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7月31日 星期二

台灣的店遭惡徒攻擊

轉貼自 台灣玉山高畫質網路電視台

向來以關懷本土文化發展的「台灣的店」.在2007年七月二十六日星期四晚,遭到惡徒的攻擊,惡徒在台灣的店門口、圍牆分別以紅色噴漆噴下「平埔豬」、「山豬黨」等污辱性字眼,此事經初步查證,可能導因於店主吳成三博士在其部落格發表了一篇「台灣應該恢復她原有豐富多元的文化」的文章,並於文中提到「平埔族」一語,乃遭到惡徒的攻擊,惡徒在攻擊之後,故意留下當年紅衫軍特有的紅巾一條,威脅意圖至為明顯。
店主吳成三並未報警,本台執行長魚夫剛好造訪「台灣的店」,見狀乃自告奮勇,訪問播出,雖然吳成三博士以族群融合為前提,不願此事再度擴大,但惡徒行為令人髮指,且有意以「紅衫軍」之名,進行集體恐赫的氛圍,造成當事人心生害怕。
本台除了錄下歹徒犯罪事實外,也呼籲曾經參與紅衫軍的台北市長郝龍斌先生,治安不分藍綠,應儘速調閱當地相關監視器畫面,將歹徒縄之以法,還給市民一個寧靜的空間,也還給你們紅衫軍一個清白!




Click To Play


吳成三博士部落格文章:

台灣應該恢復她原有豐富多元的文化

四百年前,台灣原來是多族群、多語言及文化的島嶼。台灣山區及東海岸有十族以上的原住民,西部平原也有九族以上的所謂〝平埔〞族群,如:西拉雅Siraya、巴宰Pazeh…。

由於外來勢力的入侵,西班牙、荷蘭、明鄭、滿清、日本及中華民國,都以弱肉強食、獨尊自己的語言文化,削減欺壓台灣原有的語言及文化。

在此21世紀,自由、民主、平等、人權是已開發國家必須遵守的基本原則,對國家內的各不同族群的語言、文化都應互相尊重,並且盡力維護弱勢的語言文化,防止它的消失。我們要求主張台灣維新的一方,如果勝選執政之後,就應該履行競選諾言執行族群、語言文化的平等政策。不可藉口執政的困難而怠忽職守,違背對選民的承諾。

我們認為應該從現在的中小學校的簡單母語教學,進一步發展成學校有母語班、母語學校、母語大學,社會上有專屬的母語媒體電視;而民間的公司、社團已應該為自己的母語文化的恢復而努力,生產相關的文化產品,以儘早促成台灣為多語言文化平行的國家。

2007年7月30日 星期一

說帖

文章來源:台灣加入聯合國促進會
http://www.taiwanus.net/la/untc/page1.html

◆台灣要加入聯合國很困難嗎?
◆什麼是聯合國第2758號決議案?
◆2758號決議案與台灣有何關係?
◆台灣政府不是年年努力要進入聯合國嗎?
◆為何台灣的提議皆遭聯合國拒絕呢?
◆台灣曾經向聯合國申請加入過嗎?
◆什麼是台灣加入聯合國最大的障礙?
◆台灣不再做國際孤兒,可能嗎?
◆為何不用事實與真相教育咱的孩子?
◆台灣加入聯合國有什麼好處?
◆在這議題上台灣人民該如何協助政府?

◆前言
  台灣是一個愛好和平、尊重人權,自由經濟市場的民主國家,台灣二千三百萬的人口,在全世界排名第45位,依面積則排名第138位,經濟實力排名第17 位,是美國第八位貿易伙伴。2000年總統大選,代表民主進步黨的陳水扁獲勝,而實現了台灣首次的政黨輪替。台灣早已是擁有主權的國家,雖然有如此傲世令人羨慕的經濟和政治成就,但台灣卻不是聯合國的會員國。
  藉此我們來探討,為何台灣不是聯合國會員國及台灣人民應該努力的方向﹕


◆台灣要加入聯合國很困難嗎?
  根據聯合國憲章第四條第一項規定,只要是(1)愛好和平的國家,且(2)有能力並願意遵守憲章所規定的義務,都可以成為聯合國的會員國。目前世界上 192個國家中有189個國家是聯合國的會員國,除了瑞士和梵帝崗自己不願加入外,台灣是世界上唯一要加入卻不得加入的國家,可見要加入聯合國既很重要也是很容易的事。

※瑞士經公民投票後決定加入聯合國,而2002年5月20日東帝汶獨立後也隨即申請加入聯合國,所以目前世界上有193個國家,191個聯合國會員國。(07/2002)

※2006年五月黑山共和國獨立,2006年六月二十八加入聯合國,所以目前世界上有194個國家,192個聯合國會員國。(06/2006)

◆什麼是聯合國第2758號決議案?與台灣有什麼關係?
  聯合國大會於1971年10月25日通過第2758號決議案,
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的代表是中國在聯
合國組織的唯一合法代表,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安全理事會五個常任理事國之一。
決定恢復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切權利,承認她的代表為中國在聯合國組織的唯一合法代表。立即趕出蔣介石在聯合國組織及其所屬機構內的代表,因所有席位皆非法佔有。

簡單來講,中華民國政府代表中國的席位,從此被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所取代。
  此一決議案不但結束長達22年中國代表權問題的爭論,同時破滅了中華民國代表全中國的虛構神話,於是台灣成了蔣政權的陪葬品,從此成為名符其實的國際孤兒。


◆台灣政府不是年年努力要進入聯合國嗎?
  不錯!自1993年起,國民黨政府每年委托邦交國在聯合國總務會提議,用「中華民國」名義要「重返」聯合國;有時要求以「一國兩席」或「平行代表權」方式,有時要求聯合國「重新審議第2758號決議案」或要求「考慮中華民國在台灣的特殊處境」
…等,但是,都被聯合國拒絕了。兩年來民進黨政府外交部卻也如法炮製,皆遭遇同樣被拒絕的結果。


◆為何台灣的提議皆遭聯合國拒絕呢?
  根據聯合國第2758號決議案,中華民國政府在聯合國的中國代表權已完全被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所繼承和取代。依國際法及聯合國憲章,一個主權國家只有一個合法政府可以代表,不可能允許兩個政府。因此九年來「中華民國要重返聯合國」—外交部爭取中華民國政府代表權的提案皆被聯合國拒絕討論。


◆台灣曾經向聯合國申請加入過嗎?為何不申請?

台灣政府從來未正式以「台灣」名義向聯合國提出申請。

  雖然多次被聯合國拒絕,但這絕對不是「台灣申請加入聯合國」被拒絕。

  九年來從外交部採取的策略可以看出,台灣想加入聯合國的意願有多強。外交部明明知道使用「中華民國」的名稱「重返聯合國」根本不可能,為何一再採用同樣的策略,或根本就無策略?自從被聯合國驅逐後,30年以來(1971年至今),前22年間,台灣政府未曾在聯合國的代表權問題上檢討過如何爭取,
有的不過是(1)中國一定動用否決權,(2)引起國內獨、統之爭,(3)惹怒中國…等托詞而已。

◆什麼是台灣加入聯合國最大的障礙?
  阻礙台灣加入聯合國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中華民國政府本身,而前者必須在台灣提出申請加入聯合國後才能表示反對或從中作梗,因此,目前最大的問題在於台灣政府外交部的阻礙。若欲加入聯合國必須表明台灣是獨立於中國之外的主權國家,才有資格提出申請。照目前台灣政府的做法,不但阻礙台灣加入聯合國,更使各國認為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如此將加速中國併吞台灣的危機。這是台灣自身的問題,必須由台灣人民來排除「中華民國」這一個障礙。

◆台灣不再做國際孤兒,可能嗎?
  去年九月南太平洋的島國吐瓦魯(Tovalu,人口10,800人,面積26平方公里)成為聯合國第189個會員國後,台灣是唯一在聯合國沒有聲音的國際孤兒,一直以來台灣的生存與安全無法納入國際安全保障體系,嚴重影響台灣人民對台灣前途的信心。然而,要加入聯合國,吾人必須確實面對聯合國憲章第二十三條,仍載明「中華民國」為聯合國的常務理事國,只是她的代表權已被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和取代的事實,為什麼台灣外交部官員不敢面對這個事實?能否除去「國際孤兒」的恥辱與無奈,端賴台灣人民的決心與毅力了!


◆為何不用事實與真相教育咱的孩子?
  台灣教科書告訴咱的孩子,中華民國的首都在南京,其領土主權包括中華人民共和國、蒙古共和國和西藏,而且將代表中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矮化為「大陸」或「中共」而不願正式稱之為中國,誰要為這樣的「欺騙」教育負責?
政府應該給予人民正確的國家認同和國家定位觀念,人民才會團結,國家才有希望,否則,台灣只有永遠作國際的邊緣國家。


◆台灣加入聯合國有什麼好處?
 (1)立即獲得聯合國189個會員國的「集體國家承認」,對提昇台灣的國際地位將產生莫大的助益,中國主張的「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將失去國際支持。
(2)台灣自然得以主權國家名義加入各種國際組織,登上國際社會最基本的國際互動大舞台。
(3)台灣的國家安全保障得以納入國際安全體系之一環,減輕人民軍事費用之負擔,進而使台灣的地位更安定,如此有助於各國對台灣的投資及台灣人民未來經濟發展的信心。

◆台灣人該如何協助政府早日加入聯合國?
  二千三百萬台灣人民在國際社會沒聲音也沒有代表權,既不公平也毫無國際正義可言。台灣人民應該團結起來,一致要求加入聯合國的時候了!
「台灣加入聯合國促進會」誠懇地邀請所有關心台灣前途命運的海內外台灣人民聯合起來,並藉此廣大民意為政府施政的後盾,要求台灣政府﹕
台灣應以主權獨立國家,用「台灣」名義,正式向聯合國申請加入為新會員國。

2007年7月25日 星期三

幽默感(論述能力訓練-2)

人人都需要一些幽默感,
適度的幽默常能化解一些尷尬的場面。

政治人物更需要幽默感,藉以化解突發的情況,對手的攻擊或者記者的提問。

剛好最近民進黨與國民黨2008總統參選人謝長廷與馬英九都為我們做了一些幽默感的真實範例:

範例一
馬英九請吃包子事件
看似與記者打哈哈,其實卻像威權者摸頭式的幽默,這種幽默不但充滿偏見,也常達不到幽默感皆大歡喜的境界。

範例二
馬英九弄哭三立女記者事件
看起來馬英九像是想要幽默一下,但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內心黨國威權高高在上的DNA又放射出來,一樣是充滿偏見,更顯出他對言論自由的一知半解。
試問當你跟一個黑人說你是不是非洲來的,別人都不會那麼黑嘛,你覺得旁邊的人聽到會覺得幽默嗎? (或許威權式幽默者會覺得很有趣吧?!)

範例三
謝長廷餅乾咖啡事件
原本是記者想知道會談氣氛,謝長廷卻以把餅乾跟咖啡吃完來形容,不僅表示了對於參加會議人員的尊重,也輾轉回答了記者的疑問,更是把在場記者弄得哄堂大笑,這才叫皆大歡喜的幽默感。

範例四
謝游配
稍微有帶政治味的幽默,但是最保險的幽默感每每就是拿自己開玩笑,這樣一方面不容易得罪別人,別人也會對於你拿自己開玩笑,而不會太做文章了。


政治人物良好的幽默展現,多少能替自己加分,也能增加曝光度。
但是威權式的幽默,不僅會讓你跟人權漸行漸遠,可能也會讓人以後找到把柄攻擊。
政治幽默學不可不慎!

2007年7月24日 星期二

聲援教育部長杜正勝

文章來源:WUFI-與台灣的永恆約定
台灣社
台灣北社
台灣中社
台灣南社  
台灣東社       
台灣櫻社
台灣教師聯盟

聯合聲明:一、「不當用詞」應從歷史擴展到其他人文課程。
二、陳總統、張院長、游主席、謝總統參選人應做教育表態!

教育部委託台灣歷史學會所做5000個「不當用詞」公佈後,立即引起中國媒體與中國政客的強力抨擊,國民黨文傳會主委楊渡表示:馬英九與吳伯雄主席已決定結合泛藍十八執政縣市自編教科書,全面杯葛教育部。當此危疑時刻,我們呼籲陳總統、張院長、游主席、謝總統參選人公開表示態度,不能讓杜部長孤單應戰,而且「不當用詞」應在所有人文課程全面檢核,不能侷限於「歷史」領域。

教育部委託台灣歷史學會所做5000個「不當用詞」的檢核,乃是杜正勝擔任教育部長三年半來又一個令人鼓掌讚賞的歷史鉅作,台灣人民與綠營政治人物都應該強力作為奧援。如今國民黨馬英九、吳伯雄都已決定黨中央要聯合泛藍十八縣市自編教材全面抵制教育部,藍營頭頭既已出面祭出重手,綠營領袖豈可靜王無聲,讓杜正勝慘遭圍毆,被扁得渾身是血!
 幾年來,杜部長的魯直的台灣人抒發台灣最內在的心聲,一方面要力抗中國勢力的重擊,二方面要面臨長官的制衡與被撤換的危機。我們對這種形勢隱忍已久也看不下去,要求綠營領袖具體切實表態,不要只談教育台灣化的原則性問題。我們明白表示:只談建構台灣主體性教育的泛泛之論,卻不敢就5000個不當用詞做堂堂正正的表態,就是缺乏台灣主體立場的堅持。
 現在台灣的中國勢力對5000個不當用詞傾全黨、全媒體之力;地方、中央聯手,全力反撲,弄得教育部表示「不當用詞」例表「只供參考」、「沒有約束力」。全面大倒退的情況,彰顯教育部的孤軍無援。
 我們呼籲教育部鼓起勇氣,堅守5000個「不當用詞」的約束原則,並且擴大範圍,進一步做國文、地理、公民、音樂、美術等等課程「不當用詞」的檢核。
 同時我們要密切觀察台灣綠營政治人物對教育部的支持態度。尤其我們要鄭重提醒對台灣主體教育未曾踏實、具體提出實踐方案的謝長廷先生,務請有明確的立場與方案做公開的呈現,以求與台灣人民與祖先「和解共生」。
                  發稿單位 台灣南社
                        2007.7.22

孤軍無援的杜正勝

文章來源:WUFI-與台灣的永恆約定

教育部委託台灣歷史學會研擬台灣地區、全省各地、全省、台閩地區;國父等五千個不當用詞應改成「台灣」、「孫中山先生」的方案被媒體公佈後,中國媒體與中國政客的壓力排山倒海而來。起先,國立編譯館主任率先反抗教育部的政策,表示國立編譯館「不會要求審定委員會依據這項檢核報告進行審查」,接著教育部和國立編譯館「一再強調」,不當用詞檢核報告「只是參考」、「沒有約束力」。變成教育部狠狠的打了教育部一個耳光。
教育部何以如此缺乏堅持力?因為杜正勝部長孤鳥插人群,手下事務官一片藍。這還是次要,第一重要的是杜正勝「四平無偎靠」,直屬長官根本不表態支持,有的還在行政院會上侮辱,甚至任令中國媒體炒作撤換杜正勝的新聞,私下也醞釀撤換杜正勝的意圖。這樣的上下交攻;內外交侵,杜正勝部長如何做得下去?政策要怎麼堅持?
 這幾年來,杜正勝引起的風波不少。「音容苑在」是因為輓聯書法人員不在,臨時由警衛人員上陣揮毫出錯,挨打也只好認命。但是「高中課程綱要」上一全冊的「台灣史」,中國媒體不敢說你們台灣人豈可在學校正規體制中上台灣史,只好藉口「中華民國不見了」,在媒體上展開大規模的攻伐。
 當時「聯合報」、「中國時報」將近一週,每天四分之一版、二分之一版,甚至全版,對杜正勝展開激烈的批判。相對於現在的馬英九說五千個「不當用詞」是「新解嚴、新的言論思想管制」;包括國民黨吳伯雄主席在內「已決定要結合泛藍十八個執政的縣市長共同行動」,自編教科書,藍營重量級人士全數出動,然而杜正勝的後援,卻是何在?
 在杜正勝長期遭受中國勢力銜恨至深的時候,中國媒體的內閣閣員民調,杜正勝支持度僅只二成二,在閣員中倒數第一。結果在行政院院會中,長官說:我們內閣團隊士氣所以這麼低,就是受到有人民調太低的影響。當時中國媒體一片報導杜正勝即將遭受撤換的聲浪,行政院會中再遭受這樣冷言冷語,杜正勝再不走人,是不是顯示杜正勝很愛做官?
 整體大形勢都非常不利於杜正勝昂然直說,絕不扭捏的台灣人草根性格,杜正勝遂直接面見陳總統表示辭職意願,幸虧陳總統強力慰留,並用台灣文化續命的使命感打動,否則教育部長早已不再姓杜。
 幾年來,政壇捲起的杜正勝風雲,少量是杜部長的不慎或意外,絕大部份則是杜部長開駛的台灣文化教育列車走上百年難得一見的台灣歷史正軌,然而當風雨來襲,當藍天捲起一片烏黑,杜正勝以單薄的台灣孤影力抗中國的大片陰霾,請問做為杜正勝的長官,後援何在!
 這一次,五千個不當用語,又是一個真實的試煉,請所有台灣人民,密切注視這一個試煉!


吳樹民(台灣社社長)
鄭正煜(台灣南社社長)
張學逸(台灣北社社長)
戴正德(台灣中社社長)
余文儀(台灣東社社長)
蔡秀菊(台灣教師聯盟理事長)
李 喬(小說作家)
楊維哲(台大退休教授)
趙健明(成大退休教授)
王逸峯(南台科大教授)
李勝雄(屏東教育大學教授)
吳明昌(屏東科技大學教授)
丁澈士(屏東科技大學教授)
胡惠文(屏東科技大學助理教授)
顏綠芬(國立台北藝大教授)
張美筠(台南科技大學教授)
施並錫(台灣師大教授)
陳延輝(台灣師大教授)
陳高明(美國賓州大學博士)
林鐡雄(義守大學副教授)
郭憲彰(台灣南社法律組長)
聯合聲明
           發稿人 :鄭正煜2007.7.22

2007年7月18日 星期三

閃靈ChthoniC -UNlimited TAIWAN短片

UNlimited TAIWAN Short Film (Not Music Video)

Add to My Profile | More Videos

中國風(論述能力訓練-1)

中國的確像一陣風在台灣各個角落飄散。

食的方面有北方饅頭、東北燒餅...到底北方、東北是指哪裡?
衣的方面看到電視上還有某校長還在穿旗袍,大概可以看出他認為自己是中國人,也是台灣人(?)
住的方面看同一個屋簷下有多少每天對中國充滿幻想的人。
行的方面有X, Q的漢語拼音交通標誌, China的航空公司...
育的方面看現在學生讀的東西就知道!
樂的方面一堆大中國思維的頻道,藉娛樂效果醜化台灣人的節目,一天到內地內地的的藝人..

身為台灣人不僅要認識台灣過去的歷史跟地理,還必須發展出一種有別於中國文化的台灣文化。
中國風無法逃避,你愈逃避它就愈蔓延。
你要面對它,取代它,創造你的一股台灣微風。

2007年7月1日 星期日

連台灣名稱怎麼來都不知道╱打開馬英九的包裝紙(之二)

轉載自
李筱峰個人網站

連台灣名稱怎麼來都不知道╱打開馬英九的包裝紙(之二) 李筱峰2007/07/01

台灣名稱來源,有不同說法,一說是從「東番」轉音而來;一說從「埋冤」轉音而來(閩南移民因水土不服病死台灣,稱此地為埋冤魂之地)。以上說法都是「想當然耳」之說。其實台灣一詞是源自平埔族西拉雅人的發音。

台灣的舊稱之中,有「大員」、「大圓」、「台員」、「大灣」、「台窩灣」等名稱,這些名稱的閩南語讀音,都與「台灣」同音或近似,係同一來源─是過去平埔族(西拉雅族)對今天台南安平一帶的稱謂(另有一說,其發音原意是「外來者」、「異形」之意,平埔族人對於在當地登陸的外地人以此稱呼)。前述那些同音異字的名詞,都是同一個平埔族發音的漢字音譯,「台灣」也是其一。荷蘭人來到遠東後,也同樣以平埔族這個名詞音譯出Tayovan、Tayan、 Tayoun、Tyovan、Tavan、Taiwan等不同的拼法。十六、十七世紀,外地來台船隻,有許多是在今天安平一帶登陸,久而久之就以登陸地點來泛稱台灣全島。

所以,台灣的名稱原來是源自我們「南島民族」的「平埔族」之中的「西拉雅族」的發音。這是台灣史的常識。我特地將以上的「南島民族」、「平埔族」、「西拉雅族」用引號標示,是要強調他們不是閩南人,他們的語言也不是閩南語,而是屬於印度尼西亞語系。

然而,馬英九最近推出的所謂「本土論述」的《原鄉精神》一書,卻找了一位連台灣名稱來源都不知的楊渡先生來寫序。請看楊渡先生這段話:「即使是『台灣』這個名詞,也不是『原生』的,它是依據閩南發音如『大員』等演變而來。至於它的命名,可能起源於台灣原住民的哪一個民族的語言,例如排灣族,或是泰雅族,因它的語音較接近,則已經無法可考了…。」楊渡還說:「如果連『台灣』都是由閩南的漢族來命名,請問:什麼是『台灣本土』?」這段語無倫次的話,自相矛盾,一會兒說不是「原生」的,是由閩南的漢族來命名;一會兒卻說「起源於台灣原住民的哪一個民族的語言」,簡直不知所云。

「台灣」確實是從「大員」演變而來。今天台南的安平在十七世紀中葉叫做大員。當時的大員市鎮,是一個熱鬧的商區,又稱熱蘭遮市鎮,在熱蘭遮城堡(今安平古堡)東側。但是不管地理位置再如何乾坤挪移,大員也不可能和位在屏東的排灣族有直接關係,更不可能和遠在台灣中北部的泰雅族扯上邊。也只有像楊渡先生這樣的想像力才能聯想出來。

根據楊渡先生的邏輯,原住民語言經閩南語音譯之後,就變成由閩南的漢族來命名,那麼美國Washington 中文音譯為「華盛頓」之後,難道我們會憑著「華盛頓」三個字是漢字而說華盛頓的名字來自中國嗎?

楊先生對台灣名稱無知也就罷了,他還以他的無知來扣人帽子,請看他這段話:「如果連『台灣』都是來自中國漢族所命名,請問民進黨要不要連『台灣』這個名詞都揚棄,更徹底的『去中國化』呢?」簡直胡鬧瞎纏。我的所有獨派朋友沒有人會認為凡來自中國的就要排斥。我這篇文章使用的文字全來自中國,就如同美國獨立之後,照樣使用英文。把台灣獨立建國的主張污衊為「凡來自中國的就要排斥」,並稱之為「去中國化」,一向是「統」派藍營的卑劣手段。下週我將再以楊渡先生的序文為例,加以回應。

收筆之前,再點出楊渡序文中的一個大錯誤,楊說:「十六世紀末葉,荷蘭被明朝海軍擊敗,退出澎湖。」錯了,荷蘭退出澎湖是在一六二四年頃,那不是十六世紀,是十七世紀二○年代了。奉勸楊先生,讀歷史要隨時注意時空概念。
本文刊載: 自由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