠營人士之際,台灣人要辨明是非真相並審慎考量,是要選擇當家做主,還是隨著馬區長依附在中共膝下當個「家奴」。

(撰於2010/12/01)


相關閱讀:
未能跳脫戒嚴緊箍咒的台灣司法
柯旗化─藍色「麥卡錫主義」的受害者
「余登發案」硬掰的,「扁案」用賴的
從「圖博經驗」透視中共糖衣毒藥
馬英九賣台證據
蔣介石 228 原兇 證據

延伸閱讀:
光唐專欄
光唐的 Facebook


枉法自斃的馬總統政治黑手

作者 陳水扁辦公室

陳水扁辦公室新聞稿
枉法自斃的馬總統政治黑手
2010.12.01

11月11日最高法院判決陳前總統夫婦重罪三審定讞的判決書迄今仍未完成並送達給被告,顯示出最高法院趕在五都大選前所作出的判決是「意圖影響」五都大選結果的政治判決, 其倉促作成的判決明顯是受到馬英九總統於11月9日晚間召開司法院、法務部首長開會的「政治氛圍」所影響,對於馬總統此舉公然介入司法影響司法獨立的政治 迫害違憲行徑,我們必須表達沉痛的質疑與抗議,因為這種要把台灣人總統關到死的惡劣政治操作作為已經嚴重侵犯陳前總統夫婦的基本人權,馬總統對陳前總統及 其家人的「抄家滅族」違憲違法行徑,全民應予以唾棄。

對照台北地院周占春法官合議庭判決二次金改案全部被告無罪,並在當天即在台北地院網站公布110頁的判決書摘要版情形,我們認為這次最高法院的有罪判決是「未審先判」的無效判決,是未作成判決書結果的先下定論荒謬判決,根本是迎合上意不顧審判正當程序的政治判決,如此昭然若揭的政治干預司法惡例等於宣判司法已死,司法淪為總統可以操控左右的追殺異己政治工具,刑法法律變成掌握政治權力的上位者拿來鎮壓、鬥爭他的政敵工具,這與當年的德國納粹威權專制體制又有何差別呢?

當刑法罪刑法定主義的民主法治定律被當政者或司法機關曲解或踐踏時,民主政治已經變為威權政治與暴民政治;當總統法定職務權限可以擴張解釋或類推適用來作 為政治迫害的工具時,所謂被製造出來的「人民期待」或「社會觀感」政治藉口就是當政者鎮壓異己的劊子手,陳前總統的冤屈雖然只能自己吞下去,可是台灣人民 難道還能吞下這口「馬總統戕害司法人權」的政治追殺冤屈嗎? 我們必須呼籲台灣人民勇敢站出來對抗這種不公不義的的威權、恐怖的藍色統治政治迫害,讓2012年的總統大選結果成為把違憲違法的馬總統送進監牢裡的關鍵力量,則台灣的民主法治才有真正光明燦爛的明天。

source: 扁辦新聞稿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