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8日 星期二

預告片「愛在波蘭戰火時」(電影原名Katyn)


挖掘出來的屍首及殘骸證據


2008奧斯卡提名最佳外國影片的波蘭導演 安德烈‧華依達 (Andrzej Wajda)近日表示:

「解決政治及社會問題的最佳治療方法,就是將歷史事實展現並誠實地陳述出來。」

當慘烈的歷史問題被誠實的展現出來時,傷口才可能治癒。華依達在他最新的電影“愛在波蘭戰火時”(電影原名為Katyn) 中,即揭露了一項慘烈的歷史傷口。

Katyn 是距離波蘭及蘇俄邊境數公里的一個隱密的俄國森林, 於1940年春,蘇聯政府在史達林的命令下對被俘的波蘭軍民進行慘絕人寰的集體秘密大屠殺。而且將屍首秘密埋藏於森林深處,到目前為止出土屍骨估計遇害人數估兩萬兩千人,這些受害者包括當年波蘭知識份子, 軍官, 牧師, 作家,教授,記者,工程師,律師和贵族, 由後來挖掘出來的屍首及殘骸證據顯示 ,清一色是頭部中槍彈致死


被殘酷處決的這群人是史達林認為會妨礙推動波蘭「蘇維埃化」之知識份子,換言之,史達林認定消除波蘭的精英份子,就能更輕易地進行共產主義在波蘭的進行。

電影述說這群被祕密屠殺的波蘭人以及其家人的故事。

電影中令人感動的是這些受害者的家屬 大部分是女人:等著這些男人的母親、妻子和姐妹。

除了音訊全無,生死未明,永無休止等待的那些女人,不僅要面對政府宣傳機關所給予的謊言,還要一邊保護被謀殺的兒子、丈夫和父親的名譽,雖然這些波蘭男人們被打敗,慘遭蘇俄違反戰俘待遇秘密屠殺,但是波蘭女人卻仍極力保持回憶及揭發事實來對抗共產黨的迫害。

華依達的電影除了述說當年的罪行外,更針對共產黨的宣傳機關編造出指控納粹謀殺波蘭軍官的謊言,提出了嚴厲的控告,該謊言即為「卡廷的謊言」。當年共產黨統治下是不能提及的政治禁忌。

1970年代 筆者還是波蘭華沙小學生時 ,小學的老師教我們「卡廷森林大屠殺是徳國納粹進行的」。 我舉手說:「不對! 是達林的罪行」。 老師馬上打電話跟筆者的爸爸說,這些話會造成危險。

一直到1989共產集團崩潰,波蘭人才能提到『卡廷事件』是蘇聯人造成的。吊詭的是在1945年前後,卡廷森林的屠殺事件卻成為蘇聯政府與波蘭之間發展友誼的礎,莫斯科方面有意從頭到尾宣稱該罪行是由納粹所為,即便是到2007年及2008年初,俄國的報社仍暗指兇手是納粹。

俄羅斯與波蘭在卡廷罪行的法律歸屬方面,仍然維持分歧的局面,波蘭認為這是一場集體屠殺,因此要求進行更進一步的調查,並徹底公開蘇聯政府的文件。蘇聯政府則宣稱此慘案並非集體屠殺 僅管直到1992年有更實在的資料顯示此事件之元兇為蘇俄, 但是俄國當局卻仍將此事件歸咎於戰爭時期特殊案例,甚至有意忽視此違反人性的罪行,甚而以軍事罪行的五十年追究期限已過,企圖推卸責任。

還好並非所有的俄國人都有同樣的反應,有部分俄國民主人士、人權份子即在此片於莫斯科進行首映後,請求波蘭人「原諒」此慘案。

諷刺的是,西方世界對於「卡廷事件」也同樣保持沈默 ,完全忽略此事件之歷史,為什麼呢?

「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 安娜‧阿普爾鮑姆 (Anna Applebaum) 在其所著且倍受讚揚的新書《古拉格》中,對此現象亦提出相同之疑問:

為何西方國家左翼分子(特別是在歐洲)並不熱衷於於討論共產主義長期的罪行?
原因是大多數人對於共產黨的罪行已見怪不怪,有多少人真正知道在1930年代恐怖統治的饑荒時期中,史達林殺死烏克蘭人的數量,比希特勒殺死猶太人的數量還要多。

共產黨擅長宣傳,現在有許多年輕的臺灣人穿著印有古巴共產革命家切‧格瓦拉 (Che Guevara) 頭像的T恤,但是有多少人知道這個共產主義革命家不僅是一個「殺人機器」,還是古巴強迫勞動集中營的創辦者。


西方左翼人士曾極力為共產主義獨裁者所建立的集中營及恐怖事件辯解,他們認為「若過度責難共產主義,就等於是在責難其信仰」。共產主義的信仰是社會公平,但在實踐過程中卻是:逮捕、審問、處罰、苦力、謀殺及掙扎生存。

西方國家通常認為納粹體制是一種不合理的空想,此想法一點也沒錯,但是與此概念同樣不合理的的共產主義體制卻仍出現於前蘇聯、蘇聯,甚至出現在中國。

安德烈‧華依達的電影即在於呈現出共產主義想法所產生的罪行,卡廷 Katyn是第一部具體呈現共產黨罪行的電影-但當今還有些國家仍在為共產黨找藉口續行那些同樣的罪行,例如筆者於1996年於內蒙古認識的中國知識份子 Hada (哈達),至今仍在監獄中,由世界人權組的網站 (http://www。smhric。org/),可看到其妻子仍為他的自由奮鬥,而此案例在共產黨統治的中國 市仍是成千上萬。

「愛在波蘭戰火時」呈現出刺痛人心的史實,電影中的主要角色是被屠殺的軍官,以及時時刻刻等待摯愛回來,並承受不人道之不確定感的婦女,只有忠心與堅信,才足以支撐那些婦女期待在打開門時能見到漫長等待的男人歸來。

波蘭人歷經納粹的佔領及共產主義的統治下存活過來,而那些惡魔所留下來的傷痕,只有呈現真實才能撫平。這部與「卡廷屠殺」有關的電影,講述一段被完全禁止提及的屠殺事件,而此事件卻仍存在於失去摯愛的人們心中,就像華依達的父親在卡廷森林中慘遭殺害,而留下的是揮之不去的悶夢魘,因此華依達稱本片即如是他本身的自傳電影。

筆者的舅公Pawel Swietlikowski亦和此段史實擦身而過;他從開往卡廷的火車上逃跑,雖然逃開被槍決的話命運,但後來還是被抓進蘇聯勞改營過足的悲慘日子,而他的下半生都在回憶卡廷中被害的人們,他後來出版的回憶錄,一開始就由載滿波蘭戰俘,開往俄國的火車說起。同樣的歷史場景,不同的詮釋,但仍無法跳脫歷史的悲慘。

美國著名自然主義哲學家 喬治•桑塔耶納 (George Santayana) 曾說過一句話:

「凡遺忘過去的人,必招致歷史重演。」

就像台灣228亦有類似的史實。歷史告訴我們,只有找出原兇,歷史傷痕才得撫平。

這部電影成為一個歷史見證:在經過這麼多年後,「卡廷事件」與波蘭自由鬥士的名字,並沒有從波蘭人的記憶中溜走。

「愛在波蘭戰火時」(電影原名Katyn) 將於2008年8月15 日於台灣首映。歡迎臺灣人一起見證歷史。不容青史竟成灰,在共產黨的飛彈瞄準下,筆者不知臺灣人如何面對。

(Hanna Zaborska-Shen 波蘭留台記者) http://haniashen.blogspot.com/

2 則留言:

長尾山娘 提到...

奶神
我引用了這篇文章轉寄給我的朋友
邀請朋友們來欣賞

奶神 提到...

感謝你ㄟ宣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