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29日 星期一

我們流著不同血液-我讀我見(1)

作者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楊緒東醫師

*粗體字為楊緒東醫師撰寫之書評


著者:
1938年生,高雄縣人,湖內鄉文賢國小、台南長榮女中、台北中山女中、高雄醫學院及台大病理研究所。長期從事輸血醫學的研究,是台灣輸血醫學能躍上國際舞台的重要推手。先前協助衛生署的國家血液政策,主導建立台灣的捐血系統及建全醫院的輸血作業,因而贏得「台灣血液之母」的尊稱。近年來致力於基因的研究,對台灣的族群做全面性的研究及分析,貢獻於台灣族群的尋根。

林醫師為病理學家、國際血型專家、分子人類學家及業餘畫家。現為馬偕紀念醫院顧問醫師。名列「世界名人錄」、「科學及工程世界名人錄」、「醫學及生物世界 名人錄」。曾獲得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推薦,成為台灣第一位入圍「Helena Rubinstein獎」的傑出女性科學家。被天下雜誌評選為「台灣最具影響力的兩百人」。2001年,與台灣文學界大老鍾肇政,同時獲頒「榮譽台灣文化 博士」。

你可能沒有聽過她的名字,但許多急待輸血的人能挽回一命,可能都是依賴她幾十年來的努力成果。未來,更多人能真正認清自己的祖先來源,絕對要感謝她的勇敢與執著。
林媽利著,2010,“頁籤",《我們流著不同的血液:我們流著不同的血液》,前衛,台北市。

前言:
林媽利教授用執著與決心,面對冷門醫學,深入探討與研究,有其大成,具有土牛性格的台灣實踐者。

引述其血緣研究的大綱。


林媽利教授,前馬偕醫院輸血醫學研究室主任,國際知名的血型專家、分子人類學家,生涯發表的英文期刊論文超過160篇,學術研討會摘要超過200篇。早 期因研究台灣人的特殊血型,及建立台灣捐、輸血制度等重要成就,被尊稱為「台灣血液之母」。近20年來,她轉而投入台灣族群的研究,但因研究成果大大地顛 覆了諸多「公認事實」,意外遭到中國官方及部分學者的圍剿。即使面臨噤聲的壓力,她仍選擇在退休之際出版本書,避開繁複的圖表與數據,以簡潔精要的文字, 親自向國人說明血型、DNA研究如何揭開台灣各族群的身世之謎,又得出哪些震撼性的結論:

近85%的「台灣人」(閩南人及客家人)帶有台灣原住民的血緣:這一結論確認了先前其他學者從史料文獻、地名、諺語、風俗習慣等的推論,即大部分「台灣人」都是「漢化番」的後代。

「唐山公」是中國東南沿海的原住民─越族:也就是說,四百年來陸續渡海來台的「台灣人」祖先,根本就不是族譜所誤載的正統中原漢人,而是一群群被漢化的越族後代。這點,從SARS的擴散路徑也得到了間接確認。

平埔族沒有消失,只是溶入「台灣人」之中:平埔族雖大多已漢化,但從血緣看,平埔族並未消失。而且,平埔族不僅與高山族共有相近的血緣,他們還帶有獨特的亞洲大陸血緣,時間可推至數千年前,比原先認知的來自400年前的「唐山公」更為久遠。

異質多元的高山原住民:台 灣高山族的語言雖同屬南島語言,但他們卻具有不同的體質,應該是在不同時間,從東南亞島嶼及東南亞等不同遷移途徑落腳台灣,然後互相隔離千年。林教授也在 國際上首次證實,阿美族與波里尼西亞人之間有母系血緣的直接關聯,因此讓《經濟學人》報導說夏威夷人是「made in Taiwan」。

當然,國家認同不是建立在血緣的基礎上,但也絕非建立在虛構的政治神話上,林媽利教授擔當起科學家的社會責任,以嚴謹的科學態度,在本書中勇敢地戳破廣為接受的主流謬論,並清楚詳述畢生研究之總得,期能做為國人自我認同與尋根溯源的根本素材。
林媽利著,2010,“封底",《我們流著不同的血液:我們流著不同的血液》,前衛,台北市。

血緣是一種科學的專業研究,其結果不容質疑,國家認同大於血緣的重要性,可是血統的追源,有其人類學的定位,不可忽略。

我們在2006年為100個台灣人做尋根的服務,我們是測試父母系血綠、母系血綠及組織抗原,結果這100人裡面有47%母系血綠是屬於台灣原住民或東南 亞島嶼族群(就是菲律賓與印尼);48%屬於東南亞(中南半島及長江以南)及亞洲大陸;5%屬於日本。至於父系血緣,我們分析58個人,因為100人裡面 58個是男性,結果是:41%可以歸類為台灣原住民、或是東南亞島嶼族群;59%屬於亞洲大陸。我們從組織抗原來看的話,一半是從原住民、一半是從亞洲大 陸。所以,我們就逐一做詳細的分析,發現100人中的67人的父母系血緣是混合了來自台灣原住民、東南亞島嶼族群或來自福建、廣東及亞洲大陸的血緣,這 67年的父母中至少有1個血緣為台灣原住民或東南亞島嶼的血緣;剩下33人父母系血緣均來自福建、廣東或亞洲大陸,這33人中的18人帶有可能來自台灣原 住民的組織抗原(單倍型),另10人的組織抗原是屬於中國東南沿海的越族常見的血緣,剩下的5人的組織抗原屬於西南亞、西藏、歐洲及北方漢人常見的血緣。 因此,67%加上18%,等於約85%的台灣人帶有原住民的基因

上述100人當中有彭明敏教授,徵得他的同意,他的祖先來源是母系血緣從亞洲北方來的,他的父系血緣是屬於O1*血緣,在台灣O1*血緣可能來自越族或者 來自台灣原住民,後來我們做了Y-STR分析,發現他的父系血緣是屬於原住民,他的組織抗原有只見於西拉雅的特徵血緣,還有一個組織抗原是閩越族的特徵血 緣。所以可以看到他的基因來源是多方來源。我們發現台人差不多都是這個樣子,每個人可能有多元來源的祖光群。我 做了前國史館張炎憲館長家的血緣分析,他的母系血緣是M7b3,是台灣高山原住民特有血緣,推測在台灣已存在1萬年以上,和張先生同一母系血緣者在馬偕醫 院2,500人的資料中有泰雅族29人、賽夏族6人、雅美族8人及阿美族1人。我就跟他開玩笑說你是番婆的後代,他說:「奇怪,我的外祖母世居嘉義,而且 是綁小腳?」他的父系血緣是屬於O3a*血緣,做Y-STR的研究發現這O3a*和東南亞族群的資料接近,所以是屬於東南亞的血緣。
林媽利著,2010,“從基因看人類的遷移",《我們流著不同的血液:從基因看人類的遷移》,前衛,台北市,pp.42-43。

台灣西部平原原來住著母系社會的平埔族,母系社會是家裡的財產傳給女兒,而不是給兒子,漢人是父系社會,財產是兒子的,所以如果從福建、廣東來的唐山公可以娶到台灣平埔嬤的話,所有事情都解決了,平埔族因為是住在平地的原住民,他們長時間與閩南人、客家人混居,以致於被同化,失去大部分的文化及語言,加上平埔族孩童在社學接受儒化教育,平埔族小孩被漢化,他們原本的文化就消失了,很快的就被漢化變成台灣人。
林媽利著,2010,“從基因看人類的遷移",《我們流著不同的血液:從基因看人類的遷移》,前衛,台北市,pp.44-45。

(未完待續,撰於2010/10/19)

相關閱讀:
恁祖媽是「台灣人」,不是「中國人」
林媽利教授-「我們流著不同的血液」演講心得
馬偕紀念醫院/輸血醫學中心
閩客族群 85%有原住民血統
李筱峰專欄:為林媽利醫師敲邊鼓 呼應林著《我們流著不同的血液》

延伸閱讀:
楊緒東專欄
Hsutung's BLOG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