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28日 星期二

1.86坪的總統府-我讀我見(2)

作者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楊緒東醫師

*粗體字為楊緒東醫師撰寫之書評


不要認為這些KMT的當權者很偉大,他們心中有媚共、捧共、懼共的假性「哈共」反應,亦是一種「虛性」反射。

他們的死穴,在於「害怕失去對台灣的控制權」。


經濟部水利署陳伸賢署長則是過去八年治水的大功臣,他不但用三年時間改善三十年無法解決的大高雄用水問題,總經費不是宋楚瑜擔任省長所說的800億、 500億,而是105億,比原預算150億還少。他更用了三年的時間完成「員山子分洪隧道工程」,有效整治基隆河,幾十年無法解決的基隆河水患徹底根除, 不僅將防洪頻率提高到200年,總工程費300多億還有剩餘,證明我在台北市長任內力主整治基隆河可以不拆中山橋,但要作員山子分洪,降低基隆河水位15 公尺以上是對的,可惜中山橋被馬英九拆掉了。
陳水扁,2010,"萬民有錯、馬英九絕對不會錯?!",《1.86坪的總統府》,凱達格蘭基金會,台北,p.66。

馬英九上任後,提名王建煊當監察院長、王清峰當法務部長、陳肇敏當國防部長,態勢非常的清楚,就是要全面的「反扁」、「批扁」、「踩扁」和「打扁」,只要是陳水扁時代做過的事,一概否定,「政績」變「弊案」;陳水扁政府用過的人,全面清算,「廉潔」變「貪污」。民主價值的「政黨輪替」已成改朝換代的「政治追殺」,自由、民主、人權和公義,這些普世的價值看似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
陳水扁,2010,"萬民有錯、馬英九絕對不會錯?!",《1.86坪的總統府》,凱達格蘭基金會,台北,p.68。

馬騜內心的焦慮,並未因「阿扁收押入囚」而有所解脫,現在更因為「扁案」證據力不足,公正性不夠,陷入司法裁決的困境,必然成就國際大笑話。

故馬騜所屬KMT官員,會做出不可理喻的行為,以不斷「污辱阿扁」為樂,KMT為取得永久掌控台灣人民的手段,不但與中共謀皮,還想回到戒嚴白色恐怖時代。


我不敢說「阿扁們」有多少?因為我也不知道。但我有信心,阿扁絕對不只我一個人。之前高雄市前市長陳其邁和辦公室的同仁跟我報告,要把「蓬萊島雜誌」復刊,編輯主軸則鎖定「台獨」和「挺扁」。當時我有些猶豫,大剌剌舉著「挺扁」的旗幟,會不會將路走死。之後他們跟我解釋,「挺扁」並不是挺阿扁個人,而是要為過去八年執政積極辯護。所謂的「阿扁們」絕對不是盲目的、無條件的「阿扁跟隨者」,而是所有願意捍衛台灣、拒絕統一,並有信心為本土執政辯護的人,都是「阿扁們」。
陳水扁,2010,"阿扁給「阿扁們」的一封信",《1.86坪的總統府》,凱達格蘭基金會,台北,pp.71-72。

如果過去的8年是一片空白,那「雪山隧道」的貫通、「台北101」的興建、「台灣高鐵」的通車、「員山子分洪」的啟用、「中部科學園區」的闢建、「中部國 際機場」的推動、「大高雄水質」的改善、「高雄捷運」的完工、「勞退新制」的實施、「國民年金」的上路、行政院客委會的成立、客家及原住民電視台的開播、 「雅典奧運」的奪金、「高雄世運」及「台北聽奧」的申辦等等,難道都是從天上憑空掉下來的禮物嗎?
陳水扁,2010,"阿扁給「阿扁們」的一封信",《1.86坪的總統府》,凱達格蘭基金會,台北,p.73。

易言之,整個時勢自2003年就已經跳脫「修憲」的框架,而提升到「制憲」與「新憲」的思維。馬英九還繼續就「修憲」在打轉,只是突顯他與台灣政治現實脫節的大中國、大一統情懷而已。
陳水扁,2010,"只有新憲,沒有修憲",《1.86坪的總統府》,凱達格蘭基金會,台北,p.80。

台灣人習於安於現狀,冷漠於「政治參與」,造成KMT在台做大,民主思潮之自由、人權、法治,正考驗台灣人民的自決,KMT怕的就是這個。

經過多日來反覆研讀民進黨1999年的<台灣前途決議文>,當時所提出的七點主張,即便是10年後的今日,依然鏗鏘有力、擲地有聲。但因時空的不同與轉 變,面對中國軍事的崛起、外交的打壓、經濟的統戰,毫不遮掩地要併吞台灣,並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民進黨有責任誠實面對以下幾個嚴肅議題,不能再 刻意迴避甚至隱誨帶過。

第一、台灣人民有必要向國際社會正式宣示獨立建國。讓 全世界清楚知道台灣是台灣,中國是中國,兩個是不同的國家,台灣中國、一邊一國。台灣獨立建國的基礎來自於台灣人民自決的權利,只要台灣人民明白的向國際 社會表達獨立建國的意願與決心,台灣就有權利成為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不論台灣國家地位已定或未定。台灣地位未定,透過住民自決,可以走向獨立建國;台灣 地位已定,亦應由事實獨立邁向法理獨立,才能成為正常的完整國家。

第二、要徹底揚棄「中華民國」憲法及整個憲政體制。「中 華民國」不只是國號而已,更包括一部憲法及整個政府體制。而這部憲法本質上是建築在兩岸是一個「分裂國家」,且未來必須「統一」的基礎上。這是台灣獨立建 國的最大障礙,尤其連馬騜政府都不再固守「中華民國」國號,1999年<台灣前途決議文>仍予認同接受,民進黨反而變成「中華民國」的捍衛者,不啻是歷史 的反諷。

第三、制定台灣新憲法是現階段最重要的任務。1999 年的〈台灣前途決議文〉以「完成公民投票的法制化工程」做為具體工作的提示,在這樣的政策指導方針之下,我們於2003年有了第一部「公民投票法」,當然 相關的規定門檻過高、諸多不合理仍有補正的必要性與迫切性。但經過2004年和2008年三次全國性公民投票的實施,公投已經成為台灣民主制度不可或缺的 一部分,接下來應以制定台灣新憲法做為下一階段奮鬥的目標。

第四、以「命運共同體」意識做為團結台灣的基礎。隨 著台灣主體意識的深化,「台灣優先」已成為台灣民意的主流,但省籍情結與國家認同分歧,依然是台灣社會的現實。兩岸是「國籍」的不同,抑是馬騜所謂「戶 籍」的不一樣,在台灣社會不是多數、少數的問題,而是如何去尋求最大公約數的整數問題。為了化解彼此長期的不信任甚至是對立的情緒,應透過「反統保台」的 訴求,積極建立台灣「命運共同體」意識,凝聚台灣內部團結。

第五、台灣的國家安全是台海永久和平的基石。1999 年〈台灣前途決議文〉主張:「台灣與中國應透過全方對話,尋求深切互相了解與經貿互惠合作,建立和平架構。」這樣的主張就當時的時空背景是有其適切性,也 是2004年2月3日我在總統府召開國際記者會提出兩岸「和平穩定的互動架構」的背景。但隨著中國軍備的不斷擴張,國家安全取代了經貿往來成為台海之間最 關鍵的議題。台灣無意也無力與中國進行軍備競賽,但也不可能在中國武力犯台的恫嚇之下棄械投降,台海和平的議題必須納入亞太集體安全機制。我們應在馬騜政 府所大力提倡「兩岸和平協定」之外,尋找出具體可行的方案,帶領台灣人民走出一條真正的活路。

第六、台灣必須跳脫兩岸的架構,積極投入全球的體系。在 經濟上,台灣不能成為中國的附庸或特區,不應將兩岸經貿關係特殊化。中國是台灣眾多市場之一,既非唯一亦非最後的市場。東協加1、加3、加4,甚至加10 也不可能加到台灣,即使台灣與中國簽了ECFA,亦不能與東協、美、日、歐簽FTA。在政治上,台灣更應該掙脫「一個中國」的框架。台灣是一個主權國家, 台灣不是第二個香港與澳門。台灣不但要獨立建國,更應盡一切的努力以新會員國的身分加入聯合國,而現階段則應積極捍衛並爭取參與聯合國體系組織的權利與機 會。

以上這六點,是我認為新的〈台灣前途決議文〉應納入並該處理的議題。或許有人會覺得這僅是我蹲在台北看守所黑牢中,望著牆上的小窗,「以管窺天」之所思,其實透過牢房的窗外,我還是看得到外邊的天空。做為一個台灣人,做為一個政治工作者,我有責任及義務提出個人的拙思淺見,來就教大家,並盼多所針貶。讓我們集思廣益,共同來草擬新版的〈台灣前途決議文〉。
陳水扁,2010,"台灣的前途,你我的責任",《1.86坪的總統府》,凱達格蘭基金會,台北,pp.119-122。

(未完待續,撰於2010/11/05)

相關閱讀:
1.86坪的總統府代序-只有蔣介石才會逃亡,我不會
【影片】1.86坪的總統府-永遠打不倒的台灣之子陳水扁

延伸閱讀:
1.86坪的總統府-我讀我見(1)
楊緒東專欄
Hsutung's BLOG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