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7日 星期三

台灣神代表人物簡介-湯德章(1907-1947)

source: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二二八消失的台灣菁英》
湯德章(1907-1947)


"台日混血,一生以身為台灣人為榮,並充滿正義感,維護台灣人的權益,是台南地區相當受人敬重的律師,曾拒絕陳儀的邀情,不當貪污的中國官。
228事件後,負責維持台南地區治安,3/11,二、三十名憲警特務闖進他的住所,湯德章為保護台南菁英,一面徒手力抗拒捕,一面爭取時間將住所有關名單資料燒毀,挽救了當時許多台南的社會人士及成大學生倖免於難。
死前遭刑求遊街仍毫不畏懼微笑面對民眾。(by Nathan)"


湯德章律師,父親是日本警察,母親是台南南化人,童年時父親遇害乃從母姓,並由一楊姓中醫師撫養成人,根據湯氏就讀(口焦)吧哖公學校(今玉井國小)六年級的老師林心的回憶:湯德章「為人勤勉誠實,做事有魄力、負責,有點不修邊幅,但有抑強扶弱之氣概」。

公學校畢業後,考進台南師範,後輟學返回玉井耕農,而考入台北警察練習所,畢業後被分派至台南警察署擔任巡查之職,先後升至巡察部長、 警部捕、警部。但他畢竟不是純日本人,與他同期同學的日本人已經升至課長職,對於這種歧視待遇,他頗為不滿,加以他對台灣人特別照顧,引來壓力。當時有一 名日人醫生叫鹿沼,為一家醫院院長,與台南州知事是同學,駕自用轎車輾死一名台灣青年,鹿沼利用權勢壓迫警方,日警無人敢辦此案,但湯德章力主追究,終然 因對方財大勢大,而被迫掛冠而去,遠赴日本,到生父家鄉,改姓名(土反)本德章,入東京私立學校讀書,並通過日本高等文官司法人員考試,回台後執業律師。

終戰後,湯德章在台南地區相當活躍,人望頗佳,陳儀治台期間,曾致函湯德章,力邀他擔任台灣省公務員訓練所所長。可是湯德章誓言絕對不 擔任中國官吏。他曾說過:「當中國官」在心理上要做貪污的準備,我不願埋沒自己的良心」。除執業律師之外,他僅擔任民間的團體台南市人民自由保障委員會主 任委員。1946年參選省參議員,票數僅次於韓石泉,被列為候補參議員。

228事件爆發後,於3月2日擴及台南,台南市內的一群青年接收警察局武器,並配合市參議會召開市民大會,提出「全面改革省政」、「實 行市長民選」的要求,3月6日「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台南市分會」成立,湯德章被推為治安組長。事件發生後,各地成立的處理委員會成為政治改革的團體。在 省政改革的呼聲中,「縣市長民選」幾乎是全島各地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所提出來的共同要求,省行政長官陳儀迫於情勢,乃於3月7日通知各縣市參議會稱:對 於各縣市長,若人民認為不稱職,可由該會或會同其他合法團體,共同推薦3名人選,呈報行政長官公署圈定。基於陳儀這項許諾,台南市果然於3月8日,由市參 議會、區里長、人民團體代表、學生代表等聚集於參議會選舉市長。經投票結果,湯德章獲第三高票(前兩名是黃百祿、侯全成)。3天後,國軍第21師由高雄進 入台南市,湯德章沒被圈為市長,卻反而被逮捕。被捕當天,二、三十名憲警特務闖進他的住所,湯德章為保護台南菁英,一面徒手力抗拒捕,一面爭取時間將住所 有關名單資料燒毀,挽救了當時許多台南的社會人士及成大學生倖免於難。

3月12日,湯德章被反綁懸吊刑求一整夜,肋骨被托槍打斷,在遭受酷刑後,雙腕被反綁,背後插有書寫名字的木牌,押上卡車,繞行市街, 然後押赴今日台南市民生綠園槍決。據目擊者敘述,準備接受槍決的他,仍神情自若,向四周市民微笑,行刑的士兵厲聲叱喝「跪下!」湯氏卻端立不動,並破口向 士兵大罵。在湯德章的怒罵聲中,子彈穿入湯的鼻樑及前額,他猶傲骨挺然,怒目圓瞪,過些時才倒下。……留下行刑士兵的吆喝聲----「他媽的!看你們台 灣,還敢不敢造反?」

圍觀群眾中,傳出隱隱的啜泣聲!

湯氏被槍決後,士兵不讓他的家人立即收屍,任其屍體暴露,經過家人一再哀求,才准許以毛氈覆屍,但屍體仍不得立即移走。3月中旬,國府 派國防部長白崇禧來台「宣撫」。白氏來台後,下令將被關在軍法看守所的所謂「二二八疑犯」,全部移送台灣高等法院審理,結果高等法院的判決書下來了 ----「湯德章無罪!」
(摘錄自李筱峰,1990,《二二八消失的台灣菁英》)




延伸閱讀:
228護國台灣神專區
湯德章的精神就是台灣神的精神
響應故居搶救 11日追思湯德章
連署:呼籲搶救二二八事件府城受難者湯德章律師故居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