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20日 星期五

動物農莊—我讀我評(5)


作者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楊緒東醫師

(photo source: 《動物農莊》一書繪圖)

*粗體字為楊緒東醫師撰寫之書評


寫到這裡,我們的e世代,真要去買這本書來看,可以預防將來被政治迫害。

如今,拿破崙已是一頭完全成熟的雄豬,膘肥體重足有三百多磅。史奎爾更是胖得連睜眼往外看都覺得費力。只有老驢本傑明好像超脫得置身於歲月之外,除了鼻子和嘴的周圍有點發灰,幾乎就和過去一個樣子。只是,自從拳師死後,他比以前更孤僻了。

現在,農莊裡的牲口要比以前多得多了,儘管沒有比往年所預料得多。很多動物是在農莊裡土生土長的,還有一些則是來自別的地方。對於前者,革命在他們的腦子裡只不過是一個朦朦朧朧的傳說,而對於後者,那些往日的光榮與夢想他們更是毫不知情
喬治・歐威爾著;李立瑋譯,2007,"第十章",動物農莊,晨星,台中市,pp.121~122。

不知道為什麼,反正從表面上來看,農莊似乎已經變得富裕了,但動物們卻還是窮兮兮的,只有豬和狗確實是走進了新的生活氣象。也許,部分原因是由於豬和狗的家族都比較龐大吧?和大家不同的是,豬狗這一等級的動物,都是用他們自己的方式從事勞動。 正像史奎爾總愛掛在嘴上的那樣,農莊的監督和組織有無以計數的工作量,而這卻是其他動物因為不知情而無法理解的。例如,史奎爾告訴他們說,豬每天要耗費大 量的精力,用來處理那些叫做「文件」、「報告」、「會議記錄」和「備忘錄」等神秘的事情。這類文件為數眾多,還必須仔細填寫,而一旦填寫完畢,又得把它們 在爐子裡燒掉。史奎爾說,為了農莊的幸福,沒有什麼工作是比這更重要的了。但說歸說,迄今為止,無論是豬是狗,都還沒有親自生產過一粒糧食,而他們仍然為 數眾多,食慾還是出奇的旺盛。
喬治・歐威爾著;李立瑋譯,2007,"第十章",動物農莊,晨星,台中市,pp.123~124。

高級特權豬,用兩腳走路,已經犯下「農莊」創始的禁忌,但是,特權豬的人模人樣,就是要與眾四支腳的動物不同,他們終於站起來,可以與人類相處。

一天傍晚,羊回來了。當時,大家才剛剛收工,正走在回家的路上,突然,從大院裡傳來一陣馬的悲鳴,大家嚇了一跳,全都停下了腳步:是克羅薇的聲音,她又嘶叫起來。於是,大家全都奔跑著衝進了大院。這一下,他們全都看到了那讓克羅薇吃驚大叫的情景:

是一頭豬在用後腿走路


是的,是史奎爾。他還有點笨拙,好像還不大習慣用這種姿勢支撐他那巨大的身體,但平衡感已經有了一些。不一會兒,從莊主房子裡又走出一長隊豬,都用後腿在 行走。他們走的好壞不一,有一兩頭豬還有點不大穩當,看上去好像更適於找一根棍子支撐著。不過,每頭豬大體上都還算成功。最後,在一陣非常響亮的狗叫聲和 公雞尖細的啼叫聲中,拿破崙也親自走出來了。他大模大樣地直立著,眼睛朝四下輕慢地瞥了一下,狗警衛活蹦亂跳地簇擁在他的週圍。

他的蹄子裡捏著一根鞭子。

一陣死一般的寂靜。驚訝、恐懼的動物們擠在一堆,看著那一長串豬慢慢地繞著院子雙腿行走。仿彿這世界已經完全顛倒了。接著,當他們從這場震驚中恢復過來時,有那麼一瞬間,他們顧不上顧慮任何事──顧不上他們對狗的害怕,顧不上他們多少年來養成的,無論發生什麼事也從不抱怨、從不批評的習慣──馬上要大聲抗議了。但就在這時,所有的羊突然爆發出一陣巨大的咩咩聲:

「四條腿是好漢,兩條腿更是好漢!四條腿是好漢,兩條腿更是好漢!四條腿是好漢,兩條腿更是好漢!」

喬治・歐威爾著;李立瑋譯,2007,"第十章",動物農莊,晨星,台中市,pp.126~127。

只有這一次,本傑明答應破個例,把牆上寫的東西念給她聽,而今那上面已經沒有別的什麼了,只有一條誡律,它是這樣寫的:

所有動物一律平等
但有些動物比其他動物
更平等

從此以後,大家對一切都見怪不怪了:第二天,所有的豬在農莊監督幹活時,蹄子上都捏著一根鞭子,這還不算稀奇!豬 給他們自己買了一台無線電收音機,還正準備安裝一部電話;這也不算得稀奇,他們已經訂閱了《約翰・牛報》、《珍聞報》及《每日鏡報》;不僅如此,拿破崙在 莊主的花園散步時,嘴裡叼著一根菸斗。是的,不必大驚小怪了。哪怕豬把瓊斯先生的衣服從衣櫃裡拿出來穿在自己身上也沒有甚麼大不了的。如今,拿破崙已經親 自穿上了一件黑外套和一條特製的馬褲,還綁上了皮綁腿,同時,他心愛的母豬也穿上了一件波紋綢裙子,那裙子是瓊斯夫人過去常在星期天穿的。
喬治・歐威爾著;李立瑋譯,2007,"第十章",動物農莊,晨星,台中市,pp.129~130。

人類的農莊與特權豬的農莊同盟,人類很興奮的讚嘆,特權豬的有效領導,而居於商業利益的結合,人類向特權豬立正敬禮。

狐木農莊的皮爾金頓先生舉著杯子站了起來。他說在乾杯之前,有幾句話得先講一下。

他說,他相信,他自己還有在場的各位都感到十分慶幸,人類和動物農莊之間持續已久的猜疑和誤解終於結束了。曾有一個時期,無論是他自己,還是在座諸君,都 想不到會有今天的情形。當時,可敬的動物農莊的所有者,曾受到他們的人類鄰居的關注,他情願說這關注是出於一定程度上的顧慮而不是敵意。錯誤與不幸都曾發 生過,不健康的觀念也曾廣為流行。一 個由豬所有並由豬經營的農莊也曾讓人類覺得有些名不正言不順,而且的確可能讓鄰近農莊感到不安。相當多的農莊主沒有適當的調查就胡亂地推斷說,動物農莊裡 有歪風邪氣在蔓延。他們擔心這種狀況會影響到他們自己的動物,甚至影響到他們的雇員。但現在,所有這些懷疑都已煙消雲散了。今天,他和他的朋友們拜訪了動物農莊,用他們自己的眼睛觀察了農莊的每一個角落。他們發現了什麼呢?這裡不僅有最先進的工作方法,而且紀律嚴明,秩序井然,這應該成為各地農莊的樣板。他相信,也敢於肯定,動物農莊裡的下層動物,比全國任何動物幹的活都多,吃的飯都少。的確,他和他的代表團成員今天看到了這裡的很多特色,並準備立即在他們自己的農莊實施。

在即將結束發言時,他再次重申了動物農莊及其鄰居已經建立的和應該建立的友誼。豬和人之前不存在也不應該存在任何意義上的利害衝突。他們的奮鬥目標和遇到 的困難是獨一無二的。勞工問題不是到哪裡都相同嗎?講到這裡,皮爾金頓先生好一會兒樂不可支,他竭力抑制住,下巴都憋得發紫了,最後才蹦出一句:「如果你 們有你們的下層動物在和你們作對,」他說,「我們也有我們的下層階級!」這一句畫龍點睛的話引起一陣哄堂大笑。
喬治・歐威爾著;李立瑋譯,2007,"第十章",動物農莊,晨星,台中市,pp.131~132。

後言:
台灣人,像不像動物農莊的奴隸族群,忘了歷史,沒有傷痕的記憶,會成為行屍走獸,不管您是統或是獨,是藍還是綠,為了未來的生存,自由、民主、法治,建立真正有主權的國家,就必須防患阿九親中賣台,生意人只有在「受迫害」的時候才會覺醒。

現在,您我一般人,必須捍衛民主、自由、人權的生存法則,依循世界公認的法治,更是我們必須追求的目標,台灣被中國統一,不但台灣人玩完了,中國人要求民主、人權的希望,也一併破滅。


(全文完,撰於2009/10/12)

延伸閱讀:
動物農莊—我讀我評(4)
動物農莊—我讀我評(3)
動物農莊—我讀我評(2)
動物農莊—我讀我評(1)
讀書心得:動物農莊 Animal Farm
Hsutung's BLOG
楊緒東專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