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16日 星期二

德國人權官員訪台: 檔案不公開 加害者隱形

德國人權官員訪台: 檔案不公開 加害者隱形
德國人權官員與專家學者一行人來台訪問,認為台灣人權工作落後國際太多,主因是台灣政府隱瞞歷史真相。 (記者林秀姿攝)

〔記者林秀姿/台北報導〕德國聯邦官員、監獄博物館館長與人權工作者一行人來台訪問,昨天參訪台北市蔡瑞月舞蹈社,受訪時認為,台灣的人權工作落後西方國家太多,主要原因是台灣政府官方檔案未公開,隱瞞歷史真相,政府間接讓「加害者隱形」,導致大批的受難者無法沉冤昭雪。

前東德國家安全部官員、現任監獄博物館館長Hubertus Knabe認為,台灣是充滿生命力的社會,但對於討論二二八與白色恐怖事件的「加害者」卻變成忌諱,台灣有一大批政治受難者,但加害者卻隱形,讓人很難理解。

重現歷史 公布加害者名字

負責管理東德秘密警察文件的Mothes則強調,東德垮台後,被西德民主政府統一,就是先保存公開納粹時期的檔案,讓當時的加害者名字一一曝光,每個加害者都可以公開被查詢,這樣受害者的家屬才曉得受到什麼冤屈與對待,社會大眾才能知道歷史真相。

Mothes說,台灣政府的問題就是不公開檔案,使得受難者沒有尊嚴。Hubertus Knabe更說,台灣人權工作嚴重落後國際,除了官方不公開檔案外,台灣的法官、審判者沒有進行洗牌重整,過去的軍法人員現在依舊擔任高官,所以台灣民眾很難相信司法。

東德垮台 德國開放檔案

政 治大學台灣史研究所所長陳翠蓮承辦「德國人全紀念館與博物館專家學者來台交流計畫」,陳翠蓮說,德國人權工作和台灣相似,東德垮台後也曾面臨轉型正義問 題,社會一度呼籲遺忘過去、向前看,不要追究政治事件的加害者。但是,德國的議會與人民有極高的自覺,認為「加害者應該負責」,所以才敦促政府公開秘密檔 案。

陳翠蓮分析,德國曾擔任線民、秘密警察的人都不能再擔任公職,但是在台灣卻連誰當過秘密警察都不曉得,很多人仍隱身公職,才會變成只有被害者,卻沒有加害者的荒謬情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