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8日 星期一

金門37慘案─國軍「美萊村事件」

作者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執行長 光唐

(photo source: 你不知道的台灣)

解嚴之前,台灣有許多莫須有的冤案;解嚴多年,台灣仍有眾多冤案。問題不只在出在國民黨,問題更出在這個中華冥國的畸形體制。

今日箝制言論自由,明日連iPod的音樂都要逐一檢查,如果想要後代子孫也活在這種龐大的陰影之下,go ahead, 投給中國國民黨吧!!


1987年,端午節前夕,金防部罕見的以司令官趙萬富名義,連續發給每位連隊長兩份賀禮,近半個月的薪資,共6千元大紅包,不久便傳來為郝柏村欽點紅人的司令官調職消息,當大家在揣測議論之際,長官僅告知烈嶼(小金門)出了大事,並囑咐不得再談論。

80 年代,金門仍處於戰地政務─軍政體制時期,對台電話、交通均未開放,電視僅能收看華視乙台,報紙亦僅有金門、青年日報等官辦刊物,且烈嶼未經核定,不得任 意前往,發生事情別說台灣無法得知,金門本地亦不見得知情。俟事件漸趨平緩後,始由往返大小金門間洽公官兵言談中,透漏些許訊息。

1987年3月7日傍晚,烈嶼158師,南塘營區東崗據點附近,濃霧中,哨兵發現有不明漁船接近,經回報,按戰備程序實施警告及驅離射擊,但漁船仍執意靠岸。旅 長率營連長抵達第一線後,下令以66火箭彈射擊,炸燬後,有3名男子先後企圖跳下船,並大聲以華語呼喊,卻陸續遭到射殺。連長奉令上船搜索,發現全是手無 寸鐵的越南難民,船內傷亡狼藉,其中包括5名婦女(含1位孕婦)及6名兒童,不論死活全都被抬上沙灘集中。次日,官兵奉令將屍體與倖存者就地掩埋,致尚存 一息者遭到活埋,掙扎哭喊者則被圓鍬擊殺至死。由於埋屍地點屬於淺層沙灘,不久便遭到海水沖刷外露,並為野狗掘出啃食,附近居民亦盛傳越南鬼魅在附近遊 蕩,紛紛設置香案祭拜,同年5月份,大專義務役官兵陸續退伍返台後,始將消息散播開來。

1987 年6月5日,立委吳淑珍在立法院提出緊急質詢指出─「外傳今年5月20日左右,金門守軍發生『槍擊越南難民事件』,由於此項傳言攸關政府的國際形象,國防 部應澄清說明……」。唯國防部立即予以否認,並由軍事發言人張慧元少將,出面譴責吳淑珍「破壞國家形象」,表明金門守軍開火射擊的,是一艘企圖接近海岸的 中共漁船,不是難民船。最後究責懲處亦以「小金門擊沉中共漁船」定調結案。直 至2000年,郝柏村在「8年參謀總長日記」中敘述─「5月23日 星期六 晴 許主任(總政治作戰部主任許歷農)來談,經派人到金門查證,烈嶼部隊打死越南難民,確有其事。由於旅營長對上隱瞞不報,防衛部亦未發覺;而事件發生於3月 7日,19條人命的處理,竟可隱瞞達兩個半月之久,事態嚴重。經詢蔣仲苓(陸軍總司令),亦不知情,余命其親往金門查處」。始真相大白,證實當年吳淑珍的 質詢是正確的,被屠殺的確實是「越南難民」,而且人數高達19屍20命,國防部則全盤隱瞞說謊。

這個案子就如同1949年713澎湖事件, 當時總統府秘書長張群曾表明─「這是人命關天,應給一個交待」,但台灣省主席兼警備司令陳誠卻答覆─「要為國家留點顏面」。在國防部淡化處理下,旅營連長 雖然被依教唆、共同殺人起訴,但都輕判1年8個月至10個月不等刑期,而且處以緩刑3年,不久便返回部隊任職,其中旅長調任兵科學校“不管部”處長,終日 求神問卜,直至屆滿退伍,司令官趙萬富則在郝柏村庇護下,一路升到副參謀總長。

解嚴多年,台灣仍有眾多冤案,在統派軍憲警情系統刻意掩飾下,無法釐清平反,如雷震日記、陳文成檔案遭到警總有計畫的誤焚。所以,台灣人要瞭解歷史,認清事實真相,別讓國民黨再蒙騙誤導,讓台灣再次陷於恐懼深淵之中。

(撰於2010/11/02)


相關延讀:
國軍屠殺越南難民的三七事件(管仁健/著)

延伸閱讀:
光唐專欄
光唐的Facebook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