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24日 星期五

【完整版】高雄世運‧台灣驕傲—獄中觀看世運開幕有感

二00九年七月十六日是台灣歷史性的一天,第八屆世界運動會在台灣高雄隆重開幕。不但是台灣第一次舉辦世界性綜合運動賽會,更是世界運動會自一九八 一年正式舉行以來,參與國家代表隊及選手都是最多的一次盛會,也是世界運動會舉辦二十八年來首度由主辦城市的國家元首宣佈運動會正式開始。

這麼成功的高雄世界運動會,凡有血性、感情、良心的台灣人民看了開幕式的現場或轉播,無不為之動容,深感驕傲。

我國前駐南非大使陸以正竟然為文說高雄世運會是「掛羊頭賣狗肉」,是「欺人自欺」。誠如陸以正大使所知,高雄世運並非首度舉辦,之前已經辦過七屆,歷經二 十八年,在歐、美、日等國都舉辦過。「世運」就是「世運」,沒有人將「世運」當作「奧運」來宣傳。在世運比賽項目是什麼,完全公開,沒有隱瞞,也沒有欺 騙。尤其沒有人去宣傳「高雄世運」是「高雄奧運」,何來「掛羊頭賣狗肉」、「自欺欺人」?

今年九月將在台北市舉行的「聽奧」,我們都不忍心去指出這場「聽運」賽事與「奧運」有何關聯?再怎麼樣的翻譯問題,也不宜掛「奧運」的「羊頭」,逕自以 「聽奧」來作宣傳。何況有「殘奧」之稱的「帕拉林匹克運動會」是緊接著「奧運」之後,在同一場地舉行,俗稱「殘障奧運」,但「聽運」並不是。我們對台北市 能申辦「聽奧」,亦感到與有榮焉,證明台灣是重視身心障礙者權益的國度,而台北市是善待聽障者及其家屬的友善城市。我在年初一月收到紀政姐的卡片,就是感 謝我在「聽奧」申辦過程的支持,以及我太太在申辦「聽奧」募款活動的參與及付出。

在台北看守所帶著耳機,觀看比手掌心還小的數位電視螢幕轉播,有時視訊微弱,畫面時有時無,音效又不好,我都感動地不禁熱淚盈眶。「福爾摩沙」、「萬民祈 福」、「活力高雄」三段開幕式的精采表演,主辦城市的精心規劃,用心籌備、盡心呈現多元文化的台灣,海洋港都的高雄,無不讓人留下深刻的印象。看在馬總統 的眼中,適時給高雄市陳市長所領導的世運會組織委員會基金會(KOC)、政府與人民、參與團隊和個人肯定的掌聲,有這麼困難嗎?

讓世界看見台灣,絕對是不分朝野政黨的共同語言與一致目標,更是全體台灣人民不分彼此戮力追求的方向。遠在二00二年七月,距今剛好是七年前,我第一次和 世界運動會主席朗佛契(Ron Froehlich ,IWGA)在總統府見面。記得在場作陪的還有一位IWGA執行委員,我國國籍的陳以亨教授及台南市政府、高雄市政府的代表。是陳教授告訴我,台灣可以申 辦二00九年的世運會。當時台南市比高雄市更積極,後來變成高雄市比較有興趣。我除了責令行政院、體委會研究評估台灣申辦世運的可能性外,並積極協助擬申 辦城市符合相關條件,並在二00三年五月由行政院體委會核定高雄市代表台灣正式向IWGA提出二00九年世運在高雄的申辦。

為了力挺高雄市申辦二00九世運能夠成功,我不曉得有多少次在總統府接見IWGA主席朗佛契,為行銷台灣、支持高雄代言發聲,並安排會見各國執行委員,親 自解答疑惑。行政院體委會主委、重要主管在外交部及駐外館處支援下,多次出國拜見遊說各國執行委員,謝長廷前院長對外宣稱二00九高雄世運是無異議通過。 謝前市長及其團隊的努力有其不可抹滅之貢獻外,當時的中央政府挺身而出,從旁挹注,亦功不可沒。尤其陳教授是幕後最大功臣,甚至功成不拘,更令人感佩。

在世運近三十年的歷史中,申辦城市這麼受到中央政府的支持、國家元首力挺,二00九高雄世運是第一次。因為我們認為高雄世運不是高雄一地的地方事,而是台 灣全國的大事,是中央與地方一起在舉辦的共同志業,只許成功,不許失敗。奧運的申辦可以讓一個城市、一個國家脫胎換骨,更進步、更現代化。日本東京奧運如 此,韓國首爾奧運亦復如是。台灣要申辦奧運並不容易,在政治常常污染體育的現實國際環境下,台灣只能退而求其次,申辦世界性的單項運動會、特殊運動會,如 果有機會申辦綜合性的世運、世大運,為何不爭取?這是台灣擠進國際舞台、可以讓全世界看見台灣的契機,當然不能放棄!

更何況台灣長久以來重北輕南,失衡極為嚴重。台北捷運已經多少條,每條幾百億的龐大預算,中央政府出資一半,只要拿其中一條的預算的一半的一半來申辦世運 都還有剩餘。我們中央政府下定決心支援高雄世運的興辦經費,包括主場館及比賽所需之經費。其間高捷進度嚴重落後,陳市長求助於我,行政院為了不耽擱世運的 舉辦時程,配合調整兼高捷董事長的中鋼人事案,不容高雄世運有任何的閃失。

台灣國際處境的艱辛,城市外交的推動可以補正式外交的不足,我們必須高度肯定謝前市長的視野與魄力,陳其邁代市長、葉菊蘭代市長的接續努力,以及現在陳菊 市長的貫徹執行。記得我在台北市長任內,利用台北市身為「國際地方政府的聯合會」(IULA)理事,積極爭取「世界首都論壇」(World Capital Forum,WCF)在台北市舉辦,凸顯台北市是台灣這個國家的首都,無可避免的來自中國的打壓,甚至透過外交部通令其駐外使館施壓邦交國抵制,重彈台灣 不是國家,只是中國的一省老調,說台北是中國的普通城市,北京才是首都,台北市沒資格舉辦「世界首都論壇」會議,最後我們還是在一九九八年五月辦成WCI 國際會議,升起中華民國的國旗,包括美國華府貝利市長等六十多個首都城市參加,當時李總統不但蒞臨開幕式致詞,並接見各國代表團團長。

美國曾經杯葛莫斯科奧運,蘇聯亦曾經抵制洛杉磯奧運,在國際社會很難做到「體育歸體育、政治歸政治」。二00八年北京奧運聖火傳遞,就是要把台北列為與港 澳一樣的中國「境內」城市,寧願聖火不來,也不能矮化台灣的國格。這次高雄世運,IWGA主席朗佛契在開幕致詞兩次提到中華民國總統馬英九,真夠意思,我 們必須心存感激。

美中不足的是,馬總統並未順著朗佛契IWGA主席邀請中華民國總統馬英九宣布世運開始的國際舞台,代表國家、以身為總統的身份對外宣示,是有點可惜。記得 二00三年十月三十一日,我過境紐約,接受「國際人權聯盟」頒發「二00三年國際人權獎」,並以「人權台灣,民主蛻變」為題作公開演講,美國政府給我劃上 好幾條紅線,國際聯盟主席、貴賓、司儀也稱呼或介紹我的總統身份,我仍然在演說裡提到「本人謹代表中華民國政府及台灣人民,向貴聯盟表達最崇高的敬意。」 「做為中華民國的總統、台灣的領導人,我的職責就是要保護二千三百萬台灣人民的安全、民主、自由與人權。」

如果善用高雄世運,台灣驕傲的軟國力世界舞台,廣邀友邦元首擔任貴賓出席開幕式,會後再分別舉辦中美洲、非洲、太平洋友邦元首高峰會議,不是更省錢、省 時、省力。否則這次蒞臨開幕會場,只有一位友邦元首貴賓諾魯總統史蒂芬,未免太單薄一點,而且是來台作健檢順便參加的。

再次恭喜二00九年高雄世運的成功開幕,更祝福七月二十六日圓滿閉幕。天佑台灣人民,天佑高雄世運。

◎本文部分刊載於7/23自由時報

source:凱達格蘭學校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