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6月28日 星期一

自由的滋味──我讀我見(6)

作者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楊緒東醫師

(photo source:《自由的滋味-彭明敏回憶錄》一書,在海邊思故鄉)

*粗體字為楊緒東醫師撰寫之書評


中華民國在國際上已經不存在,只有台灣還有一個流亡政府,稱中華民國,因為佔有台灣的土地,勉強自稱為「中華民國流亡政府在台灣」而已,故為了確保台灣人的台灣,必須制定新憲法,以合乎國際慣例與事際之必要。

沒有人相信「反攻大陸」。大家都認為政府揚言代表中國是荒唐的;蔣介石對新疆、外蒙古和西藏的主張也是荒謬的;對沖繩和琉球群島企圖作類似的宣稱,更是可笑的。我們感覺更嚴重的是政府對台灣本身所做的不切實際的宣稱:它代表中國和「自由世界」,以及島上人民一致支持「光復大陸」。雖然沒有公開談論「獨立」,但是大家都認為政府如果堅持其立場和政策,它有一天必會從聯合國被驅逐出來,所以,最基本的問題是改革和重組,藉以創建一個與現實切合的政府。

我已不可能繼續做為一個超然的旁觀者;對我來說,給人為國民黨支持者的印象是很尷尬的事。
彭明敏,1988,“被捕",《自由的滋味-彭明敏回憶錄》,前衛,台北市,pp.131-132。

謝聰敏和魏廷朝,在我家裡的談論中,總是將國民黨統治下的台灣內外,分析得很清楚。我們覺得遺憾,未能使更多人分享我們的討論。我們覺得,目前台灣局面是那麼荒謬而不平,要使人們看出這點是極合理而輕易的事。

僅在觀點相同的朋友之間討論,反反覆覆,總是停留在原點未能為解決問題而進一步行動,我們已感到厭倦了。如要解決問題,必須重組政府,並全面改革,使台灣人全面參與於政府各階層。

在本質上,我們一再討論下列問題:

第一、在台北的政權主張代表「中國」是一個荒謬神話,也等於一個巨大騙局。

第二、這個神話使得國民黨維持雙重機構,一是所謂「中央政府」,所有有效實質的權力都集中於由中國來台的中國人,另一是附屬的「省政府」,部份開放給台灣人參與。

第三、國民黨對外宣傳,這個「中央政府」是一「憲政民主」,具有選舉參與的「立法院」,但是「立法委員」大都是一九四七年在中國大陸依舞弊選舉中選出的。憲法所規定四年一次的選舉已經中止,俾使逃離來台的大陸籍委員無限期把持席位。

第四、把持統治權的少數大陸人士,為這種政治歧視辯解說,台灣人是落後的,受過日本人五十年的統治所污染,所以准許分享各階層的代表權之前,需要長期的「政治訓導」。

第五、在所謂「中央民意機構」中,台灣籍代表僅佔約百分之三,雖然台灣人佔全島人口百分之八十五以上。

第六、國民黨政府控制金門、馬祖,並展示「軍事行動」,使得政府能夠藉口「戰爭狀態」和「國家緊急」維持戒嚴,停止憲法所保障的各種民權。這樣故意永久持續「緊急狀態」,目的在阻止台灣人民在正常民主憲政中的參政。

第七、國家預算百分之八十以上耗費在軍事方面,包括精心設計的秘密警察和特務組織,這是全世界最高比例的軍事開支,甚至比越南、韓國、以色列還要高;六十萬以上的軍隊,不足以進攻中國大陸,卻大得非台灣經濟所能負荷,只有大量的外援,使得這個規模能夠保持。

第八、真正的反對黨,不准存在,國民黨不敢面對一個真正的反對黨可能的挑戰。

第九、黨、政、軍,充斥貪污腐敗,台灣人民不堪其困擾和負擔。

第十、從幼稚園到大學,灌輸政治教條,扭曲學生心智,藉以製造對國民黨和領袖的盲目擁護。

第十一、青年救國團是國民黨準軍事性組織,大專學生被強迫加入,其效用類似德國納粹的「希特勒青年團」及其他極權政府的青年組織。

第十二、任何非傳統性行為、創造性思想、批評性思考、獨立的精神,不但受到限制和反對,甚至受到懲處;國民黨要使台灣人民回復古代中國的狹隘和固守,其後果是可怕的。

第十三、任何真正的工會,不許成立;而在「國家緊急」的法令下,勞工遭到剝削。

第十四、如同第二次世界大戰前的中國,台灣農工被政府重重剝削,如重稅、肥料換穀等;大肆宣傳的「土地改革」也無法粉飾。

第十五、每人要公開表示忠實於國民黨;愛國的唯一標準是效忠於蔣介石;任何考試,都要測驗效忠「三民主義、國父、總裁」的程度,甚至理髮師或駕駛執照也要考三民主義。
彭明敏,1988,“被捕",《自由的滋味-彭明敏回憶錄》,前衛,台北市,pp.134-136。

台灣人不知有國際公法,KMT長期要封殺台灣人的國際觀,不可談論民主、自由、人權,ROC的憲法是牽制台灣人民的毒草,台灣人要安居樂業,就得斬草除根。

我們決定將這宣言稱為「台灣人民自救運動宣言」。在簡短的前言裡,它指出台灣島上的人民,既不願被國民黨、也不願被共產黨統治,而是要自己統治。基於本身的利益和自保的需要,一千二百萬人民必須以自由選出的政府來取代國民黨政權,並以公共的福利為施政方針。我們提出八點基本主張:

一、世界必須承認一個中國和一個台灣。國民黨政權所以能夠倖存,只是因為美國的支持,然而,美國的政策也漸漸移向承認中共。

二、反攻大陸絕不可能。國民黨軍隊只能防衛,其裝備完全依賴美國。其數目小得無法反攻大陸,卻大得不適合於和平時期,消耗了百分之八十的國家預算。國民黨 一邊大言不慚民主自由,一邊卻任意蹂躪人權,壟斷政權,利用秘密警察,強行獨裁。政幹制度削弱軍隊,並減低效率。被徵召的台灣兵正在取代逐漸老弱的大陸籍 士兵,他們雖然穿著國民黨制服,卻是國民黨沈默的敵人。

三、「反攻大陸」的口號,成為國民黨政權的籍口,對外適合一些美國人對共產黨和中共的嫌惡、對內則可做實施戒嚴的理由,使得延續獨裁統治。

四、國民黨政府既不代表中國,也不代表台灣。它於一九四七年選舉後二年,即被驅逐出中國。佔台灣人口百分之八十五的台灣人,在「中央」立法機關的代表佔約百分之三。國民黨雖然在宣傳上宣揚台灣人與大陸人合作,在實際上卻用各種手段分化彼此,使他們互相敵對,以防止他們彼此合作,推翻其獨裁政權。蔣介石在國民黨內分化派系,在此也延用到人民。

五、極繁重的軍事費用和極高的出生率,是二個極嚴重的問題。一九六四年的統計顯示軍事費用佔全部國家預算的百分之八十以上,而這還不包括其他許多隱藏和間接的開支。失業問題日趨嚴重。主張節育者被視為失敗主義者。鼓勵高出生率據說是要用來充實二十年後的兵源!

六、黨軍領導者所追求的政策是要摧毀中產階級的經濟基礎,以消滅反對勢力。一九四七年當各地領導者起而反抗國民黨統治十八個月來的壓制和剝削時,二萬名以上的台灣人被屠殺了。隨著一九五○年,又推行「土地改革」,卻使受良好教育的中產階級窮困。

七、經濟政策不合理,它只是想支持龐大的軍事開支,而不是要發展適合台灣資源和人力的健全農工生活。農民因人為的價格制度負擔過重,農產主要是以餵養軍隊為目的,不是要供給有生產力的勞工。真正的稅制改革必須以削減軍費為前提。社會的不穩日趨尖銳,因為少數與國民黨合作者變得富有,而多數的農工卻極貧困,又要負起苛稅的負擔。

八、台灣可以成為一個獨立國家嗎?事實上,一九四九年以來,台灣便獨立了。就人口而言,台灣在聯合國會員國間,排名第三十。我們必須放棄強權的幻想,面對 現賣,建立一個小、但卻民主而繁榮的社會。有人說,蔣介石已成為一個皇帝,我們只好等待他死亡。但是我們不能忽略一個可能性,即絕望的小蔣將台灣轉手給中 共;也不能一刻或忘,台灣可能再度成為國際強權政治下的犧牲品。我們不能被動等待「進步的改革」。國民黨的歷史清楚顯示任何與它的妥協,不是幻想便是欺 騙,是個陷阱,藉以誘捕期待和平轉移的天真知識份子。我們必須警告任何與國民黨合作,以獲取經濟利益的台灣人。他們必有一天向憤怒的人民付出極大的代價。

我們將上述各點說明以後,摘要訂下三個基本目標:
第一、確定「反攻大陸」是絕對不可能,團結全島人民,不論其出生地,共同推翻國民黨政權,建立一個新的國家和新的政府。

第二、制定新憲法,建立一個具有實效並向人民負責的政府,保障基本人權,實現真正民主。

第三、以新會員國身份加入聯合國,與其他國家建立邦交,共同為世界的和平而努力。

上述原則,在宣言中,清楚地提出來,國民黨政權的缺陷也明白地指出來。比如,我們強調民主原則必須確定,國家元首應依普選而產生,而他不應該是做為崇拜的偶像,既不可享有絕對權力,也不可免於受批評。他應該是一個專心致力於服務大眾的公僕,而且應該接受民意代表的控制。
彭明敏,1988,“被捕",《自由的滋味-彭明敏回憶錄》,前衛,台北市,pp.137-139。

最後,宣言的總結說,我們既不要國民黨極右的黨綱,也不要共產黨極左的教條。我們呼籲大家支持台灣人自決運動,以打破國民黨的獨裁,使所有台灣人在具有建設性的民主政策之下,團結起來。
彭明敏,1988,“被捕",《自由的滋味-彭明敏回憶錄》,前衛,台北市,p.140。

(未完待續,撰於2010/02/19)

相關閱讀:
《自由的滋味》全書電子檔
逃亡-我的讀書心得
台灣人民須自救

延伸閱讀:
自由的滋味──我讀我見(5)
自由的滋味──我讀我見(4)
自由的滋味──我讀我見(3)
自由的滋味──我讀我見(2)
自由的滋味──我讀我見(1)
楊緒東專欄
Hsutung's BLOG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