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10日 星期三

【金恒煒專欄】五一七遊行:朝野合跳探戈舞

【金恒煒專欄】五一七遊行:朝野合跳探戈舞
金恒煒2009/06/09

「五一七」大遊行依主辦單位的宣告,台北市凝聚了六十萬人,高雄市號召了二十萬人,八十萬眾南北齊發,聲勢不能說不浩大。示威人數的多寡當然是遊行成敗與否的測試紙,也是民進黨黨主席蔡英文領導能力的溫度計。然而,「五一七」的遊行過程,從開始前到結束後,卻充滿了耐人尋味的「玄機」,人數的重要性反倒彰而不顯。「五一七」的示威民進黨沒有任何實質的嶄獲,一個也沒有;更實際的政治意涵是,「五一七」一旦失敗,年底縣市長選舉民進黨必敗,但「五一七」成功不代表年底選戰必勝,尤其這次示威充滿了弔詭的現象,其後效十分值得觀察。

不可諱言的是,「五一七」遊行民進黨受到「本土社團」十分強大的壓力與牽制;民進黨決意「一黨」掌控,絕不使遊行有任何逸出策劃而「變調」之可能,「本土社團」要嘛就乖乖配合,否則免談。「本土社團」與民進黨經過三輪談判,最後還是分道揚鑣。首先本土社團提出北南各辦一場的需求,遭拒;本土社團決定自辦,要求互相掛名:台北由黨主辦、社團協辦,高雄由社團主辦、黨協辦,未果;最後要求北高以「視訊」互通,民進黨也否決。不只如此,民進黨公開向外昭告「只辦一場」,而且用「點名」方式下令黨公職人員非要到台北場不可;這是棄「南」就「北」的最後通牒。

民進黨當然是給「本土社團」下難題。從過去的遊行經驗顯示,民進黨才有「動員」能力,沒有民進黨的支援,就沒有紮實、確鑿的基本人數,本土社團能不能只靠無法掌握的「空氣」群眾成軍?這是從未有的考驗。相對的,民進黨也怕因為與本土社團的緊張關係造成人潮南流,於是以國民黨在立院準備嚴修「集遊法」為攻擊點,宣佈故意「違法」靜坐來對抗惡法,蔡主席甚而揚言不惜被捉、被關。另一方面則大動作的首次到台北看守所探視前總統陳水扁,原因除了「特偵組」在扁覊押期滿之前,別立罪名以繼續羈押引發社會的大反彈,連中央研究院前院長李遠哲都發言反對外,也有媒體認這是蔡向「挺扁」民眾招手,以免折損遊行。可見蔡英文卯盡全力拚成功。

高雄大遊行的主辦單位以在地的「台灣南社」為主,「南社」社長鄭正煜身兼「五一七」發言人,串連「台灣社」、東社、北社(北社社長與蔡英文是世交,故挺蔡不遺餘力,北社分裂成兩派。)及客社、青社及其他民間社團包括「台灣之友社」、「台獨聯盟」等一百六十多個社團鼎力合作,此外,民進黨的遊行口號除「主權」外兼及「民生」,本土社團唯有「保台」、「主權」一個主軸;此外,南北還有挺不挺扁的分歧,台北市四條遊行行列,只有一條明確打出挺扁招牌,黨中央基本刻意淡化扁色彩,相反的,高雄市「挺扁」蔚為主流。

高雄市的遊行人數無論是官方宣稱的二十萬人或警方估計的三萬五千人,與台北市的六十萬人或警方估計的九萬五千人相比,「本土社團」透過社員、電台、網站,展現的動員實力大約是民進黨的三成或三成六,換句話說,在民進黨「堅壁清野」的動員令下,本土社團已經取到了「不假他求」的實力,加上中北部不能南下或被強制動員的認同者,四六比是比較正確的算法。

為了表示「團結」,本土社團公開宣佈十七日示威之後,揮軍北上加入民進黨的凱道靜坐,事實難掩南北「競合」的真實情狀。凱道是民進黨的「場子」,民進黨也毫不避諱的公然宣示,而且派出糾察隊維持秩序以防不測,更有「臥塌之旁豈容他人酣睡」的意圖與意味。大家注目的是,如何收場,「五一八」靜坐會不會延伸到「五二O」?會不會有暴力衝突?

先看一看有趣的對比。蔡英文在示威前展現大抗爭的企圖心,刻意放話不向台北市申請路權,即使台北市長郝龍斌勸退已拿到路權的申請者,蔡依舊巋然不動,釀造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氣勢,言談舉止間不乏「與爾偕亡」的強硬態度,同時也把抗爭拉到「罷免馬英九」的高度。因此執政黨大陣仗侍候,光警察僅台北一地即準備了四千人解決觸法及驅離的維持,安排十四位檢察官組成「群眾突發事件處理小組」,其嚴陣以待有如是者。有趣的是,偌大的警力只成點綴,完全沒有用武之地,檢察官不過如備員,毫無行使公權力的空間。原因很簡單,民進黨黨中央早已定調為「柔性非暴力抗爭」,不要說坐到「五二O」不可能,決定「十時」解散就「十時」,一分鐘也不拖延;九時即召集所有公職幹部要他們將人帶走。果然時間一到,鳴金收兵,然而台下的抗議聲浪不斷,主將蔡英文親自披掛,六度高聲要群眾「安靜」,卻得不到回應。蔡最後說:「明天、後天還有很多事要做,…我在這裡跟各位說晚安,珍重再見。」,然後轉身走人,套三O年代中國詩人徐志摩的詩:「我揮一揮衣袖」,留下滿場不願就此離去的群眾,最後孤軍遭到強制抬離。

啟人疑竇的是,「五一七」示威是不是執政與在野兩黨套好招的大戲?民進黨儘管在表面上殺氣騰騰,卻乖得像鴿子,煞有介事的不申請路權、製造衝撞體制的假相,其實是得到馬政府的understanding,我們沒有直接證據說兩黨密室協商,但從經驗法則來看,可能性極大,至少不能排除「你儂我儂」的「默契」。十八日既是非法集會,台北市長郝龍斌深夜召開記者會表示:「會先採取柔性勸導方式,希望明天(十九日)上午凱道交通恢復正常。」即使記者逼問是否會「強制驅離」,郝僅一再表示「明天會恢復交通秩序」,可見郝已「成竹在胸」,連記者都了然郝的「言下之意」了。郝為什麼如此篤定?十八日凌晨,警方依法在凱道舉牌示警,一改過去凶神惡煞狀,「低調」到不行,刻意選在舞台後側沒有人看到的角落,最後一次喊完:「請你們立刻停止違法行為」後,迅速轉身撤退到派出所,有民眾說警察看起來很像「快閃族」。警方為什麼超乎尋常的客氣?最直接有力揭示內情的重要人物是馬英九。遊行落幕的十九日,馬英九召開記者會公開表示對民進黨「高度肯定」的讚揚。為什麼?露出破綻的話頭是指控「少數人不遵守集遊法」,「少數」所指的當然是十八日晚上十時後不跟隨蔡英文散去的抗議人群了,那麼,在馬英九的認知中,十七日十時至十八日十時的二十四小時的非法靜坐竟然是合乎「集遊法」的「合法集會」了。為什麼?明明是「非法」靜坐,而且民進黨、蔡英文故意突出以「非法」突顯惡法的靜坐,馬政府認為是「合法集會」,那麼只有一個解釋,民進黨的「非法」是獲得執政黨的同意。再對照民進黨文宣部主任鄭文燦的說法:「民進黨與警方雖各有堅持,但也各退一步;畢竟突破集遊法限制之外,也必須展現非暴力決心,才能在雙方不傷一兵一卒下,順利讓現場群眾解散。」一句「雙方」,天機盡洩。

「五一七」大遊行是國民黨與民進黨「雙方」合跳探戈舞,民進黨二十四小時「非法」靜坐,拿到了「面子」,國民黨則在「不傷一兵一卒」下拿到「裡子」,這不是「雙贏」是什麼?更值得深究的是,遊行結束不參加靜坐的兩位老者準備返回桃園,竟慘遭警方飛車撞倒,一重傷,一垂危。有意思的是,消息傳到凱道,民進黨竟然「秘而不宣」,恐怕引發騷動與暴動。在示威過程發生「警察殺人」事件,絕對形同奉送抗議者最大的利器,無異讓示威者取到無限期靜坐的「免死」金牌。怪的是,民進黨不僅沒有利用,還默不吭聲,難怪馬英九再度「非常肯定」民進黨的「自制」。

在靜坐結束「謝幕」時,蔡英文做了「夫子自道」,她說:「讓社會認為民進黨是可尊敬的力量」,蔡英文好像不知道她的「對手」不是「社會」而是「中國國民黨」而是「馬英九」而是「中國」,就算鄙薄馬基雅維利所說「與其讓人尊敬不如讓人害怕」,要問的是,在兩黨互相尊敬、互報肯定的寒喧下,大動干戈的「五一七」,民進黨到底贏到什麼?為台灣人民爭取到什麼?恐怕失去的遠比得到的多得多?至於會不會因此反映在年底選舉?且拭目待之。
□ 〔 資料來源: “開放”2009年6月號 〕

source:鯨魚網站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