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月29日 星期一

奶神初試啼聲投稿Happynews.tw

在網路上以正面樂觀新聞為主的Happynews,在台灣也即將啟動o

台灣網站"與媒體對抗"日前正式宣佈申請到happynews.tw的網址,並且公開

徵求網友提供台灣各地之正面,樂觀,愛護台灣土地的新聞o

台灣媒體亂象已存在多時,近年來媒體介入政爭,更使台灣人民每天看新聞

看得心浮氣躁,在網路進入web 2.0的時代之後,網頁上的資訊不再單單只是

上對下的發送,而是變成網路使用者下對上的資訊傳輸o

與媒體對抗網站Happynews.tw 的舉動,即將突顯台灣民主與自由的發展,與

人民素質的提高o

未來Happynews.tw將有在地快樂新聞,各地實習記者自行採訪撰寫的快樂新

聞,也有國際上對台灣的正面報導..等等來自世界各地大小角落的快樂新聞
o

期待Happynews.tw能發揮快樂向上的精神,讓台灣人的生活變得更有意義,

也對台灣這塊土地更充滿熱愛o

http://www.socialforce.org/phpBB/viewtopic.php?t=16743&k_id=-1&start=40

2007年1月28日 星期日

轉貼-40個你不可不知的Google常見服務!

最近在遠見的《每一秒都在改造世界 誰能不怕Google?》文章中,看到目前Google已經推出520種服務,並且以平均一個禮拜推出一個「新玩意」的速度成長,天啊!竟然不知不覺就多達520種了,猶記得不久前市面介紹Google的書籍都還在介紹Google搜尋服務的玩法,一眨眼整脫拉庫的服務就冒出頭來了,Google很喜歡把各種服務分散在各個角落,不過想當然爾,一旦將所有項目整合在一起,想必很可觀,以下我大概整理出40個Google最常見的服務,你能認出幾個呢?
....................

http://blog.newserr.com/?p=14



轉貼-教國民黨人讀台灣史

本文應該在兩個月前就要寫的。但因自以為身為國內最早將二二八事件寫入論文的研究者,去和一些不曾寫過半篇二二八論文的政客、記者們辯論,實在不成比例,也就罷了。可是越接近二二八事件六十週年,越注意到藍色政客們一些積非成是的言論,透過其同路媒體,意圖壟斷二二八歷史的解釋權,顛倒歷史的是非,已經是不駁斥不行了。

話說去年教育部請我們一批在大學教書的台灣史學者編寫一套「青少年台灣文庫─歷史讀本」,首批六冊讀本在十一月廿四日發表。不得了!中國派藍色政客和媒體還未好好閱讀內容,就先破口大罵,說這些編撰的學者都具有獨派色彩。國民黨立委郭素春還罵說「教育部根本是以官方出版品,提供獨派學者改造青年思想,是在殘忍撕裂台灣。」還有一位淡江大學歷史系的何姓老師,也跟著答腔說,編審委員多為獨派立場鮮明的人,只強調單一立場的讀物給學生看,不 甚妥當。

世界上有哪個國家的學者在編寫歷史不是站在自己國家主權獨立的立場?美國歷史學者一定站在美國獨立主權的立場;新加坡學者,也一定站在新加坡獨立主權的立場,為何台灣學者站在台灣立場,卻被他們攻擊辱罵,到底誰錯亂了?套用郭素春的句型,如果有美國國會議員大罵說:「布希政府根本是以官方出版品,提供美獨學者改造青年思想,是在殘忍撕裂美國」,一定會笑掉人家的大牙!

民主國家在生活價值上應該是多元的,而且應該互相尊重這些多元價值。但是未聽說有任何國家在國家認同上是多元的,除了台灣。台灣並非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省,不管她是否繼續採用在一九四九年已經被中華人民共和國取代的國家的國名─「中華民國」,或是正名為「台灣」,台灣都是獨立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之外的主權國家。站在自己台灣的立場編寫歷史,竟然挨罵,怪不得台灣成為全世界唯一進不了聯合國的國家,因為台灣還有這麼多反對台灣主體立場的政客、學者與媒體人。

又據報載,前述六本讀本中,最讓郭素春等人不能忍受的,是本人編寫的《唐山看台灣─二二八事件前後中國知識份子的良心見證》一書。他們責怪我在書中把當時的台灣形容為「政治腐敗,接收變劫收」、「軍紀敗壞,官兵變強盜」、「大軍壓境,精英變亡魂」。說這些標題是「獨派意識強烈的字眼」。

看到他們如此歇斯底里,讓我想到孔子說的「一言見其不智」。我書中的標題,是根據每一章節內容而下的;而每一章節的內容,全都是來自中國的作家、記者、學者的言論,他們沒有一人是台獨人士,何來「獨派意識強烈的字眼」?至於形容那個時代「政治腐敗,接收變劫收」、「軍紀敗壞,官兵變強盜」,不對嗎?去問問上一代的台灣長輩,那是歷史常識啊!當時如果不是這樣,怎麼會在台灣人熱烈慶祝「光復」的十六個月後爆發二二八事件?

郭素春等人對台灣史如此無知,卻又那般狂妄,顯然不是特例,我準備就這三個主題替這些中國國民黨人上上課。下週見!(之一)

(本專欄文章同時收錄於www.jimlee.org.tw

□ 〔資料來源:自由時報

轉貼-或許我們的祖靈生氣了!

兩岸交流以來,多少台灣人因為討好中國而受到災難,諂媚中共的藝人受傷不斷,心向祖國的記者發生悲慘車禍,錢進大陸的商人淪為盲流,聯共制台的政客也連戰連敗。中國彷彿成為一個詛咒,除非是外省人,因為本就是中國人,尚能逃過厄運,否則如果你是台灣人,膽敢過份向中國傾斜的話,恐怕輕則傷身,重則前途不保。

台灣的祖靈在過去四百多年來,看多了中國勢力對這塊土地的凌虐,可能早就滿肚子火了;如果祂的子嗣又去討好中國勢力,那麼來個略施薄懲,其實再自然不過了。

 當年來自中國大陸的鄭成功一家人,不僅高稅的苛政猛如老虎,還不時用屠殺手段對付平埔人。來自中國的閩客人,為了爭奪土地,也不擇手段地偷、騙、搶、劫,讓平地原住民幾乎從人間蒸發。來自中國蔣家政權,先是把台灣資源劫掠去中國大陸,然後又行高壓統治,歧視本土文化,巧取豪奪台灣人的財產。

 雖然經過四百多年,原本不是台灣人的都變成了台灣人,在這島嶼上形成生命共同體,培養出了台灣主體意識。但是,從過去歷史來看,凡是中國勢力侵襲台灣,那不是帶來財富和福利,而是帶來傷害和遺禍。

 今天有不少商人只看重中國的經濟利益,一心想的就是賺錢,而罔顧國家利益和人權義理。看王永慶的回憶錄,在1989年六四天安門大屠殺之後,舉世都嚴厲譴責中國的暴行,並給予經濟制裁;而我們台灣的經營之神,卻在事件後幾個月,就前去北京和殺人魔頭相談甚歡,訂下百億的投資計劃。到了今天,王先生只為計劃沒成功而感嘆,卻不曾對六四受難者流下一滴眼淚。

 像王永慶這樣冷血而自私的商人,恐怕不在少數。我們可能不該過分責難商人的性格,因為狗改不了吃屎,賈洗不掉銅臭;但我們可以指責政府屈從商人:豈可不顧風險,輕易就開放高科技前往中國呢?

 蘇貞昌是不錯的行政院長,打拚了一年,各項成效都不錯。結果在決定開放高科技登陸之後不久,就爆發了王又曾掏空數百億的金融案,讓他成了眾矢之的,被叮得滿頭包。蘇院長表示:中華銀的問題已十幾年,政府不希望接管,希望他們能夠自救;雖然近年來負面項目一直在下降,但這個炸彈還是在他手上爆開。想來或許我們的祖靈生氣了,氣蘇光頭亂亂衝,做出利中損台的決策。

 兩岸交流以來,多少台灣人因為討好中國而受到災難,諂媚中共的藝人受傷不斷,心向祖國的記者發生悲慘車禍,錢進大陸的商人淪為盲流,聯共制台的政客也連戰連敗。中國彷彿成為一個詛咒,除非是外省人,因為本就是中國人,尚能逃過厄運,否則如果你是台灣人,膽敢過份向中國傾斜的話,恐怕輕則傷身,重則前途不保。

 蘇貞昌院長面臨從政以來最大的危機,他該如何消災解厄呢?向中國求救,遣返王又曾的機率不高;砲火向內,把責任推給總統和前任院長的做法也不妥。看來他只有期望祖靈的原諒了。懸崖勒馬,不再全聽商人的指揮,停止高科技登陸的決策,表現出守護台灣的道德勇氣,那我們祖靈將會轉怒為喜,搞不好在不久的未來,把他送上了總統的寶座。

 就在十三日,中國黨馬主席帶著屬下去拜蔣介石和蔣經國,這兩尊五十年來作威作福的中國邪神,依然是馬英九崇拜的對象。台灣人看在眼裏,是不是該有所覺悟呢?這些膜拜中國邪神的政客,會堅守台灣優先的立場嗎?當然不會。作為台灣祖靈的子孫,應該從歷史得到教訓,小心那可怕的中國詛咒,別做出了不當的決策,讓祖靈又生氣了。

http://www.southnews.com.tw/specil_coul/Taiman/00/0118.htm


轉貼-【Caffen的單眼相機】哈哈鏡--媒體與學術間的杜正勝

從1997年認識台灣教科書事件之後,才是台灣大眾媒體認識杜正勝的開始,或說,杜正勝被媒體污名化的起點。我看很多罵人的文章,基本上連杜正勝研究什麼出身都不知道,人云亦云,見風就是雨。

2004/6/3 第二次修正 by caffen


連著幾天新上任教育部長杜正勝第一次立院質詢的新聞吵成一團。從網路電視看到片段,只能說無聊的是一票立法委員和記者。教育改革問題絕對燙手,有這麼多實質問題可以質詢,用功一點的立法委員甚至可以對九年一貫改革方案多所著墨。但是,我們偉大而不知道自己無聊的立法委員的質詢內容,只有「下流」兩個字可以形容。

顯而易見,教育和文化兩大領域內的爭議,應該會是未來幾年內超過政治領域的重頭戲。媒體記者,以及立法委員針對杜正勝「個人」進行媒體人格謀殺,把教育改革裡不同層面的問題,政治性的、制度性的、結構性的、過去歷史演變的種種糾葛,以及各方教育勢力的私利競逐,簡化扭轉成個人品德操守的問題。天真的以為,打倒杜正勝,教育問題就可以正確美好。

從1997年認識台灣教科書事件之後,才是台灣大眾媒體認識杜正勝的開始,或說,杜正勝被媒體污名化的起點。我看很多罵人的文章,基本上連杜正勝研究什麼出身都不知道,人云亦云,見風就是雨。相較起來,杜正勝當年在實際政治上的統獨立場,算是十分溫和,甚至是有點距離的。從認識台灣教科書事件、故宮院長,到現在接任教育部長,將近八、九年的時間,媒體從來沒有真正瞭解過杜正勝,而媒體眼中的杜正勝,八、九年來每次爭議性的新聞事件,都出於善於操作媒體的李氏兄妹,他們一手放出「負面形象」,造成一個刻板的媒體印象,一直發酵到現在。媒體長期對杜正勝個人形象的扭曲,未來會在教育領域裡怎麼發酵,其實是令人憂心的。令人憂心的原因很簡單,很多媒體的印象不知不覺滲透進入日常生活,讓每一次的事件遭逢,都帶著,甚至是強化那些種種「累積」起來的浮面印象。在教育系統裡,靠浮面印象針對個人反應大事的現象,比比皆是。杜正勝在媒體上的樣態,正是一個媒體塑造印象,不斷累積、複製,強化,而不察的過程。


學術領域裡的杜正勝


台灣社會論斷一個上了媒體或是與顯而易見的政治權力沾上邊的學者,太過於輕易。輕易到輕浮地把政治和學術不同的衡量範疇相混,隨意勾消增減另一邊成績。

透過媒體,李氏兄妹拿出來主打杜正勝學術成績的「把柄」,主要是一條帶著青年任性的碩士論文註釋,對此,其實不足一辯。不過,沒有看到那一條註釋的原始版本,對於這一點的真實性,或是真相的上下脈絡,還有待考。就媒體上所登載的報導來說,我不是在這裡要說那條註釋用語是正當,而是,杜正勝上古史的研究成績,在碩士論文之後,那種勇猛精進的程度,早就超過那一小條註釋。論一個學者的學術成績,絕非以一個碩士論文註釋可以定案。

杜正勝的史學成就,要回歸他從青年期到五十幾歲的將近三、四十年的工作。他出版最早的《周代城邦》,1979年初版,這是他碩士學位論文整理出版。筆下有青年霸氣,縱橫批判,他運用史料以現今眼光來看,或有不足之處,但是,這本書的價值,不在於鉅細靡遺的史料運用得當與否,而在他所面對的問題意識。在這本書裡,杜正勝有意識地與從民國初年以來的歷史論爭做對話。1920-30中國史學界的典範性轉移過程中,胡適的整理國故,顧頡剛的古史辨,中研院史語所成立,不論新舊史家,黃金三代的古典中國一直是討論中華文化的核心。稍後,馬克斯史觀進入中國,到底,如何論斷傳統中國歷史特色?共產黨史學者,或說,那時候偏左的馬派史學家,硬是把中國歷史派上「奴隸到封建」的歷史觀點,現在看來,可笑之至,但是,卻讓多少歷史學者耗費心力捲入這場論辨?不論新舊、中國或日本的史學者,甚至是歐美的漢學家都不得不回應馬派對傳統中國歷史的套弄。可是,對馬派史觀,談心性,談傳統儒家,都不足以與之對辯,那是完全不同的入手式、切歷史的問題意識。杜正勝,至少在青年期,他的歷史入手途徑,就很明確的是「社會經濟」這一條,也只有從這裡看得出他與之對話、整體學術工作的歷史脈絡。

在《周代城邦》裡,杜正勝提出一個新的「階級」:國人。這是他獨特的使用,也是他從史料裡耙梳出來的一個新視野,在左傳或是考古出土的資料,都足以證明「國人」這一階級的存在。國人,既非統治階級,也非奴隸,近於家族、貴族,卻與希臘羅馬的貴族統治,不盡相同。他從土地掌握、經濟營生兩方面,來討論周代統治型態的特色。和秦漢以後的中央集權相比,國人階級所形成的中國式的城邦時代,具有文化、制度上輝煌的創造力,也是中國非常特殊歷史時期。

《周代城邦》書後還有一篇考證周公角色的論文,是杜正勝個人回應傳統儒生討論周公到底有無篡位的歷史糾葛。討論中國上古史,周代是極關鍵的時代。周初,眾建封國的策略,一直影響後代歷朝開國皇帝。而周初何以採用眾建封國?我記得,杜正勝在史語所期刊裡,有多篇論文曾經研究過。他提出一種「鉗型」的兩路征伐戰線,周初的分封,一直與東邊殷人舊族和北方游牧民族的戰鬥有關,周公有無稱王?回歸到周初征伐殖民時期,越過儒生紙上之見,從戰略分封來看這個周公稱王問題,是杜正勝的視野。

杜正勝第二本成書是《編戶齊民》,1990出版。寫傳統政治社會結構的形成。他從戶籍、軍制、地方行政系統、土地、法律系統來談,沒有套上外來的理論,只有他消化掉的史觀視野,及對史料的掌握能力。在裡面有考古資料,也有傳統文獻資料,那是一種對瑣碎紛雜耙梳整理高度抽象演繹的能力。讓我印象最深的是從「肉刑到徒刑」、以及「個人身份從不齊而齊」的論斷。巨觀的呈現出傳統中國個人身份和國家統治之間的關係。杜正勝這種宏觀的結構性歷史視野,來切入傳統中國統治的變與不變,而非流於諸子政治道德性論述的句逗枝微旁節,在上古史家中絕對是翹楚。而讓我感動最深的是這本書的序文。序文裡,可以看見,他之所以走上這一條從制度面切入歷史研究的內在關懷。制度史,非常枯燥,裡面沒有英雄,沒有波瀾壯闊的歷史事蹟,有的是非常乾扁種種官職細瑣的陳述。而他衷心關懷的是,那些微小的、無名的,在社會底層載沈載浮的「人民」。這些人民的血肉生活不會出現在主流史著,特別是在上古史領域裡,沒有筆記小說,沒有稗官野史,靠殘斷地變革記載,來穿透庶民被統治的樣態。這部分的研究,他應該還有一本「羨不足論」未刊稿,補「編戶齊民」之不足。可惜,遲遲未見出版。

他最後一本學術論著,是1992年出的《古代社會與國家》,計1047頁。基本上,是他在史語所期刊上的整理稿。收錄很多他從考古研究報告裡耙梳出來的歷史問題。特別是有關「夏代」研究,到底夏代是不是一個信而有徵的歷史朝代?涉及到早期中國「國家」統治型態的起源。他把「宮室」遺跡和禮書裡對「明堂」的敘述相互對比,延伸討論。後面,還有很大部分,討論「城」,這部分的研究當然都有他對話的脈絡和背景。城的興起,相當程度決定了統治類型,以及社會經濟生活的樣態。然後,討論周代的國家建制,從考古資料來談周人的「武裝殖民」。讓我最難忘記的是他對歷史上一直搞不清楚「昭穆制」、大小宗祭祖秩序的研究。這個問題叢可以延伸到他最後花心力的問題:傳統的「家族結構」。這有散見的論文也有部分收在《古代社會與國家》這本書。

還有一本《中國與伊朗》,是杜正勝年輕時候翻譯,現在已經絕版。這本書的翻譯,讓他的歷史眼光汲於北方游牧民族與黃河流域農業民族之間的交流。高去尋和傅斯年都曾注意、研究過這個議題。傳統論述裡一直把北方民族當成蠻夷,傅斯年開始注意被傳統史家所稱的「虜學」,而高去尋循著當年中國殷墟考古隊所追出來的問題,對北方,乃至東北(當時還具有抗日背景)三代的歷史研究加入考古人類學的視野,開始關注游牧民族的文化、制度和文字等等。杜正勝延續這個問題意識,除了年輕時代那本翻譯書之外,後來還有一篇重要論文可供參考,〈歐亞草原動物文飾與中國古代北方民族之考察〉《歷史語言研究所集刊》64,2(1993)。北方游牧民族與中原農業民族之間的關係,並不僅是正史裡的朝貢征伐,還有更多未及於載的文化影響,他透過俄羅斯學者對北亞草原區的研究,從植物、馬飾、刀鞘花紋形制,連出一個文化交流帶,我忘記在北緯哪幾度上,連續出一個游牧草原文化和中原農耕文化的交流帶,延伸到現在的敘利亞和部分白俄領地。

杜正勝個人歷史研究的分水嶺,是1990年以後《新史學》的創刊。或者可以說,他從結構性的研究轉變到喪葬禮俗的文化史領域。套他自己曾經用過的比喻,過去的研究都是鋼筋骨架,現在要添血肉。而他血肉精神的文化史,卻不是傳統的儒家個人修身心性一脈,而是具體的身體生命觀,從生死兩端,到養生長壽,等等議題入手,翻轉孟子的「正氣」說。最具代表性的論文是,〈從眉壽到長生──中國古代生命觀念的轉變〉《歷史語言研究所集刊》66,2(1995)。這篇論文後來開啟了史語所生命醫療史研究,這個研究小組一直延續到今天。

他還寫過「人間神國」,寫四川三星堆出土的考古文物,登載中時人間副刊。後來,我在美國看到這項特展。對裡面一尊長行四方的人物立像驚為天人,為什麼立像人物會做成四方形?不得而知,但是那尊立像漂亮的不可思議。還有黃金面具,面具,一直是其他古文明考古出土物很重要的文物。從過去到現在,在大陸出土的考古挖掘都沒有面具出土,這批展覽的面具是第一批。而杜正勝寫的「人間神國」是給報社的文章,讓我受益良多。

杜正勝的用功,可以用一個傳聞作例:當年,沈剛伯常常愁眉苦臉,用他家鄉話說,「現在要多休息,等一下,那個杜正勝要來找我問問題。」據說,杜正勝可以問題接問題纏著談整個下午,把老先生弄得頭大得不得了。五十歲之前的三十多年日子,他是一天帶兩個到三個便當,在研究室中度過的。這並非誇大之詞,在《古代社會與國家》那篇序文裡,透過對小女兒童年缺席感到抱歉的文字,可以透露一二。而他個人確立走上上古史研究,我想,應該是經過英國留學以後,很多內外在客觀環境和條件所致。

後來我有些機會看到大陸出版的期刊,很可以確定,從出版時間和資料排比上,有些大陸學者在兩岸尚未開放之時,曾經抄襲過杜正勝的周人「武裝殖民」說。你可以問,杜正勝怎麼會有大陸的考古資料可以看?我忘記在那篇文章裡看過杜正勝說他學史經過。杜正勝曾經留英倫敦政經學院,有一天在街上看到老的古董店丟出一批大陸期刊「考古」與「文物」,讓他大驚,撿回家細細閱讀。這兩本期刊開啟他從考古資料入手的研究。我想,這兩本期刊一直到九十年代,(九十年代以後的我不清楚。)都是大陸考古研究報告的權威期刊。過去,兩岸未開放之時,中研院一直有收錄。杜正勝的中國上古史研究成績,特別是的社會制度史研究這一路徑,讓後來上古史學者要超越要推翻,都必須下更大的功夫。除非哪一天,考古挖出完全不一樣的資料,否則,現在年輕一代上古史研究者都必須面對杜正勝研究成果留下來的挑戰,既是史料詮釋的解析能力,也是史觀和問題意識的挑戰。相較於同樣是上古史研究的許倬雲,他的《西周史》,這也是他中文出版較正式的學術著作,他講古代「士」階級流動,所運用的史料和切問題的視野,基本上已經可以束之不觀,講階級流動,卻沒有社會結構性的穿透力。說句難聽的話,那樣的成績,媒體捧成大師也未免太輕易。而我在1997年認識台灣教科書事件後,看到、聽到太多對於杜正勝的學術成績一日間轉變的評價,台灣社會太容易因為政治立場左右學術評價。

現在很多媒體評論夾槍帶棍的罵杜正勝「去中國」意識型態,甚至李氏兄妹封杜正勝為「御用學者」,常常讓我覺得可笑。可笑復可鄙的理由不是因為杜正勝的中國上古史研究成績。而是,這些抹黑潑糞的人,從來沒有真正瞭解過一個本土人文學者與身處社會環境不斷努力與之對話的發展演化過程。那種植根於社會下層庶民生活的人文關懷,發問於,何以如此統治?更具體的說,「我們」何以被如此的統治?是相對於統治者而問。整個人群鍊結的結構因素在哪裡?在國家和個人之間,那一層社會力在哪裡?如果再把杜正勝研究生涯的時間點放進台灣民主政治進程裡看,七十年代、八十年代台灣國際國內政治局勢的發展,獨裁高壓統治在此不需多所贅言。相對應於那種政治氣氛,人文學術、文化界流行存在主義、現代主義,等等,不停進口消費各式各樣洋派思維。杜正勝的選擇那樣的研究領域,以那樣的問題意識入手,事實上是一個對時代問題外冷內熱的回應。面對時代問題,史學界也一樣消費進口理論,如果對歷史研究不陌生的話,比之於八十年代人文科學界的韋伯熱,從余英時以降,以韋伯理論來論辯中國歷史發展何以如此,何以不是那樣,種種錯置的提問卻也生產不少學術論文。相較之下,杜正勝的研究相當務實,或者可以說,除了史學內部的問題脈絡之外,他的問題意識絕非來自進口理論的提問,更大的因素是出於真實的切身關懷,絕非在「中國象牙塔」裡做虛渺的功夫。如果不是出於對現代「民主」政治的理想投射,杜正勝不會在年輕時候,致意耙梳於「國人」這樣一個具有積極參與政治活動、富於創造力的階級。如果不是對統治底層人民的生活有那樣的關懷,不會從制度變遷的細縫中去透顯個人身份如何被納入一個人際、政治社會的網絡裡,期望找出傳統中國的統治型態。如果不是對台灣社會裡家族凝聚力量的敏感,不會回溯追蹤傳統家族結構。最後,如果不是對「人」何以如此存在,對生死兩端的困惑體悟,不會轉向發問於生命醫療,乃及禮俗信仰的文化面向。也只有在這個面向上,看到杜正勝如何把文化上的中華圈和政治上的「中國」,清楚地斷開,也在這個層面上,杜正勝從來不曾否認傳統中國文化對台灣社會的影響。從年輕到現在的學術研究中,看得到杜正勝的核心關懷,是底層的庶民。這個核心關懷,不是統獨,不是政治上大中國、去中國的意識型態,這些簡單的二分可以切入掌握。

※ 續接下文 哈哈鏡--媒體與政治領域間的杜正勝

※ 歡迎轉載,但請註明作者:caffen,及出處超齡台連結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pips/3/1239094239/20040603162416/




2007年1月24日 星期三

轉貼-媒抗 happynews.tw 徵求義工

各位大大好,與媒體對抗網站目前擁有

http://www.happynews.tw

(目前這個網址直接連到媒抗)

網域,當初申請的目的,是認知到美國 happynews 網站專門收集各地令人振奮、鼓勵人心的新聞,認為在泛統媒體瘋狂詛咒台灣之時,這塊土地上也應該有類似的網站存在。

目前的打算,是將 www.happynews.tw 設定為與媒體對抗的分站,但主要以收集台灣各報社、新聞台的 happynews 標題為主,讓想要知道台灣良善一面、知道台灣正面新聞訊息的網友,有一個集中的入口。

目前網站軟體正在籌畫中,但我們想在這邊徵求 happynews 的義工。


義工的工作很簡單:每天讀報或看新聞報導後,如果發現有對台灣正面的新聞,在上網時抽空將標題與原始連結編輯放入網頁中。

我們打算將 happynews 的政治色彩降到最低,讓那些自認中間或淺藍的人,也能在逐漸瞭解台灣正向良善面之後,對台灣漸漸產生土地的連結。

有意者,請在本版回應,或到本人留言板聯絡,我們將會在網站就緒後逐一通知,並開放編輯權限。

http://www.socialforce.org/phpBB/viewtopic.php?t=16743&k_id=17

2007年1月18日 星期四

舊佳文共賞 - 雪地裡的樹樁 by 謝志偉

「我們就像雪地裡的樹樁,一眼望去,淺淺地平躺在那兒,彷彿輕輕一腳就可被挪開。可,不然,因為它們其實是和土地緊密地連結在一起的。可是,您瞧,即便這樣紮實的連結看起來也僅是似有若無而已」。


雪地裡的樹樁,這個出自於卡夫卡小說「描述一場奮鬥」裡詩意而又寫實的比喻,在思考台灣的過去、現狀和未來時,曾多次浮現在我的腦海裡。幾百年來,台灣人不就像一截雪地裡看似無著的樹樁般,這裡被踹一腳,那裡被推一把,儘管傷痕累累,時而失意,時而失神,甚至偶爾難免也失身,但卻從未失根過。

無花難結果,有根才有本,然而,對做為漂流兩千年猶太人後裔的卡夫卡來說,「根」並不僅存在於有形的土地裡,而更寄於「看似無著」的精神裡。「不停歇的奮鬥精神,不管結局如何」就是這個精神。看「城堡」,看「審判」,看「蛻變」,無不如此,這可說是貫穿卡氏所有作品的一個「根本」主題。

台灣人的精神支柱在哪裡?

翻開一部台灣百年史,吾人亦可說,若無精神支柱的存在,即便有根也若浮萍。精神支柱才是根本所在,於是,過去,我們問,台灣根的土地在哪裡,今天,更要問,台灣人的精神支柱在哪裡?

就在「倒扁行動」槍上膛,箭上弦的時日裡,我在海外關注著這塊土地上的一舉一動,我細讀了昔日民主鬥士施明德堅決倒扁的言詞,細看了當年民主街頭霸王林正杰瘋狂毆打金恆煒的鏡頭,之後,我呢喃自語著:在風風雨雨若干年後,現在是台灣人靜下來,捫心自問「台灣人的精神支柱在哪裡?」的時候了。

要問我,至少一世紀以來,這塊土地上,四大族群的精神之根本在哪裡?我會說:「不停歇地反抗不公不義,不管何時加入,不管結局如何」。仔細想來,先賢和前輩在日本殖民統治時代及兩蔣戒嚴時代難道僅單單是因為他們是日本人或中國國民黨之故才對抗之? ─ 不,非也,外來政權本身並不必然造成被統治者的頑抗,遠的不說,英國統治下的香港或是一例。蓋關鍵乃在於「不公不義」的行為本身,因此同理,大家都會同意,「本土政權」若有「不公不義」之舉,當然亦無豁免權。民主不講私誼,人權不分國界,意義在此。施明德敢舉倒扁大旗,立基於此,就其主觀認知來說,到此,至少看似有理,並無可厚非。

然而,「不停歇地反抗不公不義,不管何時加入,不管結局如何」,重音還得放在「不停歇」。昔日的雷震如此,黃信介如此、鄭南榕如此,今日的辜寬敏,彭明敏,金恆煒,李筱峰,亦復如此。要做到這點,就得像雪地裡的樹樁,能耐得住大雪紛飛的冬寒料峭、形單影隻的孤獨寂寞和三不五時輕視鄙夷的飛來一腳。若「耐不住」而把「踹腳」當「靠腳」,再將「靠腳」作「落腳」,縱然不說是「罪惡」,至少也是回歸了「平凡」,不能再稱「偉大」。真正的「偉大」原本就不可能「平凡」。要「偉大」而能「不掉」,何其難也!

不公不義的國民黨仍無悔意

我寧願相信,二、三十年前的施明德,乃至十多年前的街頭小霸王林正杰至今在心中依舊絆繫著對抗「不公不義」的心境。唯獨,四十年過去了,當年他們所對抗的不公不義的中國國民黨迄今不但未曾對其所犯罪行表示過任何歉意和悔意,尚且依舊屹立不搖,幾百億不義黨產處理入袋不說,甚至還渡海與同樣「不公不義」的中國共產黨以「聯共反台獨」為名來污衊台灣的民主成就,而那些當年將施明德等人詆毀為「江洋大盜惡台獨」的中時聯合兩報迄今依舊我行我素,莫說毫無懺悔之意,甚且更變本加厲起來。

坐牢二十五年,而當年關他的政黨,當年辱罵他的媒體,至今依舊屹立不搖,且擺好了準備再接班的態勢,其實,這點對自稱堅持對抗「不公不義」的施明德來說,理應是多麼的情何以堪!

從而,我們擔心的是,在戒嚴時代無法讓「不公不義者認罪」,「自己卻反而必須認罪」的施明德如今在民主時代裡找到了一個權力掌握者—陳水扁總統—來舒緩其當年「對抗不公不義不果」而無法接受的心理壓力。同樣地,昔日街頭民主小霸王亦未能看到「威權的國民黨向他及人民道歉」的結果,最後終成墮落天使而對捍衛台灣人權與民主不遺餘力的金恆煒拳腳交加,某種程度上,不也是在一位論述「權威」身上變態地嘗到了打倒「威權」的滋味。就此看來,作為權力掌握者的陳總統和做為論述權威者的金恆煒分別而同時在解嚴後的今天為戒嚴時代的「當權者」和「輿論操控者」—中國國民黨—受了罪,說來,還是另類「替代役」的一種。然而,這樣的「移情」,公平嗎?

陳總統權力來自人民和制度

因此,容吾人提醒,陳水扁總統的權力來源是「人民」和「制度」,不是「槍桿」和「戒嚴」,若有閃失,自有「人民」依「制度」制他。而金恆煒先生的權威是來自於「學識」和「良知」,不是「趨炎」和「附勢」,若有異見,盡可靠「腦袋」和「嘴巴」駁他。倒扁兼打金,又有掌聲,又有舞台,爽則爽矣,只是請思考一下:當年您在對抗不公不義的國民黨而逃亡時,對當權者給予掌聲,對為虎作倀者提供舞台的同一批人今天有沒有在「反扁運動」的台前和幕後進進出出或在場內外為您吆喝和撐腰?而那個政黨呢?它至少輕聲地對您說了「對不起」了嗎?若有,請讓我們分享,因為這聲「對不起」,包括陳總統和金恆煒在內的許多人也有部分股權。若沒有,請參考以下這則新聞:

三個禮拜前,德國一九九九年的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葛拉斯(Günter Grass, 1927-)在隱瞞一甲子後,終於將他年輕時曾在納粹時代惡名昭彰的武裝禁衛隊(SS)裡服役的過去「爆料」出來,一時間,德國,歐洲,乃至世界各國,議論紛紛,有說他在打書(爆料係在其回憶錄出版前夕,出版後,果真大賣特賣),有說要求他將諾貝爾獎退回,也有的力挺之,稱「遲來的懺悔總比終生的謊言好」。訪談的記者問他,為何都六十年過去了,還要說出來。葛氏的簡短回答令我沉思許久:「心裡擱不住」(Es musste raus.)。

既「明德」,當「明理」,他們與您那麼貼切,而您說您沒變,那一定是他們變了,可否就近幫我們問問他們,心裡都「擱得住嗎?」心裡若擱得住,屁股才坐得下啊!

「不停歇」與「似有若無」並不衝突,不,它倆實則互為表裡,就像雪地裡的樹樁,可能被「埋沒」,但是不會被「中斷」,這是台灣人的精神支柱所在。依此精神,台灣人也會和中國及世界所有被「不公不義」所迫害的人站在一起,再孤單,我們都不會寂寞的。

來吧,也讓我們在心裡手牽手坐一起,就靜靜地坐在雪地裡的樹樁上。

(作者謝志偉現為台灣駐德國代表)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6/new/sep/3/today-s1.htm

Google Reader聯播網 "星星文章"的功能

在2007年1月15日 星期一
簡易Google Reader聯播網製作步驟(點圖可放大)
寫到 簡易Google Reader聯播網的製作方式...

但是為了讓你的聯播網 不是別人發的文章你都來函照登
而是由你精選過的文章才聯播出來

所以Google Reader 有個星星文章的功能
星星文章表示是你精選過的想要播出的別的部落格的文章
也就是別人部落格文章你有先篩選過才播出的意思

研究了一天,以上若有誤,歡迎回應指正

簡易Google Reader聯播網"星星文章"製作步驟(點圖可放大)





























2007年1月12日 星期五

手術刀-線上連署

http://twclub.phpnet.us/

台灣人俱樂部2006/12/16 21:35



◎ 為什麼我們要連署 ◎

以下名單多為現任公職,卻經常發表讓支持者傷心的言論

李文忠、林濁水、洪奇昌、郭正亮、鄭運鵬、段宜康

沈發惠、蔡奇昌、林樹山、羅文嘉、沈富雄

我們已經隱忍太久,現在將以行動表達心內忿怒

這次發動連署,主要是展現基層實力,黨中央必須正視



2007年立委選舉,如果這些人被提名或被列入不分區

這些人絕對得不到我們的選票,這將是民進黨席次的損失

北美蕃薯園現場直播-阿扁總統過境美國