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21日 星期六

轉貼-台客與支那 by 林佛兒

http://www.twl.ncku.edu.tw/~taioan/hak-chia/l/lim-put-ji/tai-kheh.htm


台客與支那
(2005.08.22)
《推理雜誌》251.編輯手記

林佛兒

最近數月來在網路及媒體大量出現「台客」這個名詞,怔忡之間,已變成一種流行,台客最大宗者,為「台客大團結」十九日台客搖滾演唱會熱身新聞,這些熱門天王唱將,如伍佰、陳昇、豬頭皮、5566等人,彼等人士被稱為台客,不以為忤,反而以之為榮,這又以伍佰為代表,請看他在接受媒體訪問時怎麼說:「有很多人不敢面對台客這個稱呼,好像被人家叫台客,就代表俗跟土一樣,其實我們住在台灣,叫台客是很自然的事情,就好像紐約客、港仔稱呼一樣,有些不願意面對台客稱呼的人,基本上是自己心態有問題。」詮釋權拿在統派媒體手裏,是因為你們是台灣人才叫你台客,他怎麼不叫外省人為台客,機關不是呼之欲出嗎?我們真的不願意在此為伍佰說文解字,但是短短不到一百字,我們全不能茍同,一字都不能同意。茲敘述於後:

我們當然不能接受台客這反客為主的稱呼,我是台灣人,不是台灣的客人,如果硬要分辨誰是主人或誰是客人,客人當然是那些外省中國人,來台一世人,不認同台灣,而又賴在台灣的,就有資格叫台客,台客不只是流行名詞,耍酷而已,也不僅是「聳擱有力」而已。這是國民黨外來政權積五十年奴化教育,貫徹其中國為主,台灣為副的放毒伎倆,藏有深化大中國而滅台的意識。住在台灣叫台客,是很自然的事情,對外省人來說可能很自然,對台灣人來說是侮辱。我的祖先明明生長在這裏,我們當然是主人,稱我為客,不要說我不同意,我們的祖先恐怕都會從墳墓裏跳出來比中指。至於說美國人被叫紐約客,爽不爽未知,但紐約客三字是直接從英文音譯,而且紐約是美國最大都會,集高經濟與優質文化於一城,是美國各地仰望的、羨慕的榮耀的稱呼。台客是什麼碗糕?就是針對那些穿麻將內褲、腳著拖鞋掃街、口嚼檳榔嘔紅、三字經不離口的小混混而名,原先是眷村外省掛稱本省掛為「土台客」延伸而來,是藐視與壓抑的,怎能與紐約客相提並論!

我因為經商有很多香港朋友,從來不敢(起碼教養而已)稱呼香港人「港仔」,港仔不是負面名詞嗎?香港人都樂意外人稱呼他港仔嗎?不見得吧!中國有太多地域性狹隘偏見,北方人看不起南方人,上江人瞧不順下江人;光是福建一地就有三百種方言,隔一條溪或隔一座山,對方的語言就完全聽無,見面就大眼瞪小眼,一不小心,刀棍齊飛,結為世仇。語言與稱呼是那麼敏感且複雜。舉個例,如果外省人你對江西人叫「江西老表」試試看,那絕對是一種污名及卑視。從而觀之,「台客」對台灣人不也如此嗎?伍佰願意自稱接受台客,這是民主社會的個人自由,但要責備別人是心態有問題,才是奇怪,但也不奇怪。因為同唱母語歌成名的陳昇,他的樂團叫「新寶島康樂隊」,而伍佰的樂團叫「CHINA BLUE」,不管是中國藍或中國憂鬱,都是以中國為主,他的心態由此可窺知一斑,就不必與他一般見識。

我們絕對讚同伍佰等人以本土音樂搶回應有、佔人口多數的主流台語音樂,我們不能接受的是台客的稱呼問題。台客應該是針對旅居台灣外國人的稱呼,怎麼會有原鄉人被稱為客人,再加上中國的陰魂飄蕩在台灣天空,黑雲罩頂,纏繞在台灣人心靈,久久不散。台客是中國新一波的文化侵蝕,豈能等閒視之!所以有學術團體與本土社團站出來痛批,台客是帶有歧視、嘲諷、侮辱的字眼。北社秘書長楊文嘉就說:「台客有高度形象上的指涉,帶有階級的、文化上的歧視,背後的意識思維就是『中國是主,台灣是客』,充斥中國霸權對台灣的欺壓。」

如果外省中國人對台客這個名稱有好感,我們建議給他們使用,才能名符其實。如果不願意呢,某讀者投書報紙,可稱之「支那人」,簡稱「台支」。年輕人大概不知道何謂「支那」,「支那」是英文CHINA的日文音譯,日本人在二次世界大戰之前就用「支那」這名詞稱呼中國,支那這個詞本屬中性,可是中國人卻認為奇恥大辱,因為改變了他們自我膨脹、以為站在世界中心用名的「中國」。太平洋戰爭期間,在日本、台灣、以及中國的淪陷區,很流行一首叫〈支那之夜〉的歌曲,旋律優美,戰後台灣人也曾將此曲改為台語版的歌謠,歌名已經忘記,歌詞頭兩句改為「真久沒看你的面,看到頭殼黑暗眩,腳酸手軟行未出房門……」,變成一首輕快的戀愛歌曲,後來遭國民黨禁唱。但已深入台灣少年的印象中。台灣人的歷史與中國人果然不同;逃難來台的這群流亡者,台灣人收留他們,他們反而用槍桿子搶奪台灣人的財產,一九五o年,以一元新台幣強制換取台幣四萬元,把台灣人辛苦累積的錢財物資,強取豪奪運回中國去剿共!還屠殺人民性命,竄改台灣歷史,硬把北京話當國語,說到北京話,奇怪它在中國也只是普通話用語,為什麼沒有稱之國語呢?如果北京話中國共產黨定之為國語,那中國幾千種語言怎麼辦?廣東話、福建話、四川話、浙江話等等不造反搞獨立才怪!共產黨識時務,北京話雖然全國通用,卻還定名普通話而已。

中國國民黨在台灣一聲令下,說北京話就是國語,把台灣的語言消滅,暢行無阻到今天,民進黨政府以降,全部無聲。不是台灣人太善良,就是中國國民黨比中國共產黨更鴨霸、狠毒。台灣人無端被槍斃,遭受親人的生離死別,噤聲不能言的白色恐怖,那是一段長達三十八年的苦難歲月,台灣人終於熬了過來,可是五十年來至今,歷史已經澄清,卻沒有還台灣人公道,歷史是可以原諒,但不可遺忘,更不能沒有反省。冤有頭,債有主,就是由於沒有把為非作歹的國民黨繩之以法,台灣人還癡癡地等待那卑微的正義到來,因此,這個邪惡帝國黨,以及戒嚴時代豢養成形的媒體怪獸,不僅沒有自慚清明,反而變本加厲,簇擁連宋馬,力挺外省貴族,不甘願讓草根本土的台灣人當總統,甚且用優勢的所謂主流媒體惡勢力,與中國一鼻孔出氣,淪為中國傳聲筒,最近忽然間冒出台客,莫不是其精心策劃於無形,藉以混淆、迷惑台灣人喪失其主體性的毒素。

看看我們年輕的台灣人,這些未來台灣的國家棟樑,不去了解自己的歷史,不去用腦筋思考,明辨是非,兀然以台客沾沾自喜,這個外省人賜予的台客名諱,見怪不怪,反而覺得台客有夠力、團結,已經被外省中國人讚美、肯定,而樂不可支。外省中國人用盡辦法,無孔不入,腐蝕年輕人的思想,搞混價值認同。台灣人處於這麼大的迷思而無自覺,台灣的前途真是危機重重。

(作者為小說家、台灣南社社員)
初稿刊《台灣日報》2005.08.22~23
修改了刊《推理雜誌》251期, 2005.09


相關閱讀
從「台客」到投降主義 by 巖家同2005/08/26

11 則留言:

markyao2 提到...

我是在地的.不是台客.

Nathan 提到...

嗯嗯
麻煩多轉貼
謝謝

paperback 提到...

這篇文章早早在推理雜誌上讀過,想不到這裏有電子版呢。
那些自稱「抬客」受辱還沾沾自喜的人,只有靠我們盡力將之反洗腦囉。

paperback 提到...

我們很台,但是主非客。

Nathan 提到...

paperback你好

是的 這篇文章說出我的心聲
台客搖滾演唱會 台客風.. 這些東西
像極了包著糖衣的毒藥
一堆人還吃得很得意
的確要喚醒他們

匿名 提到...

愈台愈酷!

Nathan 提到...

Hi Leo,

嗯 台支人是很奸詐的
要小心他們的陷阱

Unknown 提到...

奶神大~~我也想轉貼這篇到我的小窩
我偷懶直接拖走可以嗎
謝謝

Nathan 提到...

Fragrant您好

我家全部 CC授權
請自由轉貼
無需告知
載明出處即可 ^__^

鉑鎂鑼 提到...

我們反而應該把[台客]反轉為正面的名詞,台灣人一出國,就是有型有款的台客。
我比較沒唸書,我認為的台客是這樣http://pomeloblog.blogspot.com/2007/05/blog-post_07.html
請[台支]不要再[客台]了!

Nathan 提到...

鉑鎂鑼

我沒辦法接受台客一詞
台灣人就臺灣人
何須再浪費時間去幫台客一詞翻轉形象呢

美國黑人有想幫 nigger 一詞翻轉形象嗎?
沒有
而是全面禁止使用nigger這種污蔑的名詞

所以 我是反 台客 一詞到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