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31日 星期六

2008/12/03 生命的振動-謝清志專訪



單片收看請按此

source:TWIMI | 獨立媒體

勳章

他們通力完成世界減振工程創舉--南科高鐵減振
完工的那一刻
成就從此埋進地底
跟世人說再見
但,它還在那裡,它一直在那裡
發揮著應有的功效
確保南科數千億上看兆元的年產值
也讓高鐵順利通車帶動台灣生活新風貌
然而,它開始偉大,他們卻開始受苦
貪官、奸商、學術蠹蟲 是這個社會回贈的封號
牢獄、訴訟 是這個社會給他們的報酬
如果您認為台灣社會還有公道
請頒贈他們一枚
勳章

延伸閱讀:
讀書心得:謝清志的生命振動

2009年10月29日 星期四

走出悲情還是消滅歷史?

ImageHost.org

source: 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

宗旨:為讓228事件受難者的後代走出悲情,並提倡台灣新文化運動精神,以及提升學子及民眾的藝術與人文氣質,也讓台北二二八紀念館及二二八和平公園成為一個具有藝術特色之公園,特舉辦一系列不同類型的音樂饗宴

主辦單位:財團法人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
台北市文化局 台北二二八紀念館


奶神 comments:

走出什麼悲情?
提倡什麼新文化?
228大屠殺的歷史你以為這樣就會被你消滅掉嗎?
換了馬血的228基金會果然走向開始改變了

這正是像將「台灣人權景美園區」改名為「景美人權文化園區」一樣的卑劣

Google搜尋二二八秋季週末音樂饗宴

這個才是台灣新文化運動精神
ImageHost.org

延伸閱讀:
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悄悄改組
台灣人拜台灣神串聯活動

2009年10月26日 星期一

鄭氏王朝 台灣史記──我讀我見(6)

奶神: 請注意結論--> 清國佔有台灣後,對台灣的處理原則及事實:
有些事是狗民黨&共產黨正在對台灣做的事
有些我猜是將來的手段


作者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楊緒東醫師

(photo source: 《鄭氏王朝 台灣史記》一書,1685年台灣藤牌兵討俄,雅克薩位置圖)

*粗體字為楊緒東醫師撰寫之書評


清朝皇帝看不上台灣這塊地,施琅堅持保有台灣;然而甲午之戰,清朝卻急於割台灣給日本,好像台灣是鬼島一般。

滿清既然征服了台灣,將明鄭氏王朝徹底消滅後,欲將台灣所有的住民約20萬餘人,全部遷移至大陸,如此才可稱為完完整整地征服。所以清廷從北京派來的蘇拜侍郎在福州主持,召開「台灣善後會議」,參加人員除蘇拜外尚有閩浙總督金鋐及施琅等。他們再也不需擔憂,所以當時高唱著「棄台論」,因征服台灣的目的不是在領土的佔有,而在消滅鄭氏一族而已。所以對台灣是否要保有,仰是放棄台灣有正反兩面的說詞。

反對保有台灣是基於以陸權為主的國家,保有海外孤島,不痛不癢,所以上至皇帝下至許多大臣,以贊成放棄台灣,這也是承繼千年來中國對海外的一貫立場,其說法如下:
「海外丸泥,不足加中國之廣,裸體文身,不跌共守,日費天府而無益,不如徙其人空其地矣。」
「台灣府,古荒服地,先是未隸中國版圖。」
閩浙總督金鋐認為「台灣土地狹小,人口稀少,財賦無多,又遠隔重洋,鞭長莫及,若派兵守之,徒浪費糧食。不如守澎湖,徙台灣人民而棄其地。」
北京的言論是「宜遷其人,棄其地」,
康熙帝也認為「…海賊( 指鄭氏 )乃疥癬之疾,台灣僅彈丸之地,得之無所加,不得無所損」

在1684年(康熙23年)4月也就是等了8個月之後,才正式將台灣納入大清版圖,隸屬福建省。又將「東寧」改回「台灣」。

施琅雖然佔有台灣,但是他的佔有是消極的,限制移民來台,對於潮州、惠州人民即禁止來台。又未曾釐訂建設台灣方計,清廷所派來台官員、士兵,3年一任,6年一換,不准攜眷,視台灣為異域,以殖民統治之手段,只知壓搾、奪取,如此台灣進入了滿清據台時期。
郭弘斌,2004,"台灣的棄與留",《鄭氏王朝:台灣史記》,台史真原會,台北市,pp.222-224。

清國不愛台灣,卻愛台灣的資源,凡肯來台當官的人,必然有極大的豐收,採番漢分化政策、漳泉分化運作,要台灣人內亂不斷,消極管理台灣,以謀取不法利益。

清國佔有台灣後,對台灣的處理原則及事實:


一.官員及兵將遷移 將東寧王朝的主臣全部遷至大陸居住,不可留在台灣,鄭家納入上三旗管束。文武官員,士兵分別遷至在山東、山西及河南諸省墾荒。如此台灣即失去了可能的領導人物。

二.採取以漢治漢的策略。即是以攻台將領來壓制明鄭遺民,長期以攻台將領擔任地方軍事首長。如福建水師一職從1684年至1721年計37年間共歷施琅、 張旺、吳英、施世驃四任提督,其中張旺任職2年非攻台將領外,其他皆是,尤其是施琅、施世驃父子共任職達25年之久。在路陸提督方面由萬正色、吳英、藍理 皆為攻台將領。

攻台將領肆無忌憚佔領田畝,施琅佔良田達7千5百餘甲,部屬陳致遠2千餘甲,雖有諸羅縣令季麒光再三申請,清廷未加治罪。又施琅強要澎湖漁民每年繳納銀1 千2百兩,在1729年(雍正7年)雖有福建水師提督反應要求撤銷,至1737年方制止,也就是在施琅死後41年方停止。又路陸提督藍理在台灣霸市抽稅, 婪贓累萬,其罪應斬,但康熙僅調職至京入旗。如此優待曲意保全,是懼明鄭遺民仍會發動武裝抗清事件。

三.採取以番制漢政策 利用原住民來制漢,在1684年(康熙23年)蔡機功招集2千餘人抗清,1689年(康熙28年)吞霄之役,清政府皆調原住民助攻。但此政策卻演變成後來漢、蕃合作抗清。

四.移民政策 從閩粵地區引進大批人口,並安排聚居要地以便牽制原住漢人。在澎湖的南嶼(今名七美嶼)原本居民稠密,人口眾多,清軍入台後,認為此處地理是控扼戰略要 地,即將原住漢人遷至八卓嶼,將南嶼交由攻台將領之親族、及清軍及其眷屬居住。又視移民至台灣為逃民,抓到要充軍,故多人選擇移民南洋,不敢來台。

五.消除明鄭的廟宇建物 府治東安坊之二王廟、澎澎之將軍廟加以摧毀,在永曆20年所建的台灣第一座文廟,清據時就改為府學,但是保生大帝廟得以保存,此為選擇性的加以消除,其對像是不容任何反清的英雄人物廟宇存在。原寧靖王朱術桂的王宅,在自縊前捐為寺庵,施琅入台後為給改為天妃宮,抹殺原為王邸之事實。

六.改葬遷墳 除了上述鄭成功父子的墳墓遷至福建安南外,其他人員如鄭克臧在台灣的墳墓並沒有遷至安南,但卻離奇失蹤,不僅如此,所有明鄭時代官員如馬信、洪旭、王忠孝、陳永華等在台灣的墳墓,幾乎都完全消失無蹤,陳永華之墓僅尋著其墓碑,並無遺骨。在此僅可推測清廷是有計畫的摧毀明鄭遺物、遺跡。嚴禁民間崇祀鄭成功。滿清政府為此將入土為安的民間習俗,在台灣更改為在下葬7、8年後,掘墳撿骨改葬,以掩飾毀人墳墓之惡行。並將此行為美化為孝順,廣為散佈。

七.施琅仍懼鄭氏宗族,潛逃海外,密遣陳昂,出入於東西洋,緝訪五年。

八.對台灣教育原本男多忠義女多貞烈的偉大情操,也如同內地,改為不講「忠」及「恥」之觀念,以消滅國家民族思想及愛國復仇精神。又毀朱文公祠,將朱熹的朱子學說排除。

九.更改地名,如將東寧改為台灣,承天府改為台灣府,原天興縣、萬年縣改為諸羅縣、鳳山縣。此僅更改地名而無其他更動,可知這是政治上的考量,而非基於實質之需要。

十.對台灣採用隔離、封鎖政策、嚴禁內地民眾,潛渡台灣:1684年清廷本欲大開海禁,任商漁渡台採捕,惟施琅拒之又請嚴禁惠、潮之民渡台。清廷俱從之。

十一.滿清一佔據台灣,並確定其版圖是東從羅漢門(今旗山附近)至莊內門,西至澎湖,南至沙馬磯(鵝鑾鼻),北達雞籠(基隆),即全屬已開發平原地區。其他山區及東部地區全不計入,以致至19世紀西方人及日本人發生許多事件。

雖然多方的處理,但台灣仍然不斷發生抗清事件,計發生138年有紀錄可尋的抗清事件。如1684年蔡機功等2千人起義,1688年陳辛等結合36番抗清事 件,1696年吳球、朱友龍事件,1701年劉卻之役等。尚有其他多起武裝抗清起義事件。東寧亡國38年後,即在1721年台灣民族英雄朱一貴領導大規模 抗清戰爭,這也是台灣男子多忠義的具體表現。
郭弘斌,2004,"亡國後的摧殘",《鄭氏王朝:台灣史記》,台史真原會,台北市,pp.232-236。

未來中共接收台灣之後,亦會如此作為。

自從康熙消滅了台灣鄭氏東寧王朝後,對鄭氏所遺下的兵將及王公大臣的處理,在史台灣藤牌兵討俄之記載中有較詳盡的述說。

雅克薩城位在今俄羅斯西伯利亞尼布楚之東,瀕黑龍江北岸,外興安嶺之南,俄人稱為「阿勒巴金」。俄人乘滿清入關無暇北顧之際,就佔據黑龍江,入侵「索倫」 部人所生息的雅克薩地方,並且築柵木城,以為永久之居。並以此為基地不斷侵向索倫、達呼爾等部。又沿黑龍江向東出松花江,將勢力伸入滿州腹地。同時在莫斯 科的俄皇卻向清人佯示恭順,貢使不絕,大玩兩面手法,清人陷入圈套中。

1676年(康熙15年)俄使來進貢,清皇令俄使轉諭俄皇「嚴禁羅剎侵擾黑龍江邊境」;但是進貢、寇邊如故。

1682年8月滿清業已消滅三藩抗清,就有餘力看顧北方。就派都統彭春(朋春、彭椿)、副都統郎談(郎坦)兩個滿將,帶兵至索倫、達呼爾觀察俄人入侵情 形。十二月郎談回奏:「攻取羅剎甚易。」並說明其方法是利用軍隊將雅克薩的外圍控制住,再刈其田禾,如此封鎖則羅剎將被困住。

既然如此,則應就地解決,但是康熙卻調動各地原鄭氏王朝的士兵將領,於是從山東、山西、河南三省墾荒的台灣降兵中,挑選多年來令滿清畏懼強悍的藤牌兵五百名來抗俄。生長在亞熱帶的台灣,是否能適應寒冷的北方氣候,南方人遠戍北方,這是僅次於死罪的刑罰。南方人到極北去,往往是九死一生的。但這5百名台灣藤牌兵在奉派出關時,是代替黑龍江守城種地的。有人稱之為借刀殺人之計。

在1685年(康熙24年)也就是在消滅明鄭後二年與俄羅斯在雅克薩發生戰爭。這次戰爭是由彭春率領水、陸兩軍3千人北征。彭春命林興珠帶領台灣的5百名 藤牌兵參戰。林興珠原屬鄭成功的部將,在黃梧降清不久亦降清,三藩抗清時他又反清投吳三桂,最後又降清。他深知藤牌兵的利害及運作,並曾在康熙帝前示範。 在5月23日彭春率兵至雅克薩城,圍城使內外斷絕交通,城中人少,多人在城外未入城,城中有巨砲,但砲手皆在城外,無法發揮砲的威力,此城堅固一時難攻 下。5月25日俄人援兵從7百里外,乘木筏順流而下。此 時林興珠率其五百台灣藤牌兵前往迎敵,令5百人裸身下水在黑龍江中,將藤牌用頭頂住,手持揙刀前進。羅剎見到驚慌不已,大叫「大帽韃子」;此時藤牌兵皆在 水中,俄人火器攻擊無效,又藤牌是盾牌也,保護頭部,再以長刀掠牌上,專攻俄人之腳,半數俄兵被殺,其餘奔潰逃亡。戰畢而此五百藤牌兵並無一人喪命。擊潰 援兵後再將兵圍城,將城四周堆草焚城,俄人投降。清軍於正摧毀雅克薩的城壘房屋後,旋即撤回璦琿。

是年年底,俄人復返重築雅克薩城。於是在1686年康熙派黑龍江將軍薩布素率寧古塔兵2千及台灣藤牌兵1百名再攻雅克薩城。在城西瀕江,三面掘壕、築壘為 長圍。俄將額里克舍出城為台灣藤牌兵所殺,其他尚無戰事,此時有荷蘭王之使節來斡旋,俄人請求先撤雅克薩城,因此演變清俄在1689年(清康熙28年)簽 訂中俄尼布楚條約,雅克薩仍屬中方。

這5百台灣藤牌兵在戰場上立下奇功,但是事後並無獎賞,也無一人得以回到原來開墾的山東、山西、河南三省,更不用說回到南方的故鄉。後人說所有台灣藤牌全部被清軍所殺,原本是要借刀殺人,如今看到其威力滿清必除之而後快。

林興珠討俄有功,康熙對他賞有職官,但馬上藉故褫奪其職,對叛將滿清是絶對無法相信的。
郭弘斌,2004,"台灣藤牌兵遠征俄羅斯",《鄭氏王朝:台灣史記》,台史真原會,台北市,pp.239-242。

後言:
台灣人一代又一代,成為中土來台高貴統治者的奴隸,此乃是台灣學漢文,只懂得中華帝制之忠君報國,談得是血統、法統、道統。

台灣人民,是中國人的資源供應者,成為奴才,方有一官半職,一般人民,談不上血統、法統、道統,皆是供給高貴外來政權的「奴隸」。

(全文完,撰於2009/08/10)

延伸閱讀:
鄭成功、媽祖和五府千歲--從中國看統戰
鄭氏王朝 台灣史記──我讀我見(5)
鄭氏王朝 台灣史記──我讀我見(4)
鄭氏王朝 台灣史記──我讀我見(3)
鄭氏王朝 台灣史記──我讀我見(2)
鄭氏王朝 台灣史記──我讀我見(1)
Hsutung's BLOG
楊緒東專欄

2009年10月22日 星期四

真實世界的 Happy Farm @ 台灣聖山-生態教育園區

source: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誰說網友只會玩Happy Farm
真實世界的快樂農場@台灣聖山-生態教育園區

為了讓台灣年輕人重新喚起親近土地的情感,號召網友、同伴到山裡,身體力行種菜、植樹、翻土、澆水、除草、除蟲、施肥、收成……,體驗Real Word Happy Farm

時間:每週日9:00-17:00
地點:台灣聖山-生態教育園區(南投縣草屯鎮匏仔尞,近南開科技大學,交通路線圖
交通:自行前往
裝備:自備帽子、防曬、防蚊用品(自備棉布手套、鐮刀、鏟子、水桶更佳)
內容:現代農夫,重溫風吹、日曬、雨淋的Farmer
電話:04-23723710(大地)、049-2569645(聖山)、0955-281908(Rainbow)

延伸閱讀:
迎新會-木瓜小姐&芥菜先生
The footprint~聖山仙蹤
聖山運動就是建國運動
信仰與拜拜的不同
台灣人拜台灣神串聯活動
228台灣神太上真經

相關影片:
【紀錄片】台灣百年一瞬-228台灣神紀念碑 | 立碑行
【預告片】「台灣護國大菩薩」開光坐鎮儀式
【影片】「台灣護國大菩薩」開光坐鎮儀式
【影片】漫漫聖山路
【影片】聖山一日遊 ─ 祈禱儀式 (上)
【影片】訪問「不簡單」的一群人
一歲的台灣聖山(Review video)

其他閱讀:
20名美眉秋田種稻潦落去 辣妹自種澀谷米
亞洲大學「開心農場」今天種菜囉!
《明德外役監》農場養雞種蔬果 受刑人開心的咧


地點: 台灣聖山-生態教育園區(南投縣草屯鎮匏仔尞,近南開科技大學)
聯絡: 04-23723710(大地)、049-2569645(聖山)、0955-281908(Rainbow)

2009年10月21日 星期三

10/24-25 推翻中華民國流亡政府體制

影片共分四段(可連續收看)



更多照片,請點擊上圖,連結至 活動相簿

『公投護台灣聯盟』、『台灣國民會議』及其他本土社團組織,將聯合在10月24日、25日舉辦跨夜活動,在立法院旁的青島東路將召開『推翻中華民國流亡體制』民眾大會及『老年革命軍』、『台灣守護隊』、『台灣紅十字會』誓師大會,並進行跨夜抗爭訓練。

公投護台灣聯盟召集人蔡丁貴表示,期盼這是台灣民族獨立的新階段革命運動,除了史料理論的探討之外,更要以組織性的行動,壯大台灣人民自決運動的整體能量,更希望大家的參與,加入『老年革命軍』、『台灣守護隊』、『台灣紅十字會』的組織團隊,共同為台灣獨立建國的目標奮鬥打拼。

獨立媒體 採訪報導

宣傳帶



推翻中華民國流亡體制 行前記者會新聞稿 20091021

台灣國民會議、台灣教授協會、公投護台灣聯盟等

台灣國民會議、公投護台灣聯盟和所屬的本土社團組織,將聯合在10月24和25日舉辦大型活動。我們將召開「推翻中華民國流亡體制」民眾大會及「老年革命軍」、「台灣守護隊」、「台灣紅十字會」誓師大會,並進行跨夜抗爭訓練。台灣教授協會也將邀請各方面相關議題的專家學者,同一時間舉辦兩天的「中華民國流亡台灣六十年暨戰後台灣國際處境學術研討會」。我們期盼這是台灣民族獨立的新階段革命運動,不只是史料理論的探討,更要以組織性的行動,壯大台灣人民自決運動的整體能量。

10月25日是「中華民國」流亡政府所訂的「台灣光復紀念日」,其實這是台灣再度淪為殖民地的日子。1945年二次大戰後,中國黨政府奉聯軍統帥之令進駐台灣,代理盟軍接受日軍投降。到1949年腐敗無能的中國黨政府被人民推翻,乃挾其殘兵敗將流亡強佔台灣。控制軍事政權的赤藍人以「中國法統」自居,以制度化的暴力剝奪台灣人的政治權力,掠奪台灣社會的資源,引進低劣落伍的赤藍文化來扭曲摧殘台灣文化。其目的是鞏固赤藍人的統治優勢,好壓迫剝削在地的台灣人。

長期以來,「中華民國」是一個不被主流國際社會承認的流亡政府,而赤藍人所持的也是「撈多少,算多少」的過客心態。因此,在「中華民國」流亡體制下,台灣沒有永續發展的規劃,台灣社會在自由、民主、人權和生態各方面無法跟上先進國家;更甚者,台灣的國土環境和公共建設都在赤藍人的貪瀆下危機重重,八八豪雨土石流肆虐滅村、斷橋潰堤奪取人命,就是赤藍人在台灣長期肆孽所造成的災難。自從馬統幫復辟之後,赤藍人更不惜以「出賣台灣主權」換取中共統治階級的撐腰,妄想繼續享受特權在台灣海撈。這個「中華民國」流亡體制是邪惡的,是破壞台灣社會的進步的,是違反台灣民族的利益的;尤其馬統幫正加速出賣台灣予中共。台灣人別無選擇,只有團結組織起來,勇敢推翻「中華民國」流亡體制,建立真正屬於台灣人自己的國家,才能確保台灣的永續安全和繁榮。

台灣國民會議、台灣教授協會及公投護台灣聯盟等社團期待您的參與,更希望您能加入「老年革命軍」、「台灣守護隊」、「台灣紅十字會」的組織團隊,共同為台灣獨立建國的目標打拼奮鬥。



台灣國民會議 、台灣教授協會、公投護台灣聯盟等 敬邀

協辦:台灣教授協會、台灣教師聯盟、台灣建國聯誼會、公投護台灣聯盟、台灣部落格協會、台灣客社、台灣國辦公室、台灣欒社、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獨立台灣會、台灣北社、台灣中社、台灣醫社、大地文教基金會、海洋之聲、908台灣國、台灣人民監督法院、台灣聯合國協進會、南方快報、高雄新聲廣播、鄭新助服務處、嘉義之聲、台灣守護志工團、台灣獨立媒體、台灣人民監督法院、民進黨台北市黨部、水噹噹姊妹會、台灣政治受難者行動聯盟、台灣教育力中心。新聞聯絡人:張銘祐0928957602

聯絡電話:02-23927590,傳真:02-23927597



2009年10月16日 星期五

【轉載】Paradigm Shift: Expanded opportunities for Chinese espionage in Taiwan

source: The Far-Eastern Sweet Potato

Google 初步翻譯

The MacArthur Center for Security Studies (MCSS) at the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National Chengchi University (NCCU), had its grand opening today, with six panelists — including The Associate Press’ Peter Enav, Wendell Minnick of Defense News and myself — discussing national security and the Taiwan Strait. About 125 people were in attendance, including officials from the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and the 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 as well as foreign diplomats (AIT Director William Stanton made an appearance but did not stay for the round table). The MCSS is sponsored by the US-based MacArthur Foundation, with an annual budget of US$550,000 for three years. Its Web site can be accessed here.

Interestingly, about a dozen Chinese exchange students (undergraduates) were also present. In my short chat with them, they told me that the process of getting visas to come to Taiwan was very complex — especially on the Chinese side. They said that about 30 students were currently at NCCU for one term, until the Spring Festival.

I presented the following paper:

Paradigm Shift: Expanded opportunities for Chinese espionage in Taiwan

Introduction

While it is too early to render judgment on whether the cross-strait policies of President Ma Ying-jeou will create long-lasting peace in the Taiwan Strait, there is growing evidence that rapprochement has not resulted in a military drawdown on the Chinese side. In fact, while Beijing has shown some diplomatic “goodwill” toward Taiwan, the Chinese military posture vis-à-vis Taiwan has remained belligerent and, in some ways, has hardened. Beijing has refused to redirect or dismantle the 1,500 ballistic missiles it targets at Taiwan, and the rapid modernization of its armed forces, though not solely directed at Taiwan, has been accomplished with a Taiwan contingency very much in mind.

Given this, we can assume that this military posture is being replicated on the espionage front. This is arguably the area where China has benefited the most since Ma assumed office in May 2008, for while the military balance in the Taiwan Strait has gradually been drifting in China’s favor, there has been no fundamental change, no paradigm shift, in Taiwan’s ability to defend itself militarily. In other words, attacking Taiwan today would be just as formidable a challenge as it was, say, five years ago.

On the intelligence front, however, a paradigm shift has occurred. We are seeing today an unprecedented influx of Chinese visitors in Taiwan. This creates opportunities for Chinese intelligence to conduct surveillance, gather information and cultivate sources, “conscious” or otherwise. The second shift has occurred in the investment sector. By opening Taiwan to Chinese institutional investment, the Ma administration is exposing various sectors of the economy to economic espionage, technology transfer and cyber attack. In other words, while investment could be beneficial economically, we must not forget that China is not an ordinary investor and that it may have ulterior motives.

The threat assessment can be summed up with the following: While China’s intent and capabilities have remained stable in military terms, on the espionage front its capabilities have been greatly enhanced by Taiwan’s rapid opening to Chinese tourism and investment.

Tourists, or spies?

In late May this year, a Chinese tourist named Ma Zhongfei was caught taking pictures in a restricted area at the Armed Forces Recruitment Center in Taipei. We will probably never know whether Ma was simply curious, had improvised himself as a spy, or was acting on orders from the Chinese government. What is certain is that his actions were clumsy, overt, and not the work of a professional intelligence officer. This case nevertheless highlights the greater potential for spying by the Chinese intelligence apparatus.

Beijing has retained a tight grip on the Chinese who are allowed to visit Taiwan. By controlling the spigot, China is in an ideal position to insert agents posing as tourists or businesspeople, or to ask ordinary citizens to do something for the state, either for patriotic reasons or through blackmail. Given Taiwan’s relative lack of intelligence about ordinary Chinese, screening potential spies before they enter Taiwan will be a formidable, if not insurmountable, task. It will be even more difficult to keep tabs on Chinese visitors in Taiwan once restrictions on their movement are relaxed, which the Ma administration has said it would do. Clumsy Ma Zhongfei was caught, but for every one that is caught, many intelligence-gathering operations may have succeeded and gone unnoticed. As I have argued elsewhere, it is also possible that Ma Zhongfei was part of campaign to overload Taiwan’s security intelligence apparatus with a series pinprick “attacks.” By creating “info glut,” Chinese agents could generate so much noise that it becomes virtually impossible for Taiwan’s finite intelligence resources to tell credible threats from false ones.

For the past 60 years, strict rules on Chinese visitors to Taiwan meant that its borders were relatively secure from human intelligence (HUMINT) operations on its soil by Chinese agents. As a result, little effort was made to protect critical infrastructure, airports, telecommunication nodes, government offices and military bases from espionage. The sudden influx of Chinese in Taiwan, however, caught everybody by surprise, with the consequence that most of that infrastructure is now relatively accessible to anyone with an intent to conduct espionage. In some cases, “spies” do not even have to be highly professional to collect actionable intelligence.

Chinese media

The Ma administration has also shown its willingness to allow more Chinese media to operate in Taiwan and to water down restrictions on the duration of postings. Given the state’s control of most Chinese media, and in Xinhua news agency’s case its close ties with the Chinese intelligence apparatus, Chinese reporters also represent a real espionage threat to Taiwan. While there is a long history of journalism acting as a cover for intelligence officers — not only by China but also the US and the UK, among many others — Xinhua distinguishes itself by being seen by most Western intelligence agencies as an espionage threat. In fact, my former employer, the Canadian Security Intelligence Service (CSIS), always assumed that whoever was sent to Canada by Xinhua was an intelligence officer. In light of the situation in the Taiwan Strait and the high stakes involved, we can assume that whoever Chinese media deploy to Taiwan will not only be more aggressive in their intelligence collection, but also far more professional. By virtue of the greater access that the profession gives them, such agents could develop high-level sources, gather information on dissidents and members of the media, and provide a variety of actionable data on government, the military and critical infrastructure.

Chinese investment

After embracing market reform during the Deng Xiaoping era, China under President Hu Jintao and Premier Wen Jiabao appears to have backtracked on economic reform, with the state gaining more, rather than relinquishing, control over the private sector. While some critical companies (in the energy and communications sectors, for example) are fully owned by the state, the great majority of firms are semi-private or only private on paper, with funding coming from state-owned banks.

Many boards of directors and chief executive officers at such companies are retired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CCP) officials. For example, China Mobile chairman Wang Jianzhou is a CCP official who has occupied various posts in government, while Zhang Qingwei, the chairman of the board at Commercial Aircraft Co of China, or COMAC, is chairman of the Commission of Science, Technology and Industry for National Defense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With this in mind, the Ma administration’s decision to open various sectors of Taiwan to Chinese institutional investment is troublesome. While critical sectors, such as telecommunications, defense, semiconductors and LCD, remain off-limit or restricted for the time being, many others, such as real estate, banking, electronics and construction, are now — or will soon be — open to Chinese investment. One that door has been opened, little by little the Chinese could whittle away at Taiwan’s restrictions on investment, while Taiwanese firms may pressure Taipei to accelerate the pace of opening or lift restrictions altogether, until we reach a point where no sector is off-limit to Chinese investment.

Already, we have seen attempts by China Mobile to buy a 12 percent stake in Far EasTone Telecommunications (FET), Taiwan’s second-largest telecommunications operator, while the Taiwanese government-owned Aerospace Industrial Development Corporation (AIDC), which among other things designs the Ching Kuo Indigenous Defense Fighter, has proposed cooperating with COMAC to co-assemble commercial airplanes.

As with tourists and journalists, the more contact there is between Chinese and Taiwanese, the greater will be the opportunities for Chinese individuals to collect intelligence, cultivate sources, conduct blackmail, set “honey traps” and so on. Furthermore, institutional contact will involve creating data links between Taiwanese and Chinese parties to facilitate the sharing of information. The consequences of Chinese investment in the banking and telecommunications sector could be dire for Taiwanese, as Chinese intelligence could far more easily gain access to personal and credit information at the source (e.g. theft, malware, etc), or by conducting intercepts on electronic conversations, transactions and so on. Aside from purely economic espionage, the principal targets of such activity could be government and military officials, as well as the Taiwan Independence movement, members of the opposition, and its supporters. Creating an in-depth profile of such individuals and drawing a link network (i.e., who knows who) would therefore be far easier than it has been in the past.

Implications

All this is contingent on the Taiwanese government’s assessment of the threat. Previous Taiwanese administrations also opened certain sectors of Taiwan to Chinese investment, or allowed Chinese to visit Taiwan. But as their threat perceptions was far more cautious than that of the Ma administration, they set quantitative and qualitative limits to ensure that national security would not be undermined. The Ma administration, however, seems to live under the premise that its still testy cross-strait initiative has resulted in an immediate change of posture in Beijing. In fact, in the wake of Typhoon Morakot, Ma was arguing that nature, rather than China, was the nation’s greatest enemy. There are indications as well that the National Security Bureau (NSB) under secretary-general Su Chi has adopted a more China-friendly attitude, which implies that its threat perception may have changed. A close reading of Chinese elite views on Taiwan,[vi] however, or an assessment of its Order of Battle (ORBAT), shows that cross-strait dialogue has not been accompanied by goodwill in terms of the behavior of the Chinese military and intelligence apparatus. The kind of assistance, if any, that the Taiwanese government provides to the industry to help it protect itself against Chinese espionage will be a good indication of whether Taipei takes the threat seriously or not.

Lastly, while there is no knowing what will happen in cross-strait dialogue, as the two sides start addressing more contentious aspects of the relationship — political issues, sovereignty and so on — frictions are bound to arise, not only in the dialogue itself, but from within Taiwanese society, which could threaten to derail Ma’s plans through electoral retribution in 2012. Should Beijing fear a return of the Democratic Progressive Party (DPP) in the Presidential Office in 2012, it could decide that force is the only option and could do so in concert with aggressive intelligence operations in Taiwan. Given the paradigm shift that has occurred since Ma came into office, Beijing would be in a far better position to target Taiwanese society, critical infrastructure, government buildings, and military bases — the direct result of the intelligence collected by Chinese agents while Taiwan slept.

2009年10月14日 星期三

《青春啦啦隊》Young at Heart: Grandma Cheerleaders

奶神:這片應該很贊

source: 高雄電影節


青春啦啦隊
Young at Heart: Grandma Cheerleaders

楊力州Yang Li-chou

台灣Taiwan│2009│DigiBeta│Color│90min

10/25(日)威秀12廳 14:10 ★
10/28(三)威秀11廳 17:00


這個世界太無趣了!小孩要用功讀書,年輕人要努力工作,成年人要組織家庭,而老年人就只好慢慢等死嗎?這群老人要徹底破壞刻板印象,組織一支勁歌熱舞的啦啦隊!這個啦啦隊年紀最大的八十八歲,平均年齡七十歲,卻有著令人咋舌的爆衝精神。為了有機會在世運表演,他們從 2008年10月開始練習,記不住舞步、傷兵不斷,阿公阿嬷們天天吃阿鈣、維骨力強健骨骼,遲暮人生無法避免的生老病死,也在這準備登台的半年中,毫不留情地降臨。這群來自高雄的爺奶們,燃燒自己生命到最後一刻,絢爛迸放的青春火花,在加油吆喝聲中,留給下一代熱情溫暖的回憶。

Who says the elderly could only wait for their deaths? A group of them, averagely aged 70, are determined to break the stereotype. They not only formed a team of cheerleaders but fought for the opportunity to perform at the opening ceremony of the World Game in Kaohsiung in July 2009. Their 9-month preparation left not only them but their families the most memorable memories of their lives.


[青春啦啦隊]片尾曲 source: streetvoice


* 音 樂 人:楊逵 鵝媽媽出嫁
* 語 言:台語
* 作 詞 人:朱約信/豬頭皮`
* 作 曲 人:朱約信/豬頭皮
* 編 曲 人:朱約信/豬頭皮
* 演(奏)唱人:朱約信/豬頭皮
* 音檔格式:MP3 (3.6 MB)
* 上傳日期:2009-09-23
* 收錄專輯:朱約信/豬頭皮
* 版權所有:朱約信/豬頭皮

歌曲簡介

這是為楊力洲導演2009年10月的紀錄片[青春啦啦隊]作的片尾曲,楊力洲導演說要用這個片向一群用功生活的阿公阿嬤致敬,導演對片尾曲的要求只有四個字-[台灣加油]!

歌 詞

[青春啦啦隊]片尾曲……. 詞曲編唱製:朱約信/豬頭皮. 2009/09/16 .

春天花,夏天蜂,秋天月,冬天風,隴總咚咚咚咚咚衝衝衝!
(tribute to:[四季紅] ).
*****************************************************************
寶島四季真迷人 (真迷人 真迷人)(12 3, 12 3) .
相招七逃全全人 (全全人 全全人)(23 5, 23 5).
兄弟姐妹隴免歹勢 (免歹勢 免歹勢)(16 5, 16 5).
曼波倫巴恰恰,玲瓏旋旋旋(↓↓↓)【1 1 1. 5 1 1 1】.
*****************************************************************
鄉親氏大(鄉親氏大),草地親戚(草地親戚).
食飽起行(食飽起行),食飽欲創啥(食飽欲創啥).
欲創啥欲創啥(欲創啥欲創啥),台雞台鴨台邦邦胛(台邦胛) (台邦胛).
啦天話仙汝輸我贏(拼輸贏拼輸贏),身體健康萬事免驚惶 (阿) 【1 1 1. 5 1 1 1】.
*****************************************************************
行過此佘來時路,崎崎溘溘濛濛憧憧,不時透大風不時拼大雨,雨落土土煞揣無路
受災受難罔渡罔渡,食苦當作食補。求神明問佛祖,耶和華上帝主耶穌,
揣無頭路吆腹肚,火金姑來照路,環境咧變動,歲月一直蹖,人會軟弱(總是)天公伯仔會眷顧
*****************************************************************
GTR=|1 12 16 11 1|5 56 5 3 5 5 5|2 23 2 1 2 2 2|55 44 33 22|
*****************************************************************
大風大雨攏毋驚(攏毋驚.攏毋驚)., 褲帶束咧繼續行(繼續行. 繼續行).
阿公阿嬤伯阿姆阿倚過來(倚過來.倚過來).這是逍遙自在跳舞時代!(跳舞時,跳舞代).
男女雙雙排做一排(排歸排.排幾排),跳道樂道我上愛!(愛-)(愛的鼓勵drum).
(tribute to:[跳舞時代] ).
*****************************************************************
|↓↓↓↓↓|↓↓ ↓↓ ↓↓|↓↓ ↓↓ ↓↓|↓↓ ↓↓ ↓↓↓|
我給汝加油! 汝也 給我 加油! 咱咧 給人 加油! 別人 也給 咱加 油
|↓↓ ↓↓ ↓↓↓|↓↓ ↓↓ ↓↓↓|↓↓ ↓↓ ↓↓↓|↓↓ ↓↓ ↓↓ ↓↓|
佼脊駍 嘟 肩胛頭.腳穿珮 嘟 腳頭烏.做啦啦隊咱上熬! 加油加油 加油加油.
*****************************************************************
啦啦啦啦啦啦… 啦啦啦啦啦啦…… 啦啦啦啦啦啦…… 啦啦啦啦啦啦……
*****************************************************************
(music fading….) ………(music zero.) make 2 versions !
啦啦啦啦啦啦… 啦啦啦啦啦啦…… 啦啦啦啦啦啦…… 啦啦啦啦啦啦……
(tribute to:[台語聖詩第62首 上帝創造天與地B可能中國傳統旋律)] ).
***********************************************************

〈扁辦新聞稿〉 「控美案」所凸顯的「六大爭點」與「三項難題」—對呂前副總統質疑的回應與說明

針對呂前副總統對「控美案」的質疑,依陳前總統的指示,謹做以下五點說明:

一、陳前總統對「控美案」的支持,表達了他認為應該全面揚棄及否認「中華民國」憲政體制的新思維。總結過去八年擔任由台灣人民直接民選總統的經驗,陳前總統認為企圖以「中華民國」借殼上市,使台灣成為一個「新而獨立」的國家,這一條路不但走不通,更是危險的。承認「中華民國」的憲政體制就等於承認「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及「兩岸必須終極統一」的前提與條件,唯有徹底否定「中華民國」對台灣擁有主權,才能為獨立建國開闢另一條活路。

二、中國對台作戰有所謂的「心理戰」、「輿論戰」和「法理戰」的「三戰策略」,而「控美案」是對於中國「法理戰」的回應,希望透過國際法的角度,釐清下列6大爭點:

(一)第二次世界大戰後,「中華民國」是否取得台灣的主權?
(二)「開羅宣言」、「舊金山合約」及「台北合約」於國際法的位階及效力為何?
(三)日本是否有將台灣的主權移轉給「中華民國」?
(四)美國等主要戰勝國是否承認「中華民國」取得台灣的主權?
(五)「中華人民共和國」宣稱於1949年消滅了「中華民國」,美國及國際社會是否接受「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了「中華民國」而對台灣擁有主權這樣的主張?
(六)美國對台灣國家主權地位的主張為何?雷根政府的「六項保證」表示美國沒有改變對台灣國家主權地位的主張,「台灣關係法」也表示台灣應被視同為國家,但2007年8月布希政府公開表示:「台灣或中華民國於現階段不是一個國家」,其中的矛盾應如何解釋?

三、上述六個爭點的釐清,將影響三個關鍵難題的選擇:

(一)民進黨重回執政是否就等同於獨立建國,如果獨立建國仍然是民進黨的目標,除了積極贏得各項選舉外,是否應有其他邁向一個新國家的宣示與作為?
(二)既要獨立建國,又要參選「中華民國」的總統,兩者之間的矛盾要如何調和?
(三)如果美國及國際社會均認為台灣現階段不是一個國家,台灣人民是不是有必要透過「公民投票」、「制定新憲」或其他方式及手段,向國際社會明確宣告獨立。

四、呂前副總統在其著作對上述議題均有著墨,應能深刻體會陳前總統的用心。至於林志昇等人基於訴訟策略的考量,將「控美案」與「扁案」予以連結,不但模糊了焦點更對陳前總統造成極大的傷害,陳前總統認為此事誠屬不幸且深感遺憾。另由於林志昇等人以「控美案」積極對外募款造成相關團體間的緊張關係,陳前總統也感到非常為難,因此一再重申,他不支持以他的名義就此議題向外募款。

五、「阿甘正傳」有一句名言:「Stupid is as stupid does.」(蠢人做蠢事)所有的人都說阿甘是個笨蛋,阿甘並不以此為意,或許其他的人無法苟同他的行為,但他堅信他所做的事是對的,「雖千萬人,吾往矣」,時間終會還給他一個公道。(E)


source: 蓬萊島雜誌.net

福爾摩沙事件簿:台灣黨外奮鬥史


共4段

1.敢於向蔣介石嗆聲的雷震
2.向國民黨武裝起義的蘇東起

source: TaiwanTalks

2009年10月8日 星期四

讀書心得:動物農莊 Animal Farm



原著:George Orwell (1903~1950)

故事大綱
農莊裡的動物革命趕走農莊主人
過著"動物做主"的生活
領導集團順而產生
動物們依照領導集團的指示去做事
到後來情況愈來愈不對
但動物們也無力反抗了

前言
之前就有聽說這本書很有名,今天總算看完了
台灣人都應該看這本書,就能了解,國民黨現在在台灣玩什麼把戲!

心得
1.獨裁者的威權
2.化妝師幫獨裁者的美化及狡辯
3.劊子手(司法)對反抗者的鎮壓
4.抹黑虛幻的政敵使他成為人民公敵
5.口號催眠,忘記現實
6.爭功諉過
7.造謠 (菜市仔傳言)
8.顛倒是非 (反正沒人會記得真相,故事隨我講)
9.承諾隨時可以違背 (講好聽一點叫做"調整")
10.沒有武力或智慧的民眾為俎上肉
11.人民是健忘的或者是選擇性健忘?

後語
人民惟有加強自己的民主素養,不忘歷史(尤其228台灣人被屠殺的歷史),選出正確的領導者與檢視領導者的言行,適時團結反抗,才能確保自己的生活不會被出賣。

依照書中講的策略
國民黨只會加諸更多罪狀到阿扁身上
一方面讓人民忘記執政者該負的責任
一方面讓人民忘記自己正遭受的苦難

大膽推測,哪一天馬英九也會說出阿扁跟中共私通的這種指控
而人民也會相信或者是不敢去懷疑

台灣人必讀此書


延伸閱讀:
讀書心得:謝清志的生命振動

馬英九指示給雅虎壓力要求刪除國際學者批評

source: 楊基銓中心

嚴正抗議
台灣人民是否放任政府操弄媒體?我們台灣還算是民主國家?因為媒體被扭曲控制,如同文章所言,台灣政府干涉媒體非常嚴重,世界評比大倒退,馬英九從來不把民意當一回事,既然如此我們每天貼一次,直到馬英九把自己的信用敗光!

27位國際學者官員給台灣總統公開信

歡迎媒體轉貼含中央社
給台灣總統公開信(中文版)

敬愛的馬總統,

在你任期滿一週年的現在,我們這一群來自美國、加拿大、歐洲和澳大利亞的學者與作家,也就是在本文文末署名的人,想針對台灣的一些趨勢以及幾個特別事件的發展情勢,公開對你提出我們的憂慮。

我們深切關心台灣這一塊土地,並且希望她在未來成為一個自由的單一民族國家,才會以台灣民主政治的國際支持者的身分,提出這些議題。相信你還記得,我們曾經在三個不同的時機提出我們的憂慮,最近的一次是在2009年01月17日,在一封給你,總統先生,的公開信中,我們對於台灣的司法系統的公正性,表達了我們的憂慮。

不論是來自新聞局長蘇俊賓的回應,還是那些令人感到苦惱的、有瑕疵的、不公平的司法程式至今仍未終止(特別是前總統陳水扁的案子),都讓我們的憂慮無法消減。

我們要再一次聲明,任何疑似貪汙事件都應被調查,但是我們也要強調,整個司法程式必須絕對公平、公正。在前總統這個案子,很明顯地,這個訴訟案件受到政治偏見的嚴重破壞,而且,前總統正遭受惡劣的對待,這全是為了報復他在總統任內所持的政治觀點與立場。對一個新生而脆弱的民主政體如台灣,這種報復舉動是個不好的預兆。

我們認為需要突顯的第二個議題是媒體自由。儘管先前有國際性組織例如「保護記者委員會」和「自由之家」提出關注,仍然持續有媒體自由遭受你的行政部門侵害的報告出現。一個最好的例子就是,最近一則另人不安的報告指出,財團法人中央通訊社的職員接到指示只能針對你的行政團隊的政策發表正面報導,而含有批評你的行政團隊或中國的新聞內容都被刪除。

身為自由民主台灣的支持者,對於總部位於紐約的「自由之家」有關新聞自由度的年度報告中,台灣的排名由第32名跌落至第43名,我們感到很沮喪。除此之外,當報導指出,與中國有緊密關係的團體正以金錢收買的方式進入台灣媒體圈,並且獲得主要媒體例如中國時報集團的主控權時,令我們覺得驚惶失措。我們必須提醒自己,中國仍是一個威權國家,長期以來控制著新聞媒體。就長遠來看,介入台灣自由媒體的中國資金將對好不容易獲得的新聞自由造成傷害。

這引領我們進入第三個議題:目前政府所採行的與中國重建友好關係的方式。雖然居住於台灣或是其他國家的大多數人都同意「台灣海峽緊張情勢的和緩是有益的」,採用適合一個民主國家的方式是很重要的:舉辦公開的、各界人士全面參與的辯論會,再配合投票表決,來決定適合的方式。唯有透過充分透明的、真誠的對話(包括在立法院與民間),才能得到一個被大多數人民所支援的方案。

目前政府與中國有關的決策過程欠缺透明度與真誠對話。各種決定及協議都是政府秘密決定後再草率地向大眾公佈。立法院的功能似乎受到閹割,對各項協議(例如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的型式或內容參與不多。行政部門只是把已經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協商好的協議文本送到立法院,幾乎不讓立法院有對協議的優缺點進行討論的機會。這種做法破壞了權力制衡的機制,而權力互相制衡正是維繫成熟民主政治的基礎。我們想指出,最近的民意調查顯示,大多數人贊成對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進行公民投票,並且希望立法院對中國政策進行更周嚴的監督。

總統先生,身為一群於過去20多年來持續關注台灣令人欽佩的民主發展的國際學者與作者,我們知道在台灣當地,「台灣與中國的關係」是一個敏感的議題。執行任何與中國重建友好關係的方案時,必須先確定既有的民主成果獲得保障、台灣內部政治分裂情形能改善、而且台灣的主權、人權和民主體制都能獲得保護與強化。

然而,在過去一年來,我們看到你的執政團隊所提出的政策的執行方式,正引發一股深切的焦慮,許多20多年前獻身台灣民主發展的人尤其感到焦慮。這股焦慮可由星期天在高雄與臺北舉行的遊行有許多人參與而得到印證。

我們也看見,由於欠缺透明度與民主制衡機制,社會的對立更嚴重了。許多觀察家相信,目前與中國重建友好關係的做法,正讓台灣的主權、民主政治和自由付出代價。那些批評你的政策的人所遭受的司法訴訟與員警對待方式,讓某些人回想起過去的戒嚴時代。

因此(也就是在考慮到上述的人民焦慮感與社會分化對立的事實),「象徵」就很重要了。你的行政團隊把「台灣民主紀念館」改回原名「中正紀念堂」,這件事對消除焦慮和緩和社會對立一點幫助也沒有。大幅度刪減新店「台灣人權景美園區」的預算,並把它改為一個「文化」園區,並不能增加你的支持度。目前打算對集會遊行法所做的修改,不但沒有強化言論自由,反而侵害抗議者的自由,這將使得焦慮和社會對立更加惡化。

總統先生,我們呼籲你採取能緩和上述憂慮事項的行動。第一步是發動並執行司法制度的改革,讓被告的人權獲得保障並且確保能被公平審判。第二步是保證絕對的新聞自由,灌輸媒體工作者要有實踐最高標準的決心。

第三,與中國發展友好關係時,必須讓台灣人民有充分的決定權來決定他們的未來是生活在一個自由民主的國家。讓中國對台灣的影響力越來越大的各項秘密協議對台灣的前途有害,而且會摧毀社會的民主架構。

複雜的歷史因素,讓台灣在過去沒有機會成為被世界各國所承認的正常國家。我們確信台灣人民對他們的民主一直努力不懈,而且國際社會將會接受台灣成為它的一員。你的各項作為與政策能夠幫助這個島嶼以及它的島民朝正確的方向前進。我們強烈呼籲你依照我們所建議的來作。

Respectfully yours,
敬上

信的連署人:

1.Nat Bellocchi 白樂崎(前美國在台協會理事主席)
2.Coen Blaauw (昆布勞,荷蘭人。1989年起在FAPA總部工作,負責遊說美國國會議員。2006年成為台灣女婿。)
3.Stephane CORCUFF高格孚,法國人。曾任法國現代中國研究中心臺北分部研究員,以及法國在台協會新聞組長。)Associate Professor of Political Science, China and Taiwan Studies, University of Lyon (法國里昂第二大學高等政治學院助理教授)
4.Gordon G. Chang (章家敦,華裔美國人。曾因任職於跨國法律事務所,先後在香港、上海居住20年。)Author, The Coming Collapse of China(《中國即將崩潰》一書的作者)
5.June Teufel Dreyer (金德芳)(美國 邁阿密大學 政治系 教授)
6.Michael Danielsen (麥可‧丹尼爾森)(台灣壹角主席。設立於丹麥哥本哈根的「台灣壹角」是一個關注台灣的非官方組織)
7.Terri Giles (賈泰麗)(美國福爾摩莎基金會執行長‧洛杉磯)
8.Bruce Jacobs (家博)(澳洲蒙那許大學 亞洲語言及研究學系 教授)
9.Richard C. Kagan (理查‧可根)(美國 漢姆萊大學 歷史系 名譽退休教授)
10.Jerome F. Keating (祈夫潤)(作家及國立臺北大學 退休副教授)
11.David Kilgour (大衛‧喬高)(前加拿大國會議員及前加拿大亞太司司長)
12.Liu Shih-Chung (劉世忠,曾任前總統陳水扁外交幕僚以及中華民國外交部研究設計委員會副主任委員)(美國華府智庫「布魯金斯研 究所」訪問學者)
13.Michael Rand Hoare (郝任德)(英國 倫敦大學 名譽退休高級講師)
14.Victor H. Mair (梅維恆)(美國 賓州大學 中國語文學 教授)
15.Donald Rodgers (羅曉唐)(美國 德州 奧斯汀學院 政治系 副教授)
16.Terence Russell (羅德仁)(加拿大 曼尼托巴大學 中國語文學系 副教授)

18.Christian Schafferer (夏福樂) (僑光技術學院 國際貿易系 副教授;期刊《Journal of Contemporary Eastern Asia》的主編,)
19.Michael Stainton (史邁克,加拿大人。於1980年至1991年被派駐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擔任原住民宣教工作,從此與台灣結下不解之緣。)York Center for Asia Research, Toronto, Canada (加拿大 多倫多約克大學 亞洲研究中心 助理研究員)
20.Peter Chow (周钜原)(美國紐約市立大學 城市學院 經濟學系 教授)
21.Peter Tague (美國喬治城大學 法律系 教授)
22John J. Tkacik Jr. (譚慎格)(前美國華盛頓「傳統基金會」資深研究員)
23.Arthur Waldron (林霨)L(美國賓州大學歷史學系 國際關係學 榮譽教授)
24.Vincent Wei-Cheng Wang (王維正)P (美國 裏奇蒙大學 政治系 教授)
25.Gerrit van Der Wees (韋傑理)(《台灣公報》主編)
26,Michael Yahuda (亞呼達)(倫敦經濟學院 名譽退休教授,及美國 喬治華盛頓大學 訪問學者)
27.Stephen Yates (葉望輝)(美國 「華府亞洲顧問公司」總裁,及前美國副總統辦公室副國家安全助理)

2009年10月7日 星期三

自我做賤 急撤 TAIWAN


IDENTITY CRISIS
Workers at the Taipei Arena yesterday replace the word “Taiwan” with the word “Taipei” ahead of tomorrow’s Indiana Pacers vs Denver Nuggets NBA basketball game.
PHOTO: CHANG CHIA-MING, TAIPEI TIMES
Photo Source: Taipei Times


NBA來台灣打也要遵守奧會模式嗎?

2009年10月4日 星期日

The Mist 史帝芬金之迷霧驚魂


photo source:imdb.com



有一天小鎮停電,鎮上的人跑到超市買東西,超市出現奇怪的濃霧,濃霧裡還有怪物會吃人,當危機及恐懼降臨時,困在超市裡的人,人性的變化會是如何,人與人之間的猜忌與信賴變得捉摸不定,雖然是一部驚悚片,不過片中對於人性的描寫還蠻寫實的,有時候危機發生時,不僅要對抗外在的危機,還要對抗喪失理智的人們..

值得一看~

STAR MOVIES

搜尋節目:史蒂芬金之迷霧驚魂
開始時間:2009年10月1日
結束時間:2009年11月11日
搜尋結果:共有6筆資料


日期 時間 片名
1 10-03 21:00~23:30 史蒂芬金之迷霧驚魂 MIST, THE
2 10-04 10:45~13:15 史蒂芬金之迷霧驚魂 MIST, THE
3 10-16 21:00~23:30 史蒂芬金之迷霧驚魂 MIST, THE
4 10-17 10:30~13:00 史蒂芬金之迷霧驚魂 MIST, THE
5 10-26 23:00~01:30 史蒂芬金之迷霧驚魂 MIST, THE
6 10-27 18:30~21:00 史蒂芬金之迷霧驚魂 MIST, THE

2009年10月1日 星期四

熱比婭 - 愛的十個條件 Rebiya Kadeer The 10 Conditions Of Love 觀影心得


picture source:高雄電影節




前言:台灣可以播這部電影,更證明 「台灣、中國,一邊,一國」

雖然片名是 Love 但實際是 Pain

心得
1.中共剛開始兩個月假裝對東突人很好,後來就開始整肅,馬英九親中賣台集團現在還想用同一套騙台灣人?

2.灌輸你有錢就是罪惡的觀念,整肅金主,斷你金援,讓你沒辦法做事

3.跟中國人打交道千萬別傻傻的照規矩來

4.天命愈大,親緣愈薄

5.精神領袖之所以能成為精神領袖就是要夠堅強有衝勁

6.共產黨用逃漏稅起訴熱比婭跟國民黨用貪污罪起訴阿扁 都是一樣 nonsense,目的只是要把你關起來,不讓你做想做的事

7.中國就是當今的邪惡軸心,想跟中國交往的 不是壞蛋就是笨蛋

8.東突人長得跟中國人一點都不像

9.用詞正確的重要性 (熱比婭卡迪爾從來不會在文章使用新疆一詞) ─ 正名運動

10.隨時都有被暗殺的可能性

11.布希政府態度轉變的關鍵?

12.尋求國際聲援的重要性 (促使美國也要跟進聲援?)

13.熱比婭卡迪爾也是個平常人,會躺在沙發上睡覺,跟孫子互動

14.小心台獨被抹黑成恐怖份子

15.紀錄與宣傳的重要性


同場加映-無畏 Leaving Fear Behind

這部片到後來點出「信仰」的力量才讓人無畏
也很值得看








延伸閱讀:
Support Rebiya Kadeer(熱比婭‧卡迪爾)
觀看了熱比婭-愛的十個條件

讀書心得:謝清志的生命振動


Picture Source:謝清志的部落格

何謂南科高鐵減振?
因為南科部分地段與高鐵距離很近(幾百公尺),高鐵列車經過時會產生振動,地表振動會對園區內需要極穩定土地的晶圓工廠產生影響破壞良率,所以需要減振工程,讓廠商放心在裡面設置工廠,確保台灣上億上兆的產值。

書裡一開始謝清志博士就自序如何從貧窮人家努力成為美國航太專家
於美國時期因為嚮往美國的民主自由
而跟一群留學生一樣想把民主自由帶回當時還在戒嚴的台灣
青年時期的謝清志用民主政治的理想幫助台灣
老年時期的謝清志則體會要用「學術專業」幫助台灣
書裡分早期在美國對台灣政局的關心,回台灣負責減振計畫過程,被羈押的59天情形,捍衛清白的陳述...

工法與辯白部份有點小複雜
不過書裡可以感受到謝清志博士極欲把所學貢獻給台灣的熱忱

心得
1.早期海外留學生對台灣的祖國情懷是很強烈的
2.用學術專業貢獻台灣的重要性
3.檢察官愛作秀,亂槍打鳥,無本生意,穩賺不賠,想當英雄(偽正義使者)
4.檢察官多是憑自己主觀意識在辦案,先幫人定罪,再去找一堆有的沒有的所謂的"證據"
5.檢察官常常恐嚇證人要將其起訴,藉以讓證人有意無意咬出檢察官想定罪的主要目標
6.檢察官與媒體各取所需塑造被告有罪的氛圍
7.一般民眾都只聽到看到檢察官跟媒體的單方面說法,而檢察官的任務就是將人起訴定罪,在三人成虎的情況下,民眾也都會跟著認為被告有罪且罪大惡極
8.被告的說法 一般人很難全盤知道
9.無罪推定原則
10.法庭上很容易被熟識的人背後捅一刀
11.檢察官超愛編故事
12.因私人恩怨或藍綠對抗產生的司法及政治迫害隨時在上演
13.法官是最後的良心?!
14.南科減振起訴案是鬧劇一場,但檢察官沒受到責罰,不過當事人的清白還有多少人會相信?
15.直接的證據還是最關鍵的東西
16.檢察官查不到"錢味"就會開始想查"粉味"(男女關係)
17.如果真的沒犯罪,一定要堅持到底

最後還是要說:無罪推定,證據至上,檢察官跟媒體講的可信度極低,捏造度極高。套句書裡的話─"南科高鐵減振工程該得到的是勳章不是牢獄"。

感謝謝清志博士為台灣科技上的卓越貢獻
也希望海內外台灣人也可以繼續用專業所學貢獻台灣

比較令人不解的是,檢察官為何那麼恨謝清志博士?是有藍綠偏見?或是其他政治目的?

延伸閱讀:
謝清志的部落格
南科高鐵減振工程案一審宣判所有被告無罪!
同志,你在想什麼?
阿扁加油 : 花園生機的聯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