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6日 星期一

轉載-學一學馬屁怎麼拍

source: 簡余晏部落格



這是誰的屁股?無法確認!但,你聯想到什麼嗎?大同區某派出所前看到這小短褲背影,竟把頭切掉了。一方面感慨於馬屁無影隨形,另一方面也要提醒一下,如果在古代把皇帝的頭切掉,是砍頭大罪大不敬哩!雖然沒頭沒腦,但看了大家都會猜,這個畫面很像「馬之屁股」吧?


沒錯!「馬屁」是台北市警察局政風處的海報,通令台北市每個派出所都要張貼的屁股,海報上這麼寫:「廉能之路,堅持如一。廉能風,蔚藍的公僕心,陽光下,閃亮的台北城。應對進退均有據,利害關係要迴避,請託關說要思考,廉潔自持最重要。」

請問,從這個屁股看得出廉能嗎?屁股、跑步跟廉能有什麼關係?還是要讓大家不知不覺地從這張屁股去把廉能和某特定人做連結嗎?
這種無所不在的馬屁行為排山倒海而來,強勢為民眾洗腦。現在連警察局都淪陷在馬屁文化裡,其實,用屁股還不如換上新任警局長洪勝堃的照片,由曾經當過高雄市、台北市督察長的洪勝堃來擔任廉能代言人,相信一定好過讓老屁股來代言吧!

提 到拍馬屁,問題通常都出在領導者而不能一味責怪下屬。kmt很愛提兩蔣,就暫以蔣經國為自己造神的《蔣總統說故事》一書第122頁也提到皇帝射箭的故事, 為什麼皇帝射箭永遠百發百中?正中紅心?領袖應該要知道答案…因為皇帝的箭射到那裡,伺候的下屬一定會把靶挪到那裡去!(1987年第10版,華一書局, 台北)

台灣可怕的現象不只在官僚體系逢迎拍馬,大眾媒體、司法檢調也同步開始篩選資訊,自動呈現騜想看的、想聽的,進入壓迫與掌控的年代。如同蔣經國所預言,國營媒體已變成「自動會移動的靶心」了,自動會把新聞處理成皇帝愛看賞心悅目的情況。請看昨天的中央社首頁,自動作了孔廟新聞的重點報導,一篇文標題強調「符合禮制」,另再一文強調「適人適地」,新聞中的文句觸及騜的也非常小心,標題如下:
**總統祭孔走中門 北市府:符合禮制動線
**八佾舞祭孔 台北孔廟:適時適人適地
**台北孔廟大祀祭孔 馬總統獻匾道貫德明
**台北孔廟祭孔明登場 8佾8音12籩豆隆重祭孔

試問,孔廟新聞各媒體重點不都是學童局長昏倒,專業媒體不該以昏倒下標嗎?這是基本新聞abc,為何新聞標題會變成總統府與市府新聞稿強調的「符合禮制」、「適人適地」?光從標題就看出端倪。

悲哀的是,中央社一年拿納稅人3億元補助,但中央社人事宣布,月薪12到15萬元的中央社副社長,破例由從沒有新聞資歷的羅智強出任

羅智強前9月5日才在蘋果日報寫一篇《馬英九不是孫悟空》幫主子護航說騜非無能的文章,議會傳閱時還有助理感慨地說,讀羅智強護主文不泣者是為不忠。而且,5月時羅智強還曾公開宣布不入閣不入府,說要去中國念法律,想要全力陪家人。言猶在耳,當時社會一片美譽原來只是沽名釣譽,當時講的一回事,馬上好是他馬上進到中央社當副社長。

中 央社做為國家通訊社,歷年來的社長、副社長都是新聞專業出身,至少跑過新聞在報社主導新聞或編務,有專業及資歷,少有30餘歲酬庸到部次長級的副社長高 位,這項人事命令把歷年來的資深媒體記者、主管踐踏如無物,等於告知大家,有新聞專業擺邊放,幫政治人物寫書發言才是中央社人事重用的重點,媒體人誰還要 在乎中立客觀的新聞專業?

從資料看來,羅智強最重要的表現是出任馬英九發言人,幫馬寫過兩本書輔選功臣,其他經歷是當陳長文法律助理,專長及學歷均為法律,他沒有當過一天的記者,更不是新聞傳媒專業,一夕酬庸到高位當然是踐踏新聞專業,讓江河日下,成為政府置入行銷廣告角色的新聞界雪上加霜。只能感歎,以前兩蔣時代至少還會找資深新聞人當白手套,馬皇帝時代連白手套都省了。

中央社內部最近出現記者調線等氣氛變化外,成為道地的「傳聲筒」不遠矣,以9 月26日中央社新聞為例,過去少見同一事件先後兩稿,最近只是為幫史亞平一句失言掩飾。中央社就出現一個案例,26日下午1點28分中央社發出來的稿子, 史亞平的說法是「零檢出」,但到了下午4點15分,卻發了一則一模一樣事情的稿子,史亞平的說法轉了彎變成「不得驗出」,顯然史亞平發覺自己講錯了話,要 中央社更改她的說法,可是新聞發出去就收不回來了,只好再發一次新聞,替史亞平擦屁股。顯然,中央社從勉強能引用的媒體,進一步成為御用拍馬媒體了。

從孔廟掛匾到警方海報,從中央社副社長人事到各大傳媒的置入行銷,我們這一代媒體人,眼睜睜看著報禁解禁自由化,百家爭鳴的媒介開放電子化時代,重回到逢迎拍馬,媒體為偉大的領袖而服務,我們只能記載下來,這是拍馬屁的新媒體時代。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