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6月1日 星期二

[被統計]的中國經濟

轉載source: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被統計]的中國經濟
作者 福島香織

(picture source: 年糕料理館)

[被統計]的中國經濟 漢譯 by 西歐米

■ 中國政壇當權派並不了解自己國家的經濟?

“被統計”的中國股市仍然是個大賭場!


作者:福島香織 2010年 2. 20 blog 文章

http://fukushimak.iza.ne.jp/blog/entry/1468182/allcmt/#C1538902

■ 在看到全球對中國經 濟及中國股市未來前景的期待。在想要把自己的身家性命都投入中國股市之前,還是要先了解中國的經濟動向。我自己認識的中國人實在太多人在玩股票,所以為了 寫中國的經濟情勢報導,自己不加入玩一玩,似乎可能也跟不上話題。而且聽說一位前日本女記者也因為投資中國股票,賺到了創業資金,聽起來似乎中國股市很有 賺頭?

■ 但是在把自己的全部家當投入中國股市之前,我先來了解一下中國經濟的真實狀況。

■ 中國在一月份發表了2009年的經濟統計數據。去年的GDP成長率較前一年成長8.7%。據說,2009年的中國經濟成長總額為49090億美元,緊追在日本之後,到2010年時中國經濟成長力將會達到世界第二位。而且今年初在信用違約交換(Credit Default Swap)保證金比率中,日本國債的保證費率還高於中國,意即日本國債無法贖回的保險費率高過中國,代表日本國債的信用程度不如中國,故有許多專家都認為今年日本的經濟成長將遠遠被中國經濟超越,將會望塵莫及。而且在日本的媒體當中,也常讀到日本將會被中國經濟超越的論調。

■ 在這種一面倒的論調當中,如果你膽敢出面反駁,不對!中國經濟是前途多舛,是很危險的話,一定會被批評說,這小子根本不了解亞洲的經濟。

■ 但是我注意到了,現在對中國的經濟情況批評最嚴厲的,還是中國人。讓我們來看看中國發表GDP數據後,中國學者們的評論。


■ 首先介紹在產經新聞開專欄的人氣評論家石平先生介紹牛刀氏以「中國GDP到底什麼地方超越了日本?」為題的評論。

■ 引用開始

「GDP對中國百姓來講,就像是個咒語。但是外國媒體居然笨到會去相信中國政府撤的大謊,因為中國的GDP數據實在不能相信。」


「大家都知道, 過去三年來中國所發表的GDP都連續出現重大的誤差。而且這不只是地方和中央政府間的統計誤差,而是中國中央政府本身統計上的誤差。一整年的誤差值大概超過3兆元人民幣。用這種完全無信用的GDP數據,來大談超越日本,究竟有什麼意義呢?」

■「(中國的GDP)只是一個官僚們用來昇官的指標,所以中央政府不得不製造大量的偽GDP,拿造假的GDP當做真正的經濟指標,不要說中國政府荒唐無稽,根本就是無恥。」

「更可惡的是,為了達到這個假造的經濟指標,而且只是為了讓中國政府高官獲得昇官重用的一個便利工具,就任意挾持威脅人民的權益,用暴力手段強制居民搬遷,強拆民宅,用更新都市計劃的名義,到處建造新的建築物,而提高了中國的假GDP的數據。」

■「中國的宏觀經濟早就已經出現破綻,消費和出口都進入需要實施重大調整的局面,只是不斷濫行印製紙鈔,造成投資增加的假象而已。」「(都會區的平均收入 確實稍微提昇,這是因為匯率因素的影響所造成的假象)實際上中國人民的購買力減少了27%。」「如果說希望中國經濟要有前途的話,就應該徹底制止投機性的 房地產買賣,而非毫無良心地讓全中國國民拼命投入投機性的房地產炒作。」(結束引用)

■ 這個牛刀先生的專欄文章裡明白地斷言:「中國的GDP只是外國的投機商人和無恥政客們在大肆炒作而已。都自私自利地在運用假的數據罷了。

■ 接著再引用新華網上所刊登的評論家李北陵的評論。

■ 開始引用:

「誇張地報導中國GDP將變成世界第二位,是完全沒必要的。」

「中國人每一人的平均GDP只有3700美元,排名世界的一百大國家之後,要與平均4萬美元的日本比較,差距還很大。中國是國富民窮,今後還需要更努力地解決國內的問題。要跟強國富民的日本相比的話,中國政府官員也不必一直吹牛,應該要更積極地努力。」

「(經濟是衡量國力的一個標準)科學、軍事、軟體力量(註:人民的頭腦?)更是衡量綜合國力的指標。上述中無論任何一項, 中國和日本還是有相當大的差距。」「日本人可以運用一公升的石油創造出相當於10.5美元的價值,是中國的七至十倍的能力。」「中國仍然是個充滿困難及挑戰的開發中國家。」(以上引用完畢)

■ 李北陵先生的評論中也引用了中國前外交官、唐家璇的話,唐家璇也是個日本通,大多數被視為日本通的中國人對於「中國會超越日本」多半不以為然,而認為頂多是縮小一些差距罷了。當然他們不是謙虛,也不是想要安慰日本人。因為中國人是不懂得什麼叫謙虛的民族

■ 最近在中國,最受歡迎的用語是,國家的發展不是看GDP多寡,而是要看國勢大小。這是因為他們自知,雖然中國的GDP數據看起來很漂亮,但是國勢仍然不高。根據中國社會科學院在去年底發表的:「國際情勢黃頁」 中的敘述,全球綜合性國勢當中,前三名還是美、日、德三國,中國只奪得第七名的位置。在國勢調查當中,主要是以五項要素:領土‧自然資源、人口、經濟、軍 事、科學技術等,以及包括在社會發展、永續性、安全‧國內政治及國際貢獻的四項範疇上的影響力等進行評估,全球國勢調查中的前十名為美、日、德、加、法、 俄、中、英、印,而義大利巴西則同分並列第十名。

■ 此外,美國在軍事、經濟、科技上仍占頭籌(美國國勢雖差,到底還是第一名[原文:腐っても鯛,直譯的話就是鑽石丟在糞堆裡還是鑽石 ])。日本跟中國比較的話,無論是在領土資源、人口上當然比不上中國,而且軍事武力的排名也比較後面,但是在軍事上的比較還有特別標記:「在總量統計上, 日本是比較落後,但日本是典型的少數精銳軍隊,實際上的排名應該是更前面才對。」在全球武力排名當中,中國是第二名,但這第二名並非以武器性能或品質評 估,而僅是單純地以士兵人數和武器的數量,列出的排名。中國的人口數占第一名(譯註:廢話),俄國則是在領土資源上名列第一。

■ 最近聽到的消息是,某個中國官僚對一個長期在中國工作的日本財經界人士說:「所謂的國勢,是以軍事、經濟、人口、文化、交涉能力等五項要素組成的,但是中 國無論是在軍事上或經濟能力上都還趕不上先進國家。」在國際間對中國擴大軍備經費吵嚷不已,而且又對中國經濟前景大為看好的狀況下,我覺得上述這句話才是 中國人對中國國力真正的誠實評價。

■ 稍微離題一下,為什麼國際社會對中國經濟的前景看好宣傳得沸沸揚揚,而中國人自己卻抱著很深的危機感呢? 我再仔細想想,其中一個主要理由是因為他們深知,中國的統計數字根本不值得信賴。

■ 去年,在中國最流行的一句話叫做「被統計」。「被xxxx怎麼樣」是最近中國最夯的流行用語,如前一陣子就很流行「被河蟹(被和諧)」「被自殺」等的用詞。不用說,所謂的「被和諧」這個用詞就是從胡錦濤政 權的政策口號:和諧社會裡生出來的,實際上根本就是不可能實現的一個口號,卻被胡錦濤政權宣傳成已經實現的樣子,所以在實質意義上,就是指中國政權阻擋及 刪除網路上的反動言論的事實。故意使用和和諧相同發音的河蟹,當做網路上的隱語,亦即、「被和諧」的網路文章就代表那篇文章已經被砍掉,被阻擋了。而相同 地,無辜的市民遭受到政治迫害,而在警察的壓力下,被迫自殺,或是遭到他殺,卻被偽裝成自殺等的社會事件,中國網民就以「被自殺了」(被迫自殺)來表達真 相。

■ 所以「被統計」也就是被迫偽造統計數據的意思,亦即配合政府的政策目標數值,而捏造出的統計數據之意。中國的統計數據胡亂造假,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去年就有許多中國學者公開批評這項事實,也只不過代表去年中國學者們特別有勇氣凸顯出數據「被統計」出來的問題而已。


■ 例如,中國國家統計局發表了:「去年上半年的都會區受薪階級的平均月薪成長率比前一年同期相比,成長了12.9%;農村地區則成長了8.1%。」結果網路 上一片撻伐聲:「這怎麼可能!」後來中國國家統計局就拿出藉口:「其實這是只統計了國營企業和外資企業的薪水後,平均計算的數字。」發生了這個事件後,網 路上充滿了批判的聲音,說是中國統計局的薪資成長數據是:「被統計」「被增長」(被統計、被迫成長了)

■ 在之前中國國家統計局所發表的經濟統計數據中,也被包括中國社會科學院的學者等各方面的專家們指出,中 國實際的消費電量其實是減少了,但卻出現工業生產急遽成長的矛盾數據。例如,五月份的全國發電量增加率比前一年同時期成長-3.5%%,可是工業生產成長 率卻能達到8.9%。「在全世界當中,有哪一個國家的消費電力和工業生產的成長幅度相距達十個百分點以上的,根本不可能出現這樣的統計數據!」(社會科學院經濟研究所袁鋼研究員)

■ 結果中國政府在看到社會上一片撻伐之聲後,在下半年就出現電力消費急速成長的數據,調整成正常的電力消費和工業生產達到平衡的數據。像這樣,中國無論是在 就業率或國內內需、汽車銷售台數、環境數據等都一樣。那麼,如果中國政府提出的數據都是配合政府的政策目標,或製造輿論的需求做出的,那全球的經濟學家們 認真地分析,及討論中國的經濟成長,還有財經分析師們的預測,到底是有多少值得信賴的呢?

■ 前一陣子,有位長期在日中政治‧經濟相關最前線工作的某個人物(譯註:顯然是日本人)說了一句話:「日本經濟新聞實在是罪孽深重。把中國未來的經濟描繪成有如薔薇一般的美麗顏色,完全是在誤導民眾(miss-lead)。」「連中國那個國家的當權者們,都沒辦法掌握到自己國家的經濟實況。」「其實在雷曼兄弟危機之前,實際上中國經濟就已經跡近破綻邊緣了。結果由於出現雷曼兄弟危機,讓全球經濟全面惡化,反而讓中國惡化的情況被忽略了。」

■ 的確,在雷曼兄弟危機之前,中國就出現流動性過剩的問題,已經快被逼到極限,當時溫家寶總理的臉色非常難看。結果卻因為雷曼兄弟危機,而似乎暫時救了中國一命,而有暫時延命之感。但若問,中國的經濟結構是否有從根本上得到改善的話,答案是根本沒有。遲早又會再度出現流動過剩的問題,還有應該也會浮現經濟泡沫化的問題。

■ 但是這位日本財經界人士也說:「因為中國政府不斷地在市場上灑錢,所以現在到中國去,會賺到錢是理所當然的。所以說,中國未來的經濟前景是否看好,與在中國是否有商機,這完全是兩回事。」

■ 再補充說明: 中國政府是否能夠正確地掌握流到市場的貨幣數量,其實也很值得懷疑。因為據說,在中國製作精美的偽鈔占了全國流通貨幣的兩成左右,再加上據了解,在暗地裡支撐中國經濟的錢莊等地下金融業,ヤミ金,據稱其資金雄厚到甚至超越了正規銀行。所以中國政府無論是實施金融緩和政策或是貨幣緊縮政策,其實與其說他們是依據嚴格的統計數據做出來的,不如說是,完全憑藉有如獸性般的直覺(野性のカン),而實施的金融政策。

■ 所以經濟是否能夠持續穩定成長,以及在中國市場裡是否能夠賺得到錢,是完全不同層次的問題。上述的日本中國通也說:「連在經濟極為混亂的國共內戰時期,大賺其錢的企業真的也不在少數(譯註:我猜,大部份是從台灣搶去、 騙去的錢跟金條吧?---發行金圓券等)」總而言之,也可以說,國家越不穩定,政府的管制越亂,越適合大發國難財。

■ 還有一個跟中國政府內部人士極為熟稔的某個企業家也曾這樣說:「雖 然中國人多半很重視政府或跟共產黨之間的人脈,但是我們比較重視的,並不是政府或共產黨高官之間的人脈,而是與一些重要家族之間的(華僑家族)人脈關係。 因為他們已經建構起足以顛覆政府的賺錢網路,只要跟這些家族打好信賴關係,不管中國變成什麼樣的混亂狀態,都能夠在中國大做生意,大賺其錢。」。

■ 所以,中國真的像一個超大型的賭場,端視有無足夠的手腕與直覺在其中生存,或者是被人啃到連骨頭都不剩的一個世界。當然能否生存,就要看你是不是夠見多識廣了。

■ 像這樣的中國經濟實況,卻在國際社會中廣受期待,又得到過大的好評,其實就如牛刀氏所指出的:就是一些「無恥政客和外國的投機商人任意操弄,在大事炒作。都是自私自利地在運用造假的數據罷了。」中國經濟前景看好!拼命招手叫大家到中國去投資的人,似乎就像是禿鷹用甜言蜜語招徠鴨子去任牠吞噬一樣。

■ 與其說中國經濟持續穩定成長,不如說,呈現出隱含動亂的大賭場樣相。但如果你覺得,全世界的經濟情勢都已經陷入低迷,再依照以前的做法,認真努力地工作, 反正也賺不到什麼錢的話,選擇到中國市場去孤注一擲,或許也算是個正確的選擇。只是一旦有人大輸的話,可能就會掏槍出來大鬧一場,實在是個可怕的地方! (也有可能會是開賭場的人出來喬事情吧)。

西歐米漢譯系列文章:
戒厳令敷く事なしの戒厳状態
【レポート】台湾の田園にはためく緑の台湾旗-2
國際商務仲裁的判決(拉法葉案的真相)
台湾の声【讀者投書】去參觀鄭南榕紀念館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