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12日 星期五

被遺忘的─1959

轉載 source: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被遺忘的─1959

1959年,美國參議院外交委員會,鑑於蘇聯國際影響力倍增,乃決定對美國外交政策做一總檢討,遂研擬15個題目,委託各大學、私人研究機構或學術團體研究,其中第13個(美國對南亞的外交政策)及第15個(美國對遠東與東南亞的外交政策)題目,由加州康隆協會(Conlon Associates, Ltd.)撰寫。11月1日印製公布,並由外交委員會主席傅伯雷(J.W.Fulbright)作序介紹。

報告主文,區分為南亞、東南亞、東北亞等3個部分,東北亞─「共產中國與台灣」篇章,由加州大學Robert A. Scalapino教授執筆,報告認為中共政權已經穩固,依其國力增長趨勢顯示,可能在20世紀末成為世界主要強權之一,世界將不能不承認中共勢力之存在。在台灣,國民黨未曾深獲人民之擁護,台灣人對自治與擴大自身權益的要求將持續增長。建議對中共應採取「試探與談判」的原則,「較為積極的有伸縮性的政策,而使他們負擔若干共同的責任」,第1步驟,互派記者、學生及商務代表,准許政府機構以外團體或個人往訪,並與中共領袖正式會談。第2步驟,取消對中共禁運,容許中共進入聯合國,承認「台灣共和國」,並使為聯合國會員,安理會席次則由中共接替,美國仍須保證防衛台澎,但台灣軍隊應從金馬撤出。

另表示,美國在2次大戰期間雖然承諾台灣應歸還中國,但台灣之地位,在國際條約上迄未確定,且台灣人民屢次表示願意與大陸分離,如經同意可由人民投票複決。「共產中國與台灣」雖僅由Robert A. Scalapino教授執筆,但經過30位顧問對初稿提出審查與批評,且由外交委員會主席傅伯雷(J.W.Fulbright)背書,相當程度反應美國社會精英的意見,1960年代以後美國調整亞洲與對華政策很少超過此框架。

1959年3月10日,拉薩民眾正從四面八方湧向羅布林卡,要阻止達賴喇嘛前往軍區觀看演出,「拉薩事件」就此揭開序幕。達賴喇嘛遂宣佈取消軍區行程,希望民眾離開,並多次降神,請求神明指示,得到的都是「留下」。但他仍希望勸說民眾離開,以避免造成傷亡。然民眾始終不願離去。3 月17日下午,達賴喇嘛再次降神。這次,處於迷狂狀態的國家神喻洛桑吉美突然高叫「走!走!今晚!」,話音剛落,宮牆外傳來兩聲巨響,兩發炮彈落在羅布林卡北門外的沼澤中,彷彿是大戰即刻降臨的信息。

達賴喇嘛別無選擇,終於做出了最後的決定,他相信,如果民眾不再有保護的目標,他們很快就會離開羅布林卡,自行解散,他希望以這樣的方式來避免大規模流血。夜晚,25歲的達賴喇嘛離開了西藏,開始一生流亡的命運。從那天起,國際政治舞臺上出現了一個名詞─「西藏問題」。

1959年,中共對西藏展開血腥鎮壓,導致12萬西藏人民流亡海外。而台灣卻有機會成為一個民主、自由、人權的國家,但在老蔣妄想再擁中國千秋大夢之堅持下,致錯失契機。50年代世界局勢丕變,美國輿論已有兩個中國或一中一台意見,而且美國政府已經與中共在日內瓦、華沙進行大使級會談,由中共取代國民黨─中國代表地位,只是時間問題,但兩蔣始終自我封閉未能坦然面對現實,讓台灣至今仍籠罩在「中華冥國」陰霾之中,然我們較西藏幸運,我們仍擁有土地、人民、主權,我們還握有台灣民主化的利器─「選票」,在馬區長一味「傾中賣台」,企圖斷送台灣前途之際,台灣人要在5都選舉,明確告訴馬區長─「台灣人要走台灣路,台灣人要建立台灣國」。

(撰於2010/11/09)




【圖博電影在台中】時程表

相關延讀:
從「圖博經驗」透視中共糖衣毒藥
以史鑑今─記取「圖博」教訓
《我的土地,我的人民》-被共產中國侵略的經過
我的土地,我的人民-我讀我見/楊緒東專欄
Dalai Lama@Facebook

延伸閱讀:
光唐專欄
光唐的 Facebook
【預告】11/14 圖博系列影展-邁向西藏自由之路 (免費入場)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