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26日 星期二

中國式傲慢

轉載source: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中國無法偉大的50個理由-我讀我見(11)

Nathan Comment: 這一集完全點出中國的問題,尤其中國工廠(或台商廠),往往不肯認錯,在處理國際關係也是如此傲慢,真是可恥的國家。



作者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楊緒東醫師


(photo source:《中國無法偉大的50個理由》一書)

*粗體字為楊緒東醫師撰寫之書評


孔家店,新開張,中國把「孔子」當作「玩具」。

不久前,中共才將孔子思想打入冷宮。孔子被視為封建中國的象徵,在中國現代史上成了過街老鼠。文化大革命期間更演變成明目張膽的破壞行動,稱作「反孔運 動」。根據亞洲研究協會的解釋,這次運動「目的是藉由焚書和批判流傳已久根深蒂固的孔教思想,抹除孔子思想對中國社會的所有影響。無數佛教和道教典籍和寺 院都燒成了灰,許多古籍和古建築也是。」

然而,中共現在卻重新擁抱這位思想家。這是因為孔子思想強調尊重權威,以及遵守人在社會中的本分。孔子思想也強調中共目前的口號:和諧。中共領導人擔心人民對其政治哲學日漸疲乏,只希望能找到一套替代的規範,幫助他們穩住政權—這次要有別於共產主義,而且最好源於本土。
David Marriott & Karl Lacroix著、謝佩妏譯,2009,“漢語的限制",《中國無法偉大的50個理由》,左岸文化,台北縣,p.258。

中國要發動戰爭,已經很困難,擺出「大國」之態,要欺騙「小國小民」,很沒「面子」,這種「明星級」的國家,稍有動作立刻引起全世界的緊張,會發生財經、資源、股票,全球備戰的負面效應。

一九五○年六月,北韓攻打南韓。以美軍為首的十五個聯合部隊前去支援南韓,把北韓軍隊趕回北邊,逐出南韓,最遠攻至中國與北韓的交界:鴨綠江。後來中國出 兵反擊,擔心聯合國部隊會越過江入侵中國,最後成功把聯合軍逼回原來的南北韓邊界。中國人對這部份歷史很熟悉。但他們不知道後來中國軍隊越過國界,進攻南 韓,甚至在一九五一年一月四日短暫占領首都漢城。據估此役有一百萬解放軍犧牲。
David Marriott & Karl Lacroix著、謝佩妏譯,2009,“國界紛爭",《中國無法偉大的50個理由》,左岸文化,台北縣,p.261-262。

中國成為「世界工廠」是過度時期的現象,現在是「擴大內需」,則是「人的購買需求」,會是一種硬戰。

目前中國在創新發明上面臨嚴重問題,看似無法跨越的障礙其實是國家心態造成的。中國面對問題產品的一貫反應是生氣、自保,擺出「中國式傲慢」的常見姿態。無論誰對誰錯,中國都很少冷靜處理問題,只急於脫罪或怪罪他人態度惡劣。對中國來說,全球消費者的合理懷疑不值一顧。目前,國際市場正在推動國際村的概念,但中國卻對共同合作解決問題的興趣不大。

關於「中國品牌」和它對待消費者的方式,我們還有個故事要告訴你。
二○○六年,甘肅省嘉裕關有個女孩發生車禍,腿部受傷。當地醫生建議家屬趕緊飛往省會蘭州市讓女孩動手術。家屬帶著她趕到機場時,海南航空卻因她躺在擔架上而拒絕讓她登機。「根據國內的民用航空規則,病患和行動不便乘客需得到航空公司許可才能登機,而航空公司有權拒絕。」

馬上要得到許可當然不可能,海南航空便決定拒載。天下父母心,女孩的父親心急如麻,甚至跪下來求航空人員,但機長還是拒絕,其他機員也支持他。不幸的女孩 只好乘車趕往蘭州。抵達時已經太遲,只剩截肢一途。後來家屬控告海南航空,但法院以航空公司只是照著飛航規則行事為由,駁回該案。

即便是這麼危急的情況,再加上其他乘客也在一旁看著,航空公司還是拒絕了苦苦哀求的患者父親,寧可選擇「海南航空害童截肢」這個可能的標題,而不是另一種可提昇品牌形象的標題:「海南航空救童免於截肢」。

中國必須體認到,建立品牌的重點不在遵守產業規範,而是滿足人的需求。

David Marriott & Karl Lacroix著、謝佩妏譯,2009,“中國品牌",《中國無法偉大的50個理由》,左岸文化,台北縣,pp.276-277。

中國國土大,人口更多,相對台灣,其每人擁有的平均土地面積不大;未來禍患甚多。

中國人口占全球五分之一,可利用土地卻只占全求十分之一。中國的人均耕地為○.○九公頃,不到世界水平的四○%。可見對人口十三億的國家來說,食物產量比質量還重要。

這就是中國每年使用逾一百二十萬頓農藥的原因。過度使用農藥是中國農村常見的現象, 一來政府刻意壓低農藥價格,農民當然就沒有必要省著用。再者,農民不會每次都仔細讀過使用說明,有時也會不小心買到摻雜不明化合物的假農藥。而且,農民常 把農藥空罐丟在田裡,再次污染了土地。世衛國際化學品安全規劃署的科學家特里徹(Angelika Tritscher)表示,「必須改善生產過程、教育農民,必須立法規範農藥取得方式,當然還得建立監督機制。」

另外,據中國環保總局指出,每年約有一千二百萬噸作物受重金屬污染,造成的損失超過二十五億美元。還有,中國消耗了全球三五%的肥料。雖然中國的肥料產量占全球三○%,二○○六年卻還得進口約一千二百五十萬噸肥料。過度使用肥料是河流、湖泊和海口受污染的主因。
David Marriott & Karl Lacroix著、謝佩妏譯,2009,“什麼都「大」",《中國無法偉大的50個理由》,左岸文化,台北縣,p.280。

衛生的要求不多,在於教育的不普及與人口太多,引發的人體金錢交換。


報導指出,二○○七年仍然有人偷偷採血。廣東省多名官員接受數百人集體非法賣血的調查。但調查過程保密,我們當然有理由懷疑調查單位使用的體檢標準。二○○八年,媒體報導去年通報的非法採血案有二百八十件
,有四千九百一十五家血庫因違反採血規定而被取締。該報導也指出,二○○五年起被取締的地下醫療組織就有二十萬一千家。

高耀潔醫師是少數揭露血頭怪象的醫師之一。高醫生不辭辛勞地呼籲政府關注受害者。但政府的反應卻是不斷騷擾她,監聽她的電話,監視她的行動,偷看她的信件,甚至沒收她的照片。二○○一年中共不准她出國接受全球衛生組織頒給她的曼恩衛生與人權獎,二○○三年又禁止她到菲律賓領取麥格塞塞獎。這就是高醫生這樣的民權鬥士必須付出的代價,因為她揭露了不可告人的內幕,例如賣血人平均一次可賺五美元,經常還附帶感染愛滋的慘痛後果。

二○○七年,高醫生以八十歲高齡受邀赴美領取婦女組織「生命之音」的獎項。當時她仍被軟禁在河南家中,無法前往北京申請簽證。在國際社會的施壓下,河南政 府終於停止軟禁她,她才取得簽證前往美國。回國後她又被軟禁,電話也被切斷。她對路透社表示,「我寧可死了算了,這樣政府也省得花錢監視我。」
David Marriott & Karl Lacroix著、謝佩妏譯,2009,“瘟疫培養皿",《中國無法偉大的50個理由》,左岸文化,台北縣,pp.297-298。

硬到底,是一種「心虛」狀態,中國人若能破除如此「障礙」,必成其大。

傲慢是種負面情緒,通常是因為想讓對方難看,或是覺得委屈冤枉或無力反抗而有的反應。然而,中國式傲慢卻是中國宣洩不滿的政治手段。中國藉此宣示自己的正直清白、把錯推給別人,總之不管問題為何,罪魁禍首一定不是中國。目前,中國跟世界的關係就建立在中國式傲慢上。

面對問題時,中國官方很少出面道歉,就算有,也很少帶有講和意味。她們從不說「我們錯了」,反而語帶恐嚇,像在說教。中國式傲慢最常在政府機關出現,但有時在企業裡也會看見。中國式傲慢存在的政治和商業場域,絕不允許任何對中國的批評。

中國式傲慢是一種迴避中國境內的問題、否定他國疑慮的方法。它代表了非黑及白的世界觀,中間沒有灰色地帶,也聽不到中國承諾調查問題、體察他國處境的安慰話語。中國式傲慢把問題簡化成:全世界都在欺負中國,中國會讓你知道它不是傻子。
David Marriott & Karl Lacroix著、謝佩妏譯,2009,“中國式傲慢",《中國無法偉大的50個理由》,左岸文化,台北縣,p.304。

中國式傲慢框架下「非敵即友」的世界觀,缺乏對受害人民基本的關懷和同情。有毒玩具可能危害兒童健康?「危言聳聽。」食品未達基本衛生標準?「散步謠言。」關注中國的人權狀況?「泛政治化。」抵制未達要求標準的中國技術?「歧視中國。」

僵化、不知變通、不懂讓步的中國式傲慢,源自一種習慣指使人而非說服人的政府。我們可以把這種習性看成帝國時代的遺痕,把中國提出的要求看成偏向極權主義的帝國式語言。不論你是何方神聖,不論你覺得自己多有理,只要多少覺得自己有錯,誠心道歉才是展現泱泱大度的開始。
David Marriott & Karl Lacroix著、謝佩妏譯,2009,“中國式傲慢",《中國無法偉大的50個理由》,左岸文化,台北縣,p.308。

一胎化,違反天地的理法,必然有「輪迴」報應,這種殺女嬰得男嬰的行徑,產生的怨氣,會有慘烈的報應。

第五個危險族群之所以形成,跟殺害女嬰的行為密不可分。數百萬女嬰在時間推移中死去,使這個族群越來越多單身漢。有些單身漢可能將無情地傷害「存活下 來」、降臨人世的女性。嫖妓的需求增加、買賣童養媳、對女人施暴(如強暴),都會增加自然秩序外的不穩定因子,這些全都是政府的錯誤政策造成的。

這個問題過去就存在了。現代作家程乃珊寫過一個晚清的故事,說到鄉下地區對待女嬰的方式:

鄉下人家的生活很苦,女嬰在大家眼裡是沒有必要的負擔,殺害女嬰這種事情很普遍。是阿,秀珍上面有個哥哥,她自己剛出生的時候就差點沒命,要不是她奶奶出 面,說「可以留她下來幫忙廚房的事還有照顧哥哥弟弟」,她早溺死在水塘裡了……突然間,母親把剛出生的妹妹放進井裡,拿掃把壓住拼命掙扎的嬰兒的畫面浮現 她眼前。掃把是拿來防止嬰兒浮出水面的……秀珍猛地冒了一身冷汗。

中國雖然致力於「現代化」,但重男輕女的舊觀念幾乎沒有改變。改變的是,現代科技讓夫妻很快就能確定胎兒的性別,而且中國的墮胎規定寬鬆,夫妻想拿掉女胎並不困難。
David Marriott & Karl Lacroix著、謝佩妏譯,2009,“重男輕女",《中國無法偉大的50個理由》,左岸文化,台北縣,pp.311-312。

(未完待續,撰於2010/06/25)


相關閱讀:
高耀潔背井離鄉 為留下真相
高耀潔:河南愛滋村賣血轉地下
訪美最後一站 高耀潔再吐真言

延伸閱讀:
中國無法偉大的50個理由-我讀我見(10)
中國無法偉大的50個理由-我讀我見(9)
中國無法偉大的50個理由-我讀我見(8)
中國無法偉大的50個理由-我讀我見(7)
中國無法偉大的50個理由-我讀我見(6)
中國無法偉大的50個理由-我讀我見(5)
中國無法偉大的50個理由-我讀我見(4)

中國無法偉大的50個理由-我讀我見(3)
中國無法偉大的50個理由-我讀我見(2)
中國無法偉大的50個理由-我讀我見(1)
中國即將崩潰-我讀我見
楊緒東專欄
Hsutung's BLOG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