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月28日 星期日

轉貼-或許我們的祖靈生氣了!

兩岸交流以來,多少台灣人因為討好中國而受到災難,諂媚中共的藝人受傷不斷,心向祖國的記者發生悲慘車禍,錢進大陸的商人淪為盲流,聯共制台的政客也連戰連敗。中國彷彿成為一個詛咒,除非是外省人,因為本就是中國人,尚能逃過厄運,否則如果你是台灣人,膽敢過份向中國傾斜的話,恐怕輕則傷身,重則前途不保。

台灣的祖靈在過去四百多年來,看多了中國勢力對這塊土地的凌虐,可能早就滿肚子火了;如果祂的子嗣又去討好中國勢力,那麼來個略施薄懲,其實再自然不過了。

 當年來自中國大陸的鄭成功一家人,不僅高稅的苛政猛如老虎,還不時用屠殺手段對付平埔人。來自中國的閩客人,為了爭奪土地,也不擇手段地偷、騙、搶、劫,讓平地原住民幾乎從人間蒸發。來自中國蔣家政權,先是把台灣資源劫掠去中國大陸,然後又行高壓統治,歧視本土文化,巧取豪奪台灣人的財產。

 雖然經過四百多年,原本不是台灣人的都變成了台灣人,在這島嶼上形成生命共同體,培養出了台灣主體意識。但是,從過去歷史來看,凡是中國勢力侵襲台灣,那不是帶來財富和福利,而是帶來傷害和遺禍。

 今天有不少商人只看重中國的經濟利益,一心想的就是賺錢,而罔顧國家利益和人權義理。看王永慶的回憶錄,在1989年六四天安門大屠殺之後,舉世都嚴厲譴責中國的暴行,並給予經濟制裁;而我們台灣的經營之神,卻在事件後幾個月,就前去北京和殺人魔頭相談甚歡,訂下百億的投資計劃。到了今天,王先生只為計劃沒成功而感嘆,卻不曾對六四受難者流下一滴眼淚。

 像王永慶這樣冷血而自私的商人,恐怕不在少數。我們可能不該過分責難商人的性格,因為狗改不了吃屎,賈洗不掉銅臭;但我們可以指責政府屈從商人:豈可不顧風險,輕易就開放高科技前往中國呢?

 蘇貞昌是不錯的行政院長,打拚了一年,各項成效都不錯。結果在決定開放高科技登陸之後不久,就爆發了王又曾掏空數百億的金融案,讓他成了眾矢之的,被叮得滿頭包。蘇院長表示:中華銀的問題已十幾年,政府不希望接管,希望他們能夠自救;雖然近年來負面項目一直在下降,但這個炸彈還是在他手上爆開。想來或許我們的祖靈生氣了,氣蘇光頭亂亂衝,做出利中損台的決策。

 兩岸交流以來,多少台灣人因為討好中國而受到災難,諂媚中共的藝人受傷不斷,心向祖國的記者發生悲慘車禍,錢進大陸的商人淪為盲流,聯共制台的政客也連戰連敗。中國彷彿成為一個詛咒,除非是外省人,因為本就是中國人,尚能逃過厄運,否則如果你是台灣人,膽敢過份向中國傾斜的話,恐怕輕則傷身,重則前途不保。

 蘇貞昌院長面臨從政以來最大的危機,他該如何消災解厄呢?向中國求救,遣返王又曾的機率不高;砲火向內,把責任推給總統和前任院長的做法也不妥。看來他只有期望祖靈的原諒了。懸崖勒馬,不再全聽商人的指揮,停止高科技登陸的決策,表現出守護台灣的道德勇氣,那我們祖靈將會轉怒為喜,搞不好在不久的未來,把他送上了總統的寶座。

 就在十三日,中國黨馬主席帶著屬下去拜蔣介石和蔣經國,這兩尊五十年來作威作福的中國邪神,依然是馬英九崇拜的對象。台灣人看在眼裏,是不是該有所覺悟呢?這些膜拜中國邪神的政客,會堅守台灣優先的立場嗎?當然不會。作為台灣祖靈的子孫,應該從歷史得到教訓,小心那可怕的中國詛咒,別做出了不當的決策,讓祖靈又生氣了。

http://www.southnews.com.tw/specil_coul/Taiman/00/0118.htm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